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保安(叶煌)_最牛保安最新章节

第12章宁若瑜

到底什么事呀?许若雪问道。

宁若瑜迟疑了下道:我打算转刑警,但是刑警要考核体能、擒拿,还有综合素质,其他的都还好说,就是擒拿不是很熟练,想找个陪练,但一般人我又怕伤到他,叶煌能把这么多混子都打倒,功夫肯定不错,所以想找他当陪练嘛

嗯我觉得你还是征求一下叶煌的意思吧。

许若雪说道。

征求个毛啊!

叶煌在心里郁闷地想着,自己堂堂狼牙雇佣军的狼王,居然给一名警察当陪练,且不说传出去好与不好,关键是他压根就不想和警察有过多交集啊

一来自己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去监视罗胖子,二来自己回国的身份表面上天衣无缝,但如果真要细查的话,也会有一些小麻烦。

那个宁若瑜有些不太好意思道:叶煌,你最近有时间吗?

叶煌脸上带笑道:除了上班以外,就剩下约会的时间了。

宁若瑜和许若雪一阵无语。

好好说话,谁和你约会了?许若雪白了眼叶煌。

啥事说呗。

叶煌嘿嘿一笑,虽然他早就听到了二人的谈话,但绝不能暴露这一点。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小忙。

宁若瑜有点小腼腆。

叶煌道:什么忙需要咱这个小保安啊?

我想请你给我当一段时间的陪练。

陪练?挨打的那个?叶煌道。

宁若瑜急忙解释,不是那个,我下手很轻的,而且你这么厉害,肯定不会挨打,我就是想练练擒拿而已,不打人

哦叶煌拖长音说着,扭头朝许若雪看了过去,饶有深意地说道:咱实话实说,这个不是我不帮忙啊,最近白天要上班,晚上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我们经理知道我很忙,不信你问她。

许若雪一听哪里不明白叶煌说的是私事是什么意思,她犹豫了下,扭头朝宁若瑜道:丫头,我看实在不行你就换个人吧,要不我回公司后给你找找,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宁若瑜撅了撅小嘴,无奈地说道:好吧,那麻烦若雪姐了。

不麻烦。

许若雪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宁若瑜找自己帮忙结果还没帮成,对了,你怎么突然想当刑警了?

提到这个,宁若瑜脸上的郁闷一扫而空,很是兴奋地给许若雪讲了起来。

因为没有叶煌的事情,二人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越聊越是开心。

百无聊赖的叶煌回了包间,又吃了一通

正吃得起劲时,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

叶煌放下筷子起身出了包间,透过大门远远就看到几辆警车呼啸赶来,看来是小女警叫的增援到了。

四辆警车一字排开停在了烧烤店门外,当先走进来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警察,刚一进屋显然也被大厅中横七竖八躺着的伤残人士给震撼了一把,愣了愣才走到宁若瑜身边满头雾水的问道小宁,这是什么情况?

报告陈队,地上这群人全是朝阳城派来的打手,起因是小女警连忙立正敬了个礼,然后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向上司做了详细的汇报,从许若雪的父亲在朝阳城地下赌场欠下赌债说起,一直到对方派打手跑来收债,原原本本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只是她为了照顾好姐妹的脸面,故意隐去了许父设局诱骗许若雪那一段。

叶煌像个事外人一样站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宁若瑜做汇报,还别说,这小女警不去当个说书的真是可惜了,一张巧嘴噼里啪啦把整个事情说的绘声绘色,情节跌宕起伏,连叶煌这个当事人都暗自佩服她的口才,确实了得。

队长,朝阳城涉嫌聚众赌博、恐吓伤人,已经严重危害了社会的安定团结,我请求带队抓捕这个犯罪集团。

宁若瑜板着俏脸庄严的说道。

陈队长并没有如同宁若瑜所想的那样,大手一挥,豪迈的说同意宁若瑜同志带队对朝阳城实施抓捕工作,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便快速恢复如初,这一幕恰好被叶煌捕捉在眼里,只见陈队长沉吟了下说道这事咱们稍后再说,先将这群人带回所里,对了,小宁你那两位朋友也一起回去做一份笔录

我宁若瑜还想说什么,可陈队长根本不给她再次开口的机会,扭头往警车方向走去,他带来的警察则开始收拢伤员,将满地的伤员或拉或抬搬进警用依维柯里,没一会儿几辆警车就人满为患,呼啸着开走了。

唉望着陈队的车消失在视野中,宁若瑜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陈队这样说肯定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嗯,一定是这样的!

