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封神传小说全文阅读-秦天何清雅章节目录

第12章 风波

何正走到了何清雅和秦天的身边,很是生气的道,秦大少,我女儿一会儿就要和上官大少订婚了,你不要在纠缠她了好不好?

什么,爸,你说什么?何清雅闻言震惊不已,订婚?和上官大少?

原来何叔叔有两个女儿啊!秦天十分无所谓的道,对于何正有几个女儿,何清雅有没有姐妹,秦天自然是十分的清楚的,之所以这样说,也不过是让何正难堪一下罢了。

虽然何正以后是自己的岳父,但是这个岳父有点不称职啊。

一点情况都还没有了解,就要把我未来老婆嫁给别人,这样小爷情何以堪啊!

秦大少,我就清雅这一个女儿。

何正很是不悦,你秦大少要怎么样,我管不着,不过还请你放开我女儿的手好不好?

原来何叔叔就一个女儿啊,那就是清雅咯?秦天还是衣服无所谓的表情,也就是说,你要把清雅嫁给上官成了?可是清雅是我的女朋友!

爸,我是不会嫁给上官成的,我只喜欢秦天!这时候。

何清雅也表明了态度。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老夫上官君崖今天在这里就替孙儿上官成来何家提亲来着,秦天,你若是有本事,也让你秦家家主来提亲!上官君崖霸气十足的道。

秦家现在的家主是秦天的而是秦江,和秦天这边的关系是十分的差劲的。

让秦江来给秦天提亲,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小的没本事,老的出来了,上官家也就是这等货色啊!秦天依旧是衣服无所谓的样子。

上官家,秦天还是没有放在眼中的,即便是上官家背后的实力。

而这个时候,秦天的二叔,秦家现在的掌舵人秦江也是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快步走了过来。

秦天,你还有脸在这里丢人现眼,还不滚回去!秦江怒喝秦天的同时转身对上官君崖道,上官家主,家中小辈不懂事,我这就让他回去。

秦天的眼中露出一丝怒火,即便是任何人这样说,秦天也许都不会很生气,但是秦江这样说,秦天就十分的恼火了。

因为,这都是秦家人,自家人不帮自家人,这是让秦天恼火的关键。

二叔,你当你的秦家家主,我当我的秦家废物,咱们谁碍着谁了?秦天冷笑道。

混账,怎么和长辈说话的!秦江骂道。

秦天没有给秦江一点面子,因为秦江根本不配。

长辈?秦天疑惑的问道,何为长辈?你有长辈的样子吗?

你!秦江被秦天的话气到了,真是气死我了,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

楼下的人似乎也是发现了二楼的不正常,观望的人越来越多。

传说中的秦家废物和上官大少争女人,这还是十分有看头的。

看现在的样子,似乎两人是战平的。

上官成有上官家的支持,已经取得了和何清雅订婚的机会,而秦天却是得到了何清雅的心,两人各有千秋。

但是总体上来说,似乎还是上官成占据了上风,因为上官成有上官家的支持,而秦天却是独自一人。

这种时候,家族的支持就至关重要,秦家看样子是根本不会支持秦天的。

也就是说,即便秦天得道何清雅的心,最终何清雅要嫁的人恐怕还是上官成了。

上官家主,何董事长,真是让你们笑话了,这孽障的所作所为与我秦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这就将他带回去严加管教!秦江面带愧疚之色道,似乎秦天就不是秦家的人一样。

秦家主,请便!上官君崖并没有给秦江面子,他的身份与秦持文是一辈的,即便秦江也是和他一样是大家族的家主。

孽障,还不走,在这里丢人现眼!一边呵斥着,秦江就过来想要拽走秦天,好像是十分关心他的样子。

秦江没有给秦天面子,秦天也不会给秦江面子,一个金丹期的高手怎么会被一个凡人给拽走呢?

秦天略微一抬手,一道真气发出就将秦江狠狠的震出去了。

混账,连你二叔也敢动手,简直是目无尊长!秦江暴跳如雷,当这么多人的面北摔出去,而且还是家中的小辈,这让秦江一下子就颜面扫地。

而实际上,秦江今天本来就已经很失面子了。

在秦天和上官成之间的矛盾中,也就是围绕着追求何清雅这件事情上,秦江没有一点支持秦天。

这似乎是间接的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秦天在面对上官家的时候服软了。

要不然为什么家中子侄的终生大事都没有站出来支持,而是在不断的呵斥、贬低呢?

