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狂仙免费阅读方兴林可儿全文

第12章 碧血石髓

这东西,是比云乳石髓更为高级的,孕育三千年才能生出的碧血石髓。

虽然只有鸽子蛋大小,但能形成这么大已着实不易,最起码要五千年以上的时间积累,是云乳石髓的升级版。

这碧血石髓所含的能量与药效,堪比云乳石髓的数十倍上百倍。

是可遇不可求的宝液,整个龙元大陆也不多见。

毫无疑问,若是这碧血石髓流露在外,定能引起一场不小的风雨。

因为这碧血石髓的效果,不仅表现在所蕴含的能量雄厚上。

最让人眼红的是,它的洗经伐髓的效果绝不亚于极品洗髓丹,而且这团碧血石髓,最起码抵得上三颗极品洗髓丹,可为一个门派,后天造就三位天才。

这对于一个门派而言,实乃天地珍宝。

方兴已激动地微微颤动,目中射出璀璨的光芒。

若是服下这团碧血石髓,在堪比三颗极品洗髓丹洗经伐髓的效果下,肉身强度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进化成为这世间少有的宝体。

而且这碧血石髓蕴含的能量极多,非但能让他恢复原本鱼跃九段的实力,完全可以让他一举突破至化龙境。

所能带来的效果,少有能比肩者。

但是,一个问题摆在方兴面前。

想突破至化龙境,必须敲开龙门。

而敲开龙门必须达成两个条件。

一是确定龙门的位置,二是找到适宜的敲门砖。

而这二者,方兴却恰恰都不具备。

如此,当然不能一次性把碧血石髓炼化,得先存起来一些。

若是一次性炼化,方兴非但吸收不完碧血石髓的恐怖能量,还极有可能会被碧血石髓所伤。

方兴把紫琳给他的药瓶拿了出来,准备把碧血石髓封在药瓶里,正要打开盖子时,突然一道极其尖锐的破空声传来。

方兴全身一紧,这声音犹如箭羽射来一般,他几乎潜意识的把握着碧血石髓的手缩了回来,做出保护的姿势。

一个黑影,如闪电一般从他眼前惊掠而过,朝着他手中的碧血石髓击来。

方兴瞳孔紧缩,碧血石髓只是被一层薄薄的皮包裹着,若是被击中,必然四分五裂。

他抓住碧血石髓的手快速往身后去,握着玉瓶的手毫不犹豫的脱手,快速向那黑影抓去。

然而那黑影似是有生命一般,不但速度极快,还会变幻方向,从方兴手尖巧妙的滑过,直击碧血石髓。

这是?方兴傻眼,这是什么东西?

黑影速度实在太快,击在了碧血石髓之上。

咔嚓。

碧血石髓表皮裂开的声音很小,却如晴天霹雳一般,让方兴神色大变。

他手中的碧绿色液体,正在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蒸发。

眨眼的瞬间,石洞内便充斥着浸人心脾的清香。

十分之一,十分之二,十分之三,十分之四,十分之五。

方兴快速反应过来,依旧是太慢了,碧血石髓已消散了一半。

与脸色难看的方兴相比,那个黑影却爽快无比,在碧绿精气中来回翻滚,竟然是那个核。

该死的核!

方兴双眼瞬间布满血丝,差点吐血。

这真是太糟心,太让人愤怒了。

他想杀了核的冲动都有,但如今,他却完全不能分心。

碧血石髓在以恐怖的速度消散,如何才能阻止?用玉瓶装起来?但已然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别说一分一秒的时间,就是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都浪费不得。

方兴毫不犹豫,一口便把碧血石髓吞了。

就是这简单粗暴的方法,却是最实在最有效的办法。

呜呜呜

方兴捂着嘴,盯着核急得骂娘。

一半的份量啊,足够让一个普通的修炼者发生质的飞跃,足够让一方势力造就一位修炼天才。

却被核搞破消散在空气中,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当然,核的手段自然比方兴高明得多,快速的旋转着,那些散去的精气,又如温顺的小狗般乖乖的回来。