小女警似乎是在为自己打气,用力的挥了挥拳头,这才转过脸为难的对许若雪两人说道若雪姐,还得麻烦你们跟我去一趟所里

没事,咱们走吧。

许若雪理解的一笑,领着叶煌往宁若瑜开来的那辆警车走去。

因为有宁若瑜这层关系,负责录口供的警察没有过多的为难许若雪和叶煌两人,只是让他俩重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了一遍,录了音再签上字就算完事了,两人刚要离开,陈队长却径直走了过来,他对叶煌说道你出来一下,我和你聊两句。

宁若瑜猜不透陈队长为什么单独叫叶煌出去,扭过头望向叶煌,双瞳中隐隐有些担忧。

在这儿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

叶煌对她露出一个不温不火的笑容,交代一声便跟在陈队长的身后走了出去。

两人走到一个没人的通道口,陈队长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盒烟,散了一支给叶煌,随后点燃率先抽了起来。

陈队长吐出一口浓烟,扭头细细打量起站在身边这人,干过几十年的老警察眼光何等毒辣,可陈队长这时却突然发现眼前这人自己竟然无法看透,就凭他这幅不算魁梧的身板居然撂倒了朝阳城二十几号打手?陈队长自问一次收拾两三个没什么问题,再多也就只能掏枪了。

陈队长这次找叶煌谈话是想让他劝劝宁若瑜打消这个念头,这丫头随她父亲,都是一根筋,一回警局就找到他商量围捕朝阳城首脑的事,陈队长被她问的无言以对,作为一名正义的警察理应打击一切违法犯罪,可朝阳城是好对付的吗?不说里面豢养的上百名职业打手,光是它背后的强大势力就不是他们这个小小的派出所能应付得了的。

其实宁若瑜的想法陈队长十分清楚,她就是担心朝阳城派人对付她的朋友,所以才想到先下手为强,可这傻丫头有没有想过与朝阳城结仇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陈队长与宁若瑜的父亲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当然不愿意看到朋友的女儿出事,见无法让她改变主意,陈队长只好来找当事人谈了。

两人有一口没有一口的抽着烟,陈队长考虑了一下措词,说叶煌是吧?你跟你朋友最好先出去躲几天避避风头,朝阳城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见叶煌没有说话,陈队长抛下手里燃烧殆尽的烟头再次说道还有我不希望若瑜卷入这件事情,这段时间你们别在联系她了好吗?

好!叶煌咧嘴没心没肺的笑了笑,从始至终他就没考虑过要拉小女警进来。

朝阳城?惹到我就把它打成落日城!

两人无话可说,叶煌回头找许若雪去了,一辆银灰色的东风猛士径直开了过来,大喇喇的堵在了派出所的门口,副驾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梳着大背头的高个男子从里面走了下来,这人左边脸颊上有一道食指粗细的刀疤,一直延续到嘴角,像一条巨大的蜈蚣,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一名双手抱着文件的民警刚好从这儿路过,没想突然冲出来一辆汽车,吓的手里的文件掉了一地,虽然没被撞着,这民警还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义愤填膺的指着驾驶室骂道怎么开车的!这里是派出所,你以为是你家停车场啊!给我出来

哼!刀疤男刚好从车里出来,嘴里冷哼了一声。

你民警刚到嘴边的话突然卡住了,就像被人掐着脖子,因为他忽然记起这个刀疤男子的照片在档案室有厚厚一叠记录,

民警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一声不吭胡乱将散落在地上的资料抓在手里,灰溜溜的走了。

