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岔路付川柳若琳-分岔路林小七小说全文阅读

第12章 柳若琳暗中示好

这个啊?

白青柔的脸色闪过一丝的惊慌,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解释说,当时只是打算去买衣服,谁知道刚试完,表哥就说有跟踪他的人出现了,就让我穿着没有脱。

其实我特别讨厌穿那种衣服,也就穿那一次,拿回来就被我扔垃圾桶了。

老婆说的话是真是假我暂时无法判断,但孔振波既然是她的表哥,那这次就足以证明她并没有出轨了。

这么说,昨天晚上你并没有在开会,而是跟你表哥去了私人会所?我又问道。

白青柔点头说是的,担心我怀疑,她还特意找了同事陈佳佳作伴,没想到我不在家。

老婆,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的。

既然事情都解释清楚了,我再也没有怀疑白青柔的理由,只能上前道歉,但这一切都是我在乎你的结果,老婆,下次再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咱们两个一起做,怎么样?这样,就省的彼此之间的怀疑,也算是促进了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亲爱的,这次不只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有错。

白青柔扑倒在我的怀中,答应了我的要求,说她以后再做什么事情都会事先考虑我的感受,我们两个在楼梯拐角紧紧的抱在一起。

在误会解释清楚的那一刻,我能够感觉到,我们之间的感情也随之升华。

对了,亲爱的,你请假了吗?下午还需要去上班吗?白青柔突然推开我问。

被她这突如其来的问话给搞蒙了,我下意识的点头说要上班,然后白青柔就说,她今天请假了,就留在这边照顾孔振波吧,再怎么说人家孔振波也是因为我们的事情才受伤的。

虽然感觉哪里有问题,可一时间我也想不起来,就点头说行。

回到病房跟孔振波打了一声招呼,就打算离开呢,那个护士又走了进来,她看到我们便板着脸问是不是我把孔振波给打伤的,我当时很尴尬,硬着头皮说是。

既然你承认了,那就赔偿吧,这里面不但要有波波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身么的,还要有波波的误工费。

这几天他都要待在医院里面,根本没法工作,影响了很多钱钱。

我粗略的计算了一下,这次你至少要赔偿我们十万,不然咱们就去打官司。

那个护士看着我,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

我当时就被唬住了,卧槽,就一个小小的骨折,竟然就让老子赔偿十万,他娘的,这简直是吃掉老子半年的工资啊。

可一想人家开着宝马,兴许住院这几天真的耽误了人家挣十几万呢。

所以我有些不知所措,便看向了白青柔,这受伤的可是白青柔的表哥,总不至于还要讹我们吧。

白青柔会意,上前拉着那个护士的手,笑着说,嫂子,你就别逗他了,他就是一个木鱼疙瘩,看被你吓的样子。

纳尼!

逗我?玩?

跟着那个护士就对着我换了一副嘴脸,笑着说,哈哈哈,付川,刚刚逗你玩呢。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若琳,是波波的老婆,也就是你的表嫂。

在这家医院做护士,以后你要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呸呸呸,我这什么嘴啊,怎么能够没事盼着你们来医院呢,那不是盼着你们生病吗。

