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秦韵龙血兵皇小说-叶君秦韵龙血兵皇全文阅读

第12章 玩的就是心机

呵呵,怎么会呢!

叶君微微一笑,补充道:二十八楼,电梯出门左转二十六步,哦,不,你走了三十七步,如果是走楼梯的话,距离左边楼梯约一百三十二步,右边楼梯约二百七十二步。

闻言,秋画嫣微微一怔,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叶君从和她进入电梯以后,眼睛除了放在她胸口就是放在她的臀部,怎会莫名其妙地观察出这么多东西?

另外还有

叶君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从电梯口过来,我发现了不下于五个顶级大美女,十七个小美女,三十二个潜在股,当然,她们和你没法比,你放心,我对你,绝对忠诚。

秋画嫣瞪大了双眼,她不在乎什么忠诚不忠诚!

秋氏集团内部,为了督促每个员工好好工作,除了少数个别部门或者楼层以外,大部分都是采用玻璃墙壁隔间设计。

她发誓,这一路过来,叶君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她臀部半分,怎么看出来这么多信息?

难道,他是胡乱说的?

还是说哪怕余光,都能够准确无误地观察一切?

算了,不管了!

留着你的小聪明在工作上吧,还有,从你任职开始,以后必须叫我秋董,否则,我随时开除你。

秋画嫣冷冷地说道。

好的秋董!叶君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因为他已经透过玻璃,发现他即将办公的地方,有至少十个大美女,天堂啊!

秋画嫣懒得多说什么,她就不信,在这个美女如云的部门,叶君就不会犯错,而一旦犯了秋氏集团的纪律,哪怕是爷爷出面,也休想保住叶君!

万无一失啊!

她仿佛已经预见叶君背着铺盖卷走人的场景了。

心里虽然乐开了花,但秋画嫣还是波澜不惊地带叶君走进公关部。

一路上,微笑回应了一个个‘秋董好’之后,来到最里面挂着百叶窗的办公室门前,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很快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进来!

秋画嫣刚准备进去,身后的叶君却突然大步向前挡在秋画焉前面,对那个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笔的妹子,友好地伸出右手,道:您好,我叫叶君,一叶知秋的叶,正人君子的君,很高兴见到你。

这是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妹子,妹子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模样,一张小巧玲珑的脸蛋搭配精致的五官和傲人的身材,套上一件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短裙,萝莉脸、御姐身,童颜巨乳啊,有木有!

此时,妹子微微抬起头,怔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被拦在门外的秋董,看了看叶君,甜美一笑道:呵呵,您好

她抬起右手,放下手中的笔,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大事,就是

叶君微微一笑,右手闪电般伸出,然后左手按住右手,缓缓展开,变戏法一样,露出了一朵水仙花,初次见面,这个送给你,就当是见面礼了。

妹子看了看叶君手里的水仙花,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笑着接了过来,谢谢,刚好我早上也买了一朵,这样它就有朋友了。

她笑着接过去,正打算插进桌上的花瓶里,却愕然发现,花瓶里面只有水,没有花

她的花呢?

看了看手里的水仙花,再看了看瓶子,然后看向叶君。

叶君尴尬一笑道:因为秋董临时让我过来上班,我没有提前准备,所以借花献佛,希望你不要见怪。

呵呵,好吧!

妹子露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将花插进花瓶以后,无意中看到站在门外一脸平静的秋画嫣,顿时睁大了双眼,急忙站起身来,秋董,您什么时候来的?

以后他就是你的人了,把山水国际那个Case交给他吧!秋画嫣和妹子对视一眼后,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顺带还把门给关上了。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秋画嫣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

色狼就是色狼,三两下就上钩了,看来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将叶君扫地出门了。

秋董好!