刚跟叶煌谈完话的陈队长还站在门口没走,一见刀疤男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呼这‘鬼见愁’怎么亲自来了,这下恐怕要出事了。

‘鬼见愁’真名叫仇剑,朝阳城三大高手之一,这人行事心狠手辣,惹上他没一个好下场,这几年栽在他手上的人命不下十条,只是他背后的势力实在太大,将这些案子全给压了下去,这才让他至今逍遥法外。

陈队长自问得罪不起这种狠人,就算自己不怕可以呆在所里,可家中的妻儿老小却不能不顾忌,仇剑这种人真要惹急了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

陈队长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如同雨后的彩虹,大踏步走向刀疤男,虚情假意的说道哎呀,什么风把仇总给吹来了,快里面请

不用,我是来要人的。

仇剑并没有对陈队长高看一眼,依然是一脸冷酷的表情。

举在半空中的手收也不是,陈队长十分尴尬,不过瞬间就被脸上的笑容所掩盖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让仇总亲自跑一趟,一会儿我叫人把他们都放了。

这时宁若瑜正好送许若雪和叶煌出来,朝阳城头头脑脑的照片她早在电脑上看了无数次,这些人的样貌了然于胸,一看到仇剑瞬间就给认了出来。

小女警十分仗义,视而不见陈队长不断使来眼色,直接走到仇剑面前。

仇剑,我警告你

小宁,你干什么?赶紧进去!陈队长呵斥一声打断宁若瑜的话,他真是气的直跺脚,这丫头什么心思他当然一清二楚,着急上火的也顾不上忌讳了,伸手就想把她拖回去,免得口出狂言激怒仇剑这恶徒。

让她说。

仇剑一把推开陈队长,一双犹如毒蛇般的小眼睛饶有兴趣的在宁若瑜身上游弋。

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找我朋友的麻烦,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宁若瑜挺直腰杆,毫不示弱的与仇剑对视,清澈的眼神中包含着对罪犯的怒火。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听到宁若瑜的一席话,仇剑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世上就可笑的笑话,突然,他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俯下头,丑恶的大脸只差一点就贴在了宁若瑜的脸颊上,只听他逐字逐句的说道随时欢迎你到朝阳城来找我!

仇剑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杀气,宁若瑜紧咬着嘴唇强撑着一步不退,可两条纤细的小腿却微微颤抖了几下。

仇总,这是误会,小丫头年纪小不懂事,您可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此时的陈队长那还有一点警务人员的气质,点头哈腰如同一个卑微的奴才。

见下马威下的差不多了,仇剑也不想在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身上浪费更多时间,他撇了一眼陈队长,带着命令的语气说道马上给我放人!

等等,你还没说以后还会不会找我朋友的麻烦宁若瑜并未被仇剑的气势压倒,倔强的绷着俏脸再次问道。

仇剑本来就不是一个大肚的人,一而再的被小女警顶撞心中早就火起,他瞄了一眼宁若瑜胸前的警号牌,别有深意的说道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再去管别人的事吧说完不等她回答带着司机往派出所里走去。

站住!你什么意思?涉世未深的小女警没有听出仇剑话里的恐吓意味,见他要走,忙上前一步再次挡在了他的面前。

第13章 一拳打爆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陈队长被宁若瑜这股疯劲吓的脸瞬间就白了,右手不着痕迹的伸向腋下,在那里别着一把装着子弹的五四***,陈队长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仇剑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他拼着得罪朝阳城的风险也不能让老朋友的女儿发生危险。

若瑜。

仇剑刚要发怒,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抬头望去,一男一女正从里面向这边走来,走在前面的女子长的十分漂亮,虽然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可依然无法掩盖她精致的五官,一头乌黑的卷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她穿着一套贴身的西装短裙,一副标准的办公室OL装扮,见到她的一刹那,仇剑的瞳孔中闪过一道惊艳的神色。

