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小说

谭雪茹霍钧严小说的名字是《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这里提供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嘴里的药片迅速融化,蔓延的苦涩换回霍钧严的一丝理智,他重重地闭上眼,深长的睫毛颤了颤,痛苦到呼吸都在抖。谭雪茹,我一定会让你因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后悔到死的那一天!

《爱情漂洋过海来看我》精选:

谭雪茹牵起嘴角,笑得有些凄然:“我的儿子叫义凡,他很懂事的,有一次……”

“谭小姐,这些我都知道的,你不用说了,先吃饭吧。”见她又说起了儿子,蓉妈感觉不妙,便急忙制止道。

“容妈,我儿子生死不明,我却在这里大鱼大肉,舒舒服服的过着,都不应该问点什么,做点什么吗?我这样的人怎么还配活着?怎么配做一个母亲?”谭雪茹越说越激动,瞟到桌上的热汤,就一巴掌拍上去。

只听“砰”的一声,汤盆被打翻,滚烫的汤汁浇满她的左手,瞬间烫得红肿。

容妈被谭雪茹的疯狂吓得心惊肉跳,也心疼地流下泪来:“谭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啊?不要这么伤害自己……”

她说着就上前,想要查看谭雪茹的伤势,听到动静的女佣也一拥而入。

谭雪茹推开容妈,抓起桌上的刀,抵在脖子上退到一旁,语气满是决然:“叫霍钧严来见我,不然我不会活到明天!”

“别急别急,你别着急……”容妈抹了把泪,连忙拿出手机,拨打霍钧严的私人电话。

电话很快拨通,蓉妈慌了神,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那边的人不知道听进去没有,不到两秒就挂了电话。

十多分钟后。

见谭雪茹的手伤得不轻,女佣们就忙拿出医药箱,容妈想给她抹点药膏,可劝说了半天,她也只是倔犟地拿着水果刀,口口声声都是叫霍钧严出来:“容妈,你不用说了,他没有回来之前,我是……”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风驰电掣的冲进来,一把夺过谭雪茹紧握的刀:“用死来威胁我,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

霍钧严步步逼近,言行很是咄咄逼人,一张俊脸阴沉的像个魔鬼。

他骇人的气息如猛浪般扑过来,让谭雪茹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但她今天是铁了心要救出儿子,便硬撑着与他冷锐的黑眸对视:“我什么资格都不要,我只想要我儿子,他现在……”

“如果那个野种已经死了呢?!”霍钧严话锋阴狠,一张绝俊的脸上笑意很是痛快。

他的话残忍而尖利,如同吸血的水蛭,令人不寒而栗。

“混蛋,不要这么说小义,他不是野种,听到没有,他不是野种不是啊!”谭雪茹声嘶力竭地斥责,痛苦让精致的小脸扭曲不堪,因为霍钧严的麻木不仁,她寒心地扬手就是一巴掌打过去。

“啪——”

霍钧严也是气疯了,猝不及防的,直接被打偏了脸。

顿时空气都静止了,众人惊讶得屏住呼吸,面面相觑。

蓉妈见情况发展到如此恶劣的地步,便急忙上前劝说:“霍先生,您别生气,谭小姐就是太想……”

“滚开!”霍钧严冷着脸低吼,长臂一挥,直接推开蓉妈。

蓉妈一把老骨头了,被他这么一推,“哎哟”一声就摔趴在地上,旁边的小女佣战战兢兢的,都不敢上前扶一把。

谭雪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多么疯狂的事,心下懊恼的要命,但也没有看霍钧严一眼,只是跑过去把蓉妈扶起来。

蓉妈在她耳边小声地开解,叫她不要跟霍钧严对着干,只要乖顺一点就好。

谭雪茹像是没听见,只是苦涩的扯着嘴角笑,当一双铮亮的皮鞋出现在眼底时,她才疲惫地开了口:“够了,霍钧严,真的够了,当年的事是我一个人做的,如果你恨,就冲着我一个人来,不要去……”

她刚说到一半,明晃晃的刀就在眼前晃动起来,随之而来的话语比嗜血刀刃还要锐利:“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杀了我,带着那个野种滚,要么不再过问那个野种,从此跟着我!”