这时,一个高挑美女抱着一叠文件走了过来,对秋画嫣笑着打招呼。

秋画嫣浅笑着点了点头,便快步离开公关部。

高挑美女看了看秋画嫣离开的方向,等她走后,才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里面传来了周玲银铃般的声音,柳媚才推门而入。

想不到这年头,竟然还会有女孩绑双马尾。

叶君一边说着,一边瞄了一眼刚进门的柳媚,眼睛不由得张大了几分。

这是一个身高至少有一米七四的高挑美女,穿着一件白色抹胸裙,毫不吝啬地将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一张魅然天成的脸,搭配上浅红色嘴唇,给人一种看了就忍不住想要犯罪的感觉。

这种感觉,叶君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也经常有,而这类女人,是个男人都很难抗拒。

虽然不口否认,眼前的这个魅然天成的女人,和他所认识的那个女人比起来还差那么一截,但也属于大美女级别了。

要知道,魅然天成,除了长得漂亮,身材迷人以外,还需要媚骨、媚气、技巧之类的,眼前的女人虽没有将这些因素发挥到完美,但也至少有那个‘她’六层左右的火候了。

拿来了吗?

周玲对柳媚问道。

柳媚拿着一叠文件,迈着猫步,叮咚叮咚地走向周玲,却突然对叶君媚然一笑道:这位帅哥是?

哦,他是新来的,我们办公室还有空位吗?周玲微微一笑道。

柳媚看了看周玲,周玲对着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柳媚这才笑道:哎呀,好像没有了呢。

说完后,她将资料递给了周玲,这是你要的资料。

那二号办公间还有吗?周玲又问道。

柳媚看了看周玲,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道:有还是没有啊?我还真不知道呢?

五号呢?五号总有吧?周玲对着柳媚眨了眨右眼。

哦,有,五号有!柳媚急忙点了点头。

一边的叶君面带笑意,任凭这对美女眉来眼去,跟他唱双簧呢?

尤其是这个周玲,双马尾女孩,在这个年代已经非常少见了,而公关部对于任何广告公司来说都至关重要,这么重要的部门会是一个双马尾女孩当经理,只能说明,她已经脱离了需要依靠打扮来拉客户的初级阶段了。

从周玲和秋画嫣那一个眼神交流,再到现在,和柳媚的眉来眼去。

叶君可以确定,周玲是一个表面上天真无邪,但,一眼就可以看穿一切的‘笨’女人!

用四个字形容:古灵精怪。

这个是你要的山水国际相关的资料,叶君,你跟媚姐去五号办公间找个办公桌。

周玲翻动了一下文件,就递给了叶君。

叶君微微一笑道:好!

说完后,他便跟柳媚慢慢走到办公室门口,突然又转身说道:哦,对了,我刚来,很多事都还不懂,所以周经理,晚上下班后,您有空吗?我想跟您深入浅出地交流交流,学点东西。

他怎么知道自己姓周?

周玲面带笑容,仔细想了一下,难道,是刚才她快速翻看资料的时候,那个签名暴露的?

可,她翻的速度那么快,叶君不应该看到才对,应该是秋董说的吧。

想到这里,周玲回应道:叶君,你就别逗我了,你可是秋董特意委派过来的专员,比我厉害不知道多少倍呢,我就不班门弄斧了,这件Case,相信对你来说小菜一碟,你如果真的有什么需要知道的东西,直接问媚姐就行了,媚姐如果都不知道的话,我就更不知道了,所以不好意思咯!

闻言,叶君玩味一笑,人才啊!

看来这个周玲已经充分读懂了媳妇儿秋画嫣的指示,哪怕,她们只用了一个眼神交流而已!

叶君面带笑意,心里却忍不住说道:看来这个山水集团,很难搞定啊!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案子应该是柳媚在跟才对,以柳媚的条件都没拿下来,应该相当棘手,媳妇儿还真是会安排活儿啊!

一把枣子给他,还不忘一狼牙棒敲下来。

只是

她千算万算,绝对算不到,他叶君可是练过铁头功的人,吃了枣子,还打不死,这才是他真正牛的地方。

第13章 女儿国VS侏罗纪

呵呵!

此时的叶君,面带笑意,虽然邀约被拒绝,但也不生气,乖乖跟着柳媚慢慢走出一号办公间,双眼灼热地盯着柳媚的臀部。

不得不说,柳媚走起路来,被白色紧身裙裹起来的臀部一摇一晃的样子,看起来还挺养眼的。

也许是察觉到了叶君的目光,柳媚转过头来,对叶君微微一笑道:好看吗?

