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免费阅读

主角是谭雪茹霍钧严的小说名叫《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为你提供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全文免费阅读。发现她贴上来的唇在颤抖,霍钧严骤然拧起眉心,觉得特别不爽,对这种敷衍的亲密很是深恶。但这女人的味道太美好,让他难以自拔,便加大力度,惩罚性的从后面进入……惊涛骇浪般的冲撞中,谭雪茹最终不堪重负,晕了过去。

《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精选:

谭雪茹忍俊不禁,却也有些尴尬:“抱歉,我刚才有点失礼了。”

男人不置可否的抿了一下唇,然后伸出手:“请问,我可以拉你起来了吗?”

男人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很是清爽好看。

谭雪茹伸手与之交握时,竟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熟悉到令她心中悸动:“我们……”

她正要问一句“我们认识吗”,却突然想起自己一夜未归,便有些担心义凡。

她看看时间,见已经是中午,顿时就慌了神,再也顾不上其他,穿上鞋就忙着赶回去。

只是她刚拉开房门,身后就传来了些许落寞的声音:“你要走了吗?”

谭雪茹微微错愕,但随即转身,来了个90度的鞠躬:“这位先生,谢谢你昨晚帮了我。”

男人单手插兜,笑意缱绻,语气温柔的像在跟自己的恋人说话:“我叫穆君山,请记住我的名字,就当做是回报。”

谭雪茹微微一笑:“好,我记住了。”

谭雪茹乘坐出租车,匆匆忙忙的赶到家,却见家里空无一人。

“轰隆——”

瞬间,仿佛一个闷雷炸响。

谭雪茹被炸得七晕八素,脑子短路,一片空白。

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无措地轻唤:“小义,小义你在哪里?妈妈回来了,快点出来……”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平地炸响:“想见你儿子,就马上给我滚过来!”

霍钧严,又是霍钧严那个魔鬼!

谭雪茹慌乱的察看,却不见他的人影,便有些崩溃的大叫起来:“我儿子呢,你把他弄哪里去了?快点把儿子还给我,快点……”

“再不过来,我就把他扔进海里!”冰冷嗜血的声音一落,周围就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霍钧严不在这里。

他可能在这房间里安装了什么设备,所以才看到了她,并发号施令。

谭雪茹顾不上多想,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冲出了家门。

海滨别墅里。

霍钧严从监控上移开冰冷的目光,“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

他端着一杯红酒,慵懒的坐到沙发上,嘴角勾出冰刃般的弧度:“死女人,这辈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心!”

十分钟后,一个身影横冲直撞,一把推开了房门:“霍,姓霍的,我儿子呢?”

姓霍的?

呵,连他的名字都不肯叫了,很好!

霍钧严起身,像一只危险的猎豹,步步逼近:“昨晚死哪里去了?”

他的气息如同浪潮,带着酒香扑面而来。

因为昨天在包间里的那件恶心事,谭雪茹就对这家伙很排斥,一闻到他的气息,就觉得被吐了一脸口水似的,立刻擦了把脸:“你管不着,我儿子……”

不等她说完,头发就被揪住,脸被迫向上扬起。

看着她对他的嫌恶,霍钧严就一团怒焰窜入胸膛,恨不能把这气死人的小女人给撕了:“你是我的情妇,浑身上下都是我的,怎么就管不着了?!”

他虽然没后悔自己干的那些事儿,但好歹为她担心了一晚上,她就是这么回报他的?

妈的,没良心的白眼狼!

头皮被扯得生疼,谭雪茹怎么也挣脱不开,便羞恼地大喊大叫:“我不是你的情妇,快放开,你这条疯狗,快放开我……”

疯狗?

原来,在她眼里,他只是一条疯狗。

很好!

霍钧严的愤怒如喷涌的火山,再也抑制不住,狂暴地扯开谭雪茹的衣领,对准那白皙的脖子就咬下去。

谭雪茹撕心裂肺地叫喊,双眼瞬时溢满了泪水,声音里又是痛苦,又是羞愤:“啊!不要,放开我,放开……”

霍钧严蓦地抬头,将她痛苦到扭曲的小脸尽收眼底,染血的嘴角飘出阴冷的笑:“不是说我是疯狗么,疯狗可是要咬人的,感觉怎么样?”