走出来的正是许若雪和叶煌两人,原本许若雪在派出所里没有找到宁若瑜,正想要给她打电话,谁知电话还没接通就瞧见宁若瑜站在大门外跟一个长相凶恶的男子激烈的争论着什么,因为担心小女警吃亏,许若雪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仇剑的眼睛就像被定住了一样直愣愣的望着越走越近的许若雪,虽然眼前的小女警长也同样漂亮,可仇剑更喜欢许若雪这种女强人风格的女人,征服这种女人能让他有一种异常的满足感。

这女人是什么来头?趁着两女说话的功夫,仇剑向跟在身后的陈队长问道。

她是今天这事的另一方当事人。

一看仇剑那淫邪的眼神,精于世故的陈队长瞬间就猜到了他的心思,不过只要仇剑不伤害到宁若瑜,其他人的安危倒是无所谓,所以陈队长十分痛快的将他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了仇剑。

我一定要得到她!

幻想着许若雪躺在自己胯下哀婉娇喘的模样,心底里一股***的火苗开始剧烈燃烧,仇剑不能自持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小宁,你去将今天带回来的那些人全都放了吧。

为了不让鲁莽的宁若瑜牵扯进这件事,陈队长也算是煞费苦心,不等仇剑开口,他自作主张抢先把正在跟许若雪说话的小女警支开。

宁若瑜闻言欲言又止的说可是

没什么可是,这是命令!见小女警如此不听话,陈队长板着脸大声呵斥道。

是。

宁若瑜还从来没见队长发过这么大的火,心里委屈极了,看了眼队长的臭脸,又转头看了看许若雪,见她点头这才不甘愿的答应了一声。

叶煌,我们也走吧。

宁若瑜满脸委屈的离开,许若雪招呼一声叶煌准备回去,毕竟现在时间不早了,公司里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她去处理,没想刚走下梯坎,仇剑的声音便从两人的身后传来。

站住!

见许若雪和她身边的男子停下脚转头望向自己,仇剑大步走上前去,指着两人说道今天就是你们两个打伤了我二十几号弟兄?

今天真是麻烦事不断啊。

叶煌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些朝阳城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如此嚣张跋扈,难道不怕惹到他们得罪不起的人吗?

叶煌正想说话,许若雪却抢先了一步,据理力争道明明是你们的人先动手,我们只是自卫

我不管谁先动的手,既然你们打伤了我的人,今天就得给我一个交代!仇剑十分霸气的挥挥手,粗暴的打断了许若雪的话。

那那你想怎么样?被仇剑那凶厉的眼神一扫,原本还理直气壮的许若雪心里开始打鼓,脚下不自觉的向身旁的叶煌靠拢了几分,她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一种潜意识的动作。

一见徐若需那略显惊慌的眼神,仇剑心头更加得意,假意看了眼四周,说要想解决问题也不是不行,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咱们换个清净点的地方谈吧。

这里毕竟是派出所,就算仇剑再嚣张还是难免有些顾忌,别看现在的陈队长在自己面前乖的像个孙子,他忌讳的只是自己身后的人,如果对方铁了心要办他,仇剑自问还没那个能耐与国家的暴力机构抗衡,做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自明,只要大家面上都过得去,心照不宣就行了,强抢女人这种事,还是不要做的这么明目张胆为好。

这许若雪也不是好糊弄的,对方就是一个无赖***,走出派出所可就容不得自己做主了,她正想找个借口推脱不去,谁知叶煌却抢先开口说道也好,我们就出去好好谈谈。

叶煌之所以答应的如此痛快,也是想快刀斩乱麻,今晚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让这些苍蝇缠着错过就麻烦了,倒不如过去痛痛快快揍他们一顿,让他们早早滚的远远的。

