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经贸大宋(秦涓赵淮之)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秦涓赵淮之小说————经贸大宋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君泗吾所著,讲述了蒙古灭金那一年,他六岁。大量滞留金国的宋人及其后代归入蒙古***部。在没有遇到赵淮之的日子里,秦涓睡过俘

秦涓赵淮之内容介绍

这一年二月,覆灭金国的消息还未走远,黄河来了凌汛,***凌飞柱,呈排山之势,若天崩石彻,千里***川万里飞烟。
远处的***帐内一道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宋人狡黠,与我***联***攻金之际趁机纳寿、泗、宿、毫四州,派兵马三万伏击宋***于河南,将金国宋人及宋***俘虏悉数送于我******部,速去,不得怠慢。”
“……那若宋人以金银岁币易俘虏?”另一个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
“白送的金银谁不要?正值黄河凌汛,***马修整***需储备皆需用钱。金银大可收下,但也绝不能便宜宋人,若岁币送来,宋人之俘虏每户只准一人归,欺人是要尝到苦头的。”

秦涓赵淮之全文阅读

*
十个月后,吉哈布大营签兵***隶营内。
“你这马粪一样的狗比崽种!你还不快死去放柴火,如果前面的人过来了水还没有烧热会死人的!还不快去!马粪崽种!”猥琐瘦小的男***叫着,一脚踹在孩童的身上。
骨瘦如柴的孩童一声不吭的端着水盆往那边的土灶前走。
孩童露在外面的手臂显出他很白的肤色,但他头发很长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本来的面目。
他的面前是伙夫兵临时用泥巴搭建的土灶,灶面还是湿的。
他小心翼翼的将水盆里的水倒进大锅里,也注意着脚下,因为以前他滑倒过,吃一堑长一智所以现在他特别注意。
刚才吼他的男人名叫******秣赫,是女真人,男人有时候说他年轻时在金国住过十几年,有时候又说他曾随着成吉思汗西征过后来回了金国,他说的话完全无法分辨真***,甚至他的年龄都让人心生猜疑。
但有一点是真的他和来金国的汉商与***商人打交道,他会他的母语女真话、汉话、***话,还有蒙古话,他还略通地理。
烧水并不是孩童的事,但他跟着这个男人,就得做男人该做的活,他也不想,但他得明白,整个签兵***隶营里只有这个男人会汉话。
他想活着,就得先听懂那些比马还高的拿着***的蒙古男人们在说些什么,所以他选择跟着这个猥琐瘦小的男人。
他还有一个月满七岁,但他明白自己应该跟什么样的人才能活命。
他辗转了两个大营,从蒙古***部再到吉布哈先锋营里的签兵***隶营,他只遇到这一个会说汉话的。
他爹死在了大宋使臣送来岁币交易部分俘虏的前七天,因腹部绞痛熬了两个晚上没熬过去,死在了蒙古***部……
之后他随着部分没有被交易走的***俘虏被各个营帐选走,他被吉布哈先锋营的蒙古兵随手抓了过来。
这里,签兵与***隶兵混居,签兵比***隶兵的身份更低,***隶兵年龄不等有***金人女真人***人也有蒙人。
签兵不同,签兵里没有他这么大的孩子且签兵几乎都是由俘虏担任,不会有蒙人。
签兵就是两***作战时冲锋在最前面用来消耗敌人的体力和装备的俘虏,他们没有***,只有肉身。
所以,一场战役下来,签兵能活下来的是个位数。
从黄河中游到此地他们打了大大小小战役接近十几次,吉哈布营和他同时进营的那些签兵俘虏都死光了。
一个也没剩下。
当然,还会有新的签兵到来。
他当初因为年龄太小被安排至***隶营成为一个***隶兵。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当初抓他来的那个蒙古兵现在成了骑兵营的五十夫长。
这全是一种巧合,让那些***隶兵觉得那个五十夫长是想留着这个孩子。
******秣赫趁机将他要到了身边,以为教好了这个孩子,他至少能在***隶营里混个夫长……
一年后***隶营的人就会发现那个五十夫长早就忘了这个孩子。当初抓***隶兵抓到了这个孩子纯属巧合。
后来的秦涓时常想起那个金国道人说的话——
在金国时秦涓的爹曾花重金找一个道人给他算过命。
“此子命格奇异,要么大贵,要么早夭。”
“他命中死劫无数,他八字喜水给他改个字,能让他在生死劫数到来之前每每有贵人相助,富贵险中求,若求得来,则声名显赫,长命富贵。”
他小名鹃哥,生母夜闻杜鹃啼鸣托梦而至,次日郎中便告喜有孕。
从道人那处归来,他定名秦涓。
*
“搞快点,骑兵营的蒙古兵要过来了,你快点!快点!”猥琐瘦小的男人在那边咆哮着,孩童觉得这个男人很不正常,因为他此前从未遇见过这种喜欢突然大叫的人……
明明蒙古兵至少还有半个时辰才会过***隶营这边。
此前他被辗转了两个营帐,与他一起被抓来的人已经走了,这其中原因,他懵懵懂懂,但他又不是傻子……
他这么小,但他已深切的感受到了一种被人欺骗的痛楚。
他爹死前对他说过,宋国会送来岁币换走金国的宋商及战俘,要他一定记得和蒙古人说他家在江左是宋商大贾,蒙古人会放他回去的。
可是他们说岁币送来了,蒙古人却没有放他回去,不是蒙古人失信,蒙古人拿了金子就会办事,不会在乎他一个小东西,而是与他爹同县来金国做生意的同乡欺骗了才六岁的他。
宋国送岁币交易俘虏,每户只能易一人。
这是******秣赫说的,所以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不争气的哭了。

