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立传结局阅读-hongxuelizhi

第12章

慕容轩见潘擎苍不分青红皂白便责骂潘天,又见潘天已经这样了,不由感觉也很可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指着潘擎苍,大声呵斥道:苍儿,为师本来不想说什么,可是你看看你,哪还像个做爹的样子,孩子都饿了一天一夜了,你不但不去关心、心疼他,反而去责骂他,你这样做到底像不像个做爹的样子?是的,为师知道你现在还在怪天儿,可是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天儿也只是一个孩子,这能怪他吗?所谓人各有天命,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命,现在蝶儿和将军已经去世七年了,难道你要一辈子都不原谅一个孩子吗?都道是男人拿得起,放得下,你对外人都是那样心地善良,为什么却偏偏针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呢?

潘擎苍自十六年前再次遇到师傅,从来都没有见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如今听完之后,仔细想想,自己的确做的有些过分,顿时有些惭愧道:师傅,徒儿

慕容轩见他要解释,连忙大声阻止道:罢了,为师也老了,这是你的家事,也不便插手,既然现在天儿已经平安回来了,为师也该走了,眼不见为净,免得心里不舒服。

说完,便拔腿就走。

潘擎苍见慕容轩真的生气了,连忙跪下道:师傅,徒儿知错了,请师傅留下来,多住几日吧!

慕容轩听到潘擎苍认错了,这才停了下来。

过了许久,又语重心长的说道:自古哪个父母不渴望儿女能够成龙成风,可是所谓养不教,父之过。

教育孩子,不一定要靠打骂,当年是为师做错了,这些年来为师一直在后悔当年那样粗暴的对你,时时心里都感到万分愧疚。

为师只是希望,你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再让自己将来跟为师一样后悔、难过,你知道吗?

潘擎苍听完慕容轩的教训,连忙恭敬的说道:是,徒儿一定谨记师傅您老人家的教训,自当改过自新,望师傅您老人家不要再生徒儿的气,留下来多呆几日吧!

慕容轩听后,这才消了气,转身扶起潘擎苍道:你能理解为师的苦衷,为师就心满意足了。

小宝还在等着为师教他剑法,也不便久留,他日你若有空,便带着天儿、炅儿、婷儿,到为师那里坐坐吧!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潘擎苍目送着慕容轩飘然而去,许久才从地上站起来。

回头看着潘天,见他仍是一脸害怕,心中不由有些愧疚,慢慢蹲了下来,哄他道:天儿,不要害怕啊!爹爹以后再也不骂你了。

告诉爹爹,你这一天一夜都到哪里去了?好吗?

潘天本来自幼便害怕潘擎苍,刚才又突然挨了他一顿训,再加上昨晚担惊受怕了一夜,以为潘擎苍又要骂他,顿时吓得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小红见潘天如此害怕,连忙安慰他道:天儿听话啊!跟二娘说这一天一夜你都做了些什么好吗?

潘天见小红问,这才小声哭着道:天儿出了门之后,便一路向南走,走了很远之后,哪知道却碰到了一只受伤的小兔子,天儿见它可怜,怕它跑不快被小花猫吃了,便将它包扎了一下,哪知却突然看到一只小花猫要吃天儿,天儿吓得拔腿就跑,眼看就要被小花猫吃掉的时候,天儿想到二娘曾经说过:如果天儿遇到什么害怕的事,便去找娘亲,娘亲一定会帮助我的。

于是天儿便朝娘亲那里跑,结果到了娘亲那里,却看不到娘亲。

这时天儿一个人害怕极了,又见小花猫张着很大的嘴朝我扑过来,天儿一下子便睡着了。

等醒来的时候,天儿看到天已经黑了,想到爹爹吩咐要天儿天黑之前便赶回去,刚想起身回来,却又看到周围有好多绿眼睛的东西在盯着天儿看,吓得天儿连动也不敢动了。

后来天儿看到那里有些馒头和桃子,虽然知道那是爹爹给娘亲准备的食物,可是天儿当时实在太饿太渴,便吃了一个馒头和一个桃子,之后便又睡着了。

二娘你求求爹爹不要责怪天儿偷吃娘亲的馒头和桃子好吗?

小红听完潘天的讲述,她实在想不到一个七岁的孩子,孤身一人在母亲的墓碑前可怜、害怕的样子,更猜不到当他独自一个面临四周都是豺狼虎豹的心情,不由再也不忍心问下去,泪水止不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潘天一见小红哭了,连忙替她擦干眼泪道:二娘,你是不是也害怕啊,不过不要哭的,娘亲会保佑我的,你看天儿不就没事吗?

小红见潘天这么小的年纪便知道关心自己,不由更加感动,连忙紧紧的搂住了他。

过了许久,墨儿才问道:天儿,你说你一晚都在娘亲那里待着吗?

潘天听后,连忙抬头看着墨儿,回答道:是啊,大娘!天儿本来是想回来的,可是胆子太小了,只能呆在娘亲那里,不敢回来,只好等天亮了这才回来的。

墨儿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眼角竟似也有了些许泪水,连忙转身拭去。

潘擎苍也万万没有想到潘天竟然有如此遭遇,不由对自己的这种做法,也深深感到惭愧。

当下寻思,就算是潘天没有找到书,也没有关系,自己也照样会教他武功的。

哪知刚想去安慰他几句,却见潘天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道:爹爹,天儿已经找到书了,你可不可以不要怪天儿偷吃了娘亲的东西?

潘擎苍此时再也控制不住,流下了泪水,双手颤抖的接过潘天手里的书,翻开一看,果然便是自已让他找的《孤独一剑》,不由紧紧的抱过潘天道:天儿,爹爹错了,以后爹爹答应你,再也不会打你,骂你了。

第13章

潘天听后,不由小声的问道:那爹爹是不是也不会怪天儿偷吃娘亲的东西了?