这就像是一件百看不厌的艺术品,已经完全脱离了好看不好看的范畴。

叶君笑着说道。

柳媚也妩媚一笑,指了指走廊尽头,五号办公间就在前面,麻烦你自己过去办交接吧。

如果欣赏美,也是让你借故摆脱我的理由,阿媚,我向你道歉,Iamsosorry。

叶君撇撇嘴道。

开什么国际玩笑,叶君又不傻,他自己一个人过去,指不定被安排和什么恐龙做邻居呢,和柳媚一起过去,好歹证明他是上头派下来的人,有后台,不怕部门组长给他穿小鞋。

柳媚面带笑意地说道:好吧帅哥,祝你好运!

说完,就带着叶君慢慢走到走廊尽头的办公间,对里面的人笑着说道:许姨,他是秋董刚招进来负责山水国际Case的人,你帮忙安排一下。

既然都已经被称之为‘许姨’了,叶君用膝盖想也知道,他的这个顶头上司,估计是一个大妈。

定睛一看,果然!

一个怕是有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慢慢站起身来,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本来应该很诱人的黑白办公套装,一张好像家里刚死完人的脸,怼了叶君一下,用独具特色的粗狂音调喊道:进来吧。

叶君微微一笑,这才进去。

柳媚正打算转身走人,中年妇女急忙说道:柳媚,我可先说好,山水国际这Case本来应该是你跟的才对,你都拿不下来的Case,甩给我们组,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可别添油加醋乱说话。

放心吧许姨,秋董既然特招叶君进来,自然有她招聘的道理,您什么都不用管,看他表演就好了。

柳媚微微一笑道。

许少芬楞了一下,撇撇嘴道:那行吧,你坐那边去。

叶君顺着许少芬手指的方向看去,顺便瞄了一眼这个办公间的所有人,心道:完了,全是大妈。

估计这个部门属于公关部混吃等死的那类,连一个像样的美女都没有,这日子没法过了!

其实每个大企业,几乎每个部门,都有一个混吃等死的小组,这个组专门供养了一批办公油子,或者,资格老却没什么贡献的人。

叶君才不在乎这些都是什么人,可最起码,要有一两个看得顺眼的吧?

然而仔细看了一圈后,他发现连一个能对视两秒钟的生物都没有。

这哪里是女儿国?

这分明是侏罗纪!

他慢慢走到许少芬手指的位置,看了看桌子,这些桌子明显是淘汰下来的次品,桌面凹凸不平,甚至都长了霉。

这个‘许姨’看来并没有因为他是‘上头’派下来的人,而特别照顾他,相反依旧想虐待新人。

叶君本来想建议,给他换一个好点的位置,不过无意中瞄到,这个地方居然刚好可以看到对面的厕所,犹豫了一下,微微一笑,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快速浏览一遍后,用资料将桌子和凳子简单擦拭一下,才坐下去。

拉开抽屉,再打开柜子,本以为可以找到一些办公用品,可惜只看到了霉。

叶君微微皱眉,抬起头喊道:那个许姨!

叫我组长!

许少芬坐在第一排第一个位置,头也不回地说道:别以为你是上面派下来的,就了不起了,我可告诉你,山水国际的案子棘手得狠,别人当皮球一样踢过去踢过来,躲都来不及,你倒好,主动揽下来,先说好,自己摆不平别连累我们。

叶君眨了眨眼睛,说道:这个您放心,这个案子既然是我接下来的,自然由我负全责,只不过我怎么连一支笔都没有啊?

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是第二次更年期来临,叶君不敢乱惹。

自己去仓库领!许少芬依旧头也不回地说道。

叶君尴尬一笑道:仓库在哪儿?

出门坐电梯,到三楼,九号仓库领笔、文件夹,十二号仓库领纸、订书机、胶水等其他物资,另外

许少芬又转过头,瞄着叶君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叶君急忙说道:哦,我叫叶君,叶是

树叶的叶?军痞的军?许少芬打断道。

叶君楞了一下,是君子的君。

叶君是吧?以后我们办公室的局部卫生,就由你来打扫了,桌子、窗户都要擦干净。

许少芬一边装着继续工作的样子,一边说道。

叶君忍不住问道:没有保洁员吗?