可惜的是,秦江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今天在何家别墅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整个秦家的威望降低到了一个极致。

也许,从今天过后,建邺市第一家族的名头将要送秦家的手中丢失了,而继任的建邺第一家族自然是上官家。

二叔?面对着秦江的暴跳如雷,秦天依旧是一度无所谓的样子,不过话语中确实透露着极度的不满,你还有脸说是我二叔?呵呵,秦家注定要在你的手上衰败,我今天在这里奉劝你一句,任何内部不团结的家族都是不会长久的,而你最终将会成为秦家的罪人还有就是,上官家主,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你还在跟我搞这一套,你孙子没用,追不到女人,你就来帮忙,上官家真的是好大的威风,可惜我秦天确实不吃这一套!秦天傲慢的道。

哼,秦家小子,那你微微何家会选择谁呢?上官君崖显然是信心十足,何贤侄,和我上官家联姻之后,我们可就是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了,到时候老夫会奏请隐藏上官家给予何家几个修炼名额,让何家也进入修炼行列!此话当真?何正听了上官君崖的话明显大吃一惊,和上官家成为最亲密的合作伙伴这没有什么,但是隐藏上官家的修炼名额却是异常的珍贵。

如果何家能够获得隐藏上官家的修炼名额,出现了修炼者,即便是依附于隐藏上官家,那对于上官家来说也是一个质的飞跃。

当然,贤侄认为老夫还会骗你不成?上官君崖笑道。

上官爷爷,我何清雅是有思想的人,就算是何家的所有人都同意了,我何清雅也不会同意的,要嫁他们嫁,我是不会嫁的!何清雅态度十分坚决的说道。

上官家想要强娶,还要过我这一关。

秦天无比霸气的道,不管上官家想要怎样,我秦天都会接着,区区一个上官家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的确,对于秦天来说,一个上官家真的算不得什么的。

一个隐藏的修炼家族实力到底有多强,秦天虽然并不清楚,但是也可以肯定不会强到哪里去。

以秦天现在金丹期的修为,只要不遇上仙人级别的高手还真的不怕什么。

当然,最重要的是,秦天的背后还有一个实力强悍的师傅,虽然这个师傅来无影去无踪,但是徒弟遇到了危险,他总不会不来吧?对于这个神秘的师傅,秦天可是信心十足的。

还有一点,秦天的身边还有一个金丹期的小狐狸,两个金丹期的高手,这样的实力对于一些小型门派来说已经是可望而不可求了。

修仙秦家的实力,秦天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金丹期在修仙秦家已经算得上是长老这一级别的高手了。

而在建邺市,秦家一直压着上官家的,这也可以反映出来,隐藏上官家的实力比不上修仙秦家。

这样一来,秦天就放心了。

以秦天现在的实力,隐藏上官家定然不会为了上官成的婚事二得罪秦天的。

一个金丹期高手,不管是隐藏上官家还是修仙秦家都是可以拿出来的。

但是得罪一个金丹期高手可不仅仅只是多了一个金丹期的敌人那么简单的事情,谁可以肯定这个金丹期高手就是只身一人呢?要是对方还有师门,还有家族呢?

而且,一个像秦天这样的年轻的金丹期高手可不是那么常见的,这可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这样的人才,几乎不可能是散修,因为散修没有那么多的修炼资源,根本没有办法在二十几岁成为金丹期的高手。

而且,即便是一些中小型的门派也是做不到这一点,只有那些超级大派中,才会有足够的资源来打造这样一个年轻的高手。

所以,隐藏上官家绝对不敢轻易的得罪秦天,这一点秦天早已经算计好了。

秦天,没有秦家的支持,你不过只是一个二世祖,你以为你还能够和我竞争吗?上官成显得十分的得意,何叔叔,您可以放心的把清雅交给我,虽然清雅现在对我意见很深,但是我相信,不要多久,清雅会爱上我的!贤侄一表人才,自然会是清雅的好夫婿,雅芝,你带清雅先到里面去,我和上官老家主商量一下孩子门的事情!何正春光满面的道,何家就要在我的手中发展壮大了!这是何正此时的想法。

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

何清雅十分的固执,爸,不管你把我许给谁,我只会嫁给秦天,这是任何人都不可以改变的!

何正明显的被何清雅的话给气到了,真的是太不像话了,雅芝,把她给我带进去,还有,秦大少,还请你移驾,我何家不欢迎你!

很明显,何正已经摆明了态度,纵然是得罪秦家,也是不能够放弃上官家这根大腿的。

隐藏上官家的修炼名额实在是太诱惑人了啊!