方兴欲哭无泪,只能心中滴血,同时也羡慕嫉妒恨!他真想一巴掌把核拍飞,让它什么都得不到,但碧血石髓化为的能量已在体内肆虐。

他赶紧盘膝而坐,炼化体内奔腾的能量。

轰隆隆

方兴丹田内如沧海翻腾,发生恐怖的变化。

碧血石髓的精气太浩瀚了,冲进他的丹田,简直似翻江倒海。

紧接着,方兴全身骨骼咯吱作响,似是被拆了又接起来一般。

他愕然的发现,他竟然突破了,转瞬的时间而已,他便实现了鱼跃六段突破到鱼跃七段。

若是传出去,恐怕打死人也不会有人相信。

但方兴还来不及欢喜,浑身上下裂骨焚身的疼痛让他满地打滚。

碧血石髓不仅精气海量,洗经伐髓的效果更是朱红果的成千上万倍,所产生的疼痛之感,更是不能同日而语。

方兴全身骨骼发出奇异的炸响,就像豆子被大火炒开一般,噼里啪啦不绝于耳。

他缩作一团,全身骨骼似乎都已化为了灰烬,如若无骨。

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散发着碧绿色的光芒,以至于让他整个人看上去似一块会发光的宝石。

在碧绿色光芒中,一股又一股的黑色物质向外涌动,又黑又滑,又湿又臭。

这种东西方兴曾经见过,乃体内的污垢。

经过朱红果洗礼后,方兴本以为体内虽然还残留着一些污垢,但也不多了。

可是现在,竟然还在公斤级的向体外排,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一物还比一物强。

难道我要被这碧血石髓折磨死?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方兴无语,他此时只有一点意识形态还清醒着,似乎随时都会死去。

碧血石髓乃天下宝物,乃造就天才的宝药,无不为之疯狂。

凡人若得,炼化之后便可摇身一变成为修炼天才。

而到了方兴这里,却是要他命的毒药,岂不是可笑之极。

啪啪啪

方兴的奇经八脉,在恐怖的能量下纷纷爆碎,让他连灵魂都颤了三颤。

难道真的要死在碧血石髓之下?就在方兴最后一丝意识快要消散时,他的肉身顿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碎裂的骨头重塑,断裂的经脉重接。

洗经伐髓,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的骨骼快速重组,经脉快速重接。

也不知过了多久,骨骼透亮,经脉无暇。

方兴灵魂之力内敛,可看到自己的骨骼与经脉,被惊得一愣一愣的。

曾经的血肉之躯,经过这么一倒腾,竟然美如玄玉。

丹田内震荡,方兴再次突破,达到鱼跃八段的境界,他竟然在毫无主观意识的情况下连续突破两个小境界,碧血石髓的功效堪称逆天。

不过紧接着,他的骨头又碎,经脉再破,又一次陷入垂死的挣扎。

不过这一次他安心了不少,这是碧血石髓洗经伐髓的效果,不会要了他的命。

但这一次所受的折磨比前一次恐怖十倍,每一根骨头断裂,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每一次经脉破裂,他都能感受得明明白白。

简直是一种欲死还休的折磨。

方兴不由生出胆怯的想法,宁愿自己不洗经伐髓,也不愿接受这种生与死的折磨。

时间悄然流逝,方兴骨头碎了八次,经脉断了八次,已被折磨得不知疼痛为何了。

他的实力达到了鱼跃九段,丹田内元气化气为鱼。

一条白色的鲤鱼在浩瀚无边的丹田空间内遨游,在寻找龙门,期待鱼跃化龙。

一声炸响,不是骨骼断裂,也不是经脉破裂,而是肌肉炸开。

方兴身上竟然裂开一道道可怖的口子,血如水涌,疼得大叫,

他的实力哪怕恢复到了鱼跃九段,但是碧血石髓的精气也已才消耗了十分之一都不到,剩余的精气无法炼化为元气,开始肆无忌惮的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

既然他消化不掉,自然就要破体而出,如此之多的能量,毫无疑问,方兴会炸得连渣都不剩。

第13章 倔强的紫琳

孔宣与林可儿的婚礼也已落幕,所有的宾客在三日之间都已相继离去。

张青跟着叔叔张天龙一大早便离开了太玄宗,决定前往太玄宗东北方向的落霞城办点事。

此次来太玄山,张青收获颇丰,非但击败了曾经名声赫赫的方兴,还得到表哥孔湘送的一颗精气丹,可谓名利双收,让他小小的心灵着实骄傲与激动了一把。

张青已有所打算,等回去一定好好利用这颗精气丹,待实力大增后,就求家人送自己上太玄宗修炼。

一来可以获得更好的修炼资源,二来可以天天见到太玄四美。

就在张青想入非非时,张天龙突然停了下来。

张青向前看去,这才发现毛绒小道上站着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早上的林间小道,水雾蒸腾,宛若仙境。

