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云禾长意全文免费

主角是纪云禾长意的小说《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已完结,由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作者九鹭非香精心编写的原创作品,欢迎拔草。纪云禾本以为自己会要找很久,可没走多久,下摆的线都还没拆完,她倏尔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精选:

纪云禾本以为自己会要找很久,可没走多久,下摆的线都还没拆完,她倏尔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与这一片金光的天地不一样,这凹陷之地中,竟然是一片青草地,有花,有树,有小溪潺潺,凹坑正中,还有一间小屋子。

如果这天地不是金色的,纪云禾还以为自己柳暗花明的踏入了什么南方村落。

在这什么都没有的十方阵之中,竟然还有这么一片世外桃源?

纪云禾觉得稀奇,这总不能是封印鸾鸟的十位驭妖,特别给鸾鸟建的吧?唯一的可能,是青羽鸾鸟被关在里面这么多年,自己给自己造了一方天地。

“倒也是个奇妖了。”

纪云禾说着,迈步踏入巨大的凹陷之地中。

她越往里面走,越是发现这地方神奇。

鸟语花香,一样不少,但能听到鸟声却看不到鸟,只能看到地上金色石头雕的小鸟。能听到远处传来的狗叫,但却一直没见到狗跑过来,只远远的看到一条金色的“狗”被放在大树后面,一动不动。

有声音,有形状,就是没有生命。

纪云禾在这奇怪的“世外桃源”中走了一会儿,一开始的好奇与新鲜过去,紧接着涌上心头的情绪,竟是一种仿佛来自远古旷世的寂寞。

这天地之间,除了她,所有东西都是假的。

那青羽鸾鸟在这里耗费数十年造就了这一片属于她的天地,但她造不出任何一个与她一样的鲜活生命。

这些石头鸟,石头狗,声音多生动,这旷古的寂寞,便有多煞人。

纪云禾一时间有些恍惚,如果她也被永远困在了这里……

此念一起,竟让她有些背脊发寒,她一转头,蓦地看到背后一直牵连着她与鲛人的那根棉线。

没有更多犹豫,纪云禾不再往里面多走,她转身到溪边,摸了摸溪水,却发现这无头无尾的溪水,竟然却是真的。

她脱下外套,将外套扔到溪水之中,汲了水,便拎着湿哒哒的衣服,循着棉线的踪迹往回走。

回时的路总比来时快。

纪云禾觉得自己只花了来时一半的时间,便重新找到了鲛人。

他还是和她离开时看到的一样,侧躺着,手指蜷着那根红线,一动也未动过。

看见鲛人的一瞬,纪云禾只觉刚才那刹的空寂就如茶盏上的浮沫,吹吹就消失了。

她没有去和鲛人诉说自己方才的心绪变化,只蹲下身,将衣服上汲来的水拧了一些到他尾巴上,一边帮他把水在尾巴上抹匀,一边问:“背上伤口需要吗?”

鲛人点头:“需要。”

纪云禾看了眼他依旧皮开肉绽的后背:“我不太会帮人疗伤,下手没什么轻重,你忍忍。”

“你很会帮我疗伤。”

纪云禾没想到,鲛人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仔细想想,他们认识这短短的时日里,她这已经是第三次帮他疗伤了,第一次是在那牢里,她正儿八经的给他抹药疗伤,第二次,是她方才骗他头来摸,第三次,便是现在。

“我也就给你上药、施术、汲点水而已。”纪云禾一边说着,一边把衣服上的水拧到鲛人的后背伤。

水珠顺着他的皮肤,流到那触目惊心的伤口里。

他身体微微颤了颤,似在消化水渗入伤口的疼痛,过了一会儿,他又声色如常的开了口:“都很有效。”

这个鲛人……

纪云禾看着他的伤口将那些水珠都吸收了进去,她盯着鲛人的侧脸,见他并无半分玩笑的神色……他竟是真的打心里觉得,纪云禾给他的“治疗”是有效的……

第一次便罢了,先前她摸他头也有效?

