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风水师林非白叶放晴-超凡风水师完结版阅读

第12章 局长的求救

第二天阳光撒进了白蓝相间的小房间,光线犹如会跳舞的小人一样探手探脚的钻进了窗帘,打在了正在熟睡着的两人身上。

叶放晴翻了个身,被阳光照的有些不耐烦,气恼的揉了揉眼睛,正打算伸个懒腰起床上班,动作还没有做完,就僵持在了空中。

等会儿,公司好像出事了?

自己不是喝醉了吗?是怎么回来的?

叶放晴一个激灵,快速的坐了起来,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结果看见了一旁靠着床边趴着熟睡的林非白,吓得一个枕头打了过去。

你干什么啊

林非白被打醒,还没有驱赶走的瞌睡虫让他的眼睛还是眯着。

你!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间!

叶放晴惊慌失措的拉着被子裹住了自己,滚到了床的一角,警惕的看着林非白,心绪很乱。

天呐,要是自己真的和他发生了什么,那该怎么办?

该不会真的是酒后失态了吧!

我不在这里还在哪里?

林非白没好气的说道。

看着叶放晴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恐怕是在想自己是不是非礼了她。

昨天晚上醉的快要跳脱衣舞了,我不把你拽回来还让你在那里真呆着?

林非白撇了满脸通红的叶放晴一眼。

她娇羞起来的样子也确实可爱。

自己虽然是不像她想的那样子龌龊,但是昨天晚上在搀扶她的时候,也没少捻油。

这这样吗?

叶放晴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自己的酒量差自己是知道的,就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太急了,临了把这事给忘了。

那谢谢了叶放晴掀开了被子,昨天穿的衣服还在身上。

她表情略微有些窘迫,清了清嗓子说道,昨天是因为太担心公司的事了,你别太介意

没什么事。

公司也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林非白见叶放晴从床上爬了起来,便伸手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如果是那两个办案的听自己的话,那么不出几日就可以得出来结果,抓捕真凶,若没听自己的话,恐怕他们要多吃一点的苦头。

自己要做的就是静心等待便好。

嗯。

叶放晴听着林非白说的话,敷衍的笑了笑。

自己公司的事自己知道。

虽说他帮忙解决了白老板的事情,但是毕竟年龄摆在那里,说不定只是阴差阳错就对了。

还是太年轻,才会说大话。

林非白自然看出来了叶放晴敷衍的态度,耸了耸肩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所谓,无论现在自己怎么说,该不信任自己的人依旧是不信任。

最终,还是叶放晴克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对林非白问道:为什么说咱公司一定没事?

因为女主人是被她弟弟害死的,或许她的丈夫也是同谋。

林非白简单的说了一句,便没有继续说了下去。

叶放晴也兴趣黯然,没了兴趣。

侦查队长已经说过了,女主人的弟弟和丈夫都存在确切的不在场证明,现在林非白又说女主人是害死的,而且是被这两个人,自己怎么会信。

八不成是白虎压阵碰巧猜对,白老板给了些许的甜头,然后就自以为自己很厉害了。

这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叶放晴开始无精打采的,连上班都不愿意上班了,碰巧林非白会做饭,就缠着林非白去顺道把早饭给做了。

叶放晴正百无聊赖的躺着,就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以为是那些投资的股东,叶放晴垂头丧气的接起来了电话,等待着那头传来的狂风暴雨。

喂?是晴天企业的CEO叶小姐吗?我是昨天你们见过的徐局长。

我想问昨天和您在一起的那个男子还在吗?

电话那头传来了男子焦急的声音,似乎是因为什么而焦头烂额着。

是啊,在的,怎么了?

叶放晴有些二丈摸不得头脑,茫然的回复道。

我们怀疑他和这个案子有关,想要您和他过来现场一趟。

他?和昨天的案子有关?林非白可是一直呆在自己的身边,怎么可能和案子有关。

叶放晴眼皮跳了跳,失神的将电话挂掉。

这时候,林非白也从厨房走了出来。

怎么了?是不是有电话打过来找你或者找我?

