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脚踢飞扶弟魔完本三和尚原创小说

《一脚踢飞扶弟魔》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扶弟魔一家被骂惨了

喂,你是不是李秀芬?

李秀芬满脸狐疑地接了电话。

对方是个陌生号码。

无奈对方一确定她是李秀芬,就破口大骂起来。

特码的,社会风气都是你这种大妈带坏的。

你说说,现在的男人,生活压力多大。

你这种扶弟魔妈妈还想要人家女婿给你儿子钱。

你这个老不死的,心里咋想的?

电话那边的人,也是一个男的。

本身这男的,因为也遇到了一个扶弟魔女友。

他把对岳母的怒气,都发泄到李秀芬身上了。

这一顿痛骂,把李秀芬骂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你是哪家的小鳖孙?竟敢这样骂我。

吃屎去吧!

李秀芬也顾不得自己正在气头上,话赶话,发狠地说道。

不光是李秀芬。

所有李家的人,都在这个时候,接到了陌生电话。

李玉听到母亲接了电话之后,情绪很激动,吓得不敢接电话。

李大强也是老实巴交的,还大着胆子问李秀芬。

孩子他娘,刚才谁来的电话?|

李秀芬气地想一拖鞋砸死李大强。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个老不死的,你个没眼色的。

都是你们,李玉,李大强。

要不是你们,怎么会错过苏灿。

这时候,李秀芬不仅是懊恼,简直把肠子都悔青了。

可是,这人擅长安慰自己。

什么狗屁的一个亿,说不定是苏灿拿不出来钱来,故意变出来的花样。

他这样的人,一个月拿着五千块钱的工资,别说是一个亿了。

就是一千万都拿不出来。

旁边,一个劲地扣手机的李建,也连连称是。

就是,就是,要我说啊!姐,你也不要伤心。

三年的感情算个屁啊!没钱,啥都别说。

赶紧让妈妈给你找个有钱的对象。

李大强刚才就打了120.

急救车也来了。

可是人家随车的医生前后给李建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毛病。

到最后,还批评了李大强一顿。

你这个叔叔也真是的。

别有事没事,就打120电话。

有多少伤病者在等着救助呢!耽误了救治,你这就是谋杀。

李大强跟人家说了很多好话。

李玉接通了电话。

那边是一个热心的姑娘。

听我说,李玉。

你还年轻。

千万不能再听你母亲的了。

她这样做,会害死你的。

你一个20几岁的大姑娘,没有自己的主见吗?苏灿真是是好男人。

你要是真想跟他结婚的话。

必须要跟家庭决裂。

这种价值观,会引导你走向畸形的人生。

李玉含泪点点头。

脸上哭得梨花带雨。

的确,在强势的母亲面前,她没有任何主见。

她的一切,家里面的一切,都是母亲在做主。

凡是违背母亲的意愿的,都会受到斥责。

她的价值观,早就被母亲李秀芬洗脑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挑拨离间我们母女的感情。

李秀芬慌了。

他们家庭条件一般,就指着李玉出嫁,得到一比彩礼钱,然后,给自己的儿子找媳妇。

现在,竟然有人挑唆自己的闺女跟自己决裂。

她。

绝不答应。

那边迅速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是李建的电话。

李建的女朋友叫王瑞。

那是李建在网上打游戏的时候,认识游戏好友。

他们网恋了。

李建这人,虽然本人不咋样,很擅长吹牛逼。

在网上,他我把自己吹的天花乱坠。

那姑娘,本来就涉世未深。

相信了李建的鬼话。

不过,家里那边说是要彩礼钱。

这下,李建才慌神了。

现在,王瑞在家正无聊的时候,开始刷抖音。

一下,就刷到了这个视频。

这姑娘当即就激动了。

李建,我没想到,你们家是这么恶心的一个家庭。

为了能够娶儿媳妇,竟然要卖女儿。

我们女人,不是你们买卖的货物。

我们是有血有肉的人。

我们不合适。

分手吧!

