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落陆知光小说

程落陆知光小说《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全章节阅读,一生小说为大家带来大神阿年精心编写的经典小说,其构思巧妙,内容饱满。坐在车内,程落一直不免有些焦急,就在刚才院长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催促她去交母亲的治疗费用,医院那边的态度不太好,竟说如果治疗费再不即使交的话,就要断了她母亲的治疗。

《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精选:

张晴不慌不忙的拿起手中的电话,一边拨着号码,一边朝赵佳道,“我让人去查一下,确认程落是不是手里真的有这么一笔钱。”

赵佳凑上前,笑着道,“还是妈想的周到。”

没多久,电话拨通,电话那端传来男人嬉皮笑脸的声音,“晴姐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张晴淡淡一笑,说道,“自然是有事情要找你帮忙。”

“晴姐现在成了豪门程夫人,哪里还用得着我们这些人帮忙?”男人在电话那头吐出一口烟雾,道。

张晴不理睬男人的嘲讽,只道,“事情办好了,钱少不了你的,足够你和你那帮兄弟吃香喝辣好一阵,到底做不做?”

电话那端的男人听到有钱赚,立时态度不一样了,笑着道,“晴姐发达了还不忘我们这群老朋友,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我一准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张晴皱着眉对电话那端说道,“查查程落的今天的行踪安排人跟着她,确认她手里是不是刚得了一笔巨款,如果她手里真的有钱,想法子弄过来。”

“我这就安排人去查。”男人在电话那头道,“钱晴姐打到从前那个银行卡账户上就行。”

“谨慎些,别露什么马脚,要是事情出了什么纰漏,绝不能扯到我的身上。”张晴对着电话冷声叮嘱道。

男人道,“我办事晴姐还不放心吗?我知道轻重,从前哪件事不都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你放心,真出了事绝不会牵扯到你。”

张晴应声道,“好,程落手里那笔钱,只要你有本事拿到,也是你们的。”

男人听她说的这么大方,对此事更上心了几分。

“事情办好,我这边会将钱打到你的账面上。”张晴说完,挂下了手中的电话。

赵佳试探这问道,“妈,你是在给冯叔叔打电话?”

张晴看了她一眼,摸着她的头发,淡淡道,“妈的事你不要管。”

赵佳心中却有些担心,欲言又止道,“妈……你还是少跟冯叔叔联系,若是叫爸给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张晴叹了口气,摁了摁眉头,“妈知道,可……程落和程雪茹如果不彻底从洛城消失,我们母女俩头上就像是悬着一把剑,程家这个位置根本坐不稳,我们在洛城没有根基,有些事妈不能出面,只能让老冯帮忙。”

赵佳嘴里的冯叔叔是张晴曾经的情人,赵明轩当年被程老爷子强逼着离开张晴后,张晴独身一人带着赵佳吃了不少苦头,没有男人依靠,连生活开销都成问题。

张晴长得好看,虽然生了闺女,但是身材并未走样,徐娘半老,很是有些风韵,冯元德在街头混事,当年在他们那个小县城也是个人物,认识张晴后,几番撩拨,一来二去,两人就勾搭在了一起。

冯元德混社会,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人,外头并不只张晴一个女人,两人并未扯证。

这也正是张晴暗自庆幸的地方,赵明轩找上门的时候,误以为她这么多年都为他守身如玉,独自抚养赵佳长大,感动得一塌糊涂,如今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补偿给她们母女。

张晴跟赵明轩来洛城之前,跟冯元德断了关系,但是前不久,她外出办事的时候曾遇见过冯元德,才知冯元德竟也来洛城发展了。

冯元德对她死缠烂打,差点在车上就将张晴给办了,张晴没经受住,两人去了酒店,被冯元德压在床上弄得天昏地暗,就这么又藕断丝连上了。

不过张晴很谨慎,她特意又办了一张手机卡,只偶尔才与冯元德联系。

她在洛城没有什么人脉,更没有可靠的人能用,如今要办这种事,还是得找冯元德出手,他本就是社会上的混混,对这种事驾轻就熟,

“妈,反正你小心些,我看爸眼里揉不得沙子。”赵佳小心翼翼的道,“等这事完了,您还是跟冯叔叔不要联系了。”

张晴温柔的看着赵佳,“妈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你,佳佳,不论如何,我绝不会再让你过从前那种日子,我的女儿才该是人上人,才该是被娇宠着长大的,妈没有程雪茹的出身,但是妈绝对要让你有一个光鲜亮丽的身份,你这一生只需好好享受,做你无忧无虑的富二代大小姐,妈吃过的苦头,一丁点儿都不会再重现在你身上。”

赵佳心中动容,乖巧的窝在张晴怀中,撒娇道,“妈对我最好了。”

张晴笑了笑,“不管外人怎么笑我们,成王败寇,我们只要牢牢的抓住你爸的心,这程家……哦不……如今该说是赵家了,这赵家就会有咱们的一席之地,他们只敢背地里笑话咱们是小地方来的,面上还是要恭恭敬敬的喊你一声赵大小姐,等日后你再嫁入与咱们赵家相媲美的豪门,妈的这一颗心就算是真的能放下了。”

赵佳脸上露出一抹娇羞,脑海中不期然浮现一个清隽高大的身影来,只可惜那男人自从出国留学后,她已经好几年未曾见过了。

回过神来,赵佳问道,“妈,你打算给冯叔叔多少钱?你的私房钱还够吗?要是不够,我这里还有,爸给我零花钱很舍得。”

张晴挑了挑眉道,“那要看他们事情给我办的怎么样了,妈有钱,你的零花钱拿去自己花,多买些像样的衣服和首饰,往后咱们也该多参加几场上层社会的宴会,妈好给你物色个老公。”

“妈……”赵佳有些娇羞的笑了笑。

张晴看着女儿羞赧的模样,跟着笑了笑,她往窗外看了看,想象着程落的下场,不禁冷哼一声,接着又笑道,“佳佳,咱们在家等着看好戏吧。”

赵佳拿起桌上的苹果,啃了一口,也笑道,“程落这次肯定玩完,看她还能怎么翻身。”

程落从拍卖行离开后,就拦了一辆车去医院。

坐在车内,程落一直不免有些焦急,就在刚才院长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催促她去交母亲的治疗费用,医院那边的态度不太好,竟说如果治疗费再不即使交的话,就要断了她母亲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