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雨晴欧昊天小说第2章全章节在线阅读(秋微凉)

《机智萌宝:拐个总裁当爹地》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重逢

安雨晴查完房出来,一路往值班室走,看到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面色焦急地在人群中穿梭,像是在找什么。

她没太在意,路过电梯的时候却不经意间听到了他们的问话。

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黄色马甲的小男孩,大眼睛高鼻梁长得白白嫩嫩的非常可爱,大概五六岁的样子,这么高。

安雨晴步子一顿,这描述怎么听着跟她儿子小豆包那么像?

那孩子,一眼没看着就能上房揭瓦。

预感到儿子可能闯祸了的安雨晴,往问话人那边看去,却看到那被问话的刚好是跟她一个科室的护士。

而且显然也听出他们要找的是小豆包,正往这边看过来。

安雨晴连忙给她使眼色摇头,好歹那护士机灵没有说出她来。

只不过引得那问话的人也往这边看了过来,安雨晴心慌意乱地转过头,电梯门刚好这时候开了。

她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很不幸的,脚下一滑直接扑进了别人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安雨晴一边道歉一边退到门边拼命戳关门键。

门关上的瞬间,她松了口气,准备礼貌地冲刚被自己非礼过的男人笑笑,可是在看到男人那张脸的时候,那抹笑容却僵在嘴角,险些憋得半张脸抽筋。

对面的男人,初见他时,他如鱼得水地游走在灯红酒绿的欢乐场里,把纸醉金迷的生活过得流光溢彩,把纨绔子弟的不务正业表现得淋漓尽致。

而她不过是他那时醉酒后胡乱采过的一朵花。

现如今他成了运筹帷幄者,沉淀出一身唯我独尊的气质。

自然不可能记得她。

欧昊天面不改色地任由她看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深不可测。

倒是旁边助理偷偷瞄了他一眼,又轻咳了一声说:刚才闯进您病房的小孩,是不是秦家在找的那个孩子?听说他从秦老爷子那偷了贵重东西,被抓住可就惨了。

豆包那臭小子,居然招惹了秦家的人!

安雨晴回过神来,脸上又是着急又是气。

突然叮的一声,她靠着的电梯门开了,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倒,本能地伸出手求救。

欧昊天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把她拽进了怀里。

安雨晴整张脸贴在他胸口,想推开,却被他强有力的胳膊紧着往怀里按了一下。

她抬起头刚要跟他理论,就又听到了那句熟悉的询问。

欧先生,请问您有没有见过一个穿黄色马甲的五岁男孩,大概这么高。

安雨晴心忽地一凉。

眼看欧昊天要开口,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他胸前最脆弱的地方用力捏了一下,趁他低头的时候可怜巴巴地用眼神央求他。

求求你,那是我儿子。她小声说。

欧昊天冷着张脸,连看她的目光也没有丝毫温度,就在安雨晴快要绝望的时候,才听他不紧不慢地说了两个字。

没有。

安雨晴出了一身冷汗,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外面问话的人似乎并没有走。

您怀里这位

安雨晴害怕他们查到她就是小豆包的妈妈,双手紧紧抱住欧昊天的腰,扯都扯不开那种。

却听那人轻笑了一下说:恭喜欧先生了。

恭喜什么?现在保镖都这么八卦的吗?害得她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

放开。头顶的声音森冷如冰。

安雨晴触电般缩回手,退到电梯角落里。

对不起,我一时情急所以

安医生,站在欧昊天旁边的助理徐进,推了推眼镜看了眼她的工作牌一脸正色道:我们欧总最讨厌女人自作主张碰他,凡是碰过他的女人手脚可都没留下过。

安雨晴脸色煞白,她刚回国哪知道这些啊,以前的欧昊天不是整天眠花宿柳的吗?

而且她刚刚不仅手碰了,整个上半身都碰了,那要是都砍了还能活吗?

我没有自作主张,是他先拉我的!

安雨晴瞪向欧昊天,与他冷锐的目光一撞,头皮开始发麻。

幸好电梯门又开了,她回头一看外面没人,连忙转身就跑。

徐进出来追。

可是医院里安雨晴自然比他熟,立刻就躲进同事办公室里脱了白大褂。

徐进没追到人,有些丧气地回到电梯:跑了。

欧昊天眼睛微微一眯,像只盯准猎物的豹子:她会自己回来的。

徐进摸摸鼻子对他今天的行为很是不解,原本他们抓了那个小孩,直接从他手里抢走秦老爷子保险柜的钥匙就行了。

可是欧昊天见了那小孩后突然就改变了主意,让人封了这部电梯,又在监控里算准了这女人走到这的时间,刚好在那时候打开门让她进来演了出英雄救美。

平时几千万的生意也没见他这么用心过。

而且还破天荒地主动抱了那女人。

难道是和尚终于忍不住要开荤了?

