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来得及,我要忘记你小说(顾思雅)免费阅读作者饭饭小说

《如果来得及,我要忘记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结婚对象

一顿晚饭闹得不欢而散,加上连欣维突然就说要结婚的重大消息,连在山更是气上加气,欣儿的结婚对象是什么人?

站在连在山对面的连胜摇了摇头,他也从未听女儿提起过。一旁的殷婕也同样摇头,女儿从小到大都听话懂事,突然做出这么贸然的决定也实在在他们意料之外。

你看看!你看看!连在山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我们是军人世家,你再不像话也好歹是个警务处的副处长,可你看看,你的儿女都成什么样子了!

连在山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军人,而他也是前大军区的中将,可以说是绝对的军人世家。后来为了有更好的发展,举家移民到了这个城市。他也成功的将连胜培养成为出色的警察,现在更是警务处的副处长,可他的孙女孙子呢?

连欣维年少的时候还算听话,学习成绩一直很优异,直到出来工作也是听从连在山的安排考取了政府部门的公务员。

可连安苏,自小叛逆,天资聪颖的他学习成绩同样名列前茅,毕业后他不顾家人强烈反对放弃公务员的工作而选择创业,他今天的成就也说明了他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可是连在山一直都认为他是不务正业,在他眼里,连安苏只有按照他为他铺排的路去走才是成功。

总之,去弄清楚欣儿的结婚对象,至少要是门当户对的人家。连在山指着连胜,习惯性以军人的方式命令他。

我知道了,爸。连胜皱起眉头,对他来说女儿的幸福才是他最看中的,对方是什么背景的人他根本不在乎,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无法说服这个顽固的父亲。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

顾思雅从地铁转换计程车然后再从堵车的路段下车小跑,这才终于赶在约定的时间到达餐厅。她顺了口气,理了理头发,走到预定的桌前时,位置上果不其然的已经坐着那个以准时着称的人。

哼哼,差点就迟到了你!一头时尚俏丽的中长大卷发,柔美的外表之下却是让人想不到的挑剔又刻薄的性子,这就是顾思雅的好姊妹尤姿灵。

拜托,下班时间是高峰期,一直堵车好不好。顾思雅放下包包,坐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餐牌准备点餐。

喂,你应该先认真的看我几眼,然后说想我,然后再点餐好吗?即使知道她看不见,尤姿灵还是给了她一个大白眼。

我今天早餐午餐都没吃。现在连和尤姿灵斗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的工作是有多忙啊?不是就跑跑腿幺?顾思雅的工作说的好听是调香师,但都入行几年了,也还只是帮忙高级调香师打打下手。

嗯,说到这里,顾思雅有些失落,当初因为喜爱而选择了这份工作,没想到这份工作的难度远在她的想象之外,不过已经开始让我参与一些调香的前期工作了,也算学到了不少知识。

我看你呀,就嫁给郑岳安心做个少奶奶吧,那对你来说是最好的幸福!尤姿灵的男友与郑岳是大学同学,说起来尤姿灵也算是他和顾思雅的媒人。

顾思雅顽固的摇头,依靠男人或是任何人才能生活下去,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而她也不认为那就是幸福的唯一标准。

对了,连安苏你记得吧?尤姿灵忽然降低音量,见她点了点头便接着说:我男人最近跟着他玩了几项投资,回报都不错。

哦。顾思雅木纳的应着,对她来说,连安苏就象是神一般存在的人物,只是听周遭和他也和她相关的朋友偶尔提起。却从未想过,他们会有像上一次那般的接触。

嘿~尤姿灵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如果你是想让郑岳跟你求婚,我倒是可以帮忙哦~~~

哎你别闹顾思雅抓住她慌乱的小手,此时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第一次想起郑岳以外的男人,因为家里的一通紧急电话让她已经顾不上任何事情。

