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未然顾景南出自哪本小说

《总裁的心尖宠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娶了我顾总就是个二手货

出了病房的简未然跟张叔打了个招呼后就出了医院,朝着顾氏集团跑去。

谁知道她刚走进去,就看见迎面朝着她走来的李源:简小姐,顾总在办公室等您。

简未然苦笑,她以为离开了顾景南后她就能做主自己,可实际上抉择权一直都在顾景南的手里。

他早就拿捏住自己的软肋,料准了她撑不住会主动来求他。

跟着李源走进了顾景南专用的电梯,一路直升到了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推开门,她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正等着她的顾景南。

想清楚了?

是。

那就签了它。

捏紧手中的合同,简未然双眸染上怒火: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不懂吗?顾景南双腿交叉坐在沙发上,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优雅:你不是爱钱吗?生一个孩子换你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也不用你去卖,这笔买卖对你而言怎么都不亏。

从顾景南说要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留不住,只是她没想到他会这么狠,亲子买断书,他这是要她和这个孩子没有一点的干系啊!

可她又能怎么办

她别无选择。

即使疼痛快要将她撕裂了,简未然的面上仍是淡然自若:好,我签。

见她这般干脆的签了,顾景南心中竟是有些不痛快,居高临下的捏住了她的下巴,几乎是半强迫的让她抬头看着自己:不愿意了?之前每天缠着要嫁给我,如今愿望实现了,还不满意?

满意。简未然也不躲闪:真的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只是不知道像顾总这样昧着良心娶自己仇人的孙女,还让她生下孩子,不觉着委屈吗?

顾景南脸色明显阴沉了些,反问了一句: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委屈,嗯?

这不咸不淡的话,却让简未然毛骨悚然,顾景南越是看起来平静,他的手段就会越残忍,他就是有这种能力。

让你坐如针毡,却又永远猜不出他的想法。

如果简少和知道了你嫁给了我,他就算活过来,想必每一天也都会在胆战心惊中度过,更何况你还怀了我的孩子。顾景南的每一句话都显得冷漠:能折磨简少和,让他这一辈子都活在罪孽里,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委屈。

简未然:

这才是她认识的那个心狠手辣的顾景南,那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的顾景南!

脸色变了又变,她双手握住顾景南捏住她下巴的手,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这十年,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顾景南眯起双眸,抽回手拨弄着他褶皱的衣服。

等待着的过程中简未然的心跳却越来越加快,双手也无意识的扣着沙发的边缘,脚趾头也已经紧张的蜷缩了起来。

没有。

失落太多次,仿佛没了感觉,简未然还来不及痛,顾景南似笑非笑的说:仔细想想我还是有点爱你的。

几乎是恶劣的,顾景南残忍的令人发指:你的身体真是个尤物,让人欲罢不能。

顾景南在等着看简未然痛苦的模样,可结果简未然却让她失望了。

她只是淡淡的笑了: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我也不爱你。

顾景南脸色骤然一变。

大概我这些年喜欢的说着,简未然似乎还真的思考了下:是那种把你从宋晚心手里抢来的感觉。

她丝毫不惧顾景南的目光,原本清亮的双眸覆上了一层光,让人揣测不出她真正的想法:毕竟顾总应该知道我是有多讨厌宋晚心那个白眼狼。

简未然!

看着顾景南的脸色不对,简未然仍然端坐在沙发上,倨傲的仰起头看他。

是,她现在是有求于他,可顾景南恨她,她也恨顾景南,既然两人都恨着对方,那不如就恨得更彻底一点。

我只是没想到竟然还会出现这个意外,不过好在有这个孩子,我才能从顾总手里拿这么多钱

她话还没说完,顾景南双手狠狠的掐住了简未然的脖子:闭嘴!

被掐的窒息,简未然仍是笑的肆意:顾总你可得想清楚了,掐死我,你的孩子也就死了。

顾景南猛地松开了她。

死命的咳嗽了好久简未然才缓过神,可偏偏她就像是上了瘾一样,仍是挑衅着顾景南:顾总可要想清楚了,为了你的孩子要娶我这个仇人的孙女?

顾景南的表情就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简未然像是没察觉到似的,自顾自的说道:娶了我,顾总可就是个已婚人士了,就算和我离了婚,宋晚心接手的也不过就是我简未然不要的男人,而且还是带了个拖油瓶的二手货,宋晚心那么假清高的人,能接受吗?