原本还打算给我名片呢,可这么一想,柳若琳就又把名片给收了回去,伸出手跟我握手。

她的手很软,而且还有点凉凉的感觉,握在手中就让人有一种不忍心放开的感觉。

当然我没有变态到那种地步,当着表哥的面去牵表嫂的手,我只是象征的握了一下就松开。

可就在我松开的时候,却感觉手心一痒,柳若琳正在我的手心画圈圈呢。

这还不算,她还别着脑袋,冲着我抛来一个勾魂的眼神。

这尼玛简直就是赤果果的诱惑啊。

旁边还有她老公在,我老婆也在,她就敢公然挑斗我,这让我内心一颤,觉得特别的刺激。

可很快我就意识过来,暗骂自己变态,竟然有想扑倒柳若琳的冲动。

柳若琳的手离开,笑着绕过我,去病床那里问孔振波情况,经过我的时候,还特意拍了拍我的肩膀,像是在给我传递什么信息,我也搞不懂,反正总觉得这样的女人挺不安分的。

柳若琳长的白白净净,身材也不错,尤其是穿着护士装,简直能够给人别样的刺激。

但看到她趴在孔振波的旁边,我总感觉孔振波的脑袋上顶着一个大草原呢。

又在病房内停留一阵,我才告辞离开,让白青柔留下来照顾孔振波。

在外面随便找个小吃吃了碗面,我才去公司上班。

到了公司,自然又少不了周琦的一顿臭骂,说我上班偷跑之类的,真的是不知悔改,要罚我钱以示教训,但却没有再提出要开除我了。

这到让我放心不少,觉得周琦还真的很听话,还是一个陌生人的话,这尼玛,简直就是电话奴隶啊。

刚刚坐下,李孟波就跟我说,兄弟,这下子相信我了吧,你老婆是真的出轨了。

出你吗比的轨。

我直接就给骂了回去,草,那个男的叫孔振波,是小柔的表哥,亲表哥。

表哥怎么了?出轨还在乎关系吗?母子父女都还能够搞到一起去,更何况一个表亲了。

李孟波却不厌其烦的跟我解释说,你看看电视上演的,尤其是古代,那表哥表妹往往不都是相亲相爱的夫妻吗。

草,那是古代,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的社会,能混为一谈吗?我瞪着李孟波说,我告诉你,李孟波,我老婆没有出轨,你要是再敢这样污蔑我老婆的话,小心我揍你。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拳头都已经握了起来。

李孟波害怕了,摆摆手,说了一句狗咬吕洞宾便不再理会我了。

可我也有自己的顾虑,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破坏了自己的家庭,更何况,万一周琦知道那天在公交车上跟她那样做的人是我,她会不会不再跟我玩,甚至开除我呢。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只能把这个扫货给存起来,当成一个玩物,慢慢的去训练,直到她真正的成为一个听话的奴隶。

第二个给我发信息的是那个叫老当益壮的微信号,他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又问了一些我的私人生活方面的事情。

我既然已经知道老婆没有出轨,那这个人就没有必要再去理会他了。

当时想删掉他的微信号呢,可当我看到他搂着他老婆的那张图片,我竟然鬼使神差的又给留了下来。

第三个给我发信息的是许瑞,内衣店的老板娘,她发的内容非常简单,但也非常的直白,就是觉得我被老婆给绿了,心情肯定非常不好,她说相见即是缘分,想要开导开导我,并且都已经订好了包厢,只要我点头同意,她那边就让人着手做饭,请我喝酒。

还别说,这许瑞的话听来特别的暖。

如果没有白青柔,我还真的会过去跟她聚聚,即便是不为了某种目的,只是交交朋友也是可以的嘛。

可现在嘛,我心中满满的都是白青柔,所以就给她回了一个谢谢,然后便说我老婆没有出轨,那个男人是我老婆的表哥,是亲戚,他们两个去如家商量事情。

我才回过去,对方几乎是秒回的信息,说知道了,还说如果以后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随时找她,她愿意作为最为忠实的听众。

我也没有问为什么,就说了一声谢谢,反正我是不想跟这个老板娘有过多的牵扯,总感觉她怪怪的。

一下午基本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我的QQ有人发来了消息,我点开一看,竟然是何丽发的。

我没有她的QQ,她是通过公司内部的群给我发来的消息,就一句话,说她在家里晚上有一个晚会,想让我去参加,算是补偿今天对我的诬陷。

我说不用了,对方却又换了一种命令的口吻跟我说,必须要来,要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何丽了。

这明显不是何丽说的话,肯定是有人通过何丽的QQ号在发信息,我本来不想理会,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跟着对方就发过来一张照片。

第13章 何丽的邀请

照片是何丽,她被绑在椅子上。

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衫,里面明显是真空的,要不然被麻绳一勒,直接就出现了特别明显的弧度,看着就像是某些国电影当中的画面,刺激又带感。

