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神帅小说-《护国神帅》至尊狗剩

《护国神帅》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004章 天罗十三针

徐灵儿小心翼翼道:什么要求?

方中信猥琐一笑:今晚来我住处,咱俩表演一个小节目。

他的话让徐灵儿一阵反感,恶心。

但一想到父亲可能

她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最后她嘴唇都咬破了,才硬着头皮道:好。

方中信:哈哈,晚上见!

今晚你的长发,将会是我策马扬鞭的缰绳,爽!

挂了徐灵儿电话,他立即给老院长打了去。

不过,电话无人接听。

他随手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不再尝试!

然后他扑到床上一女人身上:小宝贝,我来啦。

春宵一刻值千金,徐大海的性命可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待会儿我就说老院长出差了,然后找个野郎中过去糊弄一番就是了。

徐家这边,听说方中信找了老院长,各个眉飞色舞起来。

不愧是大家族子弟,人脉就是广。

叶无道那废物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净坏事儿。

灵儿,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伺候方中信,毕竟你爸能不能当主任,全指望人家呢。

说不定他一高兴,还会带你去神帅的出山盛典呢。

徐灵儿双目微红,一言不发。

刚刚她分明在电话里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叶无道,对不起徐灵儿叹气:或许,这就是命吧。

而她哪儿知道,被她放弃的叶无道,此刻正在抢救室里救她父亲。

叶无道神色肃穆,双手娴熟的操纵银针,精准无误的刺入徐大海的各个穴位。

隔壁手术室,走出一白衣老者。

他是医院老院长,刚给一病人做完手术,神色疲惫。

经过叶无道所在手术室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眉头紧皱。

该死,他不是医院大夫,怎么混进来的。

他下意识的想上前驱赶。

但当他看到叶无道操纵的银针手法时,顿时眼前一亮。

这这莫非是天罗十三针?

我大夏神帅创造的顶尖针灸术!

天,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能见识天罗十三针!

他僵在门口,双目炽热的观赏起来。

天罗十三针,非但疗效显著,而且极具观赏性。

渐渐地,病床上的徐大海也苏醒过来。

看到面前站着一身着便衣的陌生男子,徐大海也愣了。

他并不认识叶无道,不知道他就是把自己气出心脏病的未来女婿。

你你是谁?

别动。叶无道沉声道:我在为你针灸。

针灸?徐大海愣了一下,继而低头看叶无道为自己针灸。

片刻后,他激动的浑身颤抖。

天罗十三针传说中的天罗十三针!

我的天,我竟能亲眼见到天罗十三针,甚至是为我本人针灸!

荣幸,是我的荣幸!

很快,叶无道针灸完毕。

老院长忙跑上去:小友,佩服佩服,你竟然懂得天罗十三针!

薛某人对你五体投地。

徐大海也忙走下病床。

他浑身舒畅,感觉比之前还强健几分。

小友,厉害厉害。

能不能求你指点我一二,我愿拜你为师。

老院长也反应过来:对,对,求求你收下我们两个吧。

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叶无道小心翼翼收起银针,冷漠回应:我不收徒。

不是不收徒,只是你是我未来老丈人啊。

我喊你爸,你喊我师傅不像话。

叶无道转身离去。

徐大海和老院长紧随其后:师傅,求求你一定收下我们两个啊。

抢救室门口,徐家人等的心急如焚。

直到现在,老院长还没来。

他们开始怀疑是不是方中信放他们鸽子了。

徐灵儿掏出手机,想催方中信一下,

此刻大伯却忽然喊了一声:快看,人出来了。

众人目光立即望去。

抢救室门口,走出三人。

领头的,赫然是叶无道。

身后跟着的,是徐大海和老院长。

李玉环惊叫一句:那废物竟然没走!

