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清风不如你柳如意盛诀

小说《盛夏清风不如你》柳如意盛诀在哪里可以看,该小说是妲己倾心所创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主要内容:盛诀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带着久别重逢的惊喜,仿佛看待失而复得的珍宝,然而眸间的笑意逐渐转冷,冷到我骨头里。

《盛夏清风不如你》精选:

我心里一阵恶心,抬头看着婆婆赵莲花不解道:“这么多?还要写观后感?”

这种碟片有什么观后感可写?

我又没做过!

“怎么?不看?”赵莲花一脸横肉的瞪着我,因为他们一家人都比较矮的缘故,怒视着一米七的我,都稍微有些累脖子。

“你什么德行自己心里没数吗?我看就是打你打的轻!不能同房还不知道学点别的花样伺候我儿子吗?你懂不懂妇德?”

妇德……

我轻轻叹口气,知道自己反驳也无用。

“我知道了,我洗完床单就看。”我低垂着头。

“先别洗床单,伺候我儿子洗澡!”赵莲花厌恶的咒骂道:“没用的东西,垃圾货色……”

说完,揉着脖子骂骂咧咧离开。

我捂着头上的伤口,被赵莲花气的伤口一鼓一鼓的疼。

走下楼去,李光已经在浴缸边儿脱衣服了。

我敲敲门走进去,像个仆人一样给他脱了鞋,用毛巾为他擦背。

擦着擦着,他那里开始蠢蠢欲动,冒出水面。

他总是在那方面有很强的欲念,所以我越是无法满足他,他就越是恨我,想打死我。

“过来,给我弄出来。”李光的声音冷漠至极。

“我不行。”我心里闷闷的,如堵了一块大石,上不去下不来。

“用嘴不会吗!”李光吼了一声,一把抓着我的头发,就要把我按进浴缸里。

“等下!我额头受伤了不能沾水!要是发炎了就要去医院了,同事一定会问我怎么回事,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我害怕的心口狂跳,眼看着我的嘴离他那里只有不到十厘米。

我恶心的直想吐,却只能镇定的等着他放开我。

李光沉默片刻,果然放开了我。

因为我知道他最顾忌自己在外人眼里的形象,作为上市集团的老总,他树立的爱护老婆,关心员工的形象决不能被打破。

“滚!”李光虽不能再强迫我,但还是抽了我一耳光,叫我滚出去。

我如临大赦,匆匆去洗床单,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进水池里。

婆婆赵莲花阴冷鬼祟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在身后响起:“别忘了看碟!”

我点点头。

我被她儿子打的半死不活的时候,她从不说话,一声不吭,冷漠的仿佛听不到我在卧室里的惨叫。等李光打完了,她再出来补刀,我早已习惯。

压抑,无尽的压抑,恨不得将床单搓的粉碎。

下午,我如往常一样定期到医院帮赵莲花取心脏病的药,这是我难得的自在时间。

路上,我骑着自己的电瓶车,风吹过脸颊,此刻我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心里的悲伤泛滥成灾,眼泪不觉就要涌出来,我赶紧擦干,就在这时,我一个不留神,电瓶车刺啦一声擦过一辆全球限量版布加迪。

糟了!

我呆呆的看着那辆布加迪威龙,上面是一条长长的划痕。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赔不起……

一个保安人员从大厦里冲出来,火急火燎的训斥我:“喂!你怎么回事啊!眼瞎啊你!这可是我们盛总的车,限量版!算了,跟你说这些也没用,骑个破电瓶车哪懂这些,你说吧,怎么赔?”

我局促的抠抠手指,狼狈的站在风里,李光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我即将成为他死去的第三个老婆。

忽然,一道冷冽如雪,低沉醇厚的声音传来。

“什么事?大呼小叫。”

我回过头一看,惊得两眼瞪得大大的,心口漏掉一拍。

这,这不是?!

“盛诀?”我喃喃的试探说道,不敢相信我还能再见到他!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修长笔直的双腿迈向我,冷酷俊逸的脸庞凝视着我,然后缓缓花开一抹淡如春风的笑意。

“如意?是你!”盛诀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带着久别重逢的惊喜,仿佛看待失而复得的珍宝,然而眸间的笑意逐渐转冷,冷到我骨头里。

我下意识掩住额头上的伤口。

多年不见了,他意气风发,气度雍容更盛从前,而再次相遇,我却骑着电瓶车,额头带伤,满脸寡淡的站在风中。

我总是戴着最华丽的面具行走人间,却猝不及防的以最真实丑陋的一面相逢我最深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