有胆量!仇剑一招手,司机便将堵在派出所门口的汽车原地调了个头,叶煌拉着许若雪坐在了后座上。

大哥,咱们现在去哪儿?司机一手扶着方向盘一边问道。

仇剑瞄了眼后座上的两人,说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就江边吧。

银灰色猛士发出一声咆哮,快速往郊区的方向驶去

傻瓜,蠢货,自以为会点功夫就了不起了!说话也不经过大脑,竟然轻易答应上了这些坏人的车,到时候到了人家的地盘上,想跑都跑不了了。

想起刚才仇剑看着自己那种充满占有***的眼神,被叶煌拉上贼车的许若雪心里又气又急,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了,她狠狠瞪了两眼身旁这说话不经大脑的叶煌,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小手不着痕迹的凑过去,在他腰部的嫩肉上用力掐了一把。

正望着窗外景色发呆的叶煌没料到许若雪会搞突然偷袭,忍不住痛哼了一声,他转过头却发现许若雪一脸悲愤的望着自己,叶煌挠了挠脑袋,实在想不出顶头上司这暴脾气是怎么来的。

仇剑透过后视镜看到后座上的两人那‘打情骂俏’,心里早已经盘算好了,一会儿到了江边就把这小子弄死,丢进江里喂王八,堂堂‘鬼见愁’看上的女人也是容其他人染指的?

今晚没有月亮,一阵阵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似乎有一场大雨即将降临。

汽车开到一个相对平缓的地方停了下来,附近连一盏路灯都看不见,想来车已经开出了城区,在车前灯的照射下众人勉强能看清离这十几步远的地方就是涛涛流淌的江水,在这里别说个人,就连个鬼影都看不到,是个杀人越货的理想地方。

四人相继下了车,仇剑凝视着眼前波涛涌动的江水,说说说吧,这事你们想怎么解决?

此时此地许若雪唯一能指望上的就只剩身边的叶煌了,谁知叶煌下车后就成了哑巴,一声不吭的杵在那儿,像根木头一样。

叶煌你倒是说话啊!

许若雪银牙紧咬,恨不能冲过来拉着叶煌耳朵大声质问,你刚才那么神气,怎么现在就哑巴了,你倒是说啊!!!

叶煌像是没看到许若雪焦急求助的眼神,双眼盯着黑黝黝的天空,就像上面有个美女在跳脱衣舞一样,看的如此的专注。

嗯?!得不到回答的仇剑扭过头来,重重的哼了一声。

面对仇剑咄咄逼人的目光,许若雪整个心全乱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今天是你们的人先动的手,再说他们伤的都不重,大不了我赔医药费总行了吧?

你赔?仇剑的脸色变的更加阴霾,恶声恶气的说打了我朝阳城的人就想赔点钱了事?你不打听打听我们的来头,朝阳城的人也是你们可以随便碰的?不怕告诉你们,今天就算把你们弄死在这里都不会有人过问。

那那你们想要怎么样?

许若雪多少听说过关于朝阳帮的传闻,天阳市地下世界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她明白仇剑不是虚张声势,看刚才在派出所那陈队长卑躬屈膝的样子就知道了,每年有那么多人口失踪的案子,再多上一两起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见成功震慑住了对方,仇剑兴奋的舔了舔嘴唇,放缓语气说道嘿嘿,其实我也不想对你这种美女做出赶尽杀绝的事,可你们毕竟打伤了我的弟兄,如果就这样轻易的放了你们,被道上的朋友知道了还不被笑话死,以后谁还肯听我们的话

仇剑的眼神就这样赤果果的在许若雪凹凸有致的躯体上游弋,喉结不断蠕动,一步步逼近许若雪,仿佛想将眼前的小羊羔一口给吞进肚子里。

被他如同饿狼的眼神盯了一眼,许若雪双手拢在胸前下意识的往后退着,前有饿狼后无退路,就连同伴叶煌也指望不上,她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聪颖的许若雪已经猜到了仇剑华丽的意思,一想到自己的清白之躯被这恶棍占有,她情愿选择去死,要是对方敢用强的,她就立马往江里跳。

仇剑一边逼近一边继续说道嘿嘿,要我放过你们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答应做我的情人,我不但放过你的小男友,以后你遇到麻烦随时可以找我,在天阳市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谁敢不卖我仇剑三分薄面!

