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殊容慧全本阅读

《市花的贴身相婿》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再见旧友

半个小时后,沈殊出现在了郊区的一处别墅区保安室里抱着电话求救。

你大爷,你倒是来接我啊,人家把我当成私闯民宅的给扣在保安室了!

十分钟后,一个身穿白色T恤黑色西装裤,气质清华的男子出现在保安室里。

易先生!保安室的保安见到那男子皆是神色一凝无比恭敬的像那人问好。

那人点了点头,目不转睛的看了沈殊,一会后悠悠说道:人家把你当成私闯民宅的算是给你面子了,你看着你这样子分明就是像捡破烂的!

沈殊一口老血涌上胸喉。

他出来的急没来得及换衣服,还穿着速通的工作服,但也没寒酸到那个地步啊。

易先生,这位是你朋友吗?为首的保安看着那人无比尊敬的问道。

那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虽然我不是很想承认,但他确实是我朋友。

易少钦。

你别太过分了!沈殊忍无可忍伸手指着那人咬牙切齿的说到。

为首的保安见状,直接伸手扣住他的手腕。

沈殊一愣,帝豪别墅区果真入传言那般不简单啊,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居然是个练家子。

在沈殊出神间,那保安队长冷冷的说道:沈先生虽然你是容家的姑爷,但你要是对易先生不敬我是不会顾及那么多的,这是叶家的吩咐,还望沈先生注意。

沈殊闻言冷冷一笑,迅速反扣住对方的手腕。

随后啧啧称奇的说到:易少钦啊易少钦,三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臭屁!到哪都有人给你镀金身,给你当舔狗!

保安队长冰冷的面上露出一丝惊诧,他试图从沈殊手里将手抽出,却发现沈殊手上似乎有一股浑厚的力量压制着他,让他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外界一直传言容家姑爷沈殊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他开始怀疑外界的传言了,一个废物怎么可能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反扣住他的手腕,还有这么浑厚的力量。

在想到沈殊对易少钦的言谈举止,那些身价上亿的富豪见到易少钦都敬如神明,而沈殊却一丝尊敬都没有。

说话间就像许久不见的好友一般

想到这他心下一颤,对这个众人口中的窝囊废有了一丝好奇。

你也差不多,三年不见你还是一样的粗俗!易少钦丝毫不恼呵呵一笑说到。

沈殊撇撇嘴,松开了保安队长的手。

想不到那个臭名昭彰的容家姑爷就是你啊,你怎么越混越没出息了,还吃起软饭来了,这不像你的风格啊!易少钦打量着沈殊慢悠悠的说道。

沈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你就闭嘴吧,你这嘴越发讨人嫌了!

还好还好。

易少钦呵呵笑着,带着沈殊出了保安室。

二人回到易少钦住处。

刚进院子沈殊便发出一串感叹声。

只见一栋两层半复式小洋楼立于院子中央,左侧是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再往左是一片绿荫草地,草地上立着一座亭子,亭子中央摆着一把价格不菲的钢琴。

别墅右侧是一个露天泳池,鹅暖石小道旁种满了白色栀子花,清风拂过阵阵清香便趁机钻入鼻孔,沁人心脾。

叶家对你挺上心啊,居然给你安排这么好的住处!沈殊摇头感叹。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毕竟叶家老爷子的命在我手里,你说他们不上心谁上心。

叶家老爷子不行了?沈殊跟在易少钦身后进入屋中好奇的问道。

易少钦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给沈殊拿了一罐可乐点了点头。

也没多少时日了,现在就靠药续命了。

他坐在沈殊身旁拉开可乐喝了一口。

沈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怪叶天勤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和容慧结婚,原来是因为这一茬啊。

你怎么跑秦城来了?

找你呗。

易少钦将双腿搭在茶几上,身子靠在沙发背上悠闲的说到:你小子倒挺能躲,要不是你爷爷告诉我你在秦城,我都不知道上哪找你呢。

沈殊闻言,握着可乐的手一紧,你们找到我爷爷了?在哪?

易少钦摇了摇头,琥珀色的眸子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你爷爷压根就没失踪。

没失踪?!沈殊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没失踪那他干嘛躲起来!家里出那么大的事他不知道?