第5章 这孩子挺值钱的

顾景南眼底尽是狠戾:简未然,你以为你怀了我的种,我就不敢动你?

敢,怎么不敢。简未然闭上了眼,等着顾景南给她个痛快。

就算她再狼狈,她也不想再在这人面前示弱一分一毫。

如果示弱对顾景南有用,简未然即使把尊严踩在地上她也愿意,可她很清楚顾景南对简家的恨,她越是没尊严,顾景南就会越开心。

既然已经是这样了,她还为什么要让仇者快。

随即一张支票重重的甩在她的脸上,纸的边缘划过了她的脸,留下了一道血痕。

可她没在意,当着顾景南的面低头捡起了支票,看着上面的数字她笑的开心:看来这孩子在顾总心里还是挺值钱的。

以前的简未然高高在上,是所有人都当着公主宠着的,要是被人这样对待早就当场翻脸了,又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卑躬屈膝。

可即使卑微,她仍是能字字句句的刺的人浑身难受。

见顾景南不说话,简未然颇为感激的说:我还是要谢谢顾总这一百万,顺带谢谢我肚子里的这孩子,多亏了有他。

够了!顾景南听不下去了,厉声的吼着。

简未然立马闭嘴,安静的站在一边,乖巧的不得了。

可就算这样,顾景南的怒气还是没有得到平息,但简未然却没有任何畏惧。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除了这条命她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吗?

如果顾总要是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毕竟你知道的我爷爷还在等这笔钱,就不打扰顾总了。见顾景南没反应,简未然也不在意。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转身,正好迎上了顾景南眼底的厌恶和不耐烦,简未然心抽疼了一下,面上仍是笑着:既然我拿了顾总的钱,在顾总刺激宋晚心回来之前,总归是好好扮演着顾太太这个角色的。

似没看出顾景南的怒火,简未然眨了眨眼睛:宋晚心有多恨我,顾总比谁都清楚,我要是成了顾太太,这宋晚心肯定是回来的。

这场婚姻不就只是为了刺激宋晚心回来。

说完这话简未然就想走的时候,顾景南却几个大步跨到她身边一把抓住了她,把她禁锢在了怀中。

顾总,这是舍不得我吗?简未然颇为妖娆的点了点顾景南的胸膛:看在顾总给了钱的份上,如果顾总想要和我来一炮,那我也是能配合你的。

说着,简未然就要解开自己的衣服。

顾景南的怒意也被点燃到了极点:好,很好,简未然,不要让我发现你跟别的男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否则弄死在监狱里的简安琰也是易如反掌。

顾景南,你敢!简未然大口的喘着气,眼角都被气的泛红。

我敢不敢你可以试试。顾景南沉声警告着。

简未然当然不敢试,还有半年,她大哥就要从瑞士的监狱里刑满释放。

当初要不是她当初贪玩被人绑架,大哥也不会为了救她错手杀人入狱。

就在两人对峙的时候顾景南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后就立刻松开了简未然。

简未然知道,那是宋晚心的电话。

只有宋晚心的电话,才可以让盛怒中的顾景南冷静下来,也只有她才会让顾景南想也不想的就丢下她。

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如此。

她占着顾景南五年,宋晚心的心也在顾景南的心尖上待了五年。

她看着落空的手,自嘲的笑了。

接起电话的顾景南看到简未然的模样微皱了下眉,直到手机那头传来宋晚心轻快悦耳的声音时才放松下来。

景南,我打扰到你了吗?

听着那声音,顾景南也不自觉的温柔着回道:没有,怎么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这个时间的宋晚心通常都是在为工作忙碌。

想你了。宋晚心笑着说:这段时间都在忙工作的事,天南海北的飞着,所以才看到你的新闻,恭喜你了。

顾景南没说话。

那头的宋晚心像是没察觉到他的异样,自顾自的说着:这样伯父和伯母在泉下也该欣慰了。

顾景南却因为她这句‘想你了’有些心烦气躁:你打电话回来就只是为了恭喜我?

