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约白首小说

安瑶瑶傅邢东小说的名字是《我想和你约白首》,这里提供我想和你约白首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他的笑声温柔磁性,但安瑶瑶也不晓得是太敏感还是怎样,竟然觉得他有些取笑的意味。正要懊恼,那温热的大手已经带着她的的手往下移了一点点,然后她听到傅邢东低低的声音,说孩子,应该在这里。

《我想和你约白首》精选:

她慢慢的低头看,身上穿着一件材质舒服的真丝裙子,但是胳膊上可以看到一点点红痕,她扭了一下屁股,发现疼的不是屁股而是……她顿了一下,虽然隐约有了那么一个猜想,却也不是那么敢确定。

“你的意思是,我们……上……”

“唉。”傅邢东装模作样的重重叹一声,将托盘上的东西一样一样放在小桌子上,“我就猜到了你有这样的反应,不过还是让人好伤心啊,昨天明明是你扑在我身上又摸又亲的。”

“怎、怎么可能!”安瑶瑶那个心虚啊,都不小心结巴了,她记得自己好像喝醉了,她从来没有体会过喝醉是什么感受,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喝醉了之后会做什么事。

而且,她好像断片了,昨天发生了什么她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怎么不可能?”傅邢东反问。

安瑶瑶的心虚就差没有直接写在脸上了,傅邢东心里在笑,他知道这只小猫是跑不掉了,可是心里的那点恶趣味让他想要再逗逗面前的人,于是他将衬衫扣子一颗、一颗慢慢解开。

动作非常缓慢。

安瑶瑶起初还盯着看,听到对方一句“你昨晚也是这么看着我的”,忙给别开了眼,垂在身侧的手不直觉的捏了拳头。

而傅邢东当然没脱衣服,只是解了三颗,就说:“你看,这就是你的罪证。”

抬头看去,那精瘦的身躯上殷红点点,安瑶瑶心里哇凉哇凉的同时,又有点好奇,“这就是吻痕吗?”

“不然呢?”

傅邢东就坐在她身边,安瑶瑶就近抬手摸了一下,指尖轻轻搓了搓,确定不是画上去的,就抬头看他。那双乌黑的杏眸此时还有一点点红,也许是睡眠不足,也许是慌乱,不过更多的是不解和惊奇,“吻痕怎么不是嘴巴的样子?”

也许是安瑶瑶的表情实在是认真,让傅邢东也错愕了一下,他好像是被问倒了,卡了下壳才反问:“这个……可能是你喝醉了没亲好?”

安瑶瑶:“……”

“总之,我们先去你家,再去我家,然后我们去领证。”傅邢东没有在这样的事上纠结,很干净利落总结。

可提到领证,安瑶瑶怕了,“我、我才和你见过一面,怎么可以和你结婚,我妈妈不会同意的!”

“没关系,伯母那边我会告诉她详情。”见她想要耍赖,傅邢东反倒是一脸诚恳,他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说原本是因为要报复一下你那个劈腿的男朋友,却没想到你喝醉了,对我霸王硬上弓。”

“……”所以我个头比你那么小,还能真的强迫了你?

安瑶瑶一脸的你他妈在逗我,可一颗心却不可避免的砰砰跳,里面最多情绪,就是觉得眼前的一切不过是她的一个梦。

除了宋哲这个意外,安瑶瑶前半生的生活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在家里她是姐姐,还有一个比她小三岁的妹妹。因为妹妹性子勤快。反而养的她越长大越懒懒散散,家人面前撒娇功力又是炉火纯青,人人都宠着她,所以哪怕二十四岁了,说是家里的小公主也不为过。

原本,她应该和她妈妈说的那样,找一个老实的不滑头又会宠人的男朋友,结婚生子,平平淡淡但也会很幸福的过一辈子。

而不是遇上这么狗血的事,出现了一夜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这是不对的。

出于这样的心理,安瑶瑶根本不愿意接受傅邢东嘴里说的事实!

“瑶瑶,你不说话,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觉得我很烦?”傅邢东听她不说话,表情渐渐的淡了下来,本来只是想装个样子,却没想到不刻意的模样反而莫名的真实起来,“我知道,女人都是这样的,贪图一时新鲜,到手之前笑靥相对,温声细语,到手了就不值钱不珍惜了。”

有这么严重吗!

看着傅邢东那明显低落下来的语气,安瑶瑶心里咯噔一声,“不是那样的。”

“那就是……你旧情难忘,对我只是一时兴起的?”傅邢东巴巴的看着她,看着她不安的样子,竟然觉得想笑,于是只能及时的别过头,免得笑场。

而这在安瑶瑶的眼里,更像是他难过到不行,一时间竟然有点如坐针毡,“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不对啊,和你那个了之后,不是我比较吃亏吗?”

“我可是第一次!”傅邢东一脸不认同。

安瑶瑶却比他还委屈,“我也是第一次啊!”

“噢噢这样。”傅邢东颔首,“那我们扯平了。”

安瑶瑶听到这话,心里暗暗舒了口气,对啊,就该扯平这样嘛。

只是她那一口气都还没有舒进肚子里,傅邢东又说:“可是,昨天是你主动的,然后半强迫半勾引我,这里总是你不对吧?”

安瑶瑶对昨晚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了,不过有那么一点点印象,好像是一种很难堪很羞耻但又有一点点舒服的感觉,于是立刻闹了个大红脸,“哎呀哎呀,你到底要说几次啊,这事是我对不起你行了吧!!”

“所以你还是不想对我负责……”

“我的意思……”安瑶瑶抓抓头发,“我们不能因为一次意外就结婚,那样太恐怖了,我们还不够熟悉彼此。”

“结婚后不就可以慢慢熟悉了?我们每天都会在一起。”傅邢东问。

安瑶瑶本来还有长篇大论的,听到他这话,一愣,眨了眨眼,为什么她竟然觉得这句话没毛病?

傅邢东真的是忍不住了,这样的活宝她家人怎么放心她出来的,不过恐怕也是这性子才会让那个宋哲劈腿的那么肆无忌惮吧。

啧,人渣!

“好了,先吃饭吧,饿着肚子可不好。”傅邢东一脸的正经,拿起三明治和牛奶递给她,在她接过之后又很“认真”的说:“而且,现在你肚子里面可能有我们的宝宝了,更得小心。”

还好安瑶瑶只是打算喝牛奶,递到嘴前没喝,不然绝对会被呛到!

而不过片刻功夫,傅邢东已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们要在肚子显怀前结婚,不然你会遭闲话的,现在虽然很开放,但止不住人们在背后嚼舌根,我们也不能让宝宝一出生就过着没有爸爸或者没有妈妈的生活是不是?”

安瑶瑶抬头看他,发现他那好看的眼睛,这会儿正盯着自己的小腹上看,她莫名的心里一热,藏在被子底下的脚趾蜷缩了起来。

“会吗?”她掩饰的喝了一口牛奶就放下杯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傅邢东低低的笑,伸手覆盖在她上面。

他的笑声温柔磁性,但安瑶瑶也不晓得是太敏感还是怎样,竟然觉得他有些取笑的意味。正要懊恼,那温热的大手已经带着她的的手往下移了一点点,然后她听到傅邢东低低的声音,说:“孩子,应该在这里。”

他的目光太温柔了,温柔的让安瑶瑶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两人相爱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