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作弊王戚金史红云小说-无敌作弊王九玄沙王完整版

第12章 醉酒女人

戚金想来想去,只能归结于他在训练基地的这一年半时间里面,许多行为跟这个社会脱节了。

不由得在心里说道:这要是在监狱里关上几年,等于是被社会抛弃了,因此,把犯人关起来,的确是一种惩罚,而且很严重的惩罚,从监狱里出来的人,用重见天日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中午在出租屋里面自己做的饭菜,以前在家里的时候,父母都上班,他上学在学校里吃,每当放假,只能自己做饭吃,虽然厨艺不是很好,自己吃也不嫌弃味道不佳。

吃过饭之后,拿着电话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振铃三遍之后,一个优美的声音传来:喂,你好,请问找谁啊?

武嫣儿?戚金听到声音之后,立刻辨别出来,这是久别的武嫣儿的声音。

她的电话号码没换。

戚金?武嫣儿的情绪激动起来,说道:你怎么能逃走呢?再坚持一下,就回到学校了。

你在哪儿?戚金不想说自己的事儿,太复杂。

我在刑警学院啊。

你没被开除?戚金心里愈发坐实了被骗的感觉,当初武嫣儿等人离开训练基地,教练们都说那些人不适合当刑警学院的学生。

没有啊,我一直在学校里读书,再有一年就能实习了。

说到了自己的现状,武嫣儿的心情好了很多,她终于要做向往已久的警察了。

但是戚金却被开除了,她心里还是有点难受。

做一两件大事,立下功劳,就能重回警察队伍了。

戚金心里这样想着,并不是太沮丧,他预计,当武嫣儿毕业之后,他应该破获一两件大案要案了,武嫣儿在学校里学习,他在社会上闯荡,社会这所大学更加复杂,更加丰富多彩。

你在哪儿?武嫣儿问道。

我在戚金一想,告诉了地址,武嫣儿说不定要来看他,对自己和武嫣儿都不是好事,话到嘴边,立刻改变了:我还在流浪,没有固定的地点,等稳定下来再说吧。

你保重自己。

武嫣儿终于露出一丝真情,让戚金心里感动,这句保重,在戚金四面楚歌的情形之下,给了他温暖和支持,后来,戚金数次救下武嫣儿的性命,跟这句话有很大的关系。

毕竟她在戚金被开除之后,还是没有忘记他,依旧关心他的安危。

晚上,掐着时间给父母打电话。

当电话接通之后,听到熟悉的,心盼已久的妈妈的音声传来,戚金的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离开家门一年半,想家的心情积压成为一条奔腾的河流。

妈妈戚金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孩子,阿金妈妈也痛哭流泪,半天才说道:你啥时候回家啊?让你爸爸求求公司的领导,找一份工作,要不在学校里打杂也成。

打杂?找工作?戚金心里苦笑,很干脆地说道:妈妈,工作的事情不着急,我在外面打工,不混出一个人样来,不回家。

他无法跟妈妈解释,只好做出赌气的样子说道。

你妈妈提高了声音,马上控制住情绪说道:你不要意气用事,回家吧,家里有你吃的用的,不要在外面,社会很复杂,别让人家给骗了。

其实,秦秀萍担心戚金走上邪路,这个孩子好好的学不上,已经走向堕落,如果在外面做了坏事,一辈子就完了。

妈妈戚金有点后悔打电话了,说道:我不会连累家里的,放心吧,我的路,自己走,将来有一天,你们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你先回家,我们就很高兴了。

妈妈的声音凌厉起来,如果不是隔着距离,恨不得拍他两巴掌,在外面流浪不回家,心里还有亲人吗?

好吧。

明天我就回家。

戚金想了一下,的确是应该回家看看。

但是一件事改变了回家的计划,这是他和秦秀萍都没有想到的。

聊了很久,直到没电了,戚金才放下电话,心里感觉舒服多了。

昨夜睡得太多,今天遇到的事儿让戚金心里激动,到了十点钟依旧没有睡意,爬起来,站在窗前。

外面的路灯一眨一眨的,像是一种召唤,让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感觉在屋子里太压抑了,戚金决定出去走走,他现在是无事一身轻的阶段,没啥压力,除了对父母的愧疚,未来的责任还是云雾一般,他的想法很好,那就是做不成卧底,也能找到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至于警察的荣誉感和责任心,暂时还没那么强烈。