这下,李家的人都愣住了。

李秀芬更是气的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哎呀,我的老天爷啊!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到手的儿媳妇,就这么飞跑了。

而李秀芬不知道的是,这还是小事。

还有更大的灾难,在等着他们。

第6章无人能征服的沈冰山

这边,苏灿他们来到了门前。

这家酒店的门外,停了一辆拉风的轩尼诗毒蛇。

这不是全球限量版,这是全水蓝星绝版。

绝无仅有的一版。

别说是牛顿先生掀开棺材板了,就是其他物理学家整齐上阵,都造不出这样的车来。

光看外观,高大上的让人耀眼。

看看这车的各种耗材,甚至用的是顶尖级的材料。

卧槽,这车的一个轮子,就值几百万了。

轮子的材料采用的是液压凝胶,可以说,不怕一切锋利的东西。

即使是从刀尖上滚过,依然坚挺。

一个轮子,几乎就买一辆全球的豪车了。

国内几乎都买不到。

苏灿他们走出去的时候,这车前,早就围满了一堆人。

卧槽,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这到底是哪个土豪的豪车?

这样的豪车,我要是能坐上一次,死而无憾了。

这边,沈羽不是派人来接少爷。

而是亲自来接少爷。

可惜,这个点是中午十二点。

本来应该是苏灿订婚的最好的时辰。

当然了,这个时间点,也是宁都市堵车最严重的时间。

小刘。

你能不能快点?

这边苏氏集团的董事长,也就是苏灿他亲爹,都快断气了。

临死之前,想见一见朝思暮想的儿子。

你说时间紧张不紧张?

这条顺水路,反而是整个宁都市最堵的街道。

不管了。

你停车,让我先下来。

从这个地方到天都大酒店,其实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路程。

沈姐,你行不行?

小刘跟着沈羽很长时间了,熟悉她的秉性。

立马就联想到,沈羽可能要下车亲自跑了。

看看这周围,也没个共享自行车啥的。

你别管。

等会只管去天都大酒店。

耽误了时辰,老爷子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沈羽下了车之后,一路小跑。

突然,一下没踩稳当,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小刘车还没开远,关切地问道。

沈姐,你行不行啊?要不,我背你吧!

沈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干脆脱了高跟鞋,赤脚在地上跑了起来。

路上行人简直惊呆了。

这美女赤脚跑的样子虽然很狼狈,但是很美。

不对,不对。

那不是沈冰山吗?

不远处,几辆同样在开车等候的富二代,对沈羽吹着口哨。

喂喂,美女,你是沈冰山吗?

其中一个富二代,拿出手机,摘下墨镜,对别人说道。

等着啊!我打开她的微信看看。

其他人顿时大笑起来。

张山,你小子不用装模作样。

谁不知道沈冰山一向不跟男人套近乎。

更别说给你微信了。

再说了,她就是给你微信,你也加不上啊!有时候,我都怀疑,这娘们,是不是对男人不感兴趣?你们说,她是不是拉拉啊?

其余几个人说笑。

就你小子会猜想。

京都市第一美人,要是拉拉的话,我都想去寻死了。

一个青年懒洋洋地说道。

哎,你们别说了。

我足足追了沈冰山三年,愣是没得到她一个好脸色。

他妈的,我还就发誓了,这辈子,非她不娶。

谁要说她是拉拉,我可跟他急啊!

随后,另外一个男的感慨道。

也不知道是多么优秀的男人,能将沈冰山收服了。

想想就心痛啊!

这时候,天都酒店门口,还是热闹的一片。

张翠娥听了苏灿的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灿,你说苏天成是你爸爸。

这是真的吗?

当初,在苏灿的妈妈弥留之际,张翠娥收留了苏灿。

淳朴的张翠娥,为了苏灿这一生都没再要自己的孩子。

这牺牲是够大的。

张翠娥本身就是孤儿,看到苏灿的那一刻,就认定了他是自己的孩子。

为此,丈夫跟他吵架无数次,甚至是不惜离婚。

是的,妈妈。

张妈妈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妈妈。

堂堂七尺男人,轻易不流泪,苏灿竟然眼睛有些模糊了。

张翠娥内心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

若是自己的丈夫,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该如何高兴呢?

