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鬼小姐小说在线阅读章节

第12章 过阴下神

当我把红手帕用红线拧在驴蹄上后,时间已经逐渐逼近下午三点。

苏小妞让我准备准备,该动身了。

可我感觉还没准备充分啊,就背了背口诀,走了两遍罡法,这就可以去找霍燕了?卧槽,当时我就冷汗直流,毫无底气。

就像你去泡妹纸,如果你身上带足了钱那是底气十足,牛逼哄哄,可要是你没带几个钱,恐怕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软了。

我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用超市那种袋子装好了用红线拧了红手帕的驴蹄,以及剩下的红线、手帕、盐,再将袋子用衣服包裹,避免被人看到,然后往货仓附近的厕所走,心中却憷的慌,因为我完全没有把握!

我边走边问苏小妞,我这一去究竟有多大把握?苏小妞想也没想的就说:你天赋不错,应该有百分之一的把握吧。

特么我当时就给跪了。

天赋不错也才百分之一的把握?这分明是让我去送死啊!

我有一种预感,我这一去,就像是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苏小妞嬉笑我说什么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可我来都来了,何况买这些材料都花了我一百多块钱,我这样一走了之怎么对得起我的钱啊!

当时我也是脑抽,自己的命重要还是钱重要?反正那时候我是没去多想,就一路忐忑的来到了货仓附近的厕所面前。

这间厕所是一幢3层楼的黄色房子,底楼门廊上还印有公司厕所四个字。

周围栽植着大片林木跟灌丛,厕所后门还有一棵巨大的柳树。

大门附近和门廊上颇有些凌乱,应该是之前傅祥的死搞成这副模样的,还没有人来打扫清理吧。

这厕所以前无论早晚都由一位环卫工人来开门关门,顺带清扫一次。

如今搞了这么一出,谁还敢来?

腊冬这季节,天气时好时坏,此刻不仅灰雪蒙蒙,没有半点太阳,连天色都阴沉沉的,一股沉闷的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在衬着这间厕所死过两个人,霍燕的尸体还在这厕所附近,瞬间就给人一种阴森可怖的感觉。

还好现在只是下午三点左右,我的胆子也是大了一些。

要是换做晚上,恐怕我现在已经吓尿了。

我想着,即使是鬼,也不会大白天出来杀人吧?厕所附近什么声音都没有,可我依然不敢踏足厕所之内半步。

然而苏小妞却催我趁那风水师还没来之前,将拧着红手帕的驴蹄放在厕所顶上。

我抬头一看厕所顶部,你大爷的,三楼那么高的厕所,我怎么够得着?

反正进我是不敢进去的,还好在厕所外面有一座比较低矮的石墙,我沿着这座石墙,勉强爬到厕所二楼,可就是够不到三层,苏小妞说放在二楼勉强也行,我如蒙大赦,随手就将驴蹄丢上了二楼,同时将驴蹄内的红线给抽出一端。

接着,苏小妞让我将剩下的红手帕用针线分别插在厕所四面角落地底,以应扔在厕所二楼的驴蹄位置,用红色针线将它们串联起来,四个角落的红手帕共抽离出四根红线,加上驴蹄上的那根红线,一共是五根红线。

之后是最后一步,用盐洒厕所一圈,这个最简单,很快我就搞定了。

意外的是,我刚做完这一切,货仓那边隐隐传来人声,听声音有些耳熟,其中有人说了句:风水先生,你真的有把握除掉霍燕那只鬼吗?

我一听顿时打了个激灵,来者定是满元逸那厮,之前让他别插手他不听,我又不想被他害死,更不想看到赵熙、宁雪、于杰这些同事们死,才听苏小妞的话,壮着胆子来试一试。

没想到,我刚准备好,他就来了!

躲起来!即使苏小妞不说我也知道,我左右张望,躲进厕所内我是绝对不敢去的。

还好这厕所面积有些大,周围还种植着大片林木与灌丛,情急之下,我就躲进了灌丛之中。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清晰看到,当先一人正是那风水师满元逸。

苏小妞告诉我,风水师有许多别称,像是地理、阴阳、卜宅、形法、青囊、堪舆等。

他们的能力有避邪镇煞、趋吉避凶,念咒符灵、察星观水等,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可我怎么看满元逸都像是虚有其表呢?