儿子的性命,爱人的仇恨,这些都如利爪般撕扯着谭雪茹的神经,让她无力地蹲在地上,痛苦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不要逼我了,我求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看着谭雪茹眼角颤动的泪,霍钧严无情地冷哼一声,硬是把刀塞进她手里:“我数到三,如果你不选择,我就当你选择后者……”

谭雪茹心痛如绞地看着霍钧严,在他轻启薄唇的刹那,她就把刀捅向自己的心口。

只听“嗤”的一声,鲜血四散飞溅,却不是从谭雪茹的心脏处迸溅出来的,而是从男人刚毅的长指间源源不断的蔓延而出,很是触目惊心。

女仆们惊呼着,慌乱地跑出了大厅。

蓉妈心疼的想去制止,可是才向前一步,便又退到角落里,默默地抹起了眼泪。

霍钧严握着锋利的刀刃,整只手都被鲜血染红了,却连个眉头都不皱,仿佛都感觉不到疼。

他眯起幽深的眸子,看着惊慌失措的谭雪茹,勾唇低低地笑,笑得心脏都在抽搐:“为什么,为什么你宁愿去死也不选择我?”

如果义凡是个健康的孩子,她一定会选择他!

如果她的家世再好一点,她一定会选择他!

可是……

谭雪茹的内心挣扎到难以呼吸,嗜人骨髓的无奈让她难以言喻,但还是故作无所谓地擦去脸上的泪,语气淡漠得像是在面对一个自己所憎恶的人:“我从来就没后悔过当初的所作所为,所以没有必要重新选一次!”

没有后悔过?

哈哈哈……

霍钧严咀嚼着那几个字,下一秒就酣畅淋漓地笑了,忽而沉声命令道:“把那个野种给我带过来!”

两个保镖应声而去,很快,一个小身影就被带进来:“妈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谭雪茹立刻激动得红了眼,忙不迭地跑过去:“小义,怎么样了?你有没有事?”

她担心孩子被虐待,抱起来就上下打量,满是忧虑之色。

因为好几天没见到妈妈了,义凡也是欢喜极了,在她怀里蹭了蹭,笑声如银铃:“妈妈,蓉奶奶说你在外忙工作,所以,这几天我都有乖乖的听话的哦,你不要担心。”

看样子,小家伙这几天过得还不错,可谭雪茹也顾不上庆幸。

见霍钧严整个人阴沉沉的,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她就心惊肉跳,没有再多做停留,抱着儿子就快步离去。

霍钧严步履稳健地往外走,手上的血一路走一路滴淌,他在门口站定的刹那,抽出腰间的手枪对向那远去的身影,眯起的瞳孔骤然间赤红一片。

七年前,她为了钱,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现在,她为了一个野种,又要跑了。

这种犯贱的女人,他不会留恋,更不会留着!

想到谭雪茹带给他的种种耻辱和伤害,霍钧严就抿紧薄唇,扣枪的长指渐渐收紧,深邃的瞳孔里迸射出嗜血的杀意。

“小钧!”扳机要被扣动的刹那,蓉妈跑过来挡着,急得直呼他的小名,拿出几粒药片就塞进霍钧严嘴里。

霍钧严想把药吐出来,蓉妈便又是哭,又是哀求:“小钧,不要冲动,你又犯病了,快点把药吃了,冷静下来,不然你会后悔的!”

嘴里的药片迅速融化,蔓延的苦涩换回霍钧严的一丝理智,他重重地闭上眼,深长的睫毛颤了颤,痛苦到呼吸都在抖。

谭雪茹,我一定会让你因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后悔到死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