你爷爷是神相,他估计是提早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明哲保身躲起来了,你离开这三年燕京发生很多大事,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来秦城找你的原因。

发生什么事了?沈殊好奇的问道。

他被赶出家门之前,燕京一直很平静,不像是会有大事发生的样子。

易少钦叹了口气,幽幽说起了沈殊离开燕京后发生的事。

半个小时后,沈殊满脸震惊的看着易少钦,丝毫不敢相信所听到的一切。

昔日好友被废了灵台,沦为废人;堂哥被废了相术砍断手脚,丢弃在公路边;昔日纵横四海八州的玄医一脉易家家住,一夜之间灵脉枯泽,沦为普通人。

怎么会这样,我昨天见到大奶奶的人了,他们说的是我大哥失踪,没有

沈殊不敢置信的看着易少钦,低声呢喃。

你大哥一个月前就被找到了,他的情况如果对外公布那必将引起不小的轰动,所以对外一直都是失踪没找到,只有极少的人知道实情。

易少钦神色难得的凝重。

所以你来找我?沈殊点了点头问道。

易少钦伸手按了按眉心,慢慢道:我来找你有三个原因。

沈殊再次点头等着易少钦道来缘由。

一是我答应你爷爷保下叶家,我一个人的力量太过薄弱,有些鸡肋,必须要借助你趋吉避凶的能力。

二是我答应你爷爷要把你平安带到他面前。

最后我是代表非常话事局来邀请你加入非常人的。

沈殊低头不语,慢慢消化着易少钦前来秦城的三个目的。

第6章 探病

我有几个问题。

沈殊看着易少钦说到。

易少钦点了点头,示意他说。

第一,我爷爷为什么要你保下叶家,你跟我爷爷达成了什么约定?

沈殊目不转睛的看着易少钦,生怕漏掉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易少钦面露为难之色,他沉默了良久后说道:因为叶家老爷子跟你爷爷曾是故交,你爷爷不想看到叶家遭遇劫难。

沈殊打量着易少钦半晌之后笑了。

少钦啊,你变了。

说完他脸上的笑意褪去,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你以前从不会对我隐瞒的,你别忘了我是一位相师,看相是我的特长。

说完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易少钦,等着他的解释。

果然这么多年了我还是骗不了你。

易少钦无奈的笑了笑,叶家老爷子跟你爷爷是故交是真的,至于为什么,我答应了你爷爷必须等你出了秦城才能告诉你。

沈殊再次沉默。

他了解易少钦的为人,知道他不会害自己。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好的在刨根问底,只能作罢。

我要怎么帮你?

沈殊再次抛出一个问题。

五日后叶家老爷子生辰你就知道了,明天我来接你,你陪我叶家走一遭,看看叶老爷子还有多少日子可活。

沈殊点头。

你现在有空不?突然,沈殊想到还在医院躺着不省人事的老太太,开口问道。

老太太早醒一日,他和容慧就好过一天,省的容家人和叶天勤总拿这事逼他俩离婚。

易少钦摇了摇头,不解的看着沈殊。

走吧救人!沈殊从沙发上爬起,朝外走去。

易少钦想到之前答应叶天勤的,再加上沈殊的身份,瞬间明白要救谁了。

你小子可以啊,娶了秦城第一美人,难怪叶天勤那小子对你恨得牙痒痒的!

他抬腿跟在沈殊身后,想起叶天勤提到沈殊时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忍不住呵呵一笑。

这就是命,明白吗,你看看你,万年老光棍!

沈殊得意一笑,毫不留情的挖苦易少钦。

二人驱车赶往医院。

容家只有容雨晴守在病床旁。

看到沈殊过来,容雨晴脸一拉站起来伸手指着沈殊就骂:你还有脸来医院!要不是叶家那位神医早就出手救我妈了1

我告诉你我妈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活撕了你!

容雨晴喋喋不休的骂着,发泄着对沈殊的怨恨。

易少钦就站在门口双手环抱胸前一副看戏的模样。

出去!沈殊面无表情的看着容雨晴,毫不留情的说到。

容雨晴一愣,丝毫不敢相信,当初在自己手里任打任骂的沈殊,今天居然敢接二连三的给自己甩脸色。

我凭什么出去,要出去也是你出去!容雨晴脸色极差对沈殊吼道。

说着还伸手推搡着沈殊,意图将他推出病房。

沈殊站在原地,任凭容雨晴怎么推都丝纹不动,想好了,要么你出去,要么我们出去。

容雨晴经过沈殊这么一提醒,这才发现站在门口的易少钦。

又是一个小白脸啊,真的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又是哪家的姑爷啊?