第13章 离开何家

走,秦天,我们这就走!秦天还没有说话,何清雅确实拉着秦天就往外面走。

清雅,你要去哪里?何清雅的母亲赶紧拦住了何清雅和秦天。

秦天也是将何清雅拉了回来,清雅,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这寿星怎么能够离场呢?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没有你,我的世界就没有任何色彩,只会留下死亡的黑色!何清雅的态度很是决绝。

没事的,清雅,没有人能够把你从我的身边夺走,即便是仙魔也是做不到!秦天霸道的说道,我说过,区区上官家我还没有放在眼里,修炼者虽然强大,但也不是万能的,更不要说隐藏上官家这等低劣的家族了!贼子口出狂言,老夫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修炼者!上官君崖本秦天的话给刺激到了,挥拳便向秦天打了过来。

老匹夫一边呆着去!上官君崖还没有接近秦天就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上官君崖狠狠的砸在了墙上,一口鲜血忍不住吐了出来。

今天是清雅的生日,就饶你一名,再有下次,定斩不饶!秦天的话中露出不可抗拒的语气。

谁也是没有想到,秦天竟然有着如此强悍的实力。

虽然上官君崖的实力有多强,在场的众人并不清楚,但是秦天一挥手,上官君崖就飞了出去,还是可以看出来秦天的实力是无比强横的。

即便上官君崖是一个普通人,那也不是一挥手就能够飞出去的,这也是一百多斤啊!你,你也是修炼者?上官君崖很是吃惊,之前一直谣传秦天没有能够进入秦家背后的势力进行修炼而被秦家认为是废物,为此,秦天的父亲还丢失了家主了身份,可是没有想到,秦天竟然是一个实力强横的修炼者。

我为什么不能是修炼者呢?秦天反问,有道是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

秦天的话再次的说明了秦天拥有很强悍的实力,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这是在告诉上官君崖,上官家的那点实力,他秦天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那你认为,这样就能够赢了吗?上官君崖道,老夫的功力虽然不及你,但是何贤侄已经赞成清雅和老夫的孙儿上官成之间的婚事了,你即便能够打败老夫,又能够怎样呢?

那我就杀了上官成,老匹夫,你认为呢?秦天一脸邪异的道。

你敢!上官君崖大惊,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认为能够随便杀人吗?

老匹夫,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对于我这样实力强悍的修炼者来说,法律是能够约束的吗?秦天一步步走向了上官成,同时,金丹期的威压一览无余,上官成在秦天的威压下,已经是双腿发软,屎尿齐下了。

即便是上官君崖,在秦天的威压下也是惶恐万分。

最为一个正宗的金丹期修仙者,秦天的威压可不是上官君崖能够承受得住的。

秦天,修炼者是不能够对普通人出手的,成儿是一个普通人,你若是杀了成儿,你会受到华夏修炼者协会和龙魂的追杀的!上官君崖威胁道。

嘿,这个时候还敢威胁我!秦天怒道,那好,我不杀上官成了。

上官君崖闻言大喜。

可惜的是,秦天的话并没有说完。

我杀你!

秦天的话音一落,上官君崖顿时怕的颤抖了起来。

任何人,都会怕死的。

不要,你不能够杀我的!上官君崖颤抖的道,我是隐藏上官家在世俗的代言人,你要是杀了我,隐藏上官家会追杀你的!

刚才的威胁已经奏效了,秦天不敢杀上官成,因为上官成是普通人,杀了上官成,官方组织不会放过秦天的。

但是,上官君崖却不是普通人,所以秦天不必要顾忌什么。

不过,对于秦天来说,即便是杀掉了上官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年轻的金丹期高手还是非常的吃香的。

隐藏上官家?秦天仍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上官老匹夫,你认为隐藏上官家会为了你来得罪我和我背后的势力?

上官君崖低头不语,的确,隐藏上官家会不会因为他而得罪秦天以及秦天背后的势力,这是值得深思的。

上官君崖知道自己在隐藏上官家的地位,说白了,不过只是一个在世俗的代言人而已。

自己死了,隐藏上官家只不过需要换一个代言人罢了。

至于之前所说的给予何家几个隐藏上官家的修炼名额,这也是因为隐藏上官家需要吸取一些新鲜的血液,只要何家的人资质可以,进入隐藏上官家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上官君崖才敢于信誓旦旦的说给予何家几个名额。

老匹夫,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须知人外人,天外天的道理,今日我不杀你,但是不代表以后不会。

秦天漠然道,杀人,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奈何太多的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何叔叔,清雅与我两情相悦,还望勿要阻止!