雾中的女子,若隐若现,飘渺如仙。

但张青一眼便认出了她,以至于幼小的心灵猛然一紧,脸色因为激动而涨红。

难道她是特意来送我的?张青心间已因激动而乱如麻,完全忘记了他与雾中的女子并不熟。

张天龙却老辣得多,瞳孔微微一紧,对面的女子虽然眼眸如秋水般温柔,他却感受到了一丝杀机。

若不是他久经战场,对杀气极其敏感的话,也绝对察觉不出来。

但让他惊疑不定的是,他非但和这人不熟,更不曾得罪过,为何会来此挡住他们的去路?

张天龙心绪百转间,脸上挂上一抹笑容,跨上一步,隐隐把张青挡在身后,笑道:紫琳小姐,真巧啊,在这里碰到你。

对面的女子,一袭紫衣,秀发及腰,眼眸如水,面容如玉,实在是难得的美少女,不是太玄四美中的紫琳又是谁?

紫琳姐姐,好久不见!张青笑着打招呼,但无论他怎么挪动身子,张天龙都隐隐在他身前半步。

紫琳面色柔和,眼光温柔,抱拳道:见过张前辈。

张天龙带着询问之色道:紫琳小姐这是要去哪?

紫琳瞟了一眼张青,淡淡的道:等他。

张青顿时只觉得快要飘起来了一般,太玄四美中的紫琳在这等他,这是做梦吗?张天龙却皱起了眉头,问道:不知找小侄有什么事?

紫琳淡淡的道:讨一个说法。

张青愣住了,张天龙也愣住了。

张天龙道:难道庶子哪里得罪了紫琳小姐?做叔叔的在这替他向你赔个不是。

紫琳淡淡的道:他没有得罪我,只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她的声音依旧温柔如风,但若有若无间在说这话时,带着难以察觉的伤感。

张天龙能听得出来,那个人在紫琳心中的地位不一般。

当下也不由诧异,张青何时得罪了与紫琳有关的人?怒喝一声,道:臭小子,你是否得罪了紫琳小姐的朋友,还不快去赔礼道歉,让紫琳小姐原谅你。

张青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没得罪谁啊?

紫琳淡淡的道:不用道歉了,留下一只手就行。

张天龙叔侄二人均呆住了,张天龙微微握起了拳头,不过还是和颜悦色的道:紫琳小姐是和我们开玩笑的吧?

紫琳淡淡的道:我从不开玩笑。

张天龙一窒,瞳孔不由紧缩,盯着紫琳,那股杀气,他感受得更清晰了。

毫无疑问,紫琳没有开玩笑,哪怕半点也没有。

若是换做其他人,张天龙恐怕早就让她好看了,但这人偏偏是太玄宗的精英,就是他,也得甚重对待。

凝固的脸上勉强挂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紫琳小姐,小侄到底得罪了哪位?要让他断只手臂。

他极力克制自己的怒气。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紫琳随后看向张青道,是你自己动手,还是要我动手?

张青也已吓得面色惨白。

张天龙微怒道:紫琳小姐,别以为你是太玄宗的弟子就可以咄咄逼人,如若你现在退走,我就当今日的事没发生过。

论实力,张天龙自然不惧紫琳,但紫琳背后的太玄宗是他不得不考虑的,所以一忍再忍。

紫琳的宝剑出窍,她做出了决定。

三尺来长的宝剑上,顿时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元气离体,化龙境界的标志。

紫琳宝剑上元气流转,有化为水波的迹象,说明其境界最起码达到了化龙二变。

张天龙瞳孔中精光闪烁,死死的盯着紫琳的剑,心中大动:小小年纪便修炼到化龙二变的境界,这份资质当真不错。

一步迈出,把张青挡在背后,道:紫琳小姐,你虽然在同辈中是佼佼者,但在我张天龙眼里,还不够,莫逞一时义气而误了自己。

如若现在退去,我非但不追究,今日之事,也保证不会提起。

紫琳没有答话,一步步向前走来,每一步都轻如点水,每一步都如闲庭信步。

好,不愧是太玄精英,这份定力,我佩服。

就让我来领教领教。

张天龙往身后拍了一掌,张青便被轻轻的送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三步迈出,举掌如刀,斜削而下。