外面的天气很冷,至少是三级风,从冒牌警服的领口和袖口灌进去,戚金学着抄手的动作,两只手交叉放在一起,温暖了很多。

大街上偶尔有车子呼啸而过,卷起片片雪花,打在他的身上。

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开车应该很惬意吧。

戚金第一次对车子有了向往。

他在训练基地学过开车,却没有正式的驾照,心想是不是趁着这段时间考一个驾照,以后买一辆二手车,也方便行动。

一想到驾照需要真实的名字,暂时打消了心里的念头。

走过两条街,前面忽然出现两个男子,四只手拉扯着一个挣扎的女子。

这是啥情况?戚金自言自语,左右看了看,街道上只有寒冷的风打着卷呼啸而过,没有人停留。

走过去,戚金惊讶地看到,两个男子正要把女人塞进一辆车子里,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道:两位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啊?

囧了囧,两个男子回头,很不友好地说道:滚,别多管闲事。

拉了拉肩膀上的长发,戚金叹口气,说道:你们这是犯罪,知道不?口气悠闲,犯罪在他的嘴里,跟吃早餐差不多。

犯罪?其中一个胖乎乎的男子忽然笑了,回手关上车门,把那个女子扔在车内,男子笑道:哟,你不是想做英雄救美吧?兄弟,自古以来,都是英雄空余恨,许许多多的英雄就是这样留下悔恨的。

这么说,你们真的在做天人共愤的事儿?戚金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他雪白的牙齿让两个男子感到不安。

滚。

那个头发染成一缕一缕的男子说道:我是双龙会的人。

双龙会?戚金摇摇头,说道:就是九龙会也不行。

小子,你存心跟我们双龙会过不去,是不是?

你吓不倒我。

戚金无所畏惧。

找死。

心里着急的胖子忽然冲上来,夹带着劲风的一拳对着戚金胸部落下。

噗。

戚金抬起一脚,速度比胖子这一拳更快、更猛。

啊胖子来得快去的更快,飞出去五米之外,仰面朝天,头颈跟马路牙子来一个亲密接触,然后他昏了过去。

剩下的男子心有灵犀,认为空手干不过戚金,从后腰的位置拔出一把匕首,恶狠狠刺过来。

劲风划开空气,杀气凛冽。

滚。

戚金学着这个男子的语气说道,依旧是飞起一脚。

噗。

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寒芒,然后旋转着飞起,落在十米之外的地方。

男子跟同伴一样,撞在马路牙子上,头破血流。

戚金追上去,在男子的颈部狠狠加上一脚,两个人一起晕过去,身体紧紧挨在一起,他们是一对倒霉的难兄难弟,哪怕是晕倒也不分开。

没有理会那一对男子,打开车门,戚金闻到一股酒气,长发蒙面的女人醉的不省人事,看面相只有二十几岁。

拍了拍她光滑细嫩的脸蛋,戚金叫道:喂,醒一醒,一个女人,喝那么多的酒,被人卖了也不知道吧?

女人听到了呼唤,脑子阵阵晕眩,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过去,迷迷蒙蒙睁开眼睛,她含糊不清地说道:再来一瓶,不醉不归。

哭笑不得的戚金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酒真不是好东西,争渡争渡,不知归路,那种洒脱的意境,现在已经无人可知了。