容雨晴停下推沈殊的动作,歪头看着易少钦阴阳怪气的说道,说着故意在姑爷二字上加重了语调。

易少钦没想到容雨晴会将矛头指向自己,疑惑的看像沈殊。

那样子分明再说,这阿姨谁啊。

妈,你可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把这人惹恼了,奶奶不好说真就没有救治的余地了。

沈殊好心的提醒。

容雨晴丝毫没有将沈殊的话放心上,你敢威胁我?你别以为随便找个小白脸就能糊弄我!

真是笑死人了这年头什么人都敢称自己神医了!

这时,叶天勤提着一个果篮,带着他的保镖来到病房门口。

易神医,你怎么来着了!我还正好要找你呢!

叶天勤看着站在门口的易少钦,原本笔直的腰一弯,凑到易少钦面前狗腿的说到。

容雨晴看着叶天勤讨好的模样,在看一脸坦然的易少钦。

脸色一白,面上露出一丝尴尬,随后强撑起一副无比僵硬的笑容问道。

这位就是易神医啊?

叶天勤不明其因点了点头,是啊,这位就是易神医,就是他再给我爷爷看病的,奶奶的病还得有他,不然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没用。

叶天勤一面吹捧着易少钦,一边得意的看着沈殊。

容雨晴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急忙扑到易少钦跟前。

易神医,我嘴贱,我真不知道你就是易神医,谁知道你这么年轻,还一表人才,我有眼无珠!

她急忙为之前的过错道歉。

沈殊看着易少钦,见易少钦并没有要追究的样子,朝容雨晴说到:妈你们先出去,让少钦给奶奶看看吧。

容雨晴担心的看了看易少钦,见易少钦并没有因为自己之前的话生气,悬在嗓子眼的心这才勉强落回肚子中。

她感激的看了一眼叶天勤,急忙离开病房。

那样子就像怕慢一秒,易少钦就改口不看一样。

闲杂人都出去等着吧。

易少钦撇了一眼身边洋洋得意的叶天勤,提醒道。

叶天勤急忙收起得意的神态,恭敬的应了一声,将手里的果篮放在床头柜上就退了出去。

你个没眼力的,倒是走啊,跟个木头似的杵那干嘛?

他走到门口,看见沈殊还站在原地,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恨不得立马上去将沈殊拉走。

你出去就行,把门关上。

听易少钦这么说,叶天勤也没什么好说的,恶狠狠的给了沈殊一记眼刀后关上了门。

易少钦走到病床前,伸手探了探容老太太的脉搏,又掀起眼皮看了看。

沈殊就站在一旁看着易少钦。

几分钟后,沈殊见易少钦停下了动作,好奇的问道:怎么样?

气血亏算太严重了,这是没少熬夜啊,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好好休息。

易少钦咋舌摇头。

随后扳开容老太太的嘴,看了看继续说到:问题不大,她现在气梗在胸口这个位置所以昏迷不醒,晚上我来给她施针将气引开就没问题了。

第7章 腹黑易神医

沈殊点了点头,既然老太太没什么大问题,易少钦也没带工具,留在医院也没什么事。

走吧。

他朝易少钦点了点头说到。

二人出了病房,容雨晴两步奔到易少钦面前,焦急的问道:易神医我妈怎么样?

没事,我现在回去取工具,一回来给老太太施针。

易少钦如实说到。

得到易少钦的肯定,容雨晴这才长舒了口气。

谢谢易神医,谢谢易神医!她连声道谢,脸上的喜意止都止不住。

易少钦摆摆手,也不想在这里多浪费时间,朝沈殊说到:走吧,先回去。

沈殊嗯了一声。

易神医,你怎么来的,要我给你充当司机吗?叶天勤再次凑到易少钦面前狗腿的说到。

沈殊好笑的看着叶天勤,眼中划过一丝算计,好啊,那你给我们当司机吧,正好我还没有尝试过富二代给我当司机呢。

叶天勤脸上的笑瞬间凝固,我这是给易神医当司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沾了易神医的光而已!

无所谓,叶大少爷给我当司机,够我吹嘘一段时间了,沾谁的光不重要!

