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姝萧立策小说娇妻为后在线阅读

《娇妻为后》是以林姝萧立策为主角的一个故事,这里提供娇妻为后在线阅读,他们的故事究竟会有怎样的发展呢?又见妹妹盯着自己看,似乎怀疑什么了,林凰赶忙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拿起店小二新端上来的辣酱饼多啃几口,好消了娘亲她们的疑虑。

《娇妻为后》精选:

“怎么,饺子不好吃?”傅氏瞧出长女不大对劲,但没往别的上头想,只以为被蛇吓到没胃口,便叫来店小二重新点了几样重口味的,能开胃的小吃。

林凰想开口说不是口味问题,可刚张开嘴,立马意识到那臊死人的事儿没法子说出口,憋得满脸通红。

又见妹妹盯着自己看,似乎怀疑什么了,林凰赶忙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拿起店小二新端上来的辣酱饼多啃几口,好消了娘亲她们的疑虑。

林姝只瞧出姐姐不对劲,可又琢磨不出来林子里到底发生了啥,知道姐姐面皮薄,当着娘亲和哥哥的面不好问,便暂且压下心底的疑惑,寻到合适的机会再单独问好了。

心下有了决定,林姝再不东想西想,一心扑在白白胖胖的饺子上,好好蘸酱享受起来。

林展搞不懂小姑娘的那些弯弯绕,大妹妹说是被蛇吓到了,他就全然信了,见大妹妹又吃得香起来了,他就真以为被吓到了来几样重口味小吃就好。

心下还默记,以后谁再吓到吃不进饭,就换几道重口味的菜。

两刻钟后,一家子吃好了,重新踏上上山的路。

西山很高,也有些陡峭,傅氏挺着个大肚子走路不方便,一家人决定在山脚下租赁几顶登山软轿,由轿夫抬上山去。

不过坐到半山腰,林姝看到漫山遍野的小野花和青草,顿时手痒难耐,说什么都不肯再坐轿子,一个人下地走。

林展本就没坐轿,刚好与林姝打打闹闹,顿时又热闹起来。

自然热闹是属于他们俩的,林凰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软轿上看风景,也总能时不时浮现方才大树下尿尿的一幕。

突然,林凰想到什么,那个男人是早就在树上的,妹妹也在林子里尿尿了,不会被看光了吧?

林凰的心都提了起来。

好在,仔细回忆后又放下心来,妹妹尿尿的那棵树距离那个男人所在的大树还有些距离,枝叶也密集,应该看不到的。

再琢磨琢磨,那个男子还挺君子的,见她要尿尿,还不等她彻底捞起裙子就打下一颗石子提醒她。若真的能见到妹妹尿尿,怕是早就现身提醒了吧。

过了一阵子林凰又忍不住想,她俩走进林子,为何他不早点离开,非等到她都捞起裙摆了,才及时制止?

看那男子躺在树上的样子,莫非睡着了?

刚被她们的说话声惊醒?

思及此,林凰越发臊起来。

你想想啊,人家一个大男人在树上睡得好好的,被两个小女子惊醒了,睁开眼一瞅,小姑娘竟在他跟前提起裙摆要尿尿……光是这个念头闪过,林凰就为自己羞死了。

两只嫩白的小手使劲拽住帷帽,真心后悔一开始就不该取下帷帽,一直戴着遮挡一下容颜也好。

正后悔着,前头传来一阵惊喜的呼唤声:“姝姝。”

林凰循声望去,竟又见到孟璇一家人了,他们正坐在山道旁的凉亭里歇脚。

见孟家公子往这头望过来,林凰连忙戴上白纱帷帽。

却说,林姝还没见到孟家人,光听到孟璇阴魂不散的声音,就蹙起眉头。

待看到孟璇他们在凉亭里歇脚时,林姝越发厌恶他们,明明也租赁了登山软轿,又不是他们自己用脚登山,歇什么脚?

在说,这个地方距离山脚下根本还不远,整座山的三分之一都没到。

再看到孟恬望过来的样子,林姝陡然懂了,八成是内心龌龊的孟恬想接触姐姐,一家子人便故意等在这儿,想与他们一道走完剩下的路,给孟恬创造机会多接近姐姐呢。

真恶心!