此刻的满元逸左手捧着一副山水画,右手握着一柄未开锋的钝剑,左腰鼓着一个布袋子,里面应该装了不少工具,而右腰却系着三层黄符,用红线串着。

我这才注意到,满元逸的穿着打扮跟之前有些不同了,之前那副衣冠楚楚的形象已然不见,换之而来的,则是有点像是道士打扮。

我很怀疑,他确定是风水师而不是道士?

霍燕的尸体一天不火化,你们这公司一天将不得安宁。

满元逸望了两眼这间三层楼的厕所,然后皱起眉头,很是严肃的说:果然这气场,明显要比上次我来做风水的时候大不寻常。

我看到满元逸走到厕所面前的同时,还看到了宁雪、赵熙、于杰他们几个也跟着过来了。

顿时我就心里暗急,这要是发生什么,谁救得了他们?满元逸那厮就完全没考虑到后果吗?

可我现在多想也没用,苏小妞让我静观其变。

我就这样看着宁雪、赵熙几个跟满元逸交谈了一会,大概是在说如何除掉霍燕的事吧,我反正没怎么听清楚。

然后我就看到满元逸将手中那副山水画挂在一楼的厕所外门上,脚下连踏五步,轨迹奇异,双手紧握那把未开锋的钝剑,掐好剑诀,嘴中念念有词;

神水过乡,一遍,二遍,三遍。

不念不灵,井中舀来五龙排位之水,路上带来草鞋之水,江边讨来长流之水,河中舀来五鬼之水。

一喷天开,二喷地裂。

三喷人伤,四喷鬼绝灭!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而同时,赵熙、孙雅两个女人站在厕所右翼,于杰、伍新两个男人站在厕所左翼,宁雪站在厕所中央,满元逸站在宁雪前方三米开外,只见他仗剑披发,腰间黄符涌动,刹那之间,天色猛地黑了下来,宛如一下子变成了晚上一样。

愣是吓老子一跳,苏小妞突然惊疑一声:这是过阴!这个风水师,的确不简单啊,居然还会过阴下神。

过阴下神?那又是什么奇葩玩意?苏小妞说,过阴下神,简称摸吓、驱鬼、下阴等,也就是把灵魂从阳间带到阴间。

不过满元逸似乎并不精通此术,需要五个男女排位布阵,方可助他成功过阴。

一旦过阴成功,那么满元逸的灵魂就会进入阴间,也就是进入只有鬼与鬼生活的世界之中。

卧槽,听起来好牛逼的样子。

不过满元逸过阴想干嘛?我很好奇,他不是风水师吗?改一改风水不就没事了,为何还要过阴?苏小妞却笑道:你以为他有把握光改改风水就能除掉霍燕吗?那是他自欺欺人!也就是说,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以改风水来除去霍燕,所以只好过阴去找霍燕的尸体。

我奇了怪了,霍燕的尸体不就在厕所附近吗?为何还要过阴去找?

霍燕的尸体就在厕所附近是没错,想要找到位置并不难,不过他应该已经发觉,尸体好像被什么东西保护着,即使找到了位置,也看不到尸体。

于是呢,他只能过阴去找,只要在阴间找到霍燕的尸体,在她尸体上做一点手脚,然后回到阳间就能看到了。

到时候,只要毁掉霍燕的尸体,那么霍燕这只鬼就能除去了。

苏小妞简直就像是百科全书一样,似乎没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我边佩服边问她,霍燕的尸体被什么东西保护了?