你怎么知道?

林非白噗嗤的笑了出来,说道:肯定是如此的,昨天刚告诉他们不要碰金像,估摸着是碰了。

听不懂。

叶放晴没好气的瞪了林非白一眼,拿起来筷子吃起来了林非白做的饭。

才刚刚吃了一口,叶放晴就忍不住惊讶的抬起来了头,惊喜的看着林非白。

没想到,你做饭还挺好吃!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你快一点吃,我们早一点去案发现场。

林非白看着面前面露惊喜的女人,心里流淌着一丝暖意。

自从自己记事以来,就是师父一直陪伴着自己,如今看到了叶放晴惊喜的模样,突然有一种家庭的幸福感。

知道啦。

叶放晴翻了个白眼,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差一点噎着。

等到两个人匆匆赶到的时候,便发现那别墅的地方已经被围了起来,甚至之后的一百米内禁止通行。

待到两人靠近这个地方,便看见徐局长焦头烂额的来回走动着,直到看见了他们才慌忙过去迎接了一下。

小伙子,我能问一下吗,你怎么知道那金色孩童人像有问题?

一走到林非白的面前,徐局长就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女主人没有孩子但是却有一个婴儿房,房间桌子的正中间放着一个金像。

应该是之前泰国流行的养小鬼。

养小鬼养的不是金像,而是死去被包裹住的孩童尸体。

昨天一进来便感觉到了气息不对,便寻找了过去,发现了这个金像有问题。

那局长听着林非白的话,表情依旧是很烦躁,似乎林非白说的话对他没有太大的用处,看着林非白坦荡荡的样子,局长无奈的一拍手,老实的交代了。

算了,你跟我进来,侦查队长出事了。

第13章 恶小鬼

他碰了金像?

林非白挑了挑眉,看着面前的局长,虽是疑问句,但是口气几乎是笃定的样子。

碰了。

那局长皱着眉,似乎对于林非白这样子吊儿郎当的样子很是不满,但是还是忍耐着说道。

从昨天他碰了以后,到现在还在那个房间里呆着。

喊过救护车,但是只要是医生一把他拽出了房间,他就开始疯狂的咬人。

怎么按也按不住,就像是突然天生了神力一样。

最后原本是接他的救护车,最后带着受伤的医生回去了。

好歹做了一个初步检查,但是表示什么事也没有。

这样啊

林非白低头思索着,目光一凌,跟着局长身后越过了警戒线,迈进了那所房子。

叶放晴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待一行三人上了楼,进了那间婴儿房,便看见了威风凛凛的侦查队长宛如婴儿一样,抱着膝盖,强壮的身躯挤在一个小小的床上。

才短短一下午不见,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蜡黄。

两个一开始炯炯有神的眼睛变得龙洞,面孔直直的对着那个金色的孩童人像。

有些严重。

林非白皱了皱眉,目光倒是没有分给侦查队长,而是紧紧的盯着那桌子上摆放的金色孩童人像。

男儿三十而立,正是气血方刚的好时候。

此时那孩童像身上已经布满了黑色的雾气,那些雾气在精血的争先恐后的往里面钻着,纷纷涌进了里面邪物的肚子里。

他被咬了。

林非白盯着那金色孩童人像嘴角的猩红,对着旁边的局长淡淡的说着,手指微微一钩,勾出来了一张黄色的符纸。

被咬了?被什么咬了?

局长迷茫的看着林非白,问道,但是却没有得到对方的答复。

局长他们是普通人,看不见林非白所看见的一切,解释起来很是麻烦,于是直接将衣袖里的朱砂拿了出来,转身分别在局长和叶放晴的额头和眼皮上点了点。

四白穴,承泣穴,地仓穴。

待局长和叶放晴再一次的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世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叶放晴惊呼出声,吓得颤了颤,往后退了几步,结果回神一看,自己的周围布满了黑色的雾气。

局长到没有那么的弱,只是怔了怔,稳住了身影继续看着。

此时,他们也可以看见侦查队长头顶上出现的漩涡,连接着金色孩童人像,正在缓缓的流动着。

林非白拿起来了手中的黄色纸片,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像。

这就是那女主人亲人布下的的局,请邪物,将邪物放在一个房子的风水眼上,将活生生的一个养魂局逆转成了一个噬命的死局!