林姝一脸不悦,林展也摆出一副不大欢迎的样子,傅氏见了,忙给儿子和小女儿丢去一个眼神。身为林国公府的贵子贵女,喜欢或不喜欢一个人哪能完全展现在脸上的?

永远一副温婉的笑,让人看不透内心的真正想法才是合格的。

“姝姝。”傅氏坐在软轿上,提醒般唤一声。

走在地上的林姝心底再不乐意,娘的话还是听的,只得打起精神强行扯出一个笑容去汇合。

“姝姝,刚刚我们遇到养蜂的老农,买下了几块新鲜蜂蜜,兑了温水喝,甜滋滋的特解口。”孟璇蹦到林姝跟前,还像从前那般一把拽住林姝的胳膊,亲密极了的样子,“我想着你们一路上山也口渴了,就叫娘亲特意等在这儿,让你们也尝尝新开春的蜂蜜。”

孟璇的嘴是真的甜,要不上一世的林姝怎会看走了眼呢,亲近了一头白眼狼。

“嗯。”林姝嘴角挂着淡笑,轻轻应了一下。

孟璇看出林姝不大热情,但在她心底,林姝这样从京城来的国公府贵女就是这样的臭脾气,心情好了笑容灿烂,心情不好了笑容都敷衍,时时刻刻要人捧着。

是以,孟璇丝毫不介意林姝眼下的冷淡,转头见林凰落了轿,孟璇又亲昵地去拉林凰的手,“姐姐”“姐姐”叫得亲甜的,一个劲拉住林凰要往凉亭里带。

凉亭里有孟公子,林凰自是不大愿意去,忙推脱说不渴,与林姝站在路边赏赏花就好了。

那头的孟夫人,已接了大着肚子的傅氏去凉亭里坐着,回头见准儿媳妇还立在外头,这可怎么行,她特意等在这凉亭喝什么蜂蜜水,就是为了创造机会让儿子多接触林凰一下的。

她儿子玉树临风,挺拔秀气,念的又是大召王朝前三名的麓山书院,这样的学识,这样的样貌,匹配林凰绝对是足够了的。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并非世家出身,出身上与林凰这样的国公府贵女还有一丁点差距,贸贸然向傅氏提亲,八成会被回绝的。

但是,若林凰看上她儿子了,动了情,就又是另一个说法了。

是以,孟夫人可劲儿创造机会让林凰多与儿子处处。可林凰眼下这态度,摆明了是躲在凉亭外,回避她儿子呢。

这可不行……

好在孟夫人早就安排好了,掉过头大声对儿子道:“孟恬,你出去跟林公子溜达去,有你杵在这儿,姝姝她们姐俩都不敢进来品尝蜂蜜水了。”

孟恬立马红脸应下,朝外走去。

孟夫人这般挑明了说,林凰倒是不好再推辞了,只得与林姝和孟璇一道进入凉亭,品几口蜂蜜水。

林凰言语得体,喝蜂蜜水也是慢慢地品,小口小口的,秀气极了。观察一番后,孟夫人越看越满意,又与傅氏和林凰几个姑娘家说笑一阵子,如此一刻钟后,突然……

孟夫人用手捂住胸口,直嚷胸闷发疼。

傅氏忙关心地问怎么了,孟夫人只是皱着眉头道没什大事,就是最近夜里没睡好,心口老犯疼,又道是老病犯了,吃几粒药丸就好。

林姝在一旁听着只觉得奇怪,老毛病犯了,还巴巴地大老远跑来登山拜佛?不会等身体舒坦些再出门?车马劳顿,不是加重病情吗?

林姝正心中犯疑时,孟夫人突然招手叫“孟恬”,道是新制的药丸在儿子怀里揣着。

林姝立马想皱眉。

林凰也微微蹙眉,孟公子来送药,势必就要进入这凉亭了。林凰不喜与外男相处,可眼下孟夫人身体有恙,她也不好意思拉着妹妹借口赏花跑出去啊。

正为难时,那头的孟恬听到娘亲叫他,立马大踏步朝凉亭走来。怀里的药,是早就与娘亲商量好的,提前揣了几颗进去,娘亲“一犯病”,他就赶紧过去掏药救娘亲。

顺道再吹嘘一下,药丸是他如何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精心研究古籍医典自制出来的,向林凰展示他渊博的学识和卓越的才干,以此来增添自己身上的光环,好让林凰对他刮目相看,达到钦佩的目的。

一个姑娘家对少年郎钦佩上了,就离钟情不远了。

哪成想,他刚进入凉亭拿出药丸要显摆,林姝竟站在凉亭口,朝凉亭外大喊:“白神医,麻烦您过来一下。”

白神医?