纪云禾忽然间开始怀疑起来,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一种法术叫“摸摸就好了”……

将衣服上的最后一滴水都拧干了,纪云禾抖了抖衣服:

“你先歇会儿,等你伤稍微没那么疼了,我带你去前面,那边有你前辈留下的……产业。”纪云禾琢磨着找到一个她认为最适合的词,来形容青羽鸾鸟留下的那一片凹地。

而鲛人显然对她这个词没什么概念,他只是沉默片刻,坐起身来:“我们过去吧。”

纪云禾见他坐起,有些愣神:“你不……”纪云禾转眼看到他背上的伤口,却神奇的发现,他那些看起来可怕的伤口,在溪水的滋润后,竟然都没有再随着他的动作而流血了。

乖乖……纪云禾诧异,心想,难道真的有“摸摸就好了”这样的术法?

她没忍住,抬手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试图将自己莫名失去的灵力找回来,但摸了两下,她又觉得自己大概是傻了。

她是人,这鲛人是妖怪,素来都听闻海外鲛人长寿,身中油还能制成长明灯,他们有了伤,恢复快,大概也是族类属性的优势。哪个人能真的摸摸就把别人的伤给抹平了。

又不是那传说中的神仙……

纪云禾感慨:“你们鲛人一族,身体素质倒是不错。”

“勤于修行而已。”

又得到一句官方回答,纪云禾失笑,只觉这大尾巴鱼,真是老实严肃得可爱。

纪云禾伸手搀住他的胳膊,将他扶起:“大尾巴鱼,你能走路吗?”

大尾巴鱼垂下头,纪云禾也跟着他垂下头——

只见他那巨大的莲花一样的尾巴华丽的铺散在地,流光轮转,美轮美奂,但是……并不能走路。

华而不实!

纪云禾在心里做了如此评价,紧接着便陷入了沉默。

大尾巴鱼也有些沉默。

两人呆呆的站了一会儿,大尾巴鱼说:“此处有阵,我行不了术法。”

“我也是。”纪云禾接了话,没有再多说别的,一步跨到大尾巴鱼身前,双腿一跨,蹲了个标准的马步,身体往前倾,把整个后背留了出来,“来,我背你。”

鲛人看着纪云禾的后背。

她背脊挺直,好似很强壮,但骨架依旧是女孩子的瘦弱。

鲛人伸出手,他的一只胳膊,就能有纪云禾脖子那般粗。

纪云禾等了许久,没等到鲛人爬上她的背,她转头瞥了鲛人一眼,只见鲛人站在她身后,直勾勾的盯着她,也不说话。

纪云禾问他:“怎么了?怕我背不动你啊?”纪云禾勾唇一笑,是她特有的自信,“安心,我平日里,可也是个勤于修炼的人。”

“勤于修行,很好。”鲛人承认她的努力。

“那就赶紧上来吧,我背你,没问题。”

“可是你太矮了。”

“……”

干脆把他绑了拖着走吧……纪云禾想着,这个诚实的鲛人,未免也太实诚了一点。

“你自己努力把尾巴抬一抬!”纪云禾嫌弃他,没了刚才的好脾气,“没事长那么长尾巴干什么,上来!”

大尾巴鱼被凶了,没有再磨叽,双臂伸过纪云禾的肩头,纪云禾将他两只胳膊一拉,让他抱住自己的脖子,命令他:“抱紧点,抱好!”

鲛人老老实实的抱着纪云禾脖子。

纪云禾手放到身后,将鲛人“臀”下鱼尾一兜,让鲛人正好坐在她手上。

但当纪云禾伸到后面的手把鲛人“臀部”兜起来的时候,鲛人倏尔浑身一僵。

纪云禾以为自己压到他什么伤口了:“疼吗?”

“不……不疼。”实诚正经的鲛人,忽然结巴了一下。

纪云禾没多问,将他背了起来。

纪云禾很骄傲,虽然隐脉不见了,没了灵力,但论身体素质,她在驭妖师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厉害。

“你看,我说我能背得动吧。”

她背着鲛人迈步往前,那巨大的尾巴末端还是拖在了地上,扫过地面,随着他们走远,留下了一路唰唰唰的声音。鲛人在纪云禾背上呆着,似乎十分不适应,他隔了好久,才适应了,想起来回答纪云禾的话。

“嗯,我刚才没说你背不动,我是说,你太矮了。”

“……你就闭嘴吧。”

纪云禾觉得,如果顺德公主哪一天知道这鲛人开口说话是这风格,她怕是会后悔自己“令鲛人口吐人言”这个命令吧。

这鲛人说话,能噎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