经贸大宋免费阅读

他爹死的时候他都没哭这么伤心。
同乡邹伯和他爹一起到金国做生意,他们都带着长子,这是县里的传统,大商都会把长子带在身边历练。
他已隐约明白了,他可能被人顶替了。
因为邹伯想要和邹大郎一起回去,而每户只能回一人,有的是父亲回去儿子留下,有的是儿子回去父亲选择留下,有的是妻子留下男人回去……
而他,被邹大郎顶替了。
明白后,秦涓哭的很伤心,他不是一个人活,他还有妹妹啊……他若回不去了,他那才三岁半的妹妹该怎么活……
若祖母死了,他的妹妹还能跟着谁。
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大哭了。
******秣赫对他说,他爹死的时间不好,没人护着他。但******秣赫也***胁他,不准去找蒙古人,因为蒙古人若知道搞错了,一定会杀他灭口。
“用你们汉话叫木已成舟,蒙古将***不想失信,但如果他发现他被你们***耍了,一定会先宰了你这崽种灭口或者泄.愤,你别说我吓你,你可以自己拿命去搏一搏,若我是将***也会这么做。”
“要么你好好活下去,要么你就去送死。”
秦涓选择了先活命。
*
*
不远处炉子里的火早已熄灭了,天很冷,小孩蜷缩在破旧脏乱的被子里,睡得并不安稳。
“他一生虽有死劫无数,但总归每逢劫数总有贵人相助,富贵险中求,若求得来,则声名显赫,长命富贵。”那道人的声音仿佛划破亘古的风。
“那求不来呢……”俊朗英武中透着温柔的青年问道。
那道人没回答。
“涓哥儿……要活下去,要回宋国去,记得回去找妹妹……她还好小好小,我若死了她怎么办,你又怎么办……你又怎么办……”
可是,他还是丢下了他。
秦涓惊坐起,这才意识到,营帐外冬雨连连,他又梦到爹爹了……
眼泪在眼里打转,却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秦涓吸了吸鼻子,正准备再睡下,却听帐外那熟悉的声音大吼:“马粪比崽!你***给老子把屎端出去!”
*
就在秦涓将屎尿盆子清洗干净后,营帐外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蒙古兵。
他的小脸一僵,心知这么大的雨前头营里不该有人过来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今天谁烧的热水!头儿叫过去!”
呆的有一段时间了,他知道蒙古兵喜欢把喝的热茶叫作热水。把热水叫作洗澡水。
蒙古兵这么一吼,秦涓的小身子瑟缩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想要躲起来。
茶是他烧的,******秣赫那厮一定会把他推出去的……
果然,******秣赫穿衣而出,对那蒙古兵点头哈腰的说了些什么,蒙古话他还听不懂。
没过须臾,******秣赫已朝着他的方向跑来,男人太清楚他藏在哪里了,他冲过来揪住他的颈子大吼道:“马粪崽种!死出去认错!敲***的你是故意害老子是不是?!”
没有,他没有想害人,是那个蒙古兵自己拿出了铁壶,他试图要跟他说清楚,却被他一脚踹开了!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没有想过害******秣赫。
秦涓红着眼,却没有哭,他不会哭了。
草原上有很多很多的甘草,他见到了挖了许多,他爹生前爱这个味,家中厨子时常会放一点在菜中,他想念爹于是在他们行***途中挖了一些带在身上,本来只是图个念想。
烧了热水之后本来是要自己喝点,结果端茶的蒙古兵把他泡茶的那个铁壶给拎走了。
蒙古兵看了他一眼只说:跟他去前面营帐去,却没有说具体是什么事。
******秣赫闻言跟了出来,秦涓知道******秣赫从没去过前面营帐,所以才有那么一点好奇。
前面的营帐就是先锋营和骑兵营,***隶兵是没有资格去的,******秣赫很渴望去。

小编推荐理由

经贸大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