苏小妞却说我笨,之前就跟我说过了,就是霍燕的尸体正在结茧,被鬼茧保护着的尸体,阳间之人是极难看到的,除非道行高深之人。

而那满元逸的道行显然没那么高,肉眼根本看不到,只好过阴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

嘿嘿嘿嘿突然,一道极为阴森诡异的笑声,从厕所之内朝外冲散开来,吓得我浑身毛骨悚然。

第13章 步罡踏斗

伴随着阴风习习,周围光线越加的昏暗起来,一股蒸汽一般的白雾从厕所正门倏然飘出,穿过门口的宁雪,直朝正在做法的满元逸冲去。

同时我们口袋里的手机发出滋滋滋的电波似的杂音声,附近林木上的树叶哗哗哗的摇动起来,连得公司外面路过的野猫野狗,都发出汪汪汪、喵喵喵的惊叫声。

他死定了!苏小妞声先夺人,愣是吓老子一跳。

我正想问为什么呢,却看见满元逸那厮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给撞飞了出去,连滚带爬的撞进了我对面的灌丛之中,生死未卜。

接着又听到无比熟悉的诡异声响起:早饭还没消化完,你们就送上门来了嘿嘿嘿嘿宁雪等人啊的一声,怕是给吓坏了,直接扭头就跑,四散轰开。

傻子都听得出来这声音是谁的,自然是霍燕那只鬼。

尤其是宁雪跟于杰两人,昨晚就在货仓内与之生死擦肩,当下听到这声音,脚底抹油跑开了。

不过让苏小妞意外的是,霍燕居然没去追满元逸,而是径直朝最近的赵熙跟孙雅追去。

苏小妞跟我说,要是霍燕此刻去追满元逸的话,那么正在过阴中的满元逸必死无疑,更严重的还会魂飞魄散,形神俱灭!

然而对我而言满元逸根本不重要好吗?这时候的我心里想的全是赵熙,正当我朝灌丛外冲出去的时候,迎面一阵香风扑来,我会说我还没反应过来吗?一具成熟女人的躯体就这么向我身上贴了过来。

我完全不知道手上的触感是怎么样的,因为我直接就被这女人给撞翻在了地上,眼冒金星。

完全来不及去看这女人是谁,只凭着一种感觉,这个人定然不是赵熙。

许飞?他大爷的,怎么又是宁雪?我一阵苦笑,昨晚在货仓,我急着想要去保护赵熙,中途撞上了宁雪,现在我也急着去找赵熙,又被宁雪给撞上了,还撞翻在地上。

卧槽,要不要这么逗我?

宁老大咱们有话起来再说好不?我还没被鬼给杀死,就要先被你给压死了。

我摆出一副很是委屈的表情来,却逗得宁雪扑哧一笑:你的意思是我很重咯?我偏不起来!嘴上说不人却已经站起来了。

我哭笑不得的说:宁老大,这里危险,你先回去,或者先离开公司!

那你呢?宁雪拧紧眉头,我装逼似的来了句:我要去救我的同事!

哪想到宁雪脱口就说:是赵熙吧?我刚看她跟孙雅一起往厕所西面跑去了。

丫丫的,搞得好像全世界都知道我暗恋赵熙了似的!都怪于杰那王八蛋!

不过听宁雪这话,显然她是没看到霍燕那只鬼正追着赵熙她们去了,也难怪,现场恐怕也只有被这位鬼小姐附身的我才能清楚的看到霍燕那只鬼吧!

我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让宁雪先走,而自己则是想去找赵熙。

可突然我好像被什么绊了一跤,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妈的疼死老子了!

你这个笨蛋,你眼前这位宁老大的出事概率明显高过你的暗恋同事赵熙知不知道?苏小妞愤怒的声音在我耳边骤然响起:赵熙她们只要不回头暂时就不会有事,而你的宁老大极有可能小命难保!

我吃惊的问她宁雪怎么了?苏小妞说:人的精神分为魂魄这事我跟你说过吧?尤其是三魂,你的三魂全属阳,你的身体相当于一面护身镜,普通小鬼极难对你下手。

而宁雪的三魂之中,却存在着厄阴,一旦让这些小鬼得到厄阴,后果实在无法想象!

我听得满头雾水,反正我是不太清楚三魂七魄这种东西,更别说什么厄阴了,我只知道苏小妞这么说肯定有原因,当即就问她: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苏小妞正色的说:霍燕那食粪鬼不能离厕所太远,赵熙她们只要跑出这段距离,自是会脱得一命,所以霍燕她很快就会回到这里来。

现在正好那风水师不在,你速速将之前分别摆放在厕所五面的五根红线牵出来,将它们栓在厕所后方的那棵大柳树上,记住,要边步罡踏斗,边念诵口诀,同时将红线栓到那柳树身上,万不可走错一步,念错一词,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错失,否则后果很严重!

