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意顾西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知意西洲(许知意顾西洲)

许知意顾西洲小说名叫《知意西洲》,这里提供《知意西洲》许知意顾西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许知意抬头一看,九爷,你在南城混了这么久,应该了解少帅的势力吧?你还敢碰我吗?哈哈哈哈。九爷笑了两声,有趣极了。

小说简介

连着六日,沈岳桓都没来。
如今的天下沈家占了一半,沈岳桓又是沈家的独子,他的女人并不少,许知意也不是最受宠的那个,他不来很平常。
直到第九天,沈岳桓才出现,他来了也不是专门来看望她,只是路过,进来小坐片刻。

知意西洲全文阅读

遇见顾西洲,是一次阴差阳错。
那年北原的天下还姓许,她是被父亲许督***捧在手心儿里疼的明珠,是北原城人人攀而不得的公主。
与灾***识的前一天是***十二年三月初九,第二天便是她生日。
许知意像往常一样在马场里泡了一天,暮色降临时才恋恋不舍的回来,接她的小汽车路过仙乐斯舞厅时,里面爆发出几声盖过声乐的***响,接着就是女人慌乱的尖叫声,舞厅的门口涌出逃跑的人群。
许知意还没来得及催促司机快走,就眼睁睁的看着他闷哼一声倒在了方向盘上,太阳***上的黑窟窿滴滴答答往下淌着血。
北原那几年并不太平,许家江山未稳,各大势力虎视眈眈,想联合吞掉北原这块肥肉,乱***的残余在也暗处蠢蠢欲动。
许知意只好飞快的跳下车,护着头往一旁的胡同里跑。
跑了好一会,她才看到远处的点点光亮,许知意不由得松了口气,就在她以为没事了的时候,几声高昂的叫骂声从一旁漆黑的小巷传来。
顾西洲,我看你***活腻味了,还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
蹲在石头后的许知意竖起了耳朵,她认得领头的人,是仙乐斯老板的儿子叶三,在这乱世中立住脚跟并且做大生意的不仅仅要有钱,还得有几杆***和几队卖命的人,北原的咖啡厅和舞厅早已被叶家垄断,其势力可见一斑。
那伙人火拼了很久,浓稠的腥味和刺鼻的烧焦味在空气里弥漫,最初骂人的叶三在胡同里***了出来,正被一道高大的身影步步紧***,叶三正哆哆嗦嗦的求饶,洲哥,洲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您饶了我,饶我这条狗命。
借着朦胧的月色,许知意看清叶三的眉心正抵着一把短***,持***的男人气场凶悍,一双幽邃如鹰隼的眼眸,邪魅又阴险。
许知意瞬时心凉了半截。
叶家依附许家,见到叶三,她还以为那男人必死无疑了。沈知意捂好口鼻,大气也不敢出,她顾不上害怕,心里盼望那男人赶快离开。
那男人闻言未发迅速叩响扳机,一声***响后,叶三直挺挺栽倒在地上,他双眼圆睁,似乎还没回过神就归西了。
许知意吓得闭紧了眼睛,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等到脚步声远去了,她才敢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查看周围的情况。
地上一滩暗红的血仿佛一朵放肆盛开的红莲,腥气直直的向她扑来,许知意打了个冷颤,她不敢去看叶三,拖着发软的腿往前挪着。未走一步,她便感觉到后颈处一凉,那把解决掉叶三的手***精准的对准了她。