他的胆子很大,坐在驾驶位置上,把车子开到了居住的小区外面,车钥匙也不拔,搀扶着不知是谁的女人回到了出租屋里面。

将唯一的床铺让给女人,戚金在另外一间屋子打个地铺。

他刚刚闭上眼睛,忽然听到呕的一声,接着,连续不断的呕声响起。

拍了拍脑袋,戚金爬起来,到主卧室给女人收拾呕吐物。

当他把一切收拾利索之后,已经到了凌晨三点。

饶是他体格强健,也支持不住了,倒头就睡。

啪啪啪一顿耳光把戚金拍醒了。

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昨夜搀扶回来的女人,瞪着一双溜圆的猫眼,恶狠狠看着他。

戚金摆摆手,疲倦地说道:干嘛啊?刚刚睡着,快去睡吧。

你别睡了,这是哪儿?女人揪住戚金的脖领子,想把他提起来。

没想到她竟然很暴力。

嘶啦戚金的衣服撕开一道口子。

轻点,轻点,你别拽我啊。

戚金急眼了,家里家外只有一套内衣,撕坏了还得买。

女人的酒醒了,力气很大,把足足一百四十斤重的戚金直溜溜拽起来。

呼。

戚金呼出一口浊气,终于自己站起来,一把攥住女人的手腕子,准备用反擒拿的手法把她制服。

当他的手刚刚抓住女人的手腕子,女人立刻双眼一瞪,一脚踢来,直奔戚金的下身要害部位。

第13章 史红云

除了在训练基地那些日子,戚金还没遇到过能还手的人,因为他的动作快,而且力气大,在长途客车上,那个小偷也无法还手,昨夜里遇到的两个男子都是一招打趴下。

没想到这个醉酒之后毫无反抗力的女人竟然还有反抗的余地。

咦。

戚金惊讶了一下,立刻退后一步,闪开女人凌厉的一脚,松开准备擒拿女人的手腕。

女人的眼神像是喷出火来,盯着他问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戚金说道:昨天你喝醉了,有两个男子想把你带走,我救了你回家,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

女人不是傻子,她醉酒醒来之后,知道自己的状况,但是被两个男子带走之后的那一段是空白,完全不记得了,她的身体没有异样,没被人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这一点还是确凿无疑的。

她退后一步,跟戚金拉开距离,彼此保持相对安全的范围,这才说道:你叫啥名字?

戚金。

很好,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报答你的。

女人说道:我叫史红云。

戚金看到她这么说话,这才放下准备搏杀的姿势,懒洋洋地说道:不客气,我觉得你在醉酒之后,一切行为都是不由自主的,那两个人也许是你的朋友,但是趁人之危不是男人应该做的,我救下你,也是顺手而为,不必言谢。

史红云赞赏地说道:看样子,你也是在社会上混过的。

算是吧。

戚金根本没出来混过,他的言谈都是从张季月教给他的案例中累积出来的,若是仔细追查,他根本没有在社会上混过的经验,一定会露陷的。

作为一个半吊子的社会人,戚金也算是合格,毕竟他的岁数还不到二十岁,有理由让人相信他不是混子。

你属于哪个社团的?史红云接着问道。

我是自由人,过来找一个打工的地方。

戚金摆摆手说道:你走吧,以后注意一些,不要喝得那么醉。

我是月姬帮的大姐,既然是过来找打工的地方,说不定我能帮得上你。

史红云看出来了,戚金至少练过几天,擒拿手十分干净利索,她的手腕跟戚金相碰,被他的力量弹开,隐隐作痛,说明戚金的力气很大,虽然他们没有分出胜负高低,史红云感觉不是戚金的对手。

这是一个心地善良,品质高洁,身手强大的年轻人,人才难得。

史红云有意招揽。

月姬帮?

戚金的眼珠子转了一圈,眼前是一个机会,救了史红云,她应该不会恩将仇报,借此机会进入社会组织中,也算是有一个出身的机会了。

他笑道:好啊,请史大姐多多关照。

你家里跟一穷二白没啥区别啊。

史红云看了看四周,连一件摆放的艺术品都没有,好在家里空荡,还算是干净整齐。

刚刚搬过来,没来得及收拾。

戚金倒是不在意这些,直言相告,说道:你们月姬帮是一个很大的帮会组织吗?

不算是大,只有十几个姐妹混碗饭吃吧。

史红云斜斜睥睨一眼。

十几个姐妹?戚金想了一下,说道:月姬帮不会全是女人吧?

你说的很对,如果你加入的话,那是第一个男人。

皱了皱眉头,戚金说道:你们干啥的?不会是那种人吧?全是女人的帮会,让他想到怡春园、青楼等场所。

你猜想的很对。

史红云根本没有问他想到的是啥,马上作出回答。

戚金的心里一阵腻歪,一问一答之间,对于史红云有了了解,就是老鸨子的角色,这样看来,被两个男人劫持,也是有原因的,一定清楚她的出身来历。

他横插一脚,说不定给自己招来祸患。

史红云看他沉默不语,接着说道:我不是那种人,但是姐妹们在一起,也是有原因的,各人有个人的难处,你看不起我们,那就算了吧。

我不是看不起你们。

戚金犹豫了一下,放弃眼前的机会,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机遇融入社团中,无意中救了史红云,她应该不会怀疑自己的来历。

不如跟月姬帮混,再找另外一个机会,难保对方不追查他的来历。

他的来历不经追查,毕竟是一个从刑警学院出来的人,这个秘密暴露了,没有任何一个帮会敢让他加入。

那就加入我们,你帮了我,我帮助你,也是报答你救命之恩的方式,我史红云不习惯欠别人的人情,跟着我混,比打工有前途。

好吧。

戚金终于答应下来,掷地有声。

两个人一拍即合。

两个人谈完这些之后,开门出去。

戚金摸了摸门钥匙,请史红云先走,他出来的时候,看到住在隔壁的女孩子正在关门。

女孩子看到戚金家里有两个人一起出来,圆圆的眼睛落在史红云的身上,她从史红云穿着暴露的衣服上看出来跟戚金不是一家人。

史红云穿着紫色的裘皮大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尽管是大冬天,下身依旧套着白色的呢裙,这种女人在夜总会经常出现。

