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女王重生的逆袭日常

这里推荐阅读《女王重生的逆袭日常》,提供余桃魏如画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相比万花楼和怡红院门口花团锦簇的招牌、招蜂引蝶的姑娘,南风馆门前低调了十万八千里:只放了一块空白的牌匾。

《女王重生的逆袭日常》精选:

上京城是个销魂窟,美妓luan童相竟秀!

上京最有名的万花楼和怡红院,每日都吸引达官贵人竞相前往。

还有一处让达官贵人们一掷千金的地方,便是南风馆。

相比万花楼和怡红院门口花团锦簇的招牌、招蜂引蝶的姑娘,南风馆门前低调了十万八千里:只放了一块空白的牌匾。

门外肃静又素净,门内却别有洞天。

每到夜晚,各种小倌穿梭缠绵于客人之间。

他们长得比万花楼和怡红院的姑娘还要妖娆妩媚、娇柔婉转,引无数客官到此流连忘返,尽龙阳之兴。

这日,南风馆照旧莺歌燕舞,欢声笑语,一派和乐,南风馆的大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迎客的几位小倌被突然涌入的客人惊得差点跌掉下巴:南风馆迎来开业以来首位女客官。

“姑….姑….姑娘……,这…这…这不合规矩!”几位小倌争着口吃说道。

“什么规矩?本姑娘就是规矩!”

一个十三四岁锦衣华服的女孩子口出狂言。

能这么嚣张的,放眼整个京城的贵女,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谁家贵女逛街不带丫鬟,成日带着一队明卫?

谁家贵女又会不逛街,来逛小倌馆的呢?

姑娘身后,锦衣上绣着麒麟的一队侍卫各个彪悍威武,虎目黑脸,犹如金刚罗刹,让南风馆里的客人和小倌不自觉都软了腿脚。

而明卫簇拥着的那位清丽可人的小姑娘却不似她外表看起来那般人畜无害。

一提到明卫指挥使——皇帝最亲信的大汉将军魏荣的妹妹魏如画,上京城内的小老百姓都要打一个寒噤。

竟比她哥哥,魏大将军还可怕吗?

毕竟,明卫直接向皇帝负责,虽然可以说抓人就抓人,说抄家就抄家,哪怕是皇亲国戚。但对于如蝼蚁一样的顺民来说,反而没有威胁。

魏大将军的妹妹魏姑娘则不然。

魏姑娘仗着兄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明卫指挥使,在京城贵女间嚣张跋扈,每次贵女聚会,不拿宰相家的孙女开个涮,也要调戏一下侯府的千金们,惹众贵女敢怒不敢言。

她们出门聚会前可是会被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可招惹魏大将军家那位混世女魔王。

除了喜欢调戏贵女,魏姑娘还喜欢带一队明卫上街强抢民女。

光天化日啊!

人们敢怒不敢言,毕竟每次苦主上门时,魏姑娘就会拿出一袋金叶子打发。

能用钱化解的,都不会是深仇大恨。

把女儿给不着调的女婿,还不如给肯送金叶子的魏姑娘。

久而久之,谁家有赌徒老爹还不上赌债,有半大小子上不起学,有成年儿子娶不上媳妇的,都巴望着魏姑娘能在街上抢走自家的闺女。

魏姑娘有时也会女扮男装去万花楼和怡红院逛逛,但光顾小倌馆还是头一遭。

很快,楼上就碎步下来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爷。

这便是小倌馆的老bao鸨,圈里人称:徐娘子。

凭借半生在达官贵人间周旋练起来的胆子,徐娘子强自镇定,将额前刘海撩到耳后,右手兰花指停在左边面颊上,含情脉脉,娇笑一声,竟比女人还要销魂。

“魏姑娘,有什么要在下做的,尽管吩咐。”

少女唇边噙着一抹笑,却似笑非笑。

她朝后抬了抬下巴,就见一名明卫出列,将一袋金叶子伸到徐娘子面前来。

徐娘子一愣:“不知我南风馆中,哪位小倌福厚,得了魏姑娘青睐?”

魏姑娘朱唇微启:“余桃。”

在场的人倒抽一口气。

那位只卖艺不卖身,却被徐娘子宠到头上去的奇葩头牌?

徐娘子脸上肌肉抽动着:“魏姑娘,这有些难办,如若是别人还好,但是余桃……”

“难办的是你,还是余桃?”少女脸上的笑容依旧云淡风轻,却气势逼人,许是身后一排明卫壮了她的声势。

看着那一排杀人不眨眼的明卫啊,徐娘子顿觉头疼。

“主要是余桃他……”

魏姑娘打断徐娘子的话:“既然是余桃的问题,那好办。”

好办?

徐娘子吞了吞口水瞪着眼前少女,被魏大将军宠坏的少女,怕是对余桃有什么误会吧?

“魏姑娘,你大概不知道余桃他……”

魏如画再次打断徐娘子,问道:“徐娘子,你难办吗?”

徐娘子一愣,当着一队杀人如麻的明卫说难办,不是找死吗?