他的唇齿带着血腥味,却偏偏还吻在她的鼻尖上。

谭雪茹只觉一阵反胃,“呕”的一声,作势就要吐。

霍钧严捏住她的双颊,不准她吐,也不准她侧过脸,霸道的像个不可一世的帝王:“不知死活的东西,这个世界上还轮不到你来嫌弃我,因为你就是个婊子,被我玩烂的婊子!”

他嘶声吼叫,像一只发狂的野兽,仿佛要毁灭一切。

“婊子”两个字,如同尖利的刀刃,把谭雪茹捅到心痛欲裂。

她闭紧双眼,忍住决堤的泪水,只听几声“嘶啦嘶啦”的撕裂声,全身瞬间被扯得不着寸缕。

不等她用手遮挡,霍钧严就把她脱向卧室,如同拖着一条宠物狗,动作毫不怜惜。

一进卧室,谭雪茹就被扔到床上,高大健硕的身体也猛然压下。

她才挣扎了两下,脖子上的咬痕就再次被含住,咬着撕扯,仿佛要把她撕裂一般!

霍钧严的嘴像是有剧毒,把谭雪茹折磨得又痛又痒,一股电流传遍全身,磨灭所有的理智:“不要啊,钧严,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

钧严……

终于,她又肯叫他的名字了!

她只是一句“钧严”,霍钧严就像是得到了安抚一般,如恶魔般躁动的心顿时平静了许多。

他抬起头,用双手撑着身体,将泪眼婆娑的谭雪茹禁锢在怀里,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就仿佛是盯着自己唾手可得的猎物:“说,说你是我的女人,你需要我,现在就想要!”

这种露骨的话,谭雪茹光是听,身上都揪起了鸡皮疙瘩:“我……”

她犹犹豫豫,半天才说出一个字。

霍钧严一把掐住她的纤腰,托起按在自己的胸膛上,语气里带着残忍的警告:“谭雪茹,你是我的情妇,就得供我发泄玩乐,把你的清高和自尊都给我扔了,不然你和你的儿子都没办法活着走出去!”

就算是个情妇,她也会痛的,他霍钧严凭什么一次次的侮辱她,践踏她?

就因为当年的事吗?可当时明明……

谭雪茹想着痛着,看着面前这张冷酷到陌生的脸,颤动着嘴唇,想说什么,却始终只发出一点沙哑的呜咽。

见她像个死人似的,半天没点反应,霍钧严深眸一凛,俊庞瞬间覆上韩霜。

又来了,这女人又来惺惺作态了,真tm恶心!

怒火在胸腔里串涌,他扬手就要抽下去时,谭雪茹却忽然开了口,娇喘道:“来吧,我想要,快点,嗯……”

她这一看就是装的,而且装的特别勉强。

霍钧严想破口大骂,骂一句“你tmd”,可刚开口,就被凑上来的两片唇给堵住了。

他心神一阵,旋即咬住谭雪茹的唇,大手覆上那精致的锁骨,一路向下掠夺,肆虐而疯狂。

也不管谭雪茹是否动情,霍钧严就那么冲进去,如一头野兽般粗喘着,横冲直撞……

谭雪茹感受着撕裂的疼痛,全身痉挛,却故作欢愉地搂住男人精壮的腰,去亲吻,去挑逗。

既然躲不掉,那就没必要反抗了,也许这就是命,是报应,是她当年最先放手的报应。

发现她贴上来的唇在颤抖,霍钧严骤然拧起眉心,觉得特别不爽,对这种敷衍的亲密很是深恶。

但这女人的味道太美好,让他难以自拔,便加大力度,惩罚性的从后面进入……

惊涛骇浪般的冲撞中,谭雪茹最终不堪重负,晕了过去。

月光如水的深夜。

霍钧严忙完工作,去浴室洗了个澡。

只要一闲下来,一闭上眼,就会想到那个女人,于是,他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来到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