第5章别无他法

顾思雅心急地赶回家,刚打开家门便听见姑姑的哭泣声。

哥,我求你帮我了!我真的没有无路可走了!顾美琴哭得声嘶力竭,她抓着被她喊作哥哥的男人的手,不停地哀求。

顾鹏心痛的叹息,不是他不想帮,只是他跟妻子都只是工薪阶层,购置房产已经花费了他们大半生的积蓄了,根本没有这么多的钱替顾美琴还债。

爸妈,姑姑这是怎么了?顾思雅连鞋也没脱,直接走到父亲身旁询问究竟。

思雅,你姑姑她学人家玩金融投资被人骗了坐在沙发上面容姣好却愁眉满面的施桦见女儿回来了,这才开口。

什么?什么投资?姑姑,你被骗了多少?顾思雅惊讶的瞪着圆眼,姑姑家的情况也并不算太富裕,况且还要供表弟去国外留学,她哪有多余的钱去投资?

我我把阿珉留学的钱都投到里面了说到这,顾美琴更是伤心得不能自己。

加上你姑父的一些积蓄,大概200万。顾鹏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200万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笔大数目。

200万?顾思雅脸色刷白,对她来说,这无异于听到了天方夜谭。

哥,我求你了,你把房子卖了,帮我还了钱,再送阿珉出国,这事不能被我老公知道啊,否则我们就要家变了!顾美琴忽然跪在了顾鹏前面,连哭带求。

唉姑姑,你先起来顾思雅连忙上前去扶,顾美琴趁势抓住她的手,转身向她哀求:思雅,姑姑求你好不好?你去找郑岳帮忙,以他的家世,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啊!

这我这个要求让顾思雅很是为难,郑岳的家世有多好她当然知道,可正因为这样,她从未跟他提过任何物质要求。爱情一旦涉及物质金钱,就不再纯粹了。

胡说什么!顾鹏立刻大声呵斥,作为一个父亲,他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那我就等着去死吧!从哥哥这里得不到帮助,顾美琴丢下狠话夺门而出。

姑姑顾思雅想要追,却被父亲拉住她的手,她不会做傻事的,我再想想办法。

翻了好几个身,起身又躺下,顾思雅怎么都无法入睡。她拿出手机,调出郑岳的号码,想要拨出,手指头却怎么都按不下去。

可是一想到姑姑那哭得绝望的脸她一狠心,按下了他的号码,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未能接通,请稍后再拨打。

机械女声传来的那一刻,她觉得松了口气。可是又掩盖不了她心底小小的失落。

她垂下眼眸,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又动了动手指,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号码。

姿灵,今天你不是说你男人投资赚钱了吗?我也想试试。电话一接通,顾思雅就直奔主题。

什么?就你那点钱还想投资啊?电话那边的尤姿灵毫不客气的打消顾思雅这个念头。

也是哦她深深叹了口气,想要用她那点薪资赚个200万回来同样是天方夜谭啊。

怎么回事?晚上吃饭也没听说你缺钱啊?是不是家里的事情?晚饭后她们本来打算小喝一杯再回家的,结果顾思雅接到家里的电话就匆忙赶回去了。

嗯来龙去脉顾思雅也不是很清楚,于是她说了个大概。

是金融方面的投资吗?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找郑岳帮忙的,但有个人或许可以帮忙。尤姿灵太了解她了,关于金钱的问题,她是绝对不会找郑岳的。

谁?一听到有人可以帮忙,顾思雅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只要对方不是郑岳,她愿意放下面子去求那个人帮忙的。

我们今天说到的那个风云人物连安苏!而且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了。

连安苏?虽然听上去是比郑岳更适合的人选,可是顾思雅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丝隐隐的不安,但眼下,她真的别无他法了。

第6章借钱

然而让顾思雅想不到的是,要找到连安苏这号人物竟然是如此的困难。

从尤姿灵男友那里得来的号码根本无法拨通,根据经验,她知道她的号码是被列为拒听号码。

她只能来到那次遇见他的教育机构,可是当她说明来意时,却被前台小姐告知没有预约是无法见到他们的总裁大人的。

顾思雅真的快哭了,真的不能帮帮忙吗?我是真的有急事找他的。

对不起小姐,每天说要找总裁的人实在太多了,这是我的工作,也请你理解。前台小姐也很为难,如果因为同情而放了她进去,估计自己的工作也就保不住了。

拿着文件刚好经过前台的詹青清顺势看了一眼顾思雅,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于是她走上前,有什么事吗?

