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爷爷叶青山黄皮的故事)陈黄皮叶红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叶红鱼站在我面前,似乎忘了害怕,那双水灵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我心中一暖,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东西,哪怕我们只见过一面,却像是极熟的老友。

没事的,这事儿我能解决。我温和地说道,一脚跨进了扎纸铺。

你就是那病秧子陈黄皮?呵!也不像红鱼说得老实本分嘛,居然还会装逼!沈百岁见我出面,也忘了害怕,立刻嘲弄地开口。

说完,他还下意识起身,显然是不想矮我一截。

他刚站起来,那纸人就疯了似地攻击他,扑打着他脑袋,扯他的头发。

黄皮哥,别靠近它,这东西凶得很!叶红鱼再次害怕了起来,不敢走近,显然是不相信我有能力对付这玩意。

我笑了笑,径直走向这飘着的纸人。

沈百岁勾着脑袋看向我,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明显是期待这纸人会弄死我。

我捏起早就准备好的镇魂符,只要贴在纸人上,这孤魂就将魂飞魄散。

纸人也在看我,它先是安静了一下,很快突然再次凶神恶煞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像是要玩命一样。

看着它那毫无灵气的呆滞眼神,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它本该早就投胎往生,却被圈养数年,哪怕我刚给了它一缕神识,依旧很难恢复灵识。

你也只是一个工具,今日有缘遇到。我不杀你,度你一场吧。我喃喃自语道。

哈哈哈,陈黄皮,打不过这恶灵,为自己找借口了?你这孙子有点意思啊,真他娘的爱吹牛逼,会找台阶下!沈百岁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也是学风水的,知道度鬼可比杀鬼难。

我没理会他,双手合十,默念往生咒。

太上赦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八卦放光,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赦令等众,急急超生!

念完,我抬起右手食指,猛地往纸人的眉心一点。

被我一指点中,这纸人愣了片刻,突然整个身子拼命扭曲挣扎了起来。

面目狰狞,嘴里更是发出了阴森的叫喊。

草,陈黄皮你这傻叉能不能别不懂装懂,你这是要激怒恶灵,彻底害死我们啊!沈百岁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就往门口跑。

叶红鱼也有点紧张害怕地小声对我说:黄皮哥,它好像要发狂了,不行咱快跑吧!

他俩话音刚落,那正在抓狂的纸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它飘在空中,一动不动。

渐渐地它嘴角翘起,露出一个平和的笑容。

笑着笑着,它哭了,应该是记起了自己的前世,想起了还有亲人在世,留恋不舍。

突然,悬在空中的它猛地跪下,朝着我郑重叩首。

去吧。我平淡地说道。

纸人瞬间着火了,约莫半分钟后化作了一滩灰烬。

小先生大能!多谢救命之恩,敢问令师大名?扎纸匠松了口气,起身对我表示感谢,不过他还是以为是我师傅暗中相助,毕竟我还很年轻,不应该有此能力。

我没承认也没否认我有老师,只是对他说:学了点本事不是给你招摇撞骗,助纣为虐的。如果再有下次,我也帮不了你。

聪明的叶红鱼显然听明白了我的意思,忍不住生气道:沈百岁,你真恶心!

红鱼,你别听他瞎说,这一切都是这小子请人演戏,他想破坏咱两的关系!这小子没安好心,红鱼我送你回家吧。沈百岁厚着脸皮说道。

我才不要你送!叶红鱼不屑地瞥了眼沈百岁,来到我身旁,竟牵住我的手,笑着说:黄皮哥,这么晚,你送我回家吧。

也许是刚受到了惊吓,叶红鱼的手心都是凉的,但我却感觉很暖很暖。

我点了点头,任由叶红鱼拉着我的手离开,心脏扑通扑通地小鹿乱撞。

我知道沈百岁正怨恨地看着我们,但我压根就没心思理他。

我们打了辆车来到了叶家大院,站在门口,我有很多话想对叶红鱼说,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黄皮哥,你真的会那些本事?以前我是不信的,但今天我信了。叶红鱼看着我,一脸兴奋地说。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那你厉害吗?刚看着那纸人朝你跪拜,我都有点崇拜你了,有点帅呢。叶红鱼双眼放光地继续说道。

我笑了笑,说:还行吧,保护你的能力是有的。

她俏脸一红,低下了头,很快又抬起头对我说:黄皮哥,要不去我家坐坐?虽然我爸不想让咱两在一起,我也不会轻易嫁给你。但是我感觉你比城里那些花花大少强得多,他们不是馋我身子,就是图我家的钱。但你不一样,我觉得你很淳朴。你跟我去见见我爸,他要是因为你的出现,改变了让我和沈百岁联姻的念头,那就太好了。

看着叶红鱼那一脸期待的模样,我不忍心拒绝她,鬼使神差地跟着她进了叶家院子。

叶青山正在别墅大厅把玩着一个老古董,俨然一副有钱人的风范。

爸,你看谁来了?

叶青山抬头看来,当他看到我,眉头分明地皱了起来。

黄皮?你怎么来西江了?叶青山藏起自己的不爽,对我问道。

我说:老家待腻了,想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哦,那你找工作了吗?叶叔公司很多,回头给你安排个职位?叶青山还算客气。

爸,黄皮哥也是风水师呢,刚才我看到他抓鬼了!叶红鱼眉飞色舞地帮我介绍。

叶青山却不为所动,甚至面色也阴沉了下来,对我说:黄皮啊,我不想红鱼碰这些东西。你们已经退婚了,红鱼已经有了新的婚事,是西江沈老师的孙子沈百岁。为了避嫌,你以后别和红鱼联系了,能答应叶叔不?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一丝酸楚和屈辱瞬间涌起。

你只要答应了叶叔,回头叶叔给你打理一个公司,再介绍一个大家闺秀给你,保你一生荣华富贵。叶青山见我不说话,继续利诱我。

我刚要说些什么,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谁说我闺女要和沈百岁订婚了?

伴着这道冷喝传来,一四十左右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身墨绿色的旗袍,气质妩媚,风韵犹存。

她叫许晴,是叶青山的妻子,叶红鱼的母亲。

妈?你也不想我嫁给沈百岁那大纨绔是吧?叶红鱼眉眼一喜,撒娇道。

我也竖起了耳朵,寻思这女人难道要帮我说话。

许晴没立刻回答,而是拿着手中那瓶香水,不停地往自己身上喷,喷完又对着四周空气喷。

我没当回事,以为她就是个爱美的风情女人。

当然,我闺女怎么可能嫁给沈百岁,妈物色了一个新女婿,这就带你去见见他。说完,许晴就过来拉叶红鱼的手。

她口中的女婿人选,显然不是我。

正要失望,当许晴来到我身边时,我从浓烈的香水味里立刻闻到了另外一股味道。

这是一很骚很骚的骚味,混合着香水味,异常的诡异难闻,不过叶青山他们似乎闻不出来。

这骚味我很熟悉,正是成了精的公黄鼠狼的味道。

我按兵不动,立刻提神运气看向许晴的脸。

她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青气,一双美目更是浑圆,那瞳孔又黑又大,黑得发亮。

这哪里是叶红鱼的母亲许晴啊,分明就是退婚那天钻到叶家车子底盘,跟出村的那条通体青毛的黄大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