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瑶瑶傅邢东小说

《我想和你约白首》小说主角是安瑶瑶傅邢东,这里提供我想和你约白首安瑶瑶傅邢东小说,我想和你约白首主要说的是而秦芳好看也不看宋哲一样,目光痴恋的望着傅邢东离开的背影,想到他抱着安瑶瑶,眼底光芒狠狠一沉,滑过一丝阴鸷和不甘心。安瑶瑶根本没喝过酒,更别说一来就是这样的混酒,还是豪迈的一口闷,所以现在心口烧得谎,只是周围的陌生气息却没有让她觉得不安。

《我想和你约白首》精选:

被死死蒙住嘴的宋哲大喊,却无济于事。

而秦芳好看也不看宋哲一样,目光痴恋的望着傅邢东离开的背影,想到他抱着安瑶瑶,眼底光芒狠狠一沉,滑过一丝阴鸷和不甘心。

安瑶瑶根本没喝过酒,更别说一来就是这样的混酒,还是豪迈的一口闷,所以现在心口烧得谎,只是周围的陌生气息却没有让她觉得不安。

“要去哪里啊。”她小声咕哝,靠在他怀里,一只手像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一样,揪着傅邢东的衣领,

傅邢东觉得自己的意志力正在受到强有力的挑战,她没想过,仅仅一个吻就让他有些把持不住。

原本是演戏说给那个叫宋哲的男人听,可一想到这还真的是上天送到自己面前的小礼物,他就有打心底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愉悦。

“去拆礼物啊。”傅邢东低头在安瑶瑶额上亲了一下,眼里那一丝光芒像是狡猾的狐狸计谋得逞。

暧昧的橙色灯光在眼底仿佛是触手可及,可燥热的感觉已经侵袭了整个身体,那一点若即若离的冰凉和舒适让安瑶瑶心痒痒,企图靠近……可仅存的理智又似乎在告诉她,这是比欲火焚身还要危险的举动。

“小醉猫等不及了吗?”傅邢东刚刚在给她脱衣服,这会儿手指在她妙曼的腰间轻轻摩擦,显然他并没有那么猴急的一口气把礼物给吞吃入腹。

安瑶瑶柳眉蹙着,抬手在自己的腰上摸了好一会儿才及算是把那只在捣乱的手给握住,她用力的瞪大了眼,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但是眼前还是那么模模糊糊的一片,让她多少有点沮丧。

不过哪怕是没有看清楚,也不妨碍她要纠正对方的话,“我不叫小醉猫,我叫安瑶瑶。”

傅邢东低低的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致,和她计较起来,“小醉猫。”

“我叫安瑶瑶!”

“你喝醉了怎么不大舌头?”

“我不叫大舌头!”安瑶瑶觉得眼前的人绝对是个听不懂人话的,要么就是存心捣乱,实在是太可恶了!

这么想着,她决定推开这个讨厌的人,让他离开自己身体,可是肢体也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将面前的人搂得更紧了一些,“哇,好舒服。”

“你看,你不进是只小醉猫,还是个口是心非,身体很诚实的小醉猫。”傅邢东眼里的笑意几乎都要涌出来了,他低头轻轻的亲吻她的肚脐,“小醉猫不要捣乱,要诚实,那个宋哲……这样碰过你吗?”

安瑶瑶虽然理智已经有些迷糊,但意识想还是有一些的,提起这个名字,她顿了一下,“阿哲?”

“你不要在你老公面前这么亲昵的喊其他男人的名字,不然你会吃苦头的。”傅邢东决定不套话了,一点点碎碎的吻顺着不着一物的光滑胴体亲吻……

安瑶瑶对这样陌生的燥热,还有更陌生的情欲一点都没有还手之力。

随着男人细心的前戏,毫无任何意外的被撩拨起了无意识的反应。

翻云覆雨,一夜缠绵。

安瑶瑶睡的不是很好,她做梦了,梦到自己不小心走进了一个深林,遮天蔽日的她看不到路,灌木高大没过了膝盖让她也看不清四周的其他可能存在的大型动物。然后悲剧发生了,她不知道自己被从哪个方向扑来的东西给压在了身下。

她好像看到了一点点花豹的颜色,那花豹用毛茸茸的尾巴探到她衣服底下,让她小腹变得痒痒的。

她谎得要死,以为那只动物要吃了她,哇的哭出声来,可是又被那只东西给咬到了嘴巴。她怕对方飞獠牙咬到自己,紧紧闭着嘴,于是对方就真的咬了下来!虽然力道出乎意料的温柔,可还是把她给吓到了。

随后的事情简直荒唐的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虽然她的确是在做梦,可她被那巨型动物压着做了羞羞的事!!

这简直,简直……

安瑶瑶在那几乎将她整个人都要吞没的赧意里醒来,然后她发现自己全身都像是被拆了重新组成过一样。四周安静的很,不过这个房间的摆设有那么一点点的奇怪,因为床的边上就有一个小窗,真的很小,差不多小猫小狗能钻过。

她扶着腰坐起来,一拉开窗帘……

“你醒了。”

安瑶瑶吓得手一抖,好不容易坐起来的屁股也一软,眼看着就要摔回床上。

不过也不知道是那个声音距离自己太近还是对方的速度太快,她没摔到床上,而是摔在了那个人的手臂上,只是那个人的手臂比床还硬……

循声看去,看到的是一张乍眼看去有些陌生,但仔细看看的话就有些熟悉的俊颜。

五官完美无俦,就像是电视里演的那些英俊帅气的男主角一样,安瑶瑶看了几秒,一个她并不是很熟悉的名字下意识的出了口,“傅邢东?”

“还以为你吃了我不负责了。”傅邢东笑,那眼底的光芒幽深却格外的温柔,“肚子饿了没有,我去给你拿吃的。”

话都给傅邢东一个人说完了,安瑶瑶才想要问点什么,就看到那颀长的身影已经起身离开,她心里存疑,又不死心的坐起身去掀开帘子,然后就看到了——

蓝天白云。

一瞬间,那杏眸瞪得大大的,听到脚步声时,她这一次没有等傅邢东先开口,自己先问:“我们在飞机上?!”

“是啊,我们还要跑几个地方,看你睡的熟就没有叫你。”傅邢东倒是很体贴,“来,热牛奶三明治,先垫垫肚子其他的我们下飞机了再吃。”

“我们去哪里?”安瑶瑶对他的话有一百个不理解,但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去H市。”

“我家?”

“嗯,拿你的户口本。”

“哈?”安瑶瑶蒙圈了,“傅邢东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所以……”傅邢东没有解释,反而露出一个十分委屈的表情,毕竟是从来没有试过这样表情该如何控制面部肌肉,所以有些怪异的可笑,“你是真的打算不负责吗?”

“负……责……?”安瑶瑶这个迟钝的人,终于想起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