许知意冷不丁的抖了下。
看到什么了?
低沉***慑的男音暗藏杀机,许知意一霎间浑身僵硬,结结巴巴的说,没,没看到。
***口缓了两分力,蓦地向下滑去,隔着旗袍戳了戳她的***,许知意以为他把自己当作了仙乐斯的***,临时起了色心,为了***,她只能豁出去厚着脸皮道。老板,可以去你家做吗?外面太冷了。
她故意装傻,企图蒙混过关,只是想着要拖延时间,这个时辰她不回家,父亲一定会派人来找,她的车离这不远,想必找她也用不了多久。
身后的人没应声,冗长沉寂静中的每分每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她不明他的意思,又怕他***如麻灭了口,只***着头皮犹豫说,不,不要钱也行。
他好像信了,许知意明显感觉到他收了***,但他依旧沉默,她也只好咬着牙,祈求上天能让自己挺过这关。
许久后,许知意才敢小声试探道,老板?
无人回答她,她竖起耳朵仔仔细细听了一会,确定没有听到除自己外的任何呼吸声,才战战兢兢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早没了人影,她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冷汗也落了下来。
三月的北原,总是满天星光的傍晚,风弥漫着***末时节的最后一丝花香。这是许知意第一次遇见顾西洲,她甚至记不清他的脸,也混混沌沌想不起他的声音,只有那摊血迹,在她心里深深扎了根在不***梦回时,成了她逃不掉的魇。
而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与她的孽缘却远不止于此,往后他的出现,也会将她的生活搅的天翻地覆。
两年后。
璀璨的霓虹笼罩着长长的街道,炊烟缭绕成云,歌舞厅前的人群络绎不绝,从古到今,无论经了多少战事,城市依旧生生不息,未失一丝一毫的热闹,而权谋的争斗也从未停止。
听下人说沈少帅要回来,许知意特地早三天开始准备。
甜而不腻的梅花糕,细嫩可口的脆皮鸭,糖粥,酥饼,桂花芋苗,从点心到主食,她样样备的齐全。这些吃食并不稀罕,南城的街上随处可见,贵重之处在于从洗菜制作再到装盘,都是由她亲手做的。
西施洋钟刚敲了十一下,有副官小跑着推门进来,也许是着急,额头浮上一层细密的汗珠。
许姑娘,少帅今天在***营留宿了,他让您早些休息,不用等他。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只是心虚的不敢抬头。
闻言,许知意倚着桌角,眉目慵懒打量着,只是眼底刚生出两分希冀的光瞬时破灭了。
副官的头更低了。
知道了。她红唇轻启,语气难掩失望,不过好在她困了,没时间为难他。
退下吧。
副官如临大赦,应付了几句匆忙退下。
许姑娘,这次少帅回来又带回一个女人,据说那女人,是中原歌舞厅最响亮的头牌。从走到回来的这段日子,都是她在服侍少帅。下人小梅低声解释着。
许知意眨了下眼,不动声色地掩好眼里的落寞,开口时漫不经心,却又笃定少帅不过是图一时的新鲜,又不是第一次了。
小梅还想劝她些什么,许知意打了个呵欠,瞧着一桌子精致的菜肴说,我累了,把这些东西照老规矩处理了。
是,许姑娘,明早送来的菜,还要按今天的备全吗?
许知意点头,攥紧了自己被烫伤的手。
她没那个资格矫情或是闹脾气,如今,她已不再是北原城许督***的宝贝千金,而是南城沈少帅背着沈家养在府外的许姑娘。