就在这时,原处突然一阵喧闹声。

第7章不想努力就继承千亿家产

只见前面马路上,一位身高足足有一米七的美女,在奔跑着。

重点是她赤脚奔跑。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美女是个傻子。

光看她的精致的脸蛋,身上穿的是OL的职业套装。

身上的高跟鞋,可是专柜专卖的。

懂行的人都知道,光是这一身行头,就价值几十万。

狼人家族的总管,这称呼不是白叫的。

虽然沈冰山在宁都市很出名,大多人也只是听说过她的名字。

她很少会接受采访。

但是,居于上层社会的人,几乎都了解她。

在商场上,她对待敌人非常冷酷,手腕很硬。

天都酒店,确实是个比较有名气的酒店。

有意思的是,苏灿更不知道,这家酒店,就属于苏氏集团的。

也就是说,他在自己家的酒店,举办的订婚仪式。

李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相反倒属于那种温饱能维持的。

偏偏打肿脸充胖子,非要在宁都市最有名气的天都酒店举行订婚仪式。

去他妈的扶弟魔。

苏灿摇摇头,一点都不想想起李家的人。

当然,这些人群中,来天都酒店消费的,上层社会的人不少。

其中一位穿金戴银的贵妇,只是看了一眼在马路上奔跑的沈羽,惊讶道。

亲爱的,你看看。

那不是沈冰山吗?

旁边被她喊作亲爱的男人,谁料到是一个20多岁的青年。

这青年,当然不是她的结发夫妻。

而是她包养的小白脸而已。

现在,不是流行那句话吗?

我不想努力了,找个富婆包养我吧!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是这种。

上次,她跟沈冰山合作过一个项目,自然对这个传奇的女子很是熟悉。

富婆这话没引起多少人的惊奇。

大家的目光随着沈羽的移动,直到她跑到苏灿面前。

要说沈冰山为啥一眼就能看出苏灿,当然得益于苏家庞大的信息网。

她早就看过苏灿的照片了。

的确。

苏灿长得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

这要是进军娱乐圈的话,妥妥地立马轰动整个娱乐圈。

苏灿的帅,气质,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

少爷。

仅仅是三步两步,沈羽就走到了苏灿面前。

这个女人的确是让人惊艳。

她的美由内而外散发出来,既有女性的柔美,又不乏有男性的英气。

由于一路跑过来,脸上的汗水顺流而下。

职业套裙下包裹的美好曲线,简直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抗。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沈冰山满足了男人对于情人,爱人,伙伴。

众人的眼睛几乎都直了。

这么一位高贵典雅的女神,竟然恭敬地跑到一个男青年面前。

站在苏灿旁边的富婆清晰地听到了沈羽叫他少爷。

难道,他就是苏家丢失了很多年的孩子。

苏家唯一的继承人。

这富婆也是商场上摸爬滚打之人,眼神无比犀利。

看这青年穿着虽然一般,浑身气质很是高贵。

就在此时,沈羽也看到了那富婆,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那富婆旁边的男青年,可是羡慕死了这苏灿。

看苏灿年纪不大,竟然能让沈冰山这么殷勤。

在他的印象中,能让沈羽如此殷勤对待的,只有狼人家族的首富苏天成。

难道他真的是狼人家族的继承人?

仿佛是为了回答他的疑问似的,苏灿朝他伸过头,在他的耳边低语道。

我们都不想再努力了。

只不过,你找的是富婆。

我只需要继承千万亿的家产即可。

那青年闻言,脸涨成了猪肝色,生生放不出一个屁来。

他敢放吗?

眼前的这位男子,连沈冰山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他一个富婆包养的小白脸,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底气?

瞬间,他就觉得自己矮了半截。

那富婆还很不失趣。

亲爱的,他跟你说了啥?

苏灿才不管这些,冷然的眸子里,仿佛对一切都不感兴趣。

对不起,少爷,路上堵车。

我要是事先知道少爷在天都酒店,就让少爷直接跟员工见面了。

对,天都酒店是我们苏氏的企业。

闻言,苏灿脸上的神色更加精彩了。

因为,他要进行下一步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