林非白将手腕一转,黄色的符纸在空中一抖,化成了三张纸人,有规可循的各自贴在林非白的面前的地上。

一瞬间,屋内宛如突然出现了沙尘暴一样,剧烈的颤动着!

他们脚下的地板犹如活了一样,砰砰的炸裂开来,房子中出现了无数条裂缝,犹如女主人死去时地板的模样一样!

叶放晴尖叫了一声,想要往外跑,却发现连房门都被重重的合上!

揭谛揭谛婆罗揭谛,婆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林非白将左手手指大拇指反转朝地,用力抵住无名指指跟,四指内合成拳状,自那三个小人身上爆发出了千万种光芒,生得一阵透明的防护罩自身下往上网住了三人。

不得不说,佛家的东西挺安全。

多亏了自己平时常往师父的藏经阁跑。

林非白深吐了一口气,皱着眉看着面前诡异的风水布局。

看样子这东西有了灵性!竟然会自行移动房间内的事物改变风水布局!

林非白的手抖了一抖,从衣袖中甩出来了一根长长的竹条,目光狠戾的看着面前的金像,嘴角上挑,迈出了防护罩。

在迈出防护罩的那一刻,他周围的气息猛地改变!

一股逼人的气势在屋内横冲直撞着!犹如猛虎,亦如蛟龙!

林非白撤了一步,将竹条横在鼻子和眼睛之间,警示的看着面前的金像,嘴里喃喃自语啊道:

本是他乡客,何故惹尘埃。

如今君始来,从吾封侯,不从吾令者散人间!

使东即东,使西既西,使南既南,使北既北。

何处来,何处归!

林非白左脚一踩,地板处抖了抖,遂而破碎落到了下一层,但是林非白就像是毫无察觉一样,漂浮在了半空中。

林非白的声音不大,但是极有穿透性,透过凝滞的空气钻入了人的脑袋里,在脑海中不停重放!

那金色的孩童人像在林非白的声音中裂开了一条小缝隙,透过那一条小缝隙,一个干枯空洞的眼睛往外面瞧着。

出来了!

林非白双目一瞪,看着那一条缝隙。

那里面的物体似乎是察觉到了林非白的怒气,嘶哑的喊叫了起来,揪心的要紧,像是猫叫,又似指甲划过黑板般撕心裂肺的声音。

畜牲!还打算逗留多久!还打算害死多少条人命!

你若下了阴曹地府,罪行由着阎王判定!

林非白袖子一挥,竹条脱手而出,准准的扎在了那条缝隙之中,随即传来了一声惨叫。

咕噜咕噜

犹如野兽受伤后气愤的声音,那金像缓缓的裂开,最终全部剥落,一只干枯,瘦弱的大头儿童尸体出现在了林非白的面前。

那尸体处传来了哀鸣声,随着他的哀鸣,围绕在我们四周的黑色雾气暴躁了起来!

它疯狂的在尸体的哀鸣声中凝聚,溃散,换成一条一条的鞭子,抽打着叶放晴他们的保护罩!

啊!林非白!救我!

叶放晴恐惧的看着这一幕,颤抖着双唇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林非白目光暗沉,紧紧的盯着那团黑雾,眼睛里像是乘放了一个悬崖深渊一样,浓郁的愤怒化成了无尽的黑色。

该死!

害死了这家的女主人,死到临头了还想要卖自己孩子的人设,让人家给自己拼命!

真的是无耻至极!

林非白转了一个身,竹条应声落在了他的手中。

你若非要不走,我也就勉为其难送你一程!

林非白拍了拍竹条,那竹条瞬间被附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变成了一个剑的模样!

林非白轻笑了一声,将手中的竹剑狠狠地砍向那团黑雾和金像。

最后还是没有想到,到头来还是出动了自己的伙伴。

也算是这邪物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