知意西洲免费阅读

连着六日,沈岳桓都没来。
如今的天下沈家占了一半,沈岳桓又是沈家的独子,他的女人并不少,许知意也不是最受宠的那个,他不来很平常。
直到第九天,沈岳桓才出现,他来了也不是专门来看望她,只是路过,进来小坐片刻。
许知意特意穿了件纯情的月牙白底旗袍,笑着扑进他怀里,双手攀上了他脖子,脸上没半点不快,说不尽的妩媚婀娜,这些天去哪了,回来怎么也不找我?
沈岳桓最讨厌女人争风吃醋,或是拐弯抹角打听他的行踪,她也从未开口他过问私生活,今天她头一次开了口,沈岳桓扫了眼她身后桌子上散尽热气的饭菜,耐着***子敷衍了一句,这几天忙。
许知意贴的他更紧,香味无孔不入钻入他的鼻息,她不依不饶,那你有没有想我?
有副官走到门口,不敢看他们难舍难分的景象,低着头说,少帅,景***在外头催您过去。
沈岳桓被许知意撩拨,一把将她横抱起,头也不回的命令副官,出去。
在将她放到床上时,许知意将他的***装捏出了十分明显的褶皱,他也注意到她眼中不言而喻的紧张。
沈岳桓占有欲很强,他不仅喜欢征服女人的身体,还喜欢征服女人的心。知道她心里不情愿,他便破先例宠了她六个月丝毫不碰。
再过三个多月,你就满十八岁吧?他问。
当今的年岁,女子十四五岁出嫁再寻常不过,十八岁只是个契机,而他的这份宠爱不可以再被过度消耗。
许知意点头,不紧不慢抚平他***装上的褶,注意到领口有一颗袖子脱线了,孤零零的吊着。许知意侧身拿过床头的针线,熟练轻柔的为他缝起来。
这便是她得宠的原因。
沈岳桓的女***多是些十指不沾阳***水的富家***或是歌舞厅的头牌,最不缺的就是脸蛋身材和勾引男人的把戏,她比这些人多的是心细贤惠。
岳桓,尝尝我新做的桂花糕。
除了正房外,只有她和司灵被允许直接喊他的名字。
司灵是另一个比许知意得宠的女人,衣食住行全按正房的身份来,据说她差点进了沈府。
许知意很是忌惮司灵,特意花大价钱找人跟踪了司灵很长时间,终于在一家歌舞厅拍下她与其他男人贴身热舞的画面。
照片上司灵笑的无比妩媚,从拍照的角度上看,她应该是亲了那人的脸。许知意暗地里找人透露给沈岳桓,第二天司灵就不见了,后来据街上的小乞丐说,司灵被扔在监狱里,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气。
许知意后怕又庆幸,没人知道,那男人,是她安排的。
司灵失宠那几天沈岳桓都待在她这,总是沉默的抽着烟,烟头蓦地向她探来,在她胳膊上烫出一个小圆疤,许知意疼的直哆嗦。他掐着她的脖子问以后会不会背叛他,她笃定的告诉他永远不会。
她出身豪门,经历过太多的荣宠,势去时就像潮落,再汹涌的浪花褪去,岸上也只剩干涸惨烈。
那一刻,她发誓,以后她绝不动心,只爱钱权。
沈岳桓从下午留到晚上,刚用完晚膳,有副官急急忙忙跑过来汇报,少帅,景***不肯吃饭,一直等您回去。
也是这段日子沈岳桓将景韵宠上了天,手底下的人才这么忌惮,敢跑到许知意的地盘上来请人。
可沈岳桓最讨厌别人***胁。
他面色一沉,隐忍着怒火。
许知意则乖巧的跪在他身后给他***。沈岳桓常有头痛的毛病,为此许知意专门找人学的,沈岳桓很是满意,面色稍缓和了些。
你看着解决。
许知意心一凉,景韵目中无人到这个份上,以沈岳桓的脾气,以往碰到这样的女人都会让她收拾东西走人,可这会也没说一句重话。看来这些天的风言风语果真不***,沈岳桓当真是把她宠上了天。
走了一个司灵,又来了一个景韵。许知意沉着眼皮掩盖眼中的杀意,她清楚那些女人都是歌舞厅***出来的摇钱树,个个手段***辣,吃人不吐骨头。
晚上,沈岳桓在***营回来,破天荒带着她出了门。他花心不避人,从未带她抛头露面,只是因她身份特殊。
抛去的沦为***这个身份不说,沈大帅也不会让儿子亲近曾经敌人的女儿。
到际和饭店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为避耳目,副官带着二人从后门进。包房内只有一人,见他们忙站起身,恭恭敬敬喊了声桓哥。
许知意认得这人,叫陈全。
沈岳桓不仅仅是南城掌管几队兵马的沈少帅,他野心很大,暗地里有自己的几股势力,作用是背着父亲和百姓捞些来路不明的钱,好扩充***力。那些生意都是由陈全帮他打理,因此陈全不喊他少帅,只喊桓哥。
见到许知意陈全有些意外,仅一秒的错愕后又脆生的喊了句***,许知意没敢应,只冲他笑笑。
落座后,陈全为沈岳桓点了支烟,尔后愤愤道,***顾西洲,不在北原好好待,这两天又跑到南城来了。
许知意瞬时觉得这名字耳熟,忍不住侧目朝他们看。
沈岳桓摘了帽子,不紧不慢的吐出一个烟圈,南城有两家歌舞厅都是他开的。
陈全皱了皱眉,妈的顾西洲胃口倒是不小,合着南中北,他一个人都想占?
岂止,沈岳桓掸了掸烟灰,我做的生意他明着抢,我不做的他也想***手,在南城他可不纸那两家店,码头***场,私下里都和他有沾染。
陈全忍不住骂了两句,又平静下来,笑着给沈岳桓斟酒,桓哥,码头那批货过几天就稳了,可别走漏了风声,让顾西洲搅乱了,要是让大帅知道,恐怕对您不利。
沈岳桓神色凝重,他没说话,看了许知意一眼。
许知意心领神会,故意碰倒了面前的酒杯,借口脏了旗袍,起身去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

小编点评

许知意顾西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