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声微凉谭雪茹霍钧严小说

《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小说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谭雪茹霍钧严的小说,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诺大的别墅就像是一个监牢,除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女仆和管家外,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谭雪茹可谓是求助无门,只能一分一秒的煎熬着。直到一个星期后,她终于坚持不住了,便在这天吃晚饭的时候,把蓉妈叫到了餐桌旁。

《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精选:

第二天早上。

谭雪茹刚走下楼,女管家就热情地迎上来,恭敬道:“谭小姐,我是这个别墅的管家,您叫我蓉妈就行,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以后?

看来,霍钧严是想把她监禁在这里呢。

谭雪茹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悦,努力压制住躁动不安的情绪,微微一笑:“蓉妈,霍钧严呢?”

她的声音很好听,如同山林的清泉,干净甜美。

蓉妈听得微微一怔,随即还以微笑:“霍先生昨晚出去后,就没回来……”

“那我的孩子呢?他把我儿子弄哪里去了,告诉我,小义现在到底在哪里?”一提起儿子,谭雪茹就激动地快步上前,抓住蓉妈的手。

蓉妈叹了口气,为难道:“谭小姐,霍先生交代过了,我们这些下人不能乱说话的,不过您放心,您的儿子很好……”

很明显,蓉妈是知道义凡下落的。

闻言,谭雪茹把蓉妈的手抓得更紧,仿佛这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要是一松手,她就会溺水而死:“蓉妈,你就让我看看儿子吧,他身体不好,如果看不到我,心里一急,说不定病情会加重的,拜托你了,就让我看看他,哪怕……”

“谭小姐!”蓉妈突然拿出女管家的威严,一声呵斥,声音尖锐的几乎要划破耳膜。

谭雪茹身子一抖,顿感无望,双手只能无力的垂落。

见她不闹了,蓉妈就转过有些臃肿的身体,向餐厅走去:“谭小姐,快来吃早餐吧,一会儿司机会送你去上班。”

“我不想吃。”谭雪茹淡淡的回答,然后向楼上走去。

她刚走上两个台阶,后面就传来了一声提醒:“这些都是霍先生交代的。”

这话说得如同寒暄一般轻松,却像一阵冰冷的秋风,在谭雪茹的脊梁骨上狠狠地刮过。

不知道是冷,还是怕,谭雪茹猛地打了个寒战。

霍钧严啊霍钧严,你真的有爱过我吗?

如果爱过,怎么会用我的血我的肉来做威胁?

谭雪茹心里这么质问着,苍白的唇边却飘出两个字:“没有。”

是的,霍钧严应该是没有爱过她,所以才能做到这么绝情绝义!

味同嚼蜡的吃了早餐后,霍宅的私家车就把谭雪茹送到了公司。

她一进业务部的办公室,好友小乔就跑过来,扼腕叹息:“我说雪茹诶,昨天你去哪里了?我们和东林的合作谈的很顺利,所以啊,昨天总监还带全体员工去庆祝了呢,我们玩的可happy啦,可惜你都不在……”

这丫头说的小脸红扑扑的,很兴奋的样子。

看来,昨天他们的确玩的很happy呢。

“你们玩的开心就好。”谭雪茹努力扯出一抹笑,然后走到办公桌旁,坐下就开始埋头工作。

经过几天的相处,不难发现,霍钧严已经变得喜怒无常,很是残酷暴力。

所以,谭雪茹很担心义凡的安危,根本就无心工作。

因此,中午的时候,她就跑去找副总监,请一个星期的假,想着把孩子救出来后再来上班。

副总监韩艳接过请假条,见上面写着要请一个星期的假,眼角不由地抽搐了两下:“谭雪茹,我没有看错吧,你竟然要请一个星期的假?”

谭雪茹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是的,副总监您没有看错,我儿子身体不好,所以我要在家里照顾他,麻烦您批准一下吧。”

谭雪茹死了老公,还有个得了心脏病的孩子,这在公司里已经不算是秘密。

韩艳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却不是因为同情,而是因为心烦气躁。

晚上,他们公司要谈一笔大单子,对方是老客户了,指定要谭雪茹去的。

可是,现在这种状况……

韩艳从高背椅上起身,走到谭雪如跟前,轻言细语道:“雪茹,晚上我们要去谈个合作,对方指定要你去的,要不你先去把单子谈下来,然后再请假,我一定会多给你一点分红的。”

霍钧严就是一个残暴不仁的魔鬼,义凡的小命还攥在他手里,谭雪茹哪里还有心思去谈什么单子?

谭雪茹沉吟片刻,还是歉意道:“总监,对不起,您还是另外找人吧,我真的……”

“谭雪茹,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韩艳立刻冷下脸,声音变得尖利,“有钱都不知道赚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儿子病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你何必……”

一个“死”字如刀刃,狠狠地捅进谭雪茹心窝里,痛的她难以自抑,几乎是失控地吼了出来:“我儿子不会死的,你别胡说八道,不然我跟你没完!”

别人践踏她,侮辱她,她可以忍。

但关系到义凡的,她绝不退让!

“你,你……”韩艳气的脸红脖子粗,一时竟诧异的有些语塞。

眼前这女的,真的是谭雪茹吗?

平日里,她因为不肯和客户潜规则而被扣工资的时候,都不敢吭一句的,可现在……

谭雪茹觉得疲惫极了,也顾不上把副总监气成了什么样,掉头就走,以避免再发生不必要的争执。

“谭雪茹,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今天你要是敢这么离开,以后就给我滚的远远的,死都别回来!”见她走得这么干净利落,韩艳恼羞成怒的叫起来,抓起旁边的青瓷茶杯就扔了出去。

“哗啦——”

茶杯摔得四分五裂,滚烫的茶水飞溅,烫在谭雪茹的后颈上,疼得她猛然一颤,却没有停留,加快脚步就走了。

现在她只在意义凡是否安好,至于自己的凌辱,真的不重要了……

谭雪茹在霍宅住了四五天,每天都在联系霍钧严,发各种妥协的信息,可霍钧严却始终不露面,连电话也不接。

诺大的别墅就像是一个监牢,除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女仆和管家外,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谭雪茹可谓是求助无门,只能一分一秒的煎熬着。

直到一个星期后,她终于坚持不住了,便在这天吃晚饭的时候,把蓉妈叫到了餐桌旁。

“这个鸡汤很鲜美,还挺好喝的。”谭雪茹喝着鸡汤,漫不经心地夸赞道。

“好喝你就多喝点,还想吃什么,就尽管跟我说,我叫厨房去给你做。”蓉妈和颜悦色的笑着,眼底满是关切。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也挺喜欢谭雪茹的,看她瘦瘦弱弱,觉得心疼,就想给她好好的补一下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