该死,他该不会是进手术室捣乱去了吧。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大伯哈哈笑道:你管那废物做什么。

重点是,大海康复了,看着一点事儿都没有。

瞧瞧他旁边,就是医院老院长啊。

李玉环喜极而泣:原来小方早就请来老院长抢救大海了啊。

是咱们错怪方中信这孩子了。

还是我这个女婿靠谱。

一家人忙迎上去,围住徐大海和老院长。

至于叶无道,直接被无视。

徐灵儿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叶无道,叹口气,也走向老院长道谢。

老院长,您果然妙手回春啊。

谢谢老院长的救命之恩。

老院长,今天无论如何得请您吃饭,聊表谢意。

老院长哭笑不得:惭愧惭愧,其实不是我救的徐大海。

这都是我师傅的功劳,全程我都没插手。

徐家人一头雾水。

老院长还有师傅?人在哪儿呢?

徐大海道:没错,是我师傅救的我。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和老院长刚拜的师傅。

徐大海走到叶无道身边,弯腰鞠躬:师傅,大恩不言谢。

我去

徐家人眼珠子差点瞪下来。

叶无道,救命恩人,师傅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第005章 他没资格当你师傅!

徐大海也愣了,搞不明白徐家人为啥这么大反应。

李玉环忙道:徐大海,你刚刚昏过去了,根本不知情,肯定是你搞错了。

他就是一个没本事的穷光蛋而已,怎么可能救你性命。

老院长,您别谦虚了,我们都知道真相了。

是方中信请您老出手,救的徐大海吧。

老院长皱眉:我都说了,我根本没出手,全是师傅一人所为。

再说,方中信是谁?他也没给我打电话啊。

哦对了,刚刚电话的确响了两声,不过我刚想接对方就挂断了,不知是不是他打的。

徐灵儿忽然意识到什么,忙给方中信打了过去,还开了免提。

方中信,你联系到老院长了吗?

方中信:联系上了,不过老院长在国外出差,回不来。

我再给你联系一位大夫

徐灵儿怒道:骗子,你就是个骗子。

老院长现在明明就站在我面前!

方中信有点尴尬:是嘛?那可能是我跟他没沟通好。

徐灵儿:滚,还想骗我!人渣,败类!

以后不要联系我。

方中信也怒了:去你妈的,你敢骂老子!

警告你,下月一号,咱俩准时结婚,敢反悔,我分分钟让徐家完蛋。

还有,离你今天找的那个野男人远点,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他。

啪!

电话挂点。

现场一阵死寂。

现在真相尘埃落定。

被他们寄予希望的方中信,根本没把徐大海性命放在心上。

而被他们唾弃辱骂的叶无道,却一人力挽狂澜

徐家人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徐大海还是没搞清楚,面前这年轻人就是叶无道:师傅,您还没吃饭吧

闭嘴。李玉环喊道:他没资格当你师傅。

徐大海骂道: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屁,没有他今天我就完了。

李玉环:你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他就是叶无道,是他把你气的心脏病复发的。

徐大海顿时瞠目结舌,石化当场。

差点再次心脏病复发。

师傅,竟是他最为仇恨的未来女婿。

为什么这么狗血的事要安排到我头上啊。

现场氛围很尬。

连老院长都替徐大海感到尴尬:那个呵呵,没想到师傅竟是你家的女婿啊。

你平时肯定没少跟师傅偷学医术吧。

我觉得你的医术完全配得上科室主任的职位,你准备准备,走马上任吧。

说完后他转身走开,不准备插手人家的家事。

徐大海欣喜若狂。

没想到这么轻松就当上了科室主任。

但一想到,他是因叶无道而坐上这职位,喜悦就消失了大半。

毕竟,在他心中,方中信才是理想女婿。

远处,陈雅芝和陈梅母女俩正朝这边走来。

陈梅:现在徐大海已经到了最后危急关头,就不信徐家不认怂。

陈雅芝:哼,我要徐家像狗一样跪下求我。

尤其是叶无道,我要把他的脸打烂。

直到现在,她被叶无道打的脸还隐隐作痛。

而当他们靠近徐家人群后,顿时愣住了。

徐大海竟然好了,而且面色红润,一点不像大病初愈。

这怎么回事儿?陈雅芝母女俩失落万分。

复仇计划泡汤了。

两人叹口气,准备离开。

站住。叶无道冷冷的道:谁让你们走的。

陈雅芝怒瞪他一眼: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叶无道冷笑:是吗?那徐主任应该有资格说话吧。

徐主任,你带的兵不行啊,因私人恩怨而见死不救,甚至还当众索要三十万好处费,这样的手下你留着干什么?祸害社会?