哪来的白神医?

孟恬不由自主摇头,朝凉亭外望去,还真见到一个白胡子老头正步履矫健地爬上山来。孟恬见那老头明显一愣,似乎很意外林姝认识他。

白胡子老头确实是神医,医术高超,早些年在洛城鼎鼎有名,家喻户晓。只是后来多方游历,昨儿个才刚返回洛城,一个病人都还没医治呢,竟然就有人认出他来了?

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难道是她爹娘将他年轻时的画像日日挂在书房膜拜,是以小姑娘认得他?出于强烈的满足感,白胡子老头还真拖着一把又长又白的胡须,蹿到凉亭里去了。

林姝心底惊喜极了,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白神医!忙一把将白胡子老头拽到孟夫人跟前,道:“这位伯母身体不适,胸口正犯疼,白神医,您给瞧瞧,把把脉吧?”

边说,边扯了老神医的长胡须一把,林姝知道白老神医就喜欢这般玩闹。

上一世林姝就与白神医打过几次交道,混成了义兄义妹。对,你没看过,年迈的老神医和小林姝不是认成了干爹干女儿,而是结拜成了义兄义妹,实在是白老神医就是个老顽童,越老越爱玩的那种,逮住漂亮的小林姝就喜欢,就要认义妹,完全自来熟的那种。

这一世,换成林姝自来熟了。

却说,孟夫人一见到神医,立马脸色变了,她哪里有什么病,胸口疼什么的都是装的,普通的郎中还能糊弄过去,这神医怕是不好糊弄吧?

一把脉,还不得全露相?

更要命的是,这位白神医孟夫人早些年还真在洛城见过,知道别人看不好的病,他一个简单的方子就能搞定,是真的妙手回春似神仙的那种。

孟夫人赶忙拒绝,藏起手腕:“区区小病,不劳烦白神医,吃两粒药丸就好。”

林姝看出孟夫人的慌张了,心底越发明白,这母子俩果然是在联手作戏呢。撞到她手里了,非得扒下他们虚伪的面具不可,忙对老神医道:“孟伯母方才说是老毛病了,显然折磨多时,很是痛苦。”

一个劲催促白老神医赶紧把脉。

孟夫人窘得胸口也不敢捂了,一个劲摆手道:“不必了,不必了,姝姝有所不知,我府里请的也是一个名医,脾气古怪得很,若是知道我犯了病不用他的药,反倒另外找个神医来看病,他非得气得从此离了孟府,再不肯给我们治病不可。”

孟夫人这张嘴真是能编呐,张口就否定掉了先头与儿子串好的词,另编了一套。实在是儿子的医术有限,糊弄两下林凰这种小姑娘还行,要糊弄老神医,非得穿帮了不可。

不得不改词。

哪成想,白神医是个直肠子,瞅过孟夫人几眼后,立马瘪嘴大声道:“哪个名医这般眼瞎?这位夫人身强体健,声若洪钟,哪里有什么胸口疼的老毛病?还吃药丸?怕是被府里那位庸医糊弄喽?”

张口就指出孟夫人没病。

胸口也不疼。

孟夫人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要知道,胸口疼可是孟夫人方才亲口说的呢,就算府里的郎中是开口胡诌的庸医,难不成孟夫人身体痛不痛,也是由庸医开口乱说的?她自己身体疼不疼都不知道?

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白神医医术不精,看不出有病还瞎说。另一种则是,孟夫人撒谎,明明没病,却装有病。

可白老神医的威望,孟夫人不敢昧着良心去黑,实在人家是个真医神,在洛城医界能呼风唤雨的那种。最后,孟夫人只得腆着脸干笑:

“嗯,突然又不疼了。”

“是从来没疼过。”白老神医觑了她两眼,再次纠正道。

这脸打得是啪啪响啊。

孟夫人尴尬死了,脸皮都在发烫。

原本想让儿子卖弄两下,博得林凰亲睐,这下倒好,她这个当娘的出了这等丑事,怕是给林凰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日后再要争取林凰的心,难度又加大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