宋晚心忽然就没了声音。

电话两端都沉默了。

在旁听得简未然眼含讽刺。

宋晚心是她爷爷收养的,她永远看不惯宋晚心明明是养女却倨傲的矫揉造作,宋晚心同样也看不惯她的刁蛮任性,更嫉妒她有着她没有的一切。

后来,宋晚心更是为了‘成全’他们两个远走异国。

第6章 我会和简未然结婚

即使后来顾景南和她在一起了,每年仍会到法国去和宋晚心温存三日,而且五年的时间里,只要是宋晚心的要求,他从来都没拒绝过。

她闹过,也哭过,可也改变不了什么,后来她就当顾景南去法国只是去工作来安慰自己。

她知道,只要宋晚心不低头,顾景南就永远不会主动。

可笑的是她一直等着顾景南对宋晚心死心,想到这,简未然都觉着她现在的下场是活该。

最终是宋晚心率先打破了沉默:景南,我要订婚了,你来吗?

简未然眼底划过抹讶然,订婚?宋晚心竟是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了?

即使额角的青筋暴起,顾景南的语气仍就冷淡:那恭喜了。

你会来吗?放佛不在意顾景南的态度,宋晚心又问了句。

看情况。顾景南的目光紧锁着简未然说道:我老婆同意的话,我就会去。

即使没看到宋晚心,简未然也知道顾景南这句话犹如把她打入地狱,宋晚心对顾景南的心,她很清楚。

那头的宋晚心就像是要哭了一样,声音都颤抖着:景南,你结婚了?

在准备。像是不知道宋晚心的伤心,顾景南沉声说道:怎么,我结婚不回来恭喜一下吗?

景南,你说我们的婚礼我应该穿什么样的婚纱会比较适合啊?就在这时候简未然开口了,也把电话那边的宋晚心要说的话给打断了。

宋晚心算计了她这么多年,她也很清楚宋晚心的弱点。

她知道顾景南对婚姻的慎重,他只要娶了她,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轻易拿到整个简氏,可他没有,所以这五年来宋晚心才能安心待在法国,但顾景南突地这么一说肯定会让她惊慌,尤其是当宋晚心知道顾景南的结婚对象是她时。

不管顾景南是不是真的想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名正言顺,还是为了其它的什么,现在为了她的爸爸和哥哥,她都得嫁给顾景南。

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简未然心中正突着的时候,顾景南竟然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甚至还多说了句:你穿什么都适合,毕竟现在肚子还不显怀。

又是一枚重磅炸弹。

宋晚心的呼吸都错乱了:景,景南,是简未然吗?

是。

你不能跟简未然结婚的,你别忘了她是简家的女儿,你怎么能这样?

简未然挑着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顾景南看的眼神一沉,冷静的回:我想娶就娶。

宋晚心:

那恭喜你了。

说完这句话,宋晚心就挂了电话。

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的顾景南再看向简未然的时候心烦气躁了起来。

知道顾景南这个时候不想看到她,简未然干脆利落的走了。

顾景南并没有拦下她,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后拨打了傅恒的电话。

傅恒倒是很快接了起来:有事?

出来喝酒。顾景南说的直接。

傅恒也问的直接:简未然又给你难堪了?

沉默了下,顾景南说道:晚心订婚了。

傅恒: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刚才她打电话说的。

所以你这是要借酒消愁?

你特妈的到底出不出来?顾景南的耐心尽失。

来,老地方见。傅恒应得干脆,在挂电话前又补了一句:顾总,我怎么觉着你这刺激不是晚心订婚造成的,反倒像是简未然给你不痛快了,才会让你这么恼?

滚。顾景南低吼了声就挂了电话。

傅恒看着被挂掉的电话很无辜的耸了耸肩。

这几年晚心没少和不同的男人进进出出,顾景南那张脸冷的跟冰山似的,听到了也不为所动。

反倒是简未然只要有个风吹草动,顾景南就能把整个云城翻了个天。

他这对简未然真的没意思?

想到这傅恒嘴角勾起一抹笑,拿起车钥匙后就干脆的离开了办公室取车去了他们常去的私人会所。

等他到的时候,桌面上的酒已经空了一半,顾景南就这么一瓶瓶的喝着。

他也没在意,顺手坐了下来:你就准备这么和晚心僵着?你信不信你现在坐飞机去找晚心说和她结婚,她立马就会回来跟你登记。

结果,顾景南答非所问:我和简未然会结婚。

傅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