徐大海一时间没绕过弯来。

他对陈雅芝母女俩之前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李玉环率先反应过来:这是他们复仇的大好时机啊!

李玉环冲徐大海喊道:徐大海,赶紧把她开除了!

之前我给她们下跪磕头,她都不带救你的,甚至还跟咱们要三十万。

气死我了!

徐大海也怒了:还有这事儿!

陈梅,你给我滚出这家医院,你没资格当大夫。

陈梅轻蔑道:呵呵,我看你不光心脏有病,脑子也有病。

谁不知道,我最有希望当上主任一职,至于你,想都别想。

你还想开除我?做梦。等着吧,等我当上主任,第一个把你给开

话还没说完,陈梅和徐大海的手机同时响起。

陈梅下意识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顿时间面色煞白,手脚哆嗦。

办公群里,老院长亲自发了一条通告:徐大海任科室主任一职。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陈梅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明明我最有希望担任科室主任一职!

徐大海,你肯定行贿老院长了是不是!

你这个人渣,牲口,等着身败名裂吧你。

徐大海冷笑:我徐大海不屑于干那种事。

反倒是某些人手脚不干净,怕是没少给领导送钱吧。

陈梅:放屁,你没行贿,老院长怎么可能钦点你当主任。

徐大海还没开口,李玉环便抢先道:这次还真是多亏了你们呢。

多谢你们把叶无道拱手相让。

叶无道医术出众,非但救了徐大海一命,甚至还收下老院长当徒弟。

别说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了,就算大海想当副院长,老院长都得给叶无道这个面子。

谁说我女儿捡破鞋?我女儿这是捡了个宝!

只可惜,某些人眼拙,没认出这个宝!

什什么!

陈雅芝母女俩望向叶无道。

这个连三十万都掏不出的穷逼废物,竟然收了老院长当徒弟!

他竟然还有这等本事,以前怎么没发现!

等等,如果婚礼上我不多要三十万的话,那现在当上科室主任的,就是我了!

是我亲手断送了这个机会?

陈梅悔的肠子都青了。

今天真不该突然多要三十万彩礼的,现在她的损失远超三十万了。

哪怕是等叶无道安排她当上主任,再把叶无道赶走也行啊。

一直沉默的陈雅芝忽然开口了。

第006章 神帅的出山盛典!

叶无道,我现在给你一个跟我复合的机会。

开掉徐大海,然后让我妈当科室主任。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想清楚了再回答。

她信心满满,语气傲娇。

她坚信只要自己松口,叶无道肯定会乖乖滚回来当舔狗的。

毕竟,现在自己拿到了神帅邀请函,前途无量,叶无道跟自己复合,是攀高枝了。

徐家人顿时紧张起来。

叶无道既然有本事让徐大海当主任,自然也有能耐把他开除。

叶无道哑然失笑。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谁给的陈雅芝勇气说这句话。

她为何这么坚信自己会求着回到她身边。

哎,怪我以前太宠她了,把她宠坏了。

他冷漠道:当你见死不救,甚至逼我和徐灵儿下跪的时候,咱们五年的感情,就已结束。

赶紧滚,别在这儿自取其辱!

陈雅芝暴跳如雷。

混账,叶无道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等着,我会让你们来求我的。

徐灵儿,你别忘了现在你的生意全凭我一人维持,我分分钟能让你破产!

还有,三天后等我们参加了神帅的出山盛典,整个徐家都要给你陪葬。

李玉环大惊:你们拿到了神帅的邀请函?

陈雅芝冷笑:当然。

全场骇然。

李玉环瞬间怂了:雅芝,这都是叶无道在搞鬼,你要对付就对付叶无道,别牵连我徐家

陈雅芝:呵呵,现在知道求我了,晚了。

滚回去乖乖等死吧。

说着,她带着陈梅离去。

李玉环伤心欲绝。

叶无道宽慰道:放心,陈雅芝一家不过是去盛典当仆人而已。

如果你们想去,我可以带你们进去,做至尊贵宾。

滚!李玉环爆发了:现在还吹牛逼,你非害的我家破人亡是不是!

