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春日绯

这里推荐阅读《春日绯》,提供方茉姌齐云志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百喜也只是偷听了一耳朵,具体情况并不清楚。方茉语见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安慰堂妹道。

《春日绯》精选:

春日百花齐放,风光正好。方茉姌正同伯父家的堂姐方茉语聊着后日去广灵县主家赴宴的事情,丫鬟百喜忽然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方茉姌见自己身边的大丫鬟没有半点规矩,正要斥责时却听她急道:“姑娘,不好了,云家二爷带着一个女子来了咱们府上,说是要同您退婚。”

初闻这一消息,方茉姌还以为自己听岔了,“你说谁来了?”

百喜急的大声复述了一遍,方茉姌瞬间失了血色,身子跟没了骨头似的的瘫在了椅子上。一旁的方茉语急忙问百喜:“到底怎么回事,那云仕凡为何忽然会上门来?”

百喜也只是偷听了一耳朵,具体情况并不清楚。方茉语见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安慰堂妹道:“二妹妹先别急,兴许是百喜听错了,你与云仕凡自小定亲,就算是要退婚也不应该由他自己来,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听了堂姐的话后,方茉姌心里升起来希望。对方茉语道:“大姐姐说的是,这事也许是有什么误会。”她撑着椅子扶手起身,“大姐姐,事出突然,妹妹这里怕是不能再招待你了,咱们姐妹改日再聚吧。”

方茉语点头,就算堂妹不说她也该告辞了,临走前又不免安慰了她几句。

等方茉语走后,方茉姌着急忙慌的去了坤梧院见自己的母亲方二夫人。此时的方二夫人简氏正在气头上,听闻女儿过来了,赶紧平复自己的心情。

方茉姌正着急呢,根本顾不得平日里的礼数,开口就问:“娘,云家真的来退婚了吗?”

简氏连忙将屏退伺候的下人,拉着女儿坐在软塌上,眼睛却不敢看她,只说:“哪有的事情,你别听下面人胡说八道。”

简氏这么一说,方茉姌心里有底了,看来退婚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她们是母女,方茉姌是最了解她娘的,若没这事儿,简氏早就把那些嚼舌根的人处置了,哪里会像现在这般温和的跟她解释。

“娘,您就别瞒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云家的事与女儿有关,女儿想知道其中的缘由。”方茉姌认真的看着简氏,希望她能把来龙去脉告诉自己。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简氏之好全盘托出。

原来云大人庶出的妹妹新寡,带着女儿投奔娘家。云仕凡怜惜姑母与表妹孤儿寡母,平日里就多照顾了几分,谁知却跟那表妹看对了眼,闹着要与方家退婚,娶表妹为妻。

云大人与云夫人自然不同意,便借故将庶妹母女俩打发了出去,绝了她们攀附云家的心思。云仕凡却对那表妹情根深种,不顾父母的反对将姑母和表妹安置了下来,并在表妹哭哭啼啼的串掇下直接来了方家退婚。

方茉姌的父亲方侍郎不在家,简氏便去见了他们,听到云仕凡提出退婚的请求后,气得立即让人将云夫人请了过来。云夫人这才知道儿子背着自己闯了大祸,赔礼道歉后,将云仕凡和他表妹带了回去,还说明日一定给方家一个说法。

听了缘由后,方茉姌眼眶红了,心里更是难受至极。她与云仕凡从小定亲,一直认为云家便是自己的婆家,这些年凡是该尽的礼数她都尽到了,云夫人对她也是十分满意。

虽然对云仕凡没有多深的感情,但知道他是自己的未婚夫后,对他多了几分关注。心里一直期盼着,就算他们不像爹娘那般恩爱,也要像大伯和大伯母那般相敬如宾。谁知离成婚的日子还有两年,云仕凡却为了一个女人闹着要同自己退婚。

方茉姌平日里心思就有些重,经历了这场闹剧后,心情更是郁郁难安,第二日伺候的丫鬟发现自家姑娘病了,接着几日都高热不退。这可急坏了方侍郎和简氏,夫妻俩只生养二子一女,对两个儿子是看重,但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就是疼宠了。

女儿因云仕凡之故病重,方侍郎让简氏留在家里照顾女儿,自己则带着两个儿子去了云家,打算揪着云仕凡来女儿床头磕头认罪。云仕凡得知方茉姌病重,不服气的嚷道:“明明是方二姑娘福薄,这可怪不得我。”

嚷完又对云夫人道:“娘,方二姑娘的身子骨太弱了,日后若真要嫁到咱们家了,不能传宗接代怎么办?”

他这话是故意说给方家父子听的,方茉姌的二哥一听,顾不得这是在云家,怒气冲冲的给了云仕凡一拳。云仕凡嘴角挂着血渍,朝云夫人卖惨,“娘,您看,这还是在咱们云家,他就敢当着您的面动手,要是真结了亲家,儿子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

方侍郎和方大哥冷眼瞧着他装模作样,方二哥气不过还要动手,被方大哥给制止了。云夫人有些动摇了,云仕凡再错也是她的亲子,亲子被人揍了她岂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方侍郎也看出来了,原本还想着云仕凡被猪油蒙了心,只要知错就改,两家的婚事继续。现在看来这云家还真不是一个好去处,没得让自家娇养的女儿嫁进来受苦。

方侍郎心里有了决断,对云夫人道:“既然令郎想方设法想退掉我方家的婚事,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退婚可以,但你云家必须要准备大礼,敲锣打鼓来我方家赔罪才行。”

话说云夫人心里也萌生了退婚的心思,只是被方侍郎抢先说了出来。听到前半截的时候还觉得方家是知趣的人家,但听到后半截的时候火气一下子被勾了出来。

“方侍郎不要太过分,你与我家老爷同朝为官,两家老太爷又是至交好友,两个孩子的婚事虽不能成,但两家情谊还在,你这样做难道不怕损害两家的情谊吗?”

方侍郎冷笑:“云仕凡这畜牲带着女人来我方家退婚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这门婚事是怎么来的?先前张口就说我女儿福薄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两家的情谊?听云夫人的语气,怕是做不了这个主,我还是让人去请云大人回府解决吧。”

说完便让云二哥亲自跑一趟,去请云大人回府。

云仕凡之前去方家胡闹,被云大人狠狠的打了一顿,今天才刚能起身。听到方侍郎要找父亲回来解决,急忙对云夫人道:“娘啊,千万不能让我爹回来,我爹要是知道了,儿子的命真的保不住了。”

听了儿子的话,云夫人拍了拍他的手,让他放心。

“我是云家的当家夫人,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得主的。既然方侍郎坚决要退婚,那退便是了。”

“夫人能作主就好,还请夫人莫要忘记我先前提的那个条件,否则还是请云大人回府。”

云夫人哪里肯丢这个脸,婚是可以退,但赔礼道歉是不行的。

方侍郎朝外头喊了一句:“二郎,去请云大人回府吧。”

外面传来方二哥的声音,众人才知道方二哥先前一直在外面待着,这下怕是真的去请云大人了。

云仕凡十分慌张,一心想在他爹回来之前退了婚,就算因此挨了打,也算是划算了。于是便哀求云夫人,“娘,就依他们的吧,求求您了。”

云夫人拗不过儿子,最后只得将定亲的婚书和信物拿了出来,方侍郎验过真假后,也将云家的信物归还了。两家婚事已退,云夫人便开始赶人。一直没出言的方大哥道:“贵府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先前答应去我方家赔罪一事就打算算了?”

云夫人心想婚已经退了,我不去你又能奈我何?不客气道:“退婚一事是你们自己要求的,还想我们云家送上门丢脸,想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