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在线阅读,作者阿年当红作品,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小说主要讲述了:结束会议后,陆知光让司机在楼下等着,简单干练的将手头上的工作安排给秘书,便匆匆应赶回了家。

《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精选:

“魔娑之眼?”陆知婉的确听闻过,毕竟是法国顶级珠宝大师damo的封笔之作,当时上了多本顶级珠宝杂志,成为热谈,豪门贵妇和小姐都以拥有一件damo大师的珠宝来标榜身份。

“不是被不知名的富豪收购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你家拍卖行?”陆知婉疑惑出声道。

王芸芸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是被程落拿来的,看来她们母女被赶出程家的事是真的了,竟连这样顶级的首饰都拿出来拍卖了。”

陆知婉停下手中浇花的动作,沉默着,暗自在心底泛着嘀咕,她不是被赶出程家了吗?身无分文,怎么还会拿出魔娑之眼来?

电话另一头,“小婉…你有在听吗?”王芸芸连着喊了好几声。

陆知婉缓过来神,看似单纯的眼神闪过一丝阴恻的笑意,继续道,“小芸你帮我盯着她点,你也知道,程落一向爱缠着知光哥,有什么事及时给我消息。”

王芸芸微微笑道,“放心,我今天一直在拍卖行,你要是过来的话,提前给我电话。”

“好。”陆知婉柔声回应完,挂下电话,脸上的轻柔已经消失不见。

她扔下喷水壶,翻了翻手机中的电话号码,拨通了后温柔道,“哥哥,你在干嘛呀?”

电话另一头,陆知光薄唇微微勾起,磁性的声音温润如玉道,“婉婉,我现在在公司呢,怎么了?”

听到陆知婉故作撒娇着“哼”了一声,“知光哥哥,我想你了。”

就算她没在陆知光面前,听到她语气可爱至极的样子,陆知光不由一脸宠溺,声音更温柔,戏虐道,“真的想我了?哪里想了?”

陆知婉娇嗔道,“哥哥坏,你说人家哪里想你了?”陆知光颇享受跟陆知婉调情,斜肆道,“我怕某人只是嘴上说想我,心里却没我。”

“魔娑之眼?”陆知婉的确听闻过,毕竟是法国顶级珠宝大师damo的封笔之作,当时上了多本顶级珠宝杂志,成为热谈,豪门贵妇和小姐都以拥有一件damo大师的珠宝来标榜身份。

“不是被不知名的富豪收购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你家拍卖行?”陆知婉疑惑出声道。

王芸芸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是被程落拿来的,看来她们母女被赶出程家的事是真的了,竟连这样顶级的首饰都拿出来拍卖了。”

陆知婉停下手中浇花的动作,沉默着,暗自在心底泛着嘀咕,她不是被赶出程家了吗?身无分文,怎么还会拿出魔娑之眼来?

电话另一头,“小婉…你有在听吗?”王芸芸连着喊了好几声。

陆知婉缓过来神,看似单纯的眼神闪过一丝阴恻的笑意,继续道,“小芸你帮我盯着她点,你也知道,程落一向爱缠着知光哥,有什么事及时给我消息。”

王芸芸微微笑道,“放心,我今天一直在拍卖行,你要是过来的话,提前给我电话。”

“好。”陆知婉柔声回应完,挂下电话,脸上的轻柔已经消失不见。

她扔下喷水壶,翻了翻手机中的电话号码,拨通了后温柔道,“哥哥,你在干嘛呀?”

电话另一头,陆知光薄唇微微勾起,磁性的声音温润如玉道,“婉婉,我现在在公司呢,怎么了?”

听到陆知婉故作撒娇着“哼”了一声,“知光哥哥,我想你了。”

就算她没在陆知光面前,听到她语气可爱至极的样子,陆知光不由一脸宠溺,声音更温柔,戏虐道,“真的想我了?哪里想了?”

陆知婉娇嗔道,“哥哥坏,你说人家哪里想你了?”

陆知光颇享受跟陆知婉调情,斜肆道,“我怕某人只是嘴上说想我,心里却没我。”

陆知婉娇声笑了笑,“知光哥哥,公司今天忙吗?”

陆知光看了一眼办公桌上堆叠的文件,道,“不忙,你想出门了?”

陆知婉柔声撒娇道,“在家闷死了,芸芸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她们王家拍卖行今天有个拍卖会,想让我过去玩,哥哥你陪我好不好?”

对无底线宠溺陆知婉的陆知光来说,只要她开口自然会无条件答应。

陆知光嘴角勾起,微微笑道,“拍卖会几点开始?那婉婉你在家乖乖等我,忙完我就从公司回家接你。”

陆知婉在电话里乖巧道,“不着急,芸芸说今天拍卖行有件好东西,会拍卖到比较晚,哥哥忙完工作再回来不迟的。”

陆知光笑着应声,“好,要是饿了就先吃点东西,等忙完如果有时间我带你去吃甜品。”

挂断电话,陆知婉脸上乖巧的笑容转瞬不见,她揉了揉自己的唇角,起身打算去敷个面膜,毕竟整日这样做戏,还是很累的。

陆知光匆匆翻看过桌上的重要文件,签名后,让秘书将会议时间提早。

结束会议后,陆知光让司机在楼下等着,简单干练的将手头上的工作安排给秘书,便匆匆应赶回了家。

下车后,陆知光刚进家门,陆知婉笑着迎了上来,一把搂住他的胳膊,轻柔撒娇道,“哥哥这么快就回来了?还好我提前化了妆。”

陆知光微微低头,在她的发丝轻摸了下,见她妆容精致,小脸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冰冷的眸子添了一抹温柔,道,“婉婉不化妆也好看。”

“才不是呢!”陆知婉娇声道,“外面的女人都打扮得精致又好看,婉婉要是不装扮,哥哥肯定会看别的女人的。”

陆知光刮了刮她的精致小巧的鼻尖,温柔道,“哥哥只爱看婉婉。”

陆知婉红着脸嗔了他一眼,害羞的笑了起来。

两人上了车,还未等司机开口问,陆知光交叠着双腿,语气冷淡道,“去王氏拍卖行。”

司机很机灵的点了头,将车向拍卖行驶去。

陆知婉故作一脸惊讶道,“哥哥,你带卡了吗?婉婉要是对拍品心动,哥哥要给婉婉买。”

陆知光嘴角勾起一抹弧线,微微笑道,“小没良心的,你喜欢的东西,就算没带卡哥哥也会拍下来。”

陆知柔柔的笑着说道,“哥哥最好了,芸芸说今天会有一条极为珍贵的项链,是damo大师的封笔之作,我倒不是想要首饰,只是很喜欢damo大师的设计,只可惜damo大师封笔后,他设计的珠宝已经很少流拍了。”

陆知光修长的手指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噢?是吗?”他隐约想起当年程落似乎跟他提起过,程家老爷子买了damo的封笔之作,说要等程落出嫁的时候送给她当新婚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