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冷酷总裁追萌妻》by蓝冰倩影全文免