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绯免费阅读

小说《春日绯》的作者是洋盘的折耳猫,这里给您带来方茉姌齐云志《春日绯》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云夫人以成婚前未婚夫妻不能相见为由,不让两人见面。云仕凡被蒙在鼓里,没有人告诉他同他成亲的表妹已经换了人,欢欢喜喜的准备将心上人娶进门来。

《春日绯》精选:

顾燕华在信中写道,自从同方家退婚以后,云仕凡打算迎娶他那表妹为妻,但云大人和云夫人坚决不同意。云夫人为断了儿子的念想,逼着表妹嫁给了一个商户,又火速的为他定了自己的外甥女为妻,不过这一切都是瞒着云仕凡的。

反正姑表妹和姨表妹都是表妹,云夫人想的是自家外甥女长得好看,为人又爽朗大方,比丈夫庶妹那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小白花女儿不知好了多少倍。

云夫人以成婚前未婚夫妻不能相见为由,不让两人见面。云仕凡被蒙在鼓里,没有人告诉他同他成亲的表妹已经换了人,欢欢喜喜的准备将心上人娶进门来。

纸是包不住火的,就在成婚当天,云仕凡与新娘拜堂时,那小白花表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闯进了云府。云仕凡看着已经作妇人打扮的心上人,一把扯下了同他拜堂的新娘的盖头,当场便发了狂,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前,拉着心上人逃婚了。

云家因此里子面子都丢尽了,云夫人还得罪了娘家妹妹。新娘子在拜堂的过程中被扯下了盖头,除了丢脸更是不吉利,新娘子闹着要寻死,云夫人为了稳住外甥女当着宾客的面宣布,只承认外甥女为儿媳妇。

另一边云大人以及云大少爷连忙派人去追云仕凡和小白花,很快两人便被追上了,云仕凡带着小白花表妹跑到了祁洋河边,威胁父兄,若是不放过他们就跳河殉情。

云大人因为这个儿子老脸都丢尽了,心一横觉得这个只会惹祸的儿子死了比活着强,便骂着让他尽管跳,府里自有奴才来替他收尸。云仕凡见状也有些慌了,比他更慌的是小白花表妹,小白花表妹用尽心机攀上云仕凡,就是为了过好日子,如今眼看要命丧黄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云仕凡往旁边一推,自己冲进人群中跑了。

而被她推了一下的云仕凡没有站稳,不小心掉进了祁洋河。云大人一看急了,连忙让家丁下去救人。后来云仕凡被救了起来,人倒是没事,但被小白花表妹伤透了心,从此便一蹶不振。

顾燕华在信中庆幸好友与云仕凡退了婚,不然跟这样一个鬼迷心窍的人成了亲,日后不晓得多么辛苦。方茉姌光看她的用词就能知道顾燕华多么幸灾乐祸。如果没有那个梦,她也许和好友的心态一样,只觉得云仕凡落到这样的地步是他咎由自取。

但经历了那样匪夷所思的梦境后,她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她自己都能感觉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华离她越来越远,现在的她是一个经历过风霜的中年妇人的心态,只一心求得安稳。

看完信后,方茉姌提笔回信,等最后一个字落于纸上,窗外的景色也慢慢变暗。她揉了揉有些酸软的胳膊,让百喜将信装好,自己去隔壁与方茉语一同用晚食去了。

第二日,方茉姌与方茉语去给简老夫人请安时,简老夫人提起外孙郑瑜来,说是已经收到消息,他下午就要到了。听了这话,方茉姌不经意的瞥了堂姐一眼,只见方茉语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看不出来跟平时有什么不同。倒是坐在她对面的简芳眼里多了几丝激动,一旁的简芸的神情也没了平日里的高傲。

方茉姌觉得挺好笑的,二姨母中意大姐姐做儿媳妇,绝对没有想到简家还有两个侄女儿对瑜表哥有意。不过简家除了简瑶和简菲年龄略小外,简芳和简芸已经及笄,竟然还没有相看人家,也不知舅舅和舅母他们是怎么想的。

其实这事怪不的简老爷和简夫人,而是简芳和简芸身为庶女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一心想要高嫁到京城。但她们又不是嫡女,也没有什么才名,样貌也算不上乘,就算是生在简家这样有名望的家族,攀高枝也不是那么好攀的。