青清姐,这位小姐说要找连总裁,但是没有预约。前台小姐见到老板秘书立刻站了起来,恭敬的回答。

你好,我是詹青清,连总的秘书。如果你不介意,不如移步我们的咖啡厅,我看看能不能安排你见到他吧。詹青清自作主张的做了决定。

凭着多年做秘书的直觉,她总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特别。连安苏在感情上向来都是个顽强的绝缘体,别说女孩找上门来,就连一个女孩的电话她都从未接到过。

会这样莽撞的找上门,想来她也是情急之下的决定。好吧,谁让她詹青清是个称职的秘书呢?这也许是关系着她老板的幸福啊!

其实连安苏在教育机构这边的时间并不多,可就是这么刚好,他今天过来这边了。正当他在那堪比客厅大的办公室内打着游戏的时候,詹青清便来敲门了。

詹小姐你可以不这么扫兴幺?连安苏丢下游戏杆,一脸不耐的看着进门的人。

如果哪天赤天倒闭了我一点也不会奇怪的。詹青清耸耸肩,显然对于她的老板大人在办公室时间玩游戏已经习以为常了。

那就可以如你所愿,早点回家嫁人了。连安苏倒在沙发上哈哈大笑,敢这么跟他说话的员工估计也就只有他这个秘书了。

男人靠不住。詹青清眼神有一丝的黯然,想起那段已经分手的十年情感,她还是会心痛。不过也就一瞬间,她重振精神,说起来,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风流债?要我帮你处理吗?

什么?连安苏挑眉,风流债?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什么鬼东西!

没有吗?那有位顾小姐,你认识吗?詹青清从他的表情就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风流债,于是再小心的试探。

顾?连安苏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顾思雅?

你怎么会来找我?连安苏已经喝了两杯咖啡,而顾思雅面前的红茶却还是原封不动,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喝眼前的红茶。

哦接收到他的示意,顾思雅局促的拿起茶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他,她都会这么的不知所措。那个你能不能她跟连安苏并不熟悉,要开口请他帮忙,真的很困难。

你跟郑岳分手了?他打断她,如果是这个消息,那么他倒是很乐意听。

啊?没有顾思雅连忙摇头,很奇怪他会这样问。这如果真是这种事情她也不会来找他呀。

哦。那就是没什么好聊的。连安苏意兴阑珊的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眼神和表情都是散漫的。

连安苏,我知道我的要求很唐突,但是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你能不能帮我个忙?顾思雅放下骄傲,干脆的一口气说出她的来意。

她认真哀求的语气让连安苏收起嬉皮笑脸,点头示意,你说。

顾思雅把事情巨细无遗的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她才敢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看向坐在她对面始终沉默的男人。

只见连安苏眉心微蹙,思忖了好一会才开口:郑岳知道这件事情吗?

不知道,我也不希望他知道。顾思雅没有说明原因,但连安苏怎么会看不透她的想法,所以,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想过借钱真的是最后一条路。顾思雅语气表情都很沉重,不到最后一步她万万是不会来找他的。

给我点时间。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如果能用钱解决那就太简单了。

当然,真的很谢谢你!她表示理解的颔首致谢,毕竟这么大一笔钱,不是说借就能借的。

顾思雅,连安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双漂亮的黑眸中全是邪气的坏笑,你欠我的,你确定你能还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