保洁员只负责地面。

许少芬不耐烦道。

叶君微微一笑,看来许少芬是准备将他这个新人欺负到底了,他忍不住开口问道:那要不我去跟周经理建议一下,让保洁员也把桌面一起清理了?

许少芬楞了一下,很是不悦道:保洁员清理了桌面?重要资料丢了,你找谁去?不管怎么样,你自己的桌面,肯定要你自己清理才行,别人哪里知道什么东西该要,什么东西不该要?

叶君淡然一笑,想欺负他?门都没有!

他将文件放进抽屉里,想了想之后,说道:哦,对了,这么大的案子,我不会连一个助手都没有吧?

摆明了是没谱的事,指望你拿下?呵呵,我还指望老天爷给我下点钱呢,想要助手,自己找去,看有没有人愿意跟你背黑锅,我没法安排。

许少芬冷嘲热讽道。

叶君站起身来,环顾了一下周围,微微一笑,指望这些大妈?还真不会!

他叶君的助手,自然要才貌双全声音甜才行。

想了想,叶君便离开办公间。

他好像领导视察一样,一边源着走廊向前走,一边观察每一个办公间的员工。

可以明显地看到,每一个办公间都有很多办公桌,大部分办公桌前都没有人,却堆放了不少东西,说明公关部还有很多员工没来上班,毕竟是经常跑的职业,上班比较自由。

整层楼,光是办公间就有十好几个,他一直走到尽头,差不多将整层楼的人都给描了一遍。

媳妇儿诚不欺我啊!

这一路过来,叶君看到了不少美女。

看来秋氏集团是个好地方啊!比他长大的地方强多了。

叶君决定好好视察一下民情,从楼梯走下去,到了二十七楼后,又沿着长长的走廊巡查一番。

然后又去二十六楼,以此类推,将秋氏集团二十几层楼,都给逛了一遍,等到了三楼的九号仓库,心里就跟吃了蜜似的。

有‘中海后花园’之称的秋氏集团,果然名不虚传啊!

只可惜,自己现在身份低微,还没机会撒网。

仓库的文员,是一个五大气粗的妹子,叶君乖乖领好了物资,又乘电梯回到自己的办公间,将整份有关山水国际的资料都给看了一遍。

脑海里面慢慢整理了一下。

简单点说,山水国际类似于‘万达’‘天街’等大型商业广场。

整个山水国际占地面积足足有十公顷,大小铺位数以千计,整个工程下来的广告位,保守估计也有七千多个。

这么大的一个案子。

叶君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抬起双脚,在办公桌翘起了二郎腿,我一个人肯定不够,还是要找个助手才行。

方案里面,预计的广告费用是二亿一千万到二亿二千三百万之间。

其中,包括广告的设计和制作,但,这仅仅只是第一次合作的广告费用而已,以后后续的广告制作和设计跟进,还会产生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的费用。

叶君想了想,觉得这个案子,一个助手恐怕还不够,他需要一个团队,成立专案组才行。

这么重要的事,估计跟周玲汇报了也没用,还得去找秋画嫣。

一念及此,叶君进入电梯,看了看电梯面板上的一长串数字,估摸着秋画嫣身为秋氏集团董事长应该在最高层,所以很自然地按下了标有‘66’的按钮。

电梯平稳上升,来到66层,面前不再是走廊,而是一扇玻璃大门。

进入玻璃大门后,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前台,前台文员听到脚步声,慢慢站起身来,对叶君微微一笑道: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呵呵,你好。

叶君顿时眉开眼笑,看了看面前这个大美女,这是一个和许少芬一样穿着黑白办公套装,也带着黑框眼镜的美女。

只不过,同样的衣服,同样的黑框眼镜,在不同人的身上,那效果简直是天壤之别。

眼前这个大美女,看起来应该有三十岁左右了,一头波浪卷长发,配上凹凸有致的身材,成熟韵味展露无疑。

我叫叶君!

叶君友好地伸出手,一叶知秋的叶,正人君子的君。

叶先生,您好,叫我秦韵就可以了。

秦韵也伸出手,和叶君简单握了握,维持不到一秒,就抽出手问道: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叶君有些遗憾地感受了一下手里的余温,还真别说,小手还挺滑,秦韵,我记住你了,秋董在吗?我找她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