你要真对灵儿好,就离她远一点。

刚刚你也听到了,方家和陈雅芝都因为你,而要灵儿破产。

人家两家都拿到了神帅邀请函,身份尊贵的很,想搞死我徐家跟玩儿似的!

徐大海一言不发。

虽然他敬佩叶无道的医术,但也不会看着徐家被灭族。

叶无道郑重道:当灵儿说出‘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替他扛起一片天了。

一个小小的方家,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至于邀请函如果灵儿想,我能让她做出山盛典的至尊贵宾!。

李玉环骂道:真会吹牛逼!

总之你尽快死了这条心吧,除非你真让我们去神帅的出山盛典!

大伯二叔两家也纷纷劝徐灵儿。

这个社会,钱才是王道。医术再好,能让你填饱肚子?

叶无道这家伙不靠谱啊,太好高骛远,三十万彩礼都掏不出,还想去出山盛典当贵宾?

还是方中信最适合你,听大伯的,我们还能害你不成!

徐灵儿反驳道:真听你们的,等着方中信救我爸,那我爸刚刚就没命了。

一句话,怼的他们哑口无言。

大伯红着脸怒斥:臭丫头,你这是目无尊长,怎么说话呢这是!

李玉环忙打圆场:大哥二哥,放心好了,回去后我会好好劝劝这丫头的。

咱们先走吧。

徐大海叹口气,转身离去。

徐灵儿却道:妈,你们先回去。

待会儿我还得去厂子一趟。

李玉环点点头,和徐家人一块离去。

徐灵儿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叶无道:刚刚你也听到了,方中信准备对你下手。

你害怕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叶无道:怕?后悔?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这两个词汇。

徐灵儿一脸苦涩: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会吹牛逼呢。

叶无道:

不是我说你告诉我,我哪个字是吹牛逼了?

徐灵儿:行了,你最近先住我那里吧,避避风头,免得方中信找你麻烦。

叶无道欣然答应。

没多久,两人便来到了徐灵儿的钢材厂。

这家钢材厂是徐灵儿一手创办,是她几年的心血结晶。

钢材厂最大,最依赖的业务,来自陈雅芝效劳的方氏建筑公司。

巧的是,这家建筑公司,是方中信家族的产业。

建筑公司和钢材厂的业务来往,一直是陈雅芝在负责。

甚至连方中信和徐灵儿认识,也是陈雅芝在中间牵线搭桥。

若陈雅芝从中捣鬼,钢材厂真可能失去这一笔业务的。

果不其然,两人刚回到钢材厂,就接到了通知。

方氏建筑公司,正式取消和钢材厂的一切业务来往。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确定了之后,徐灵儿还是面色煞白,绝望无助。

叶无道道:灵儿,你很在乎这家钢材厂?

徐灵儿感慨万千:哎,她是我的全部心血,相当于我的孩子,我怎会不在乎。

叶无道道:本来,我想直接让你接手临海首富的全部财产的。

但既然你这么在乎钢材厂,那咱就把钢材厂做大做强。

以这家钢材厂为跳板,一步步做到首富的位子。

徐灵儿嗔怒道:你一会儿不吹牛逼会死啊。

叶无道有点心累。

我富可敌国,临海首富沈家,只是我五年前随意一个小小的布局而已。

让你接手临海首富的全部财产,也就我一句话的事儿。

我真没吹牛逼!

徐灵儿道:你现在还没工作吧,不如暂时在我这儿做个业务员,工资按最高标准发放。

虽然失去了方氏建筑公司的订单,钢材厂可能活不了几天了。

叶无道点头:好。

灵儿放心吧,明天我为你拉来一笔大订单。

若让外人知道,堂堂三军统帅,在这家小工厂当个小业务员,肯定惊掉下巴。

徐灵儿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叶无道。

又吹牛逼。

午夜!

凌晨刚过,叶无道的手机准时响起。

无数短信疯狂涌入,手机响个不停。

叶无道拿起手机,微微一笑。

黑白两道只手遮天的大佬,各大财团的当家人发来贺电。

还有不少富豪愿散尽家产,求自己出手治病续命的。

叶无道不予理会,只是找到其中一条最微不足道的消息。

那是临海首富沈逢春发来的:老板,沈家财产您何时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