而且何丽的嘴里还塞着丝袜,她的神情非但没有痛苦,反而像是极为的享受。

虽然是这样,可给我的第一反应还是何丽被绑架了。

你说绑架就绑架吧,要勒索也应该是找何丽的亲戚朋友勒索吧,不至于找我这么一个同事,还是一个不在好友列表当中的同事。

这就让我不由得迷惑起来,寻思着要不要报警呢。

虽然我此刻有些恨何丽,可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就这么被别人给糟蹋的话,多可惜啊。

正在我进行思想斗争的时候,那个Q号又闪了起来。

付川,今天晚上如果你不过来的话,我就把你非礼何丽的消息传到你老婆耳朵里。

记住,还不能报警,要不然,你应该能够想到会有什么后果。

我的时间有些,你下班之后直接打车过来,别坐公交车,太慢了。

而且只能是你一个人,多一个人,你都要给我小心点。

说着的时候,对方还给我发送了一个地址。

就在北区那一带,不过却是跟我家相反的方向。

原本我还想着交给警察来解决呢,可现在听到对方说的这些话,我踌躇起来。

我不认识对方是谁,可对方却明显对我知根知底。

如果对方真的把早上何丽诱惑我的消息散布给我的老婆,那引来的误会就大了,甚至可能导致我离婚。

我爱我的老婆,在我们彼此都没有做出不可原谅的错误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离婚的。

所以在思想争斗了一番之后,我回复了一个字去。

先给老婆请个假说公司加班,可能晚点回去,然后便打车去了那个地址。

那个地方并不是很远,打车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

我下车之后,想着对方可能是绑匪,所以我途中又顺手买了一把匕首防身,这万一打起来的话,有个家伙在身上,也能够带来安全感。

站在门外,敲了敲门,等待对方开门的时间内,我的心几乎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上。

在门响的时候,我还特意握了握口袋里的匕首,不过门打开之后,从里面探出来的竟然是何丽那张乖巧可爱的脸蛋,她正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丝的兴奋和期待。

你,你,你不是

看到她,我就愣住了。

这尼玛什么情况,不是给绑匪绑起来了吗?怎么开门的却是她呢?而且还冲着我笑。

不是被绑架了是吗?何丽笑着说。

我点头,她从门内走出来,挽着我的胳膊说,川哥,你那么忙,如果不是这么说的话,你怎么可能会来我家呢。

不过从这点可以看出来,我在你心中还是有点地位的嘛。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连这种玩笑都能开,心可真够大的啊。

川哥,上午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并不是有意要说你非礼我的,而是在玩一个游戏,特别的刺激,所以才会那样。

何丽挽着我胳膊的,整个身子都贴在我的胳膊上,尤其是软绵绵的东西压在胳膊上,感觉很是舒服。

但我也清楚,这里是何丽的家,我不能享受,万一被何丽的男朋友看到,那我岂不是百口难辩吗。

而且我感觉这个何丽有问题,并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所以我挣脱掉她的胳膊,就说回去,她没有什么事情,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可却再次被何丽给拉住说,今天必须要请我吃饭,算是赔偿她早上那么对我。

门就在开着,被何丽那么一拉,我就别她拉到了屋子里。

客人来了,你们稍等一下,还有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一会就能够吃饭了。

才进门,我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端着盘子,裹着围裙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何丽跟着就给我介绍说,那是她男朋友,叫陈伟。

人家都已经看到我了,我也没有再说离开,打了一声招呼,就被何丽招呼在客厅坐着休息。

不过这样给我的感觉怪怪的,你说我一个大男人,去别人家里做客,陪着我的不是男主人,而是女主人,男主人在做饭,我们一男一女在客厅里感觉怪别扭的。

好在我们都是做销售的,而且我们都在一个公司,很快就把聊天的主题给切换到公司的客户身上。

陈伟的速度也很快,不到十分钟就把饭菜全部弄到饭桌上,然后招呼我们过去吃饭。

他们两口子坐在一边,我坐在另外一边,本来是想跟陈伟坐对面的,谁知道他那边没有凳子,我只能坐在了何丽的对面,这个时候如果再移动位置的话,就显得对人家主人不尊敬,我也没有多想,坐下来就开吃。