“小的当然好办,小的只想尽心尽意保魏姑娘逞心如意,但是……”徐娘子还想垂死挣扎。

魏如画突然笑出声来。

女魔头笑了,有人要哭了。

南风馆里的人们瑟瑟发抖。

魏如画止住笑声,问到徐娘子脸上来:“但是,徐娘子就是有些舍不得余桃,对吗?”

徐娘子被自己口水噎到:“是。”

“徐娘子放心,余桃到了我们指挥使府上,我会像敬亲嫂子一样敬他的。”

魏如画话音落,提着金叶子的明卫手一松,一袋金叶子就跌入徐娘子怀中。

其余明卫汹汹上楼,须臾,便架着一个白衣美发的少年郎下来。

他屈辱地看着绯色衣裳的少女,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即便流落风尘,我亦是一个男儿身!”

那份悲壮,令在场的人们都为之动容。

徐娘子更是悲啼出声:“余桃,没想到我们娘儿缘分止步于此……”

见魏姑娘面露不悦,早有一个明卫将徐娘子推到一边去。

徐娘子被推个踉跄,依旧牢牢抱住怀中的金叶子。

魏如画看着狼狈但倔强的少年郎,眼底的悲凉一闪而逝,换之的是戏谑的笑:“别说傻话了,从今往后,我是你的小姑子,你就是我敬爱的嫂嫂!”

魏姑娘说着,披风一甩,众目睽睽之下,领着明卫和余桃扬长而去。

魏姑娘一走,南风馆内炸开了锅:

“魏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她怎么叫余桃嫂嫂?”

“难道是为了她的哥哥魏大将军抢的人?”

“什么抢人?人家魏姑娘明明给了金叶子。”

“不是抢,是买!”

“不是买,是赎身!”

……

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明卫指挥使大汉将军魏荣的耳朵里:亲妹妹魏如画去南风馆给他买了个小倌回来。

魏荣看着立在自己跟前刚汇报完消息的属下,握着茶杯的手抖了抖。

这个妹妹这么不着调?

近年来,她没少干让他擦屁股的事情,但还是第一次让他知道:原来她可以这么没有下限!

魏如画回到将军府,先是安置了余桃,换了一套衣裳,便来见哥哥魏荣。

一进门,魏如画就笑着说道:“哥哥,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什么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魏大将军眉毛一挑,目光里满是温柔的溺爱。

这种眼神只有在看着自己的妹妹魏如画时才会有。

“我知道哥哥你喜欢男人。”

咳咳咳。

魏大将军呛了一口茶。

“何以见得?”不动声色擦去身上的茶水,魏大将军若无其事问道。

“如果哥哥你喜欢的是女人,为什么这么老了还不给我娶一个嫂子回来?”

他,二十来岁,风华正茂的年纪,老了?

如果眼前人不是亲妹妹魏如画,他此刻已经大开杀戒了。

一瞬的冷静后,魏荣开口:“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

哥哥磁性的声线温柔得让人想哭,可惜她不是真正的魏如画,她是长安公主。

借着魏如画的皮囊魂穿重生的长安公主。

带着一身血海深仇死而复生的长安公主。

和魏如画有着同一个乳名的长安公主。

“宝儿,”魏荣慈爱地唤着魏如画的乳名,“无论你想做什么,哥哥都是纵容你的,我以为你会清楚这一点。”

“哥哥?”魏如画不确定地唤了魏荣一声。

“你不就是想养面首嘛!”魏荣嗤笑,“你大可不必打着我的名号去做,在这上京城内,我不说你,又有何人敢说你半句?”

魏如画上前挽住魏荣的手臂撒娇:“那哥哥你会说我吗?”

“自然不会。”魏荣伸手揉了揉亲妹子的头发。

唉,比起逛万花楼,调戏贵女,强抢民女,还是养面首吧。

至少取向正常啊!

魏荣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这里藏着一颗老母亲的心哪!

魏荣起身:“好了,人也带回来了,就不要在哥哥这边耽误时间了,皇上召哥哥入宫,晚上再回来陪妹妹用饭。”

魏荣再次伸手揉了揉亲妹子的头发,出门去了。

看着魏荣的背影,魏如画的笑容敛去,目光暗下来。

没想到,魏荣这位哥哥竟这般纵容自己的妹妹。

放眼上京城,可以养面首的贵女,只此一家了。

魏荣怕是这一辈子都不打算把妹妹嫁出去吧?

养面首的姑娘,哪家敢结亲?

正想着,一个皮肤黑又壮实的丫头就急匆匆奔了进来:“姑娘,不好了,余公子他寻短见了!”

“哦。”

魏如画并不紧张,不紧不慢向外走去。

丫头急了:“姑娘,你还是快点去看看吧,余公子他寻死呢。”

魏如画依旧不疾不徐,说道:“他不会的。”梦落听蝶说时隔一年多,将其他网站的书籍完本后,最终还是回到了起点,希望大家可以一如既往的支持新书,感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