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错失我特么居然开始紧张了起来,步罡踏斗跟口诀我才练了不到一小时,即使我记忆力再好,也没多大把握能够很顺得背下来。

但是,为了保护赵熙,保护我的同事们不再有事,我咬了咬牙,边在心中复习,边朝厕所后门走去。

说实话,人一旦有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胆子跟潜力将会扩大数倍,就譬如现在的我。

我壮着胆子一路猫步走来,路过厕所前门的时候,看到之前满元逸用来做法的山水画跟未开锋的钝剑都凌乱的掉在地上,当时苏小妞跟我说,这并不是什么山水画,而是风水画,用这画可以扭转地理风水;那钝剑是风水剑,虽然没开锋,伤不了人,却能驱除阴灵。

我没去管这些玩意,趁霍燕不在,我蹑手蹑脚的将事先放在厕所五个角落的五根红线扯了出来,然后来到厕所后门口的那棵大柳树前。

当时我有些奇怪的问苏小妞,为何要把红线栓在这棵柳树上?苏小妞跟我说:正所谓‘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

而柳树又天生属阴,是鬼魂最喜欢呆的地方。

霍燕的尸体就在这棵柳树底下结茧!

霍燕的尸体就在这棵大柳树底下?卧槽,当时我就吓尿了。

这棵柳树应该是冬柳,非常高大,枝条纵横交错,垂柳依依,枝叶却凄白一片。

衬托着此刻昏暗难明的环境,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苏小妞让我快点将红线栓上去,我回过神来,强忍着似乎快要炸开来的小心脏,回想起之前苏小妞教我的罡法与口诀,绕着这棵大柳树开始步罡踏斗,念诵口诀;

白炁混沌灌我形,禹步相推登阳明。

天回地转步七星,蹑罡履斗齐九灵。

百神助我断妖精,恶逆催伏邪魔倾。

众灾消灭我长生,我得长生朝上清。

急急如太上律令敕!

念这段口诀的同时,我迅速的将五根红线栓在了大柳树身上,拧紧一拉,弄上一个死印结。

苏小妞夸我记忆力太牛逼了,居然一字不差的都念了下来,还同时走完了步罡踏斗!其实我也挺佩服自己的,以前上学那会儿我怎么没发现呢?居然还有这种过目不忘的本事!

我正暗自得意呢,附近猛地传来一阵凄惨叫声,我下意识地朝声源望去,我靠,原来是霍燕那只鬼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宁雪身后的,差点就要碰到宁雪。

苏小妞当时说好在我及时拧紧了这红线,直接将霍燕给拉了回来,要不然宁雪极有可能出事。

宁雪这丫头,我都让她走了,她居然还再等我!苏小妞却说,那是因为现在没光线,天气本来就阴沉,再加上满元逸的过阴效果还没消失,霍燕的出现更是将最后一丝亮光给深深掩盖,导致一百米之内黑的可怕,宁雪根本就瞧不清路,如何走得了?而我之所以能够在黑暗中瞧得清路,还能看到宁雪,正是因为苏小妞的感官与我并存着!

这个好处我还是相当受益的,然后特么就悲剧了。

我竟然看着霍燕那只鬼朝我心急火燎的冲了过来,凶神恶煞的对我怒吼,可她不知为何,居然说不出话来。

我管她想说什么,吓得忙拔腿就往外跑。

那霍燕对我紧追不舍,从身后迅速追来,张牙舞爪的,仿佛要将我碎尸万段那般恐怖,差点没把我的小心脏给吓炸了!

苏小妞急着叫道:蠢猪!你跑什么呀,你以为那五根红线是摆设吗?快回去抓紧那五根红线,只要抓紧了这五根红线,你就可以遛狗一样把霍燕给遛得跪地求饶!

我一愣,擦,那五根红线竟然还有这么牛逼的能力?我还以为只是摆个样子,装个逼呢!当即我就屁颠屁颠的又跑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