沈殊挑了挑眉得意的说到。

走吧!易少钦好笑的看了看沈殊,朝叶天勤说到。

易少钦都说话了,叶天勤也没胆子拒绝,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他跟在二人身后,时不时给沈殊投去一个怨恨的目光。

再回医院时,容家的人基本都到了。

我倒是小看你了。

容慧大伯看着沈殊声音深沉的说道,一双眸子中难掩的晦暗。

你没小看我,我就是个废物。

沈殊呵呵一笑,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不过让你失望了,容家要和叶家联姻还得找别人啊。

容慧站在人群中,看着沈殊面露欣慰之色。

沈殊也看到了容慧,他朝容慧扮了个鬼脸,逗的容慧抿嘴偷笑。

叶天勤被容慧的笑惊艳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容慧大伯看着沈殊的目光紧了紧,嘴唇微动,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易少钦再次让所有人出去。

病房内只留下沈殊和他,他将银针铺开,抽出最长的一根银针隔着衣服在容老太太胸前插下。

随后又抽出三根银针分别在肋骨小腹处插下。

随后抬起手掌放在老太太胸口,聚精会神的引导这那团气游走至小腹。

在易少钦操作的同时,沈殊看见容老太太脸上的灰暗之色慢慢的聚到印堂位置,汇成了一团。

走吧。

易少钦看了一眼老太太,朝沈殊说到。

沈殊点了点头,见老太太脸上的灰暗之色已经全部汇聚到印堂上后,给易少钦递了一张纸。

谢了。

易少钦接过纸,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拉开门。

开门瞬间,原本守在门口的人瞬间鱼贯而入,等人都进完了,易少钦迅速走出病房外。

沈殊不明其意但还是跟了出去。

易神医,容奶奶没醒啊,还有这些银针怎么办?

叶天勤站在病床旁看着朝门外的易少钦喊到。

将银针拔了将气放了就行。

易少钦咳嗽了一声说到。

等下!就在叶天勤正要将银针拔出的瞬间易少钦急忙探头出声制止。

叶天勤捏着银针的手一抖,扭头看着易少钦讪讪的说道:易神医,我拔针的手法不对吗?

易少钦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人群中的容慧开口问道:你是容慧吗?

被易少钦点名,容慧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急忙道:我是,易神医有什么问题吗?

你出来,带我去你和沈

易少随便编了个借口,想把容慧叫出去,说到一半却忘了沈殊在秦城的名字是什么,憋了半天终于说到:沈沈老弟的家看看!

容慧想不到易少钦找自己是想去家里看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木讷的点了点头走出病房。

好了你可以拔了!见容慧出来,易少钦再次探头说到。

说完砰的一声将门关死。

三人凑在窗户前,看着叶天勤小心翼翼的将四根银针拔出。

一声隐约的屁声传出。

病房内众人瞬间捂住鼻口,一窝蜂的涌到通风窗口前。

病房内瞬间乱成一遭。

看着捂着鼻子弯腰作呕的叶天勤,沈殊背过身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容慧纳闷的看着沈殊,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突然她闻到一股仿佛吃了大蒜红薯香瓜,憋了很久的陈年老屁的味道。

易少钦颤抖着肩膀朝电梯走去,沈殊捧着肚子跟在后面吗。

容慧想到易少钦说要上自己家,担心的看了看病房里,迟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三人刚到电梯口,只见叶天勤夺门而出,扶着墙狂呕。

娘的,这屁不止臭还特娘的辣眼睛!

容慧走进电梯,听到叶天勤这么说,好奇的退了出来探头看去,只见容家一众人推攘着来到走廊。

容慧忍俊不禁地低下头,掩去疯狂上扬的嘴角走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那一刻,易少钦再也忍不住跟着沈殊一块放声大笑了起来。

你小子,真特么损!

终于沈殊笑完了,他拍着易少钦的肩膀说到。

易少钦咳嗽了一声,并没有接话。

三人回到容慧家小区。

上楼便看见沈伟国颓废的蹲在门口。

沈殊看着沈伟国落寞的模样勾唇一笑,上前走到他身边。

想通了,来求我回去了?

闻声,沈伟国躯体一震,急忙看向沈殊疯狂点头。

我有眼无珠得罪了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都指望着份工作养活,你大人有大量就绕过我一次吧!

他泪声俱下的忏悔,就差上前抱住沈殊大腿。

沈殊冷笑一声,眼中划过一丝不一察觉的冷意,说吧,是谁指使你在公司针对我的?

沈伟国闻言脸色一白,犹豫的看着沈殊。

沈殊挑眉看着他,静静等着他的回答。

沈伟国看着沈殊的目光紧了紧,咬牙说到:是叶天勤和容智,是他们两个指使我这么做的!

叶天勤,容智是吧?

沈殊脸色微寒,他掏出手机打开燕子几个小时前给他打的消息,看着上面的两个名字,脸上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