哼。

女孩子不屑地看着戚金,看来他真不是好人,一个男人离家在外,忍受不了长夜漫漫的寂寞,找小姐鬼混一宿。

这种人在京城很常见。

史红云的眉头聚在一起,她从女孩子的眼神中觉察到戚金的邻居对她怀有莫名其妙的敌意。

啥情况?史红云问道。

耸耸肩膀,戚金没去看女孩子的脸色,他觉得女孩子的社会经验浅薄,还比较有个性,用眼角看人,很骄傲。

跟他不是一路人,只管对史红云说道:史姐,不相干的人,理她作甚?

史红云的经历很复杂,是那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觉得隔壁的女孩子态度上有问题,却不再追究下去,只当是路人甲好了。

她挽着戚金的胳臂,两个人一起下楼。

女孩子看他们在一起的样子不像是嫖客和小姐,一时猜不透他们的关系,蹙眉半晌,脚步蹬蹬跟着下楼。

戚金随着史红云到酒店吃了早餐,酒店吃饭远远比街头小店贵得多。

同样的早餐,花的钱十倍多。

换做戚金一个人,他绝对不会这么浪费,跟着史红云在一起,需要一个随和的态度,还有跟史红云脚步一致的原因在内。

花钱多少在其次,主要是取得史红云的信任,不能露怯。

吃饭之后,史红云打车带着他来到一家名字叫红髅酒吧的夜总会门前。

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做事。

大门分明关着,戚金诧异地说道:怎么关着门啊?

史红云眼神怪异地说道:夜总会都是晚上营业的,白天没有人来,你难道不知道吗?心里暗暗嘀咕:真的是出来混的人?

拍了拍额头,戚金嘲笑道:一时忘了,史姐的魅力太大,脑子不够用了。

哈哈史红云明白了什么,说道:你根本没进过夜总会吧?

她猜对了,戚金以前就是一个学生,根本没在社会上混过,夜总会里面是啥情况他根本不知道,只知道那个地方不适合学生,这也是父母告诫的。

夜总会是一种消遣娱乐的地方,不亲身进入体会一下,凭着别人解说,不会有身临其境体会更深。

戚金也从史红云的话语上觉察到自己的差距,混社会也不是留一头长发,带着无敌旋风脚就能进入的。

真的需要混过才能让人相信他是出来混的人。

看来,刑警学院的领导也有经验,不是一下子让他做卧底,而是迂回一下,让他先体验体验。

戚金无法解释自己的窘迫,最好是装作糊涂,反正他也不是寻找史红云的犯罪证据。

月姬帮只是一个跳板,他的出身就是月姬帮做背景,给将来做一个铺垫。

史红云住在红髅酒吧附近的一个小区里面。

带着戚金上楼,史红云说道:我们姐妹住在一起,包了一个楼层,大家在一起相互之间有一个照应,你要记住一点,别人的私事不要随便问,出来做事的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血泪史。

是这样的啊?戚金忽然明白了,做小姐的人,可能不全是那种好逸恶劳的,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他想了一下问道:史姐能说说自己吗?

犹豫了一下,史红云不悦地说道:我没啥好说的,你想知道我的过去,等有机会再说吧,我看你倒是应该好好说说自己。

哈哈哈我可没啥好说的,上不了大学,不甘心给人打工,出来混混,有机会捞世界而已。

戚金觉得不应该欺骗史红云,最起码她很真诚,更不可能说自己是警察的身份,先蒙过去再说。

史红云没追根刨底。

这一个楼层有两个门,史红云打开里面的一扇门,扑面而来是一股呛鼻子的脂粉气,刺激的戚金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心想,这里真是小姐的窝巢,脂粉气那么重,如果让熟人知道我跟小姐混在一起,以后真的没脸见人了。

他的心中还是有一点男子汉的尊严,看不起做小姐的女人。

你喝点什么?史红云把钥匙放在进门的吧台上,脱下鞋子问道。

随便吧。

戚金还没有想好,他好奇地看着以粉红色为主调的屋子,这里的女孩子是不是很漂亮,她们会如何看待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