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为我倾耳听沈倾耳傅承君小说

主角是沈倾耳傅承君的小说叫做《请君为我倾耳听》,这里提供请君为我倾耳听沈倾耳傅承君小说阅读,该小说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哪怕她真的将自己的尊严放在地上任他碾压,可是他却连她最后的一层遮羞布都给丢弃了。

《请君为我倾耳听》精选:

“轰!”的一声巨响,沈倾耳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炸裂了。

取悦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尤其是在顾言临的面前!

她知道顾言临对她的心思,如果她当着他的面去……去取悦傅承君,无疑就是在他的心口上插了一把刀。

可是如果不那么做,他会死!

明知道傅承君在刁难她,更是在折磨顾言临,可是沈倾耳却只能认命。

脑海中一阵阵的嗡鸣,沈倾耳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他刚才说什么?

明明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清楚,可是连在一起,她却不明白了。

取……取悦他!

哪怕她真的将自己的尊严放在地上任他碾压,可是他却连她最后的一层遮羞布都给丢弃了。

在沈倾耳陷入震惊的时候,顾言临满脸鲜血,一只眼已经被打的睁不开了,却依旧坚持着望着她,声音几不可闻,“小……小耳,不要听他的,我死都不怕,不要为了我……不……不要!”

顾言临凄楚的哭喊声刚落下,周围的保镖暴怒起来,抬脚照着他的受伤的胳膊再次踹去。

“我做!”

望着保镖的脚下落的瞬间,沈倾耳疯了一般的怒吼着,“我做!傅承君,你让他们放了顾言临,我做,我什么都可以在做!”

闻声,保镖们停下了手,集体转过身看向了傅承君,似乎在等着他的指令。

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沈倾耳,傅承君的眼眸越来越沉,仿佛是暴雨来临前的宁静,仿佛下一秒就会将她席卷。

弯腰,大手一把掐住沈倾耳的脖子。

因为隐忍,沈倾耳的青筋暴起,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流出,“啪嗒!啪嗒!”的一声一声的砸在他的手背上,温热一点点化为冰冷。

锁着她的眼眸,一副壮士赴死的决然。

曾经她为了跟他在一起不惜给他下药,现在他成全她了,却像是在强迫她一般。

下贱的女人!

明明心里很想要,却依旧装作纯真般隐忍着。

手指力道加重,直到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傅承君才猛然一松,沈倾耳的身子便如同一块烂肉被摔在地上。

站直身子,傅承君耻笑的看着她,“来吧。”

身子跌落在地上,下身一股温热涌出,那种熟悉的感觉令她觉得恐慌。

可是,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缓缓撑起身子,沈倾耳苍白的脸泛着痛苦的神色,泛白的手指碰到傅承君的腰带。

随着腰带发出一声‘哒!’声,沈倾耳只觉得头皮一阵刺痛,人就被傅承君扯着头发直接扔回到病床上。

从楼梯上跌落时的撞击的伤口再一次被触碰到,剧痛仿佛要将她的腰折断一般。

眼前一阵眩晕的星星闪动着,傅承君伸手掐着她的脖子,声音似乎地狱而来的修罗一般从头顶传来,“沈倾耳,你真他妈下贱!为了别的男人,你还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沈倾耳浑身一震,恐惧的看着傅承君,张嘴想解释,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傅承君残忍的话在此传来。

“既然你这么想被我上?好!我成全你!”

话落,沈倾耳便被傅承君直接连拉带拖的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整个过程,傅承君没有丝毫的联席可言,就好像沈倾耳只是一块抹布一样被重重的扔上了后车座,车子发作便朝着西山半山腰的别墅驶去。

刚刚流过产,加上刚才的撞击,此刻的沈倾耳一丝力气都用不上,任他撕扯着拖上楼,直到被扔在床上。

看到她病服上渗出的鲜血,傅承君眼底异样的神色闪过,汹涌的猩红逐渐消散。

“好好活着,你的罪孽还没有还完!”

随着一声剧烈的关门声,他走了。

……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傅承君再次来的那天是个暴雨夜,巨雷仿佛要将整个天空撕成两半,狰狞的闪电如同他刻在她脸上的那道疤痕。

她怕黑,更怕雷电交加的夜晚。

蜷缩在被子里,因为恐惧,沈倾耳全身都在颤抖着,窗外的每一丝的声响都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如坠地狱。

一声巨响,门被大力的从外面踹开,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随着他的靠近,浓郁的酒精味道扑面而来。

下意识的攥紧了被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粗暴的将她的被子掀开,沉重的身子立马砸了下来。

身上的睡衣早已被撕成碎片,随着他扯开腰带的动作,沈倾耳终于不再沉默,如同泣血的双眸望着他,“傅承君!你……你想做什么!”

玩味冷笑,“我想做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

话落,傅承君直接将她扳过身子,从她身后将最后一道阻碍扯掉。

“不是爱我嘛,好啊,我成全你!”

近乎痴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因为背对着他,沈倾耳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声音里的冷鸷令她全身血液都冰结了一般。

“我没有!”沈倾耳苦涩的大喊着,泪水直接夺眶而出,氤氲了身下的床单。

他的手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火热,逼得她再也没有丝毫退路,紧随而来的是他的嘲弄,“别狡辩了,你的身体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的语气动作令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廉价的靠出卖身体而活的女人,低贱卑微。

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紧咬着下唇承接着他粗暴的撞击。

全身血液倒流,每一处毛孔都在叫嚣着,嘶吼着,那种撕裂的痛楚几乎让她喘不上气来。

她不过才刚刚小产,身体本就没有恢复,被他这么粗暴的对待,下身涌出了一股滚烫的鲜血。

而他却丝毫感知不到,只是残暴的将恨意报复在她的身上,一下一下似刀刃在她的心上凌迟。

室内,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充斥着。

窗外,雷电交加为这场欢爱平添了一分凄绝。

紧咬着下唇,沈倾耳硬是逼迫自己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下面剧烈的疼痛,让她绝望却无力反抗。

爱他?

曾经她有多爱他,现在他就有多痛。

原来,爱一个人这么痛。

她不要了,她不要再爱傅承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