安雨晴从同事办公室里出来,头皮都快挠破了也没想出个办法来。

现在小豆包在欧昊天手里,可她如果去救就可能会被他剁了手脚。

如果不去救,小豆包又可能会被他交给秦家。

那秦老爷子是何等人物,她再清楚不过,转院过来一周了,送药的护士进了病房还瑟瑟发抖。

不行不行,哪怕豁出这条命,她也得把豆包救出来。

安雨晴小心翼翼地赶到欧昊天的病房门口,四下打探了几眼,幸好没有保镖守着。

门居然也没有锁。

她来不及多想就进去了,里面没有人,只听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豆包,豆包安雨晴小声叫着儿子的名字,可是找遍了每个房间,都没有看到人。

她急得快哭了。

这时候欧昊天的手机响了,屏幕上闪着徐进两个字。

她连忙接通。

欧总,那孩子不肯跟我们走,闹着要找妈妈。

你想把我儿子带到哪去?告诉我你在哪,把孩子还给我!安雨晴低声怒吼。

你是谁?欧总的手机怎么在你那?

电话挂断。

突然浴室水声也停了,安雨晴慌不择路地躲进了衣柜里。

透过百叶门眼看着欧昊天一步步向她走过来,然后在衣柜前站定,半晌都没动静。

难道是发现她了?

突然他弯下了腰。

爹地??

安雨晴吓得心跳到了嗓子眼,瞪大眼睛看着他,紧紧捂住自己的嘴。

好在欧昊天只是从地上捡起一只袜子扔进脏衣篓里。

安雨晴一口气还没松下来,他又猛地解了浴巾。

她连忙闭上眼睛,在心里把他骂了百八十遍。

一直到屋里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她才重新睁开眼。

看到一群记者蜂拥而至把欧昊天围在了中间。

欧总,外界传言您身患绝症,无力再掌控欧氏集团,请问是否属实?

在您住院期间,您的两位叔叔因为揽权夺势发生争斗,请问您是否知情?

听闻您住院期间仍在相亲,是不是因为病情已经无法挽回,急于留下子嗣继承欧氏集团?

您住院一周,左小姐却并未前来探视,请问你们是否已经分手?

安雨晴被这一连串的追问惊得忘了呼吸。

无法相信六年前那个跟她有过一夜露水情缘的浪荡公子哥在一路披荆斩棘变成了咳声嗽整个央城都要震一震的人物后,却身患绝症了。

我的病医生还在努力,治疗期间欧氏集团交予两位叔叔全权打理,至于孩子

他承认了。

安雨晴莫名的鼻子微微泛酸,。

爸爸!

突然一个清脆而嘹亮的声音闯了进来。

安雨晴愣愣地看着儿子小豆包在保镖护佑下从记者堆里挤出来,扑到欧昊天身上。

头顶三绺头发打湿了贴在额头上,跟电视里的三毛没两样,配上他嚎啕大哭的夸张表情,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胖乎乎的小手偷偷在裤兜里抠了一坨芥末出来,往眼睛下一抹,眼泪流得哗哗的。

要不是早就了解儿子的戏精本性,恐怕连她也要被哄骗去了。

爸爸,我们好不容易才相认,我不要你死啊,我还没跟你讲我被我那狠心的妈抛弃后在外面一把屎一尿长大的经历啊,我的好爸爸,你可千万要活着啊

这小子不知道在哪学的河南口音,差点让安雨晴直接笑出声来。

可是看看人家欧昊天,不仅面不改色,还带着几分宠溺地摸摸小豆包那三撮多半是口水弄湿的头发,哀伤地说:爸爸不会有事的。

我的亲爸啊!我舍不得你啊!小豆包看欧昊天哭不出来,小爪子往他眼睛上一抹。

安雨晴都看到欧昊天搂着他背的手青筋突起了。

好在是当着记者的面,咱们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欧大总裁,哭得泪水涟涟。

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新闻,记者门快门都要按起火了。

欧总,这是您的儿子吗?请问孩子的母亲是谁?

这个孩子会成为欧氏集团未来的掌门人吗?

