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by阿年

一生小说为您提供精选小说《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by阿年,该小说主要人物有程落陆知光,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著作。蹂躏她,伤害她的那些话和举动,陆知光做起来得心应手,从来毫无顾忌,明明是同一个人,可对陆知婉,他百般呵护,疼爱有加,真是讽刺呢!

《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精选:

王芸芸面上露出一抹难色,她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我们王家拍卖行经营这么多年,抽成比列是众所周知的,要是忽然涨抽成,传出去对我们拍卖行名声不好。”

陆知婉似笑非笑的看着王芸芸,意有所指的道,“没让你们拍卖行出面,你们拍卖行不是跟银行合作的吗?”

她顿了顿,又道,“再说,程落现在可不是什么程家大小姐,这事就算传出去,又有谁会在意?可没人会替她出头,你们王氏拍卖行这么多年名声都极好,誰又会信她的话呢?”

王芸芸不免有些心动,其实也是怕得罪陆知婉。

她犹豫了片刻,才点了点头,“我去试试。”

语毕,去安排人做假账。

程落坐在楼上的贵宾室,等了一会儿,有工作人员朝她走了过来。

“程小姐,这是您这次项链拍卖的钱。”因为金额比较多,拍卖行和银行合作,直接给客户银行卡比较方便,也方便客户去使用,密码客户自己身份证后六位。

程落点了点头,从工作人员的手中接过一张银行卡和一份拍卖协议,她翻开看了看,然后一下愣住,疑惑道,“怎么才五百万?拍卖的时候不是报价两千万吗?你们王氏拍卖行抽成不是百分之五吗?”

工作人员程式化的笑了笑,“我也不太清楚,钱是没有错的,您再好好看看合同的内容。”

程落赶紧又重新看了一遍合同,才发现合同和自己之前签的不一样,这个合同内写的抽成高的太多了,但是上面的名字确实都是自己亲手签的。

程落心中一冷,从四肢百骸涌出无力感来,她被骗了,且是明目张胆的骗局。

可她什么都做不了,短短时间,程落已经整理好思绪,如今她无权无势,就算闹开,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处,很有可能被王氏拍卖行的工作人员赶出去。

程落攥着合同和银行卡,好久才平复好心情,好歹这笔钱目前已经暂时足够支付她母亲治疗的费用,只有这么自我安慰,程落心里这才好受了些。

她环视着整个王氏拍卖行,暗自在心中记下了这笔账。

这世上的人总是喜欢痛打落水狗,在她如今焚心焦灼需要帮助的时候,不禁没有伸之以援手,还落井下石,这份大恩,她永生难忘。

日后,但凡她得势,会一一细数不忘,敬送大礼。

程落收拾好合同和银行卡,起身准备离开。

工作人员见她识趣,悄悄通知了王芸芸,王芸芸已经备了后招,叫了安保人员待命,若是程落有闹事的意图,会第一时间便将她撵出拍卖行。

程落刚出贵宾室,陆知婉就迎面走来。

程落一眼便看见她脖子上熠熠夺目的项链。

正是她刚刚卖掉的摩娑之眼,程落眉头微挑,看着陆知婉走到自己面前。

陆知婉缓缓走近,露出一抹轻笑,故意摸着脖子上带的魔娑之眼,语气轻柔,却满是挑衅的说道,“魔娑之眼名不虚传,还真是挺好看,知光哥哥说这枚项链格外衬我,特意为我拍下的,听说这魔娑之眼是你拍卖的,我特地戴上过来让你瞧瞧,好不好看?”

程落心中一哽,指甲掐陷在掌心,她方才没注到,原来魔娑之眼竟是被陆知光拍下送给了陆知婉。

想到这项链本是爷爷要留在大婚之日送与她,如今却佩戴在陆知婉这个假惺惺的女人身上,程落只觉得玷污了这条魔娑之眼。

她冷冷的看着陆知婉,想到本拍卖到两千万,到她手里却只剩下五百万,心中无端生出怀疑来,王氏拍卖行的抽成众所周知,在洛城一贯是有口碑的,如果没有人授意,何故好端端的要来算计她?

见程落不做声,陆知婉向前走了两步,贴近她耳边轻声道,“知光哥哥说了,这条项链和我最配了,而且只要我喜欢,不管多少钱都会买下送给我。”

程落紧咬住下唇,强忍着才能克制住不去撕裂陆知婉这张伪善白莲花的脸。

一瞬间恍如昨日,想到自己多年来是怎样去追求陆知光,又是怎样用尽一切办法,想遍各种各样的招式,一遍又一遍的去讨好他,甚至不怕别人说自己厚脸皮,对所有人宣称自己是他陆知光的未婚妻,只为了能在他身边稍稍有那么一丝存在感。

昨天在他床上,陆知光那厌恶至极的模样,程落历历在目。

蹂躏她,伤害她的那些话和举动,陆知光做起来得心应手,从来毫无顾忌,明明是同一个人,可对陆知婉,他百般呵护,疼爱有加,真是讽刺呢!

出两千万买走了她逼不得已才卖掉的项链,只为了让眼前这个女人开心。

他对陆知婉的心,还真是令人感动呢!

“你怎么不说话?程大小姐……哦,抱歉,我忘了你已经不是程家大小姐了,程家大小姐已经另有其人了。”陆知婉柔柔的笑着道。

程落瞥着陆知婉脸上虚伪的笑容,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令人作呕的人?面上温柔和善,柔弱娇怯,任谁现在看见这一幕,都以为陆知婉是在跟她柔善的在说话,可谁又能知道,这个女人柔声柔气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直指程落最脆弱之处,宛如利刃一般,要将她扎得身心体无完肤。

对任何人都不为之动容的陆知光,唯独对她这个虚伪的女人宠溺到什么都满足她,他可曾知道这个女人柔弱的外表下,藏着这样一颗恶毒的心?原来陆知光也是个蠢货呢?跟她一样蠢。

程落不禁后悔,后悔当初眼瞎,竟看上了陆知光这么个玩意儿,想想从前自己飞蛾扑火一般,宛如傻子智障,一心扑在陆知光身上,眼盲心瞎,倾其所有,付出一腔痴情和赤诚之心,全都被践踏得破碎淋漓,一颗心被反复伤害轻践,是她自作自受啊。

唇齿间被咬出铁锈味,血腥在口齿间弥漫,程落尤不觉得疼。

只因身体再疼,也比不上胸口那颗跳动的心脏万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