眼看着猎物即将到手,仇剑的鼻息越发粗重起来,神志也被情欲所占领,就在这时,原本一声不吭的叶煌终于动了,只见人影一晃,他便出现在了两人的中间,挡住了仇剑。

叶煌面露不屑的指着仇剑那张丑恶的大脸说道行了,你也别在这里充大尾巴狼吓唬女人了,想怎样玩你划下道来就是。

原本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的司机瞧见叶煌出来影响了老大的好事,现在正是挣表现的时候,不等仇剑招呼,司机上前一步,一个打耳光子往叶煌脸上扇去,嘴里还不忘骂道特么的,你小子找死!

小心!

惊叫声与‘嗵’的声音同时响起,惊叫声是许若雪发出的,没等她‘心’字出口,那名司机就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跌入了江水中,溅起漫天的水花。

叶煌突然爆发出的战斗力多少还是让仇剑大吃了一惊,刚才电光火石间被他一脚揣入江中的可不是一名普通的司机,这人其实是仇剑的心腹手下,司机的身份只是种掩护,平时在暗处负责保卫仇剑,他功夫已经达到了三流高手的境界,寻常七八个大汉都别想近他的身,没想到今天只一招就被人给废了。

眼前这人给仇剑带来了一丝危机感,容不得他不重视,他一面重新审视着对手一面冷声说道朋友,你隐藏的够深,有两下嘛!

有没有两下你试试就知道了。

叶煌仍然是那幅不温不火的模样,收回大脚,拍了拍鞋面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找死!仇剑岂会被他三言两语所吓到,只见他冷哼了声,右拳毫无征兆的往叶煌脸上快速打去。

拳头带着无匹的霸风将地上的河沙吹的四处飞散,空气中传出‘啪啪’的静电响,就连站在几步之遥的许若雪都承受不住拳上带着的威压,脚下一个踉跄摔倒下去,这一拳凝聚了仇剑十成内力,叶煌让他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所以他决心拼尽全力,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拳尖快速袭来,叶煌脸上还保持着傻笑的表情,连点闪躲的意识都没有。

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虽然拳头还没挨到叶煌,可仇剑已经能想象出眼前这小子接下来的下场了,颅骨粉碎性骨折!没有其他的可能,曾经仇剑只用了八层内力就把天阳市名地下拳王的脑瓜子轰爆掉了。

就在仇剑一分神的时候,叶煌出手,只见他毫无任何花哨动作,只是简单的挥动左拳,笔直的撞向仇剑打来的拳头上,软绵绵的看不出有什么力量。

两只拳头准确的撞在了一起,仇剑想象中的巨响并没有发生,就像打在了一块若软的海绵上,浑身有劲无处使,这让他异常的难受。

全力一击无功而返,没等仇剑收回拳头,面对的叶煌却是咧嘴一笑,露出一嘴洗白的牙齿。

寸!劲!

话音一落,叶煌的左手臂就像波浪一样上下起伏着,一股更加强大的气劲顺着手臂快速的涌向拳尖。

不好!

仇剑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抽身而退,右拳上便传来一股巨力,他‘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就跟一颗人肉炮弹一样飞驰而出,撞断了一颗手臂粗细的柳树才跌落下来。

你噗

可怜堂堂朝阳城三大高手之一的‘鬼见愁’连句场面话都没交代完整,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眼一翻便昏眩了过去,他的右手臂以一个诡异的造型垂在一边,一根断掉的臂骨从手肘处刺了出来。

叶煌像是做了一见微不足道的小事,随手整理了一下因打斗弄乱的衣衫,来到毫无淑女风范坐在地上的许若雪面前,伸出手说走吧,天都黑了还愣着干嘛。

停在江边的汽车没有熄火,钥匙就插在上面,叶煌坐上驾驶室,一脚油门,汽车掉头往回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