陈伟并不怎么健谈,整个饭桌子上都是我跟何丽在说话,他就像是一个配衬,默默的吃着饭,时不时的抬头笑笑,点点头,弄的我挺尴尬的,搞的跟跑到别人家撬别人家的墙头一般。

反正我是挺不舒服的,就想赶快吃完离开。

可才吃到一半,我竟然感觉桌子下面有什么异常的动作,像是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压在了我的脚上。

不用想,我也清楚,这应该是何丽的脚,她穿着拖鞋,就是软软的感觉。

我在心中劝慰自己,说她可能是不小心碰到的吧。

可还不等我松口气呢,就感觉到那种软绵绵的感觉顺着脚面往上攀爬。

经过我的小腿,膝盖,慢慢的向上。

我看了一眼何丽,她好像没事人一样,该吃饭吃饭,该聊天聊天,好像桌子下面根本不是她在搞小动作一般。

可不是她又能是谁,难不成是陈伟?

额!我急忙摇摇头,吗的,如果是一个男人,那该多恶心啊。

我看了一眼陈伟,他仍旧在埋着头吃饭,完全没有意识到桌子下面的情况。

当时我心中有两种想法,一个是说出事情的真相,让陈伟认识一下何丽的为人,另外一种是接受着何丽的挑逗,直到吃完饭离开为止。

如果执行第一种的话,万一何丽收拾的比较迅速,她穿上拖鞋来一个死不认账我怎么办?陈伟是相信她还是相信我呢?有人说你可以抓住何丽的脚,这个就是证据啊。

可这个更不行了,我抓住了何丽的脚,再被她陷害一次,说我强行拿着她的脚给我那个怎么办?陈伟还不把我给揍死啊。

沉吟了一番之后,我决定忍一忍。

反正何丽也够不到我那里,只要忍一下,很快就过去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何丽竟然把筷子给弄掉了,然后就钻到桌子底下去捡筷子。

我当时吓了一跳,这何丽该不会

还不等我想完呢,就感觉有一双手软的小手放在了我的腿上。

卧槽,这个何丽,还他娘的真胆大啊,在她的家里,当着她老公的面都敢做出如此下贱的事情来,这要是没有她老公在场的话,还不知道她能够怎么玩呢。

突然我想到了她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她说调戏我是因为在执行一个游戏。

莫非这也是游戏?

有人在电话那头指使她这么对我?

这一下彻底惊醒了陈伟,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问我有事吗?我急忙摇头说没事,手也快速的握着何丽的手,不让她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陈伟跟着就歪着脑袋冲桌子底下说何丽,你筷子找到了没有,如果找不到我去厨房再给你拿一双。

何丽急忙说找到了,跟着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还说气死了,筷子竟然跑到了对面,也太能折腾了。

陈伟就说找到了就行,然后他从何丽手中拿过筷子去厨房给清洗一下又拿了回来,反正整个吃饭的时间,他的表现都特别的好,特别的心疼何丽。

可我怎么感觉,他的脑袋上顶着一片青青草原呢。

好不容易吃晚饭,我是一刻都不想停留,打了一声招呼就快速的从何丽家里走出去。

陈伟要送我,同时还叮嘱何丽,让她不要洗碗,等他回来洗,这种关怀,简直是无微不至啊。

在送到楼梯口的时候,陈伟给了我一个红包,我当时挺纳闷的,平白无故给我红包干嘛,陈伟就说里面不是钱,还让我回家再打开,然后就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一个人留在了楼梯口。

看到他那么神秘,我才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呢,当即就打开了红包。

里面果真不是钱,而是一张卡,同时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行字今晚刺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