潘擎苍流着泪看着他道:不会,爹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天儿呢?

潘天一听,这才开心的笑了起来。

从此以后,潘擎苍便开始悉心教自己三个儿女学艺。

三人除了学会他的铁猿剑法之外,潘婷专门学习医术,潘炅学习易容之术,潘天则学习孤独一剑。

时光冉冉,转眼间,又已经匆匆过去了八年,潘婷已经变成了十八岁的大姑娘,长的真是名符其实,婷婷玉立。

而她的两个弟弟潘炅和潘天,如今也已年方十五。

潘炅爱动,潘天喜静;潘炅稍黑却壮实,潘天则面白显单薄,二人虽各有千秋,却都是英姿飒爽,气宇不凡。

如今姐弟三人的铁猿剑法除了最后一招剑指河山外,其它剑招却已练的是炉火纯青。

几年时间,三人已各身怀绝技。

潘炅的易容之术练习的是惟妙惟肖,真假难辨。

有好多次,潘炅都故意化妆成姐姐潘婷的样子逗潘天开心,可怜潘天却一次一次的被他的恶作剧捉弄,却又无可奈何。

有时两个潘婷站在一起,就连潘擎苍他们也着实难以分辨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而潘天呢,则日日练习独孤一剑,这套剑法虽然只有一招,却可以从中演变出九式剑招,而这九式剑式却是互不相同又诡异万分,有好多次潘擎苍与之对拆,最终都是以败北结束,就连他也不得不感叹岁月不饶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一日,潘擎苍正在神龙顶教他们三姐弟练习铁猿剑法的最后一招剑指河山,这也是铁猿剑法中的最精妙,最厉害,威力最大的一招。

此招一出,可化为万重剑影,让人无法辨出真假,不仅如此,而且还可以在同一时间分别袭击不同的目标,却分毫无差。

曾经潘擎苍就是用这招剑指河山一剑击毙刺客集团中的十二生肖中四人,使之头骨错裂,瞬间毙命。

同样也是这一招,潘擎苍与剑霸天下施琼在武当逍遥宫决战的时候,大败剑霸天下,一举夺得剑神的封号,成为江湖一大美谈。

可是如果想练好这一剑,却是难上加难,不仅要靠天赋,而且还要看缘份,缘分不到,纵天赋再高,也无济于事。

此时,潘擎苍手握木剑,凝神运气,姐弟三人便在一旁仔细观看。

突然只见潘擎苍木剑舞动,犹如灵蛇吐信,脚下步伐轻灵,让人看了之后,顿觉轻盈无比,感觉这哪里是一个男子在练剑,却分明像是一个妙龄少女在跳舞,使人不觉沉迷其中。

就在姐弟三人看得入痴如醉的时候,突然潘擎苍剑尖点地,借力反弹而起,口中轻喝一声,身子顿时犹如出海蛟龙一般,直直的离地有一丈多高,手中剑尖抖动,激出朵朵剑花,直指地面。

潘婷姐弟三人,连忙抬头望去,顿觉眼花缭乱,到处都是剑影,层层剑气自头顶压来,犹如泰天压顶,让人透不过气来。

就在这一瞬间,只见爹爹一剑击中神龙顶上的那块千斤大石,顿时石破天惊,化成千万块碎石,而就在他立地上站稳之时,神龙顶上的一颗千年龙血树,也慢慢的从树干正中破裂,化成一块块碎木条。

据传这龙血树坚硬无比,犹如钢铁,只有西双版纳热带方有此树,中国亦很是鲜见,树龄可长达八千余年,一经刀剑划伤,便会流出似人的鲜血一般,很是凄惨,当地人都将之称为神树。

姐弟三人眼见这棵千年龙血树化为木片,在向四方倒下,久久都没有缓过神,竟似惊呆了。

眼前的这一招,威力着实太过厉害,让人简直无法相信,世界竟有此剑法。

潘擎苍似乎已经料到他们姐弟三人会有此神色,收好木剑,便笑着看他们姐弟三人发愣。

许久之后,潘炅率先清醒过来,不由万分佩服的对潘擎苍道:爹爹,你这一招剑指河山,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你快教给我们吧,孩子好想学啊!

潘婷和潘天一听,也连忙说道:是啊!爹爹,你快教给我们吧。

潘擎苍见他三人如此着急,不由笑道:你们不要着急的,今天爹只是把这招剑法演示给你们看,你们回去之后好好揣摩一番,领会一下剑招的意境,明日一早,我自会教给你们,至于你们能不能学会,跟它有没有这个缘分,那就要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

潘炅听后,不由感觉很是不解,连忙问道:爹爹,孩儿不懂,练习剑法,靠的不是毅力和领悟吗?为什么还要讲究缘分吗?

潘擎苍见潘炅如此用心,不由心里很是高兴,连忙笑着答到:炅儿,你们三人要记住,自古阴阳互补,阳不离阴,阴不离阳,凡事都讲究一个缘份,缘分天注定,缘分不到,万不可强求。

缘分到了,自然会水到渠成。

潘炅三人听后,心中虽然不是很懂,却仍然点了点头。

潘擎苍见他三人如此懂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如此,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潘炅见要回家了,连忙提议道:爹爹,不如我和姐姐、弟弟三人比比,看谁先到家好不好?

潘婷一听,也觉得这个主意好,来了兴趣道:好啊!好啊!

潘天此时见潘擎苍目光严厉的注视着自己,这才也小声说道:那好吧!

潘擎苍见大家都同意了,想了许久,才道:既然如此,那爹爹就做裁判,如果谁先到家的话,到时爹爹便赏你们一样东西,好不好。

潘炅听到有奖赏,这下更加来劲了。

二话不说,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