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夭夭齐悲青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586423791(白夭夭齐悲青雀)

抖音热推主角是白夭夭齐悲青雀小说《586423791》火爆上线,白夭夭齐悲青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一身红色长袍的白夭夭站在红漆门外,拧眉听着屋内传来的爽朗笑声和清脆娇语。屋内的男人,是九州天族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天子齐悲,也是与她共度千年的夫君。

小说简介

一身红色长袍的白夭夭站在红漆门外,拧眉听着屋内传来的爽朗笑声和清脆娇语。
屋内的男人,是九州天族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天子齐悲,也是与她共度千年的夫君。

白夭夭齐悲青雀小说免费阅读

寒风刺骨,银装素裹了整个青云宫。
一身红色长袍的白夭夭站在红漆门外,拧眉听着屋内传来的爽朗笑声和清脆娇语。
屋内的男人,是九州天族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天子齐悲,也是与她共度千年的夫君。
但那个娇声笑语的女人,她不认识。
因妖族叛乱,她外出数月前去处理此事,没曾想风尘仆仆归来的她,竟被眼前一幕打了个措手不及。
叩叩叩白夭夭敲门走了***,自然也看到那个肤白貌美的娇小女子。
齐悲用眼神示意她先退下,随后大掌微扬,拂过白夭夭身上的雪霜,再将她微湿的衣裳烘干。
温柔细心的动作,像极了一个贴心的丈夫。
刚才是羽族的青雀公主,羽族君王在送来玉玺的同时将她送来,以表臣心。他淡声说道,像在解释一件不足挂齿之事。
所以,你要纳妾?白夭夭拢紧袖袍中的五指,平静看着他。
自古以来,从地下到天上,和亲联姻向来是最高权势者统领疆土之道。
身为天妃,这是她阻止不了的。
齐悲深沉眼眸划过一抹复杂,自袖中幻出一份云册,递给了白夭夭。
不是纳妾,是娶妃。他嗓音低沉。
白夭夭心一沉,沉寂如水的脸庞闪过一丝错愕。
当初两人成婚之际,他曾亲口发誓此生只要一妻,如今才过千年,就要食言了么?!
羽族掌管鲛族和人族,青雀公主是我一统九州的重要棋子,断不能亏待。
齐悲像往常一样牵起白夭夭的手,但他大掌的温度却没能将她***凉的小手捂热。
白夭夭听着他冠冕堂皇的话,心底清楚过去的温柔誓言,早在岁月的打磨下被他抛之脑后。
棋子她喃喃重复着他的交代,心底说不上是苦涩还是麻木,那我呢?
千年前白夭夭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被其他各族追杀后得齐悲所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便托付终生,助他成就一统九州的大业。
他们的这千年感情,对齐悲而言,是不是只是一盘棋局而已?
齐悲拂过她微微泛红的眼眶,神情中闪过一丝不达眼底的疼惜。
你是天族最锋利的一把剑,***不见血,噬魂于无形九州各族臣服于我,你功不可没。
他说的都是实话,因为白夭夭这把剑,是他亲手所训练,为他披荆斩棘除去一切阻碍。
所以,我贵为天妃,也只是替你冲锋陷阵的棋子。白夭夭自嘲一笑,挥开他捧着自己脸庞的手。
你明知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不要说这种胡话。齐悲面色沉了沉,隐隐有些不悦。
白夭夭不想再继续纠结这个话题,两人相处千年,都清楚彼此的***子。
你要纳侧妃便由你,但我的琥珀宫,她断不能踏入一步!
白夭夭凌空而起,未再去看那个温润如玉却冷血薄情的男人。
琥珀宫。
白夭夭刚要入殿,门口的侍卫却手持长矛将她拦住。
天子有令,青雀公主住所,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侍卫的话让白夭夭惊住:放肆,这是本妃住了千年的住处
她的话还未说完,一袭金缕玉衣的青雀走了出来,挑眉打量了一番白夭夭。
早就听闻姐姐英姿飒爽,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难道姐姐还没看齐悲给你的云册?怪不得姐姐不知道我已经是琥珀宫的主人了
青雀的一番话,让白夭夭的心更是一沉,她拿出齐悲之前给自己的云册,刚一打开,入目的两个大字瞬间刺痛了她的眼
休书!

白夭夭齐悲青雀小说全文阅读

齐悲不语,大掌一扬,白夭夭就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推动着离开玄君身侧,被他紧紧攥住手腕。跟我走。他语气***冷,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之意。
齐悲!白夭夭挣脱不开他的掌心,声如泣血,他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玄君,你怎可将他囚禁于此,骗我千年?!
白夭夭,你若再胡闹,莫怪我不念旧情!齐悲厉声***告,眸色锋利。
一个天旋地转,齐悲带着白夭夭回了清心阁。
白夭夭缠着捆灵绳的手腕,已经鲜血淋淋,白骨森森。
千年前他尚在襁褓之中就已断气,是我用巫族之术让他复活,但活的只是躯壳不是灵魂,他已然不是你的弟弟了。齐悲嗓音肃然,虽是解释但也是***告。
白夭夭整个人如坠深渊,悲伤和痛苦全都哽在喉咙。
所以,他便是你打造出来的另一件******吗?
齐悲抿了抿薄唇,眼眸中看不出什么情绪。
事已至此,莫再追问,你且安分些,不要让我为难。
白夭夭清冷笑出声,不顾手腕上的伤将他***推开。
让你为难?我为你出生入死千年,助你一统九州,你却欺瞒我千年,把我唯一的亲人折磨成那般模样他还是个孩子,是个活生生的人!可他身上却有那么多抽筋剥皮的伤痕!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姐弟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噬灵族?!
说到最后,她近乎歇斯底里,只想用嘶吼声怒问自己挖心掏肺爱过的男人。
齐悲一掌将她劈晕,不愿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放至床上,看着她已然安静似熟睡的模样,齐悲叹了口气,神色难辨。
如今天下太平,我已不需要你再去平定***剩下半生修为我且拿走,你就安安分分做个普通女子吧。
他说着,大掌抬起悬空放至白夭夭天灵盖处,源源不断的幽蓝灵力自她体内涌入齐悲掌心,消失不见。
昏昏沉沉。
白夭夭再次醒来,手腕上的捆灵绳已经不见踪影,连带着深可见骨的伤痕也消失无痕,肌肤好似从未受过伤。
她惊讶不已,想起昏睡前的遭遇,支撑着想要起身,却发现浑身无力,好似一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空了一般。
怎么会白夭夭喃喃道,正要运转灵力让自己提起力气,却发现她什么都幻化不出来!
她的脸色,瞬间苍白到毫无血色
此刻的自己,已经是个毫无修为和灵力的废人了!
齐悲,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白夭夭踉跄起身,跌跌撞撞想要出去,开门之际和前来的青雀撞到了一起,弱不禁风的她被直直撞倒到了地上。
哟,九天神女给本妃行如此大礼,真是懂礼貌青雀笑得花枝乱颤,居高临下看着地上虚弱的女人,本妃特意屏蔽下人,让你见到了亲弟弟,感不感激?
白夭夭心底压抑得好似潮水袭来一般,难受沉闷。
原来当初她去青云宫路上一个下人都没见到,皆是青雀的手笔。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居心?
你想怎样?白夭夭站了起来,看着她颈脖上挂着的血玉胸口又是一阵绞痛。

小编点评

白夭夭齐悲青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