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来得及,我要忘记你免费全文阅读-如果来得及,我要忘记你小说在线看

《如果来得及,我要忘记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投怀送抱

走进将近一千平米的办公室,顾思雅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办公室的墙面以简洁的白色为主,落地窗外四面环海的蓝色外景已是最好的装饰,而让她惊讶的并不是如此豪华装修及海景,而本该是沉闷严肃的办公室竟以乐高玩具为主题,所有的装修、家具和摆设都是与乐高玩具相关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是一家以留学为主的教育咨询机构,若说是玩具公司或是与儿童相关的教育机构或许她就不会感到意外了。

小雅,你要跟我一起进去吗?顾美琴手里拿着一迭留学资料,正准备到咨询室内跟工作人员了解留学的具体情况。

我在外面等你吧姑姑。顾思雅抬起头看向顾美琴,净白的小脸上一双秋水剪瞳衬托着长长且微弯的睫毛,看上去就象是芭比娃娃那样迷人又纯真。

对于留学的事情她不懂,估计也帮不上忙,这家公司的装修她很是喜欢,她想到处走走参观一下。

好的,那你在外面等我。顾美琴笑着点点头,走入咨询室。

顾思雅顺着布满乐高玩具的长廊走去,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玻璃门,玻璃门后是一个围绕着整个办公室的露台,而她眼前、脚下甚至环绕在身边的,都是漫无边际的蓝色大海。

眼前的美景让她有片刻的失神,她不禁好奇起拥有这个办公室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初秋的天气还不算太冷,晌午的阳光正是最灿烂的时候,顾思雅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深深地呼吸,好舒服!她并不喜欢陌生的地方,但这个地方却让她有莫名的安全感,让她想一直赖在这里。

爽快地转了个身,闭着双眼继续往前走,突然咚的一声,她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这是投怀送抱?清朗的嗓音带着十足十的调侃意味,顾思雅猛地睁开双眼,带着恐慌看向足足高她二十公分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她忘了她还在他的怀里,只惊讶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

这应该是我问你的话,顾思雅,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男人低头看了看他们缠绵拥抱的身躯,嘴角扬起满是邪魅的笑。

我她连忙松手,可是他却趁机将她拥得更紧,他将脸贴近她的,顾思雅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

直到两人这么靠近她这才发现,他的头发微湿,黝黑的眼眸中全是她惊慌失措的表情,而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半敞至胸口的位置,若隐若现的完美胸肌就在她的眼下

顾思雅,你知道你的眼神有多危险吗?他的声线明显不如先前那样清朗,而是带着一丝低哑,象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闻言,她慌忙的移开视线,我唉,你先放开我她别过脸,避开和他脸贴脸挨近。

你你你,顾思雅,别告诉我你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男人不满,一个生疏的你字将他们原本就不热络的关系拉得更远。

我记得,她小声回答,然后从可爱的樱桃小口中缓慢地吐出三个字:连安苏。

连安苏对这个回答感到满意,俊朗迷人的脸庞上不再是一贯散漫无所谓的表情,他勾起嘴角象是玩笑却又带着笃定的语气说:去掉姓,以后就这么叫我。

顾思雅抬眼对上他一直紧盯着她的双眼,只见他朝她扯出一个迷人至极的笑,然后听见他说:晚上一起吃饭。

我晚上约了阿岳,你也一起?想起晚上和阿岳的饭局,她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娇羞。

不用了,我还有事要忙。一直紧搂着顾思雅的双臂倏地松开,连安苏变脸般快速地换上澹漠的表情。

郑岳没告诉你,这是我的公司?最后,他丢下这么一个问句,也不等她回答就转身大步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顾思雅摇了摇头,关于连安苏的事情,阿岳几乎很少跟她提起,即使,他们已认识近三十年。

第2章早就知道

回到办公室的连安苏脱下身上的衬衫,动作间才发现他全身都沾染着她的香气。他闭上眼,揉了揉眉心,刚刚的那个拥抱是他们认识以来最亲密的一次接触。

他刚忙完一个项目,带着一身疲惫洗了个澡躲到到露台晒晒阳光充充电,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一个低头,就看见在一楼露台享受着海风的顾思雅。

也许眼前的景色让她神往,而他神往的,却是她。

本美好的画面因她的一句阿岳而让他彻底清醒,是啊,现实无情的提醒着他,她是郑岳的女人。

他早就知道的,从第一次见面,他就知道的。

那时她挽着郑岳的手,小鸟依人的挨在他身旁,羞涩却又笑得甜美的对连安苏说:你好,我是顾思雅。

从那个时候开始连安苏就知道,任何只要和顾思雅有关的事情,就一定离不开郑岳这两个字。

他冷冷一笑,笑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顾思雅一抵达餐厅,先到一步的郑岳便吩咐服务员准备上菜,他对她的细心,这么多年始终不变。

抱歉,今天是周末我也忙着工作走不开,跟你姑姑去咨询关于你表弟出国留学的事情了吗?郑岳微笑的表情中带着歉意,阳光俊朗的他就象是漫画里温暖的男主角,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