记者们把父子俩围得死死的,恨不得把话筒塞他们嘴里。

欧昊天简单说了几句打太极的话,然后保镖就进来把记者请出去了。

怎么样,我演技还不错吧!人一走,小豆包就得意洋洋地从欧昊天怀里跳下来。

欧昊天眼里那抹宠爱并未褪去:做得很好。

那你要保证外面那些人不会去找我妈妈的麻烦。

你很爱你妈妈?欧昊天现在的神情跟平时报纸上不苟言笑的模样相差太远,不知道的人绝对以为他只是个慈爱的父亲。

当然,我妈妈天下第一可爱,所有人都很爱她。

哦?欧昊天微微挑眉,视线往衣柜这边扫过来。

安雨晴心跳猛地漏了一拍,见他眼神并无异样才放心。

你不相信?等你见了我妈妈就知道了!小豆包有些气闷地哼了一声。

那你爸爸呢?欧昊天微微低着头,硬朗的脸部轮廓如雕塑般精美绝伦,浓密的眉毛下一双深邃的大眼睛显得炯炯有神却又神秘莫测。

小豆包用力抠着大拇指指甲,好一会才闷闷地回答: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我知道他其实是不要我们了。

也许他很快就会回来。欧昊天拍拍小豆包的肩膀。

小豆包眨巴眨巴大眼睛激动地问:真的吗?

安雨晴看得有些心酸,一直以来她以为给他足够的爱,就可以弥补他没有爸爸的遗憾,却没想到有些东西始终无法代替。

欧昊天点头,又说:你先回我家,等事情处理好了再出来。

那我妈妈呢?

我会带她去见你。

助理进来带走了小豆包。

小豆包站在门口依依不舍地看着欧昊天说:要是你没得绝症就好了。

为什么?欧昊天对他似乎格外有耐心。

那我就可以把我妈妈嫁给你了。小豆包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小大人似的摇摇头。

欧昊天脸上似笑非笑。

关上门在床上坐了一会,自顾自地说起话来:还要躲多久?

安雨晴还沉浸在对小豆包的亏欠中,心里忽地一沉,紧张地看向他。

他手里拿着手机,冲这边粲然一笑。

安雨晴脸色微白地从衣柜里出来,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砰乱跳着。

欧昊天迈着他那两条大长腿朝她走过来,挑起她的下巴把她的脸仔仔细细端详了一遍。

没错。

小豆包那张脸就是他跟她两张脸的结合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听你们讲话,我只是来找我儿子的,你千万别让人砍我,我马上就走。安雨晴轻声解释。

你的儿子?欧昊天嗤笑一声,目光如炬让人无处遁形。

安雨晴心虚地避开他的注视:刚才陪你演戏那孩子,就是我的儿子,请你把他还给我。

你跟谁的儿子?欧昊天低头几乎鼻子贴着鼻子地凑近她,手上微微用了力。

安雨晴下巴被他掐得生疼,眼中盈出泪水:和你没关系。

还要狡辩?我虽然忘了你的脸,却不会忘了你的身体。欧昊天突然搂住她的腰把她往身上一提,两人严丝合缝地紧贴着。

事实是那一晚两人都被人下了药,灯光昏暗她又长发遮面,他压根没看清她长什么样子。

放开我!安雨晴的挣扎在他的桎梏下毫无作用。

欧昊天的手又紧了几分,凑到她耳边热辣辣地说:能这么契合我的人不多。

安雨晴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到两人胸口紧紧贴在一起,小腹处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灼热。

她只比他矮一个头,上半身比较短两条腿长,现在被他微微提起来,正好与他

这是六年前那一晚他们用过的姿势

死不承认

欧总请你自重!我和我的孩子都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安雨晴又羞又恼地在他肩膀处咬了一口。

欧昊天松开她,看她打死不认的样子,略显诧异。

要知道全国上下排着队想给他生孩子的女人数不胜数,这女人倒对他避如蛇蝎了。

恐怕就算DNA检验结果出来,她也不会认账。

是吗?那我就把他交给秦家好了。欧昊天松开她,面色阴沉地点了支烟。

不可以!你不能把他交给秦家!安雨晴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臂,又触电般松开。

那么你是要我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得罪秦家?我听说秦家老爷子的遗嘱丢了,你猜秦家那几个继承人找到孩子会怎么办?

安雨晴脸色霎时惨白,秦家人向来是黑白通吃的,如果找到小豆包的人不是遗嘱上的人,那么他会毁掉遗嘱然后杀人灭口。

我儿子刚才不是也帮了你吗?你答应他

我答应他不让秦家人找到你,可没答应他不把他交给秦家。

你!卑鄙无耻!

考虑清楚了吗?欧昊天往她脸上吐了口烟。

安雨晴呛得直咳嗽:你想要儿子有大把人等着给你生,何必要跟我抢?

刚才的采访你也看到了,我命不久矣,恐怕等不到孩子出世,而且过不了多久你儿子的照片就会满天飞,到时候秦家要找他可易如反掌。欧昊天不急不慢地说道,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既然你活不了多久,还要儿子干什么?

欧氏集团是我的半生心血,如果不找个继承人替我稳住军心,恐怕不等我死,公司就被人瓜分了,那样我岂不是要死不瞑目?

而且欧老太太总是怕他后继无人,拼了命往他床上塞人,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那你想怎么样?

安雨晴从来都不是扭捏造作的人,不管面对谁她都只会选择对儿子最有利的一方。

现如今能保护小豆包的,就只有欧昊天。

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安医生不反对,他已经是我儿子了。

这分明是先斩后奏!

总要给个期限吧?

一年为期。

在这期间你不可以阻止我见孩子,也不可以擅自带他离开,总之我要时时刻刻知道我儿子的行踪。

当然。欧昊天站起来朝她伸出手,笑得像个绅士。

安雨晴不太情愿地握上去,心想着就当可怜他吧,一年后等他不在了,孩子就永远属于她一个人了。

这样想着,她甚至因为单方面剥夺了他做父亲的权利而对他有些愧疚。

孩子在我那,你想看就跟我一起过去。欧昊天打开门,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安雨晴连忙跟上去。

到了停车场,安雨晴刚走到车门边,突然一个香奈儿包包朝她砸了过来。

额头被金属豁开一条口子。

你就是那个狐狸精,小贱人!女人一身名牌,画着精致的妆容,抬起那只细高跟鞋就要往她身上踹。

安雨晴思忖着这一脚下去,估计能在她腿上戳个洞。

躲是躲不过了,她闭上眼。

身子却被圈进了宽厚的胸膛,欧昊天黑着脸,两只眼睛放出锐利的光芒,要是意念能杀人,那女人现在估计已经烧成灰了。

对不起昊天,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踢她女人哆哆嗦嗦地收回脚。

欧昊天打开车门让安雨晴上去,然后转过身冷冷地说:谁准你动我的人?

我,可是老太太说了我才是你女朋友

滚!欧昊天的声音雄浑有力,加上些怒气最能震慑住人。

安雨晴看着他顿了顿脚绕到驾驶位那边,打开车门进来,小腿上还有被踹过的痕迹。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而那个被呵斥的女人,惨白着脸站在原地,等车子启动了才敢踢一踢地上的包包撒气。

下车。欧昊天突然熄了火,探身过来掰开她挡在额头上的手,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没关系,只是小伤,擦点药水就好了,还是早点去看豆包吧。安雨晴躲开他的触碰。

欧昊天从后座拿出医药箱扔给她,脸色有些难看。

安雨晴对着镜子擦了药水,贴了张创可贴在额头上。

车里气氛莫名有些僵冷,她便试探地问道:你的病,真的很严重吗?

刚问完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欧昊天倒是没生气,还偏头看了她一眼:你是想我早点死?

我没有!

放心,一年还是撑得过的。

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安雨晴急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关心我?想勾引我?欧昊天轻笑。

安雨晴转过头不再理他。

可是当车子停在某酒店前面的时候,她又有些不淡定了,这是六年前他们发生关系的那家酒店。

这人肯定是故意的!

不是去你家吗?她没下车。

我家门前都是记者,你想露面?

那小豆包

在上面。欧昊天停好车下去,还绅士地帮她打开了车门。

可是到了房间门口,安雨晴再次不淡定了,狐疑地看向他。

有什么问题?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此刻显得异常欠揍。

安雨晴好像看到他脑袋旁边跳出来个小人耀武扬威地跟她说:你不是说跟我没关系吗?怕什么?

她深深吸了两口气压下怒火,皮笑肉不笑地说:宾馆两头的房间容易闹鬼。

我以为安医生是唯物主义者。欧昊天打开门。

安雨晴偷偷白了他一眼:我当然是!

说起来,我已经六年没来过了。欧昊天走进去淡淡说了句。

安雨晴气得咬牙切齿,这人分明已经断定她就是六年前跟他一夜情的女人,可就是不说破,还故意来刺激他。

偏偏这时候他的助理徐进还添油加醋地说:这间房对欧总来说意义非凡,都六年没让人动过了,刚才我才收拾好,安医生是第二个进来的女人。

安雨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沙发旁边放着个袋子,袋子最上面露出来裙子的一角。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条裙子,那条六年前被他强行撕烂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