只见他掌上元气流动,整只手顿时变得如黄金一般,金灿灿,光芒耀眼。

他的龙门显然是金属性龙门,而他元气如水,显然达到了化龙三变的境界。

虽然只是高紫琳一层,但由于化龙境每突破一层都极其艰难,每突破一层实力都会猛增。

所以在修为实力上,绝对性的压制了紫琳。

然而紫琳却是不惧,宝剑抖动,点起数朵剑花,分别刺向张天龙的喉咙、左肋、右肋、心脏、小腹几个要害。

看似轻灵变化,却招招要命。

没想到此子应变能力如此之强,知道硬打不过我,便以巧招攻击。

我一只手也只能挡住一处,唯一的选择便是闪躲,但她终究小看了化龙三变强者的能力。

张天龙暗道。

他不躲不避,一掌削下的轨迹也毫无变化,却硬是把数朵剑花击灭。

然而他却脸色大变:不好,都是虚招!

紫琳使出的招数,看是实招,其实全是虚招,意在吸引张天龙的注意。

而她的人,已巧妙的从张天龙左侧越过,直扑不远处的张青。

哪里走?张天龙大喝,不知不觉已溢出了冷汗,若是紫琳的目标不是张青而是他,就在他注意力集中那一刻,从他左侧给他一剑,就算他实力远胜于紫琳,恐怕也得重伤。

当下再也没有小觑之心,曲指成爪,反手抓向紫琳的左肩。

紫琳却是不顾,直扑张青。

张青已吓得面无人色,靠在一块石头上瑟瑟发抖。

紫琳的做法,完全是要拼个两败俱伤。

因为就算她能伤到张青,她的肩膀已得被张天龙抓住,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张天龙的速度,甚至比她的还快。

然而她却如离弦的箭,眼中只有目标。

小青到底得罪了谁?以至于她不顾自己受伤,也要伤到他?张天龙不解。

张天龙的手爪犹如猛虎之爪,所过处发出可怖的破空之声,眼看他的手爪就要抓住紫琳的左肩,而她的剑,距离张青最起码还有一丈之远。

张天龙狠狠的抓下,他已决定,先拿下紫琳,再交给太玄宗处置。

然而他却抓了个空,紫琳的身影化作一阵青烟,从他的手下飘过。

罗烟步!张天龙瞳孔瞪得滚圆,忍不住惊呼出声。

太玄宗的身法绝技罗烟步,他不是不知道,但他这一刻才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

一声轻响,血溅三尺,一条手臂应声落地。

紫琳的身子停了下来,张青的身子已倒了下去。

啊,可恶!

张天龙大恨,他现在才意识到,为何紫琳先前没有使用罗烟步,是怕他早早防备难以得手。

紫琳只有出其不意,才能从他手下得手。

斩断张青一只手臂,紫琳已停了下来,她只要一条手臂,不要多的。

紫琳,你滥杀无辜,今天就算我把你杀了,太玄宗也没人敢说半句。

张天龙大怒,一掌劈出,正好劈在了紫琳背心上。

紫琳狂吐了一口鲜血,飞扑了出去。

张天龙反而一愣,紫琳身怀罗烟步,他这一掌能击中的几率不到一成,却实实在在的击中了。

他不知道,紫琳取下张青一条手臂,达到了目的。

而她自己也觉得如此做很无情,所以甘愿受张天龙一掌,算是扯平了。

紫琳艰难的从树丛中站起,脸色已苍白如纸,平日温柔的眸子,此时变得毫无生气,可想而知她受了何等重伤。

更为怪异的是,她苍白的肌肤中,竟然隐隐有金属光泽闪现,端是诡异莫测。

她却毫无悔恨之色,淡淡的道:我断了他一条手臂,你重伤我,我们算是扯平了。

张天龙又是一愣,世间上,竟然有这等不要命的?若是他稍微再加一分力,恐怕就能当场震碎紫琳的心脉,是断无活路可言的。

当下怒火也不由消了大半,不解的道:张青到底得罪了谁?让你不顾性命的要讨个说法?

紫琳没有说话,直接转身离去。

张天龙犹豫片刻,叹息一声,道:中了我的金脉催心掌,若没有我独门炼制的护心丹,就算此时不死,也断然没了活路。

算了,想必此事她也不会和别人说,就算她的尸体被找到,太玄宗的找上门来,小青可以作证是她自找的。

说完,眸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

遥远的太玄山后,方兴也是濒临垂死,哪里知道紫琳为了他已性命垂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