对简夫人来说,庶女嫁得好,对两个儿子也是助力,嫁得不好她也不会心疼。所以在得知两个庶女的心思后,并没有为他们的婚事多费心。

简老爷是那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后院的事情全权交由简夫人打理,就算简芸的姨娘最得宠,他也不会因为枕边风而做出偏心庶女的事情来。

简芳和简芸得知父亲靠不住,嫡母也不会为她们尽心尽力的打算,便自个儿琢磨起自个儿的婚事来。交好的人家攀不上,只有在亲戚里挑选。按理说她们应该把目光放在方家,但方大哥已经成婚,方二哥也定亲了,她们还没自甘堕落到做妾的地步,所以方家便不在入选之列。

简夫人的娘家她们也不敢打主意,嫡母若是晓得她们有这样的心思,怕是要她们吃不了兜着走。简家另外两个庶出的姑姑嫁得一般,不符合她们的要求。挑选了一圈下来,就只有简姨母家的郑瑜最适合了。

简姨父虽是武将,但是京官手中又有实权。郑瑜年轻有为,颇有其父之风,日后前程不可限量。这样的如意郎君若不好好把握,肯定会后悔死。

郑瑜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两个表妹眼里的香饽饽,他来江南后,直接上简家来了。他和方茉姌差不多,虽然是简家的外甥,但来简家的次数少之又少。

简老夫人见到又高又壮的外孙后,久不见二女儿的伤感之情一扫而光。她将外孙与两个亲孙子相比较,还是觉得自家的两个孙子比较符合自己的审美。

不过外孙远道而来,该关心的还是应该关心。当问到郑瑜的亲事时,郑瑜竟然红了脸,不过他的皮肤颜色较深,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郑瑜回答:“母亲心里已经有了人选,就等着女方家里应下。”

全场除了郑瑜,也就方茉姌知晓内情。简老夫人点了点头,又问女方是哪一家时,郑瑜慎重到道:“请外祖母见谅,婚事尚未定下之前,孙儿不便告知,以免损害了女方的名声。“

简老夫人有些遗憾,不过想到这个外孙向来敦厚,也就不再追问。

简老夫人不问了,让简芳和简芸心里难受极了。她们一直将郑瑜当作自己的囊中之物,没想到半途去来了个程咬金,看郑瑜那副模样,应该对那个姑娘很喜欢。两人不仅打翻了醋坛子,还如同嚼了一把黄连,又苦又涩又酸的滋味儿在心里来回反复,其中的苦楚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一直在暗中关注两人的方茉姌注意到了她们的神情变化,也不由得叹了叹气。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简芳和简芸追求自己想要的是没错,但她们却忽略了一点,婚配一事最讲究门当户对,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要么以痛苦结尾,要么就是无疾而终。

她心里记着母亲信中的嘱咐,要充当撮合大姐姐和瑜表哥的红娘。于是从外祖母那里出来后,方茉姌就跟郑瑜打听起京城的事情来。

他们说话时,方茉语就站在一旁,郑瑜的眼神时不时的往她身上飘,方茉语似有察觉,不自在极了。方茉姌哪有不明白的,心中只觉得好笑。她对方茉语道:“大姐姐累了就先回去吧,我同瑜表哥说几句话就回来。”

方茉语点了点头,同郑瑜说了声告辞就带着绿茵走了。

郑瑜的视线紧紧的粘在她身上,方茉姌假意咳嗽了两声,惊得他立即收回目光。

“瑜表哥,我大姐姐一向温柔端方,你这样直接可是会吓坏她的。”方茉姌揶揄的看着他。

郑瑜讪讪的笑了笑,“我一时没忍住,姌表妹不要笑话我了。”说完又问:“不知姨母告诉你没有,你还有重任在身。”

方茉姌啧啧道:“你就放心吧,二姨母和我娘交待的事情我肯定会办到。不过这事你们知会过我大伯和大伯母了吗?”

“方伯父和方伯母对我都很满意,这事是经过他们默许的,不然姨母也不会让你来当小红娘了。姌表妹,只要你能办妥此事,日后我定会送你一份大的谢礼。”言语间,郑瑜的表情变得十分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