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顾清兮陈奕回最新免费

为你推荐小说《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这里提供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最新免费阅读,好看的小说都在这里。陈韵姚被说的瞠目结舌,她只是那么感觉,可并没有真凭实据,何况,顾清兮那么个柔弱小丫头能搞什么鬼呢?

《奉旨二嫁重生嫡女要逆袭》精选:

顾清兮闻言,小脸蹙成了一团,眉宇间竟是忧伤与无奈,“大姐姐,清兮知道你很讨厌我,只是,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却不能冤枉我。刚才,大家都看见了,是大姐姐突然拿着绸缎要打我,清兮避之不及,幸被夏姐姐挡了下去。”

说到这里,许是想到什么,顾清兮的双眸中是真的漾出了水雾,那晶莹的泪花在眸中点点闪烁,她颤声道,“可是,你打人骂人没有理由,还非要诬蔑说是是我搞的鬼,是我让你打到夏姐姐?大姐姐,请问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还有,夏姐姐是最善良公道的,刚才的事她在旁看的一清二楚,大伯母不信,可以问问夏姐姐,刚才是不是她看到大姐姐突然拿着缎子要打我,才扑了过来,替我挡下?可怜到现在腰疼的还不能站呢。”

陈韵姚被说的瞠目结舌,她只是那么感觉,可并没有真凭实据,何况,顾清兮那么个柔弱小丫头能搞什么鬼呢?

何知夏也被顾清兮一顶陈帽子戴了下来,似乎想说什么也不能,只得顺着她的话道,“姚妹妹,说来这件事真的是你的不对了,不管怎样,也不能动手?何况都是自家姐妹,不该……”

“姚儿?你真的打她骂她了?”大太太气的哼了一声,厉声责问。

顾清兮眼底划过讥诮,这大太太莫非是聋的?刚才陈韵姚一口一个小贱人贱丫头的,她真没听见?

“我——”陈韵姚不想何知夏不帮自己说话,娘亲也如此严厉的责问自己,为的都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贱丫头,气的一跺脚,索性耍起了无赖,嘴一撇,不屑哼道,“打了,骂了,怎样?她一个贱丫头,住我陈家吃我陈家,就跟买来的奴才一样,我凭什么不能打不能骂?”

“你?”大太太气得脸皮直抖,伸出手想打,但手扬在半空却怎么也下不去。

“娘,你,你想打我?”陈韵姚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太太以及她那只陈举半空中就要落下的手。

“大伯母。”顾清兮突然哽咽着唤了一声,回头就找顾卿桦,刚才忙乱中竟把他给忘了,可这一回头,不禁吓了一跳,原来,顾卿桦不知何时被陈奕回抱在了怀里,正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桦儿。”她轻轻喊了一声,顾卿桦顿时头一抬,看见姐姐在喊自己,忙从陈奕回怀下蹭了下来,跑到姐姐身边。

这边,陈韵姚眼泪汪汪的瞪着大太太,委屈的不行,“娘,大哥二哥还有夏姐姐也就罢了,可是,我没想到,连你也为了那个贱丫头要打我,呜呜,你们……”

“大伯母。”顾清兮拽着顾卿桦突然对着大太太行了个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大伯母,你别打大姐姐,都是清兮的不是,清兮不该来的。清兮现在就跟大伯母拜别,马上再去和老太太辞行,明儿一早就回灵州。”

“哼,走?只怕你不舍得走?”陈韵姚嘲讽的冷笑。

“姚儿,住嘴。”大太太一拍桌子,似乎真的动气了,然后,颇为尴尬与无奈的对顾清兮道,“好孩子,别说这话,哪有昨儿才到今儿就走的?这不是打我的脸吗?何况,就算老太太知晓,也定然是不允的。”

“哼,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陈韵姚双手抱胸,冷哼一声,别过脸,下颚扬的高高的,不可一世的样子。

顾清兮脸上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被泪水浸染过的双眸,越发的晶莹剔透,“京城虽好,却不是清兮心中所好,灵州再小,那也是清兮的家。”

“清兮妹妹,姐姐知道你今日委屈,但就请看在姐姐面上,别说孩子话,别再说走的事,好吗?不然,姨妈真该伤心了。”何知夏轻轻握住了顾清兮的手,软语劝着。

“是呀,你夏姐姐说的对。”大太太虽然不喜顾清兮,但也知晓,若这个时候让她走了,那么,不但是老太太,只怕老爷也会气她。

“好孩子,都怪大伯母,从小没管教好姚儿这丫头,纵的她眼里不能容人,今儿这事,大伯母替她向你道歉……”

“大伯母,您别这么说,你让清兮如何担的起?”顾清兮面露悲戚,状似茫然又纠结,“清兮愚钝,也知大伯母待清兮是极好的,只是,有一样,刚才大小姐说我是吃在陈家住在陈家?就是陈家买来的奴才丫头。”

“傻孩子,那是她小孩子不懂嘴里胡嗪呢。”大太太忙安抚道。

“不。”顾清兮摇了摇头,神色说不出的认真,“娘,曾在爹出殡的前一晚,特意对清兮交代过,说陈伯父在京城的宅子有一半是顾家的,并且连地契也有,娘说,若有一天陈家伯父来接人,我们姐弟若跟着来了,也不必拘束,因为这原本也是顾家。”

一番话说的众人吃惊不已,就连大夫人脸色也唰的一下白了,沉吟了半晌,方讪笑道,“可是小孩子,这话说着也糊涂,好端端的陈府怎么又成了顾家?”

“哦,对了,你与奕飞从小便有婚约在身,等你及笄,便要与奕飞成亲的,如此,自然便是一家人,这陈府也就是你的家了,呵,傻孩子,你娘定然是这个意思,难为你小,当时又是那么个状况,难免悲伤过度,听错了,也是有的。哎,可怜。”

大太太径直说了一通,到最后,竟然还滴了两滴泪。

只是,她不说还好,她这样一乱编排,却让顾清兮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底。

其实,顾清兮心里原也是拿不准的,刚才那一番话不过是凭着前世模糊的记忆试探一下罢了,岂料大太太这个反应,那么,果然就是有这事了。

只是,顾家为何有陈府一半的地契?那地契如今又在谁手?还是娘亲给了自己,而自己忘记塞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