秦天的话语很是严肃,似乎何正若是继续阻止他们的话,秦天也不会对何正手软一样。

至于你,不过只是一个依赖家族的二世祖,离开了家族,什么都不是,我不希望你以后打扰到我们。

秦天冷冷的说道,至于你们隐藏上官家要不要报复我,我也提醒你一句,有多少人,准备多少棺材!

上官君崖带着上官成灰溜溜的离开了何家,而秦江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走了。

想要在何清雅生日宴会上展现自己的二代们也都是眼巴巴的看着秦天牵着女神,上官家都失败了,他们还有什么办法呢?

至于其他的人,也都是陆陆续续的离开。

本应该热闹的生日宴会,却根本就没有热闹起来。

何正虽然非常的痛恨秦天,因为秦天让他失去了大力发展何家的机会,让他失去了抱上上官家大腿的机会。

但是何正也是敢怒不敢言,秦天的实力摆在这里,上官君崖都不是一招之敌。

秦天离开何家的时候依旧是牵着何清雅的小手离开的。

今天,秦天和何清雅的关系在整个建邺市都将会转开,而何清雅也绝对自己的父母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所以,在秦天离开的时候,何清雅也是选择和秦天一起离开。

对于何清雅的离开,何正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阻拦不了。

离开了何家,秦天苦笑一声:呵呵,清雅,今天真的对不起,你的生日宴会完全的被破坏了。

这与你无关。

何清雅微笑道,如果没有上官家,今天将会是圆满的,拿来吧。

什么?秦天被何清雅最后的三个字弄得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生日礼物呢?何清雅提醒道。

秦天恍然大悟,今天是何清雅的生日,本来自己精心准备了礼物,但是由于上官家的出现,这礼物到现在都还没有送出去呢。

啊!秦天故作惊讶,清雅,真的对不起了,我竟然忘了给你买生日礼物了!

哼,没良心的!何清雅生气道,枉我对你这么好,竟然把我的生日礼物都忘记了!

嘿嘿,我是没有给你买,但是我没有说未曾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啊!秦天嘿嘿一笑。

快给我看看,你给我准备的礼物,要是不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何清雅喜道。

喏,礼物就在这里咯!秦天指着自己笑道。

何清雅闻言愣住了,随即明白了过来。

这个礼物我不喜欢!何清雅佯怒道,不过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嗯,以后的衣食住行都是你来解决了,我的奴隶!

什么?奴隶?

秦天真的是愣住了,本来自己只是和何清雅开个玩笑,但是没有想到何清雅竟然还当真了!

怎么,你不愿意?何清雅佯装生气道,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就找别人咯!

不,不。

秦天连忙道,你的生日礼物在这里呢,这可是我亲手制作的挂坠,世间仅此一份哦!

秦天连忙讲准备的法器吊坠拿了出来,这可是好东西,花费了我好大的精力才做成的呢!

哼,算你识相,帮我戴上吧。

何清雅开心的道。

秦天一边讲挂坠戴在何清雅的脖子上一边说道:清雅,这个吊坠你时时刻刻都戴着,不要取下来,它可以保护你的!这可是我亲手制作的法器,只要有人对于意图不轨,它就可以保护你不受到任何的伤害,而且还可以攻击对方!

这是真的?何清雅显然是不相信的。

法器?这么的神乎其神?这个时候的何清雅可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着妖魔鬼怪存在的,对于法器的认识也是局限于骗人的这个层面。

当然啦,这个法器很厉害的,不信我试给你看看。

秦天说着捡起了一个小石子,清雅,等会儿我用这个小石子丢你,你仔细的看着小石子。

说着,秦天就将小石子朝着何清雅丢了过去。

何清雅本来还被下了一下,但是当小石子在接近何清雅的时候,突然一道红色光芒一闪而过,小石子瞬间变成了石粉飘散。

哇,好神奇啊!何清雅惊讶道,秦天,这真的是你做的?这么神奇?

嘿嘿,现在你相信了吧,你老公我可是无所不能的神仙哦!秦天自豪的道。

我可没说嫁给你!何清雅娇嗔一声,脸上布满红晕。

其实在选择和秦天一起离开何家的时候,何清雅就已经做出了决定,既然爱,那就大胆的去做好了。

嘿嘿,走,回家去!秦天拉着何清雅的小手拦了一辆的士往自己的别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