嗯,顾思雅拿起面前的水杯,润了一小口接着说:你介绍给我的咨询公司,是连安苏的公司。

郑岳眼中似乎有一丝的诧异,但他很快掩去,是幺?那我去跟安苏说一声,事情应该会顺利很多。

好,不过阿岳,之前不是听说他是做金融行业的吗?几次听到郑岳身边的朋友说起连安苏,都说他在金融投资行业做得风生水起。

她的问题让郑岳微微不悦,可他还是挂起阳光的笑容耐心解释:他最早是做教育咨询机构的,后来做得不错,才有资金投资到金融行业。

还真看不出来。顾思雅可爱地努了努嘴,连安苏看起来就是个公子哥儿,没想到他的事业做得如此出色。

怎么?他在你眼里这么不济吗?郑岳闻言连眼睛都在笑,他伸手握住她搭在桌边的手,用力地捏了捏。

也不是啦,不过在我眼里,你才是最好的。顾思雅笑得特别美,圆圆的大眼里全是浓浓的爱意。

思雅,我郑岳正要说什么,却被衣袋中正在震动的手机打断,他拿出手机,看见来电号码面色顿时一沉,他别过脸接起电话:我在外面,有事情一会再说。然后快速地挂断。

怎么了?医院有事吗?其实对于这种中途被打断的约会顾思雅已经很习惯了,不过她知道这是他的职业特性,所以也很理解。

估计是想找我代个班,一会吃完饭我先送你回去。来,多吃点,都是你爱吃的。郑岳转移话题,脸上的笑容却不如刚刚那样自然。

顾思雅看着他从她手中抽出手,敏感而又纤细的她,总觉得郑岳有那么一些不一样了而这些的变化,大概好像是从他两个月前回国之后开始的。

后来想起来的时候,顾思雅总会觉得那时的自己太傻,太晚察觉到郑岳的变化。但那时她不知道,原来有一个比她还傻的人,一直在她身边。

第3章只娶他喜欢的

早已过了下班时间,偌大的办公室内只有总裁室亮着灯。连安苏盯着电脑屏幕,任由手边的手机震动了无数次。

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他无奈的闭了闭眼,接起:妈。

你在哪了?快到了吗?殷婕的语气有些急切,但声线仍是温柔宠溺的。

我还在公司,事情有点多。面对最疼爱自己的母亲,即使回家这件事情让连安苏厌烦,但他的语气表情仍是柔软的。

安苏,你都快半年没回来跟你爷爷吃饭了,今天就听妈妈的,好不好?殷婕当然知道儿子不想回家,可是她的处境也是两难啊。

连安苏暗自长叹,好好我现在回来,半个小时就能到。

殷婕听到儿子的回答喜上眉梢,我煲了你爱喝的汤,还蒸了你喜欢吃的鱼,快点回来啊。她早就准备好了他喜欢吃的菜了。

知道了,等我回去再说。他微微扬唇,想来也有一些时日没见过母亲了,就当是回去看她吧。

连安苏到家时,全家人已经围坐在饭桌前,都没有动筷,象是在等他。他挑挑眉,径直走到他的位置上坐下。

没等他坐稳,坐在最中央主人位置上的年过70的老人开口了:还知道规矩吗?不知道全家都在等你吃饭吗?老人声如洪钟,字字都铿锵有力。

我也没让您老人家等我啊,你们可以先吃啊。连安苏满脸不在乎,也没等谁说开动就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安苏,半年不回家一次,回来也不叫人吗?坐在老人左边首位的男子开口,他的样子和老人有四五分相似,仔细看,连安苏和他也有两分相似。

他就是连安苏的父亲,连胜。而主人位上的老人则是连安苏的爷爷,连在山。

连安苏吞下口中的饭,不耐烦的喊了声:爷爷,爸,妈。

好了好了,先吃饭吧,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坐在他旁边的殷婕见儿子脸色不好,急忙打圆场。

连在山本还想多说几句的,想着这一次孙子可都半年没回来了,于是作罢。

饭桌上好不容易恢复平静,他们之间并没有像往常家庭那温馨的样边吃边聊,除了殷婕不时跟连安苏耳语几句,其余人均食不言寝不语的。

直到晚餐接近尾声,这个家的最后一位成员才姗姗来迟。

听见开门声响的连在山脸色已经显得不悦,结果不出他所料,进门的人的态度跟连安苏如出一辙,完全没有要跟他们打招呼的意思。

连欣维。连在山连名带姓叫她,语气严厉。

刚脱掉高跟鞋的连欣维连头都没抬,不紧不慢的说了句:我回来了。

砰地一声,连在山将手里的碗筷摔在桌上,气急败坏的对连胜、殷婕吼了声:你们看看你们教育出来的儿女!

至此,连安苏是再无胃口了,他不顾母亲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吃饱了,没事我先走了。

连欣维闻言对上他的视线,然后再看了看父母、爷爷,她扯出一个冷笑,笑起来的样子与连安苏极为相似。

在爷爷的心目中,她和她的弟弟永远都是用来和别人家的孩子做比较的,并且永远都不如别人家的孩子。

正好你们都在,爷爷,我要结婚了。连欣维的声音很轻很柔,和她干练且稍显高冷的外表正好相反。

包括连安苏在内的四人均是一愣,没想到她竟抛出这么爆炸性的消息。

怎么回事?连安苏倒了两杯红酒走到沙发前,递了一杯给连欣维。

从家里出来之后,两人就来到连安苏独住的房子,姊弟俩像这样单独聊天谈心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就结婚啊。连欣维耸耸肩,爽快喝掉半杯红酒,她并没觉得这是多大的事。

谁?连安苏坐到她旁边,他从未听她提起过和什么人在谈恋爱。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片刻的沉默让连欣维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落寞,似乎并不想在此时提起那个人。

欣维,连欣维比连安苏只大了一岁半,所以他习惯以名字称呼她,结婚不是闹着玩的,你不必任何事情按照爷爷

连安苏,你先管好你的事情,别忘了,你30岁生日快到了。连欣维打断他,爷爷曾经以「命令」的方式要求他30岁之前必须成家。

连安苏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看似对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毫不在意的他,对感情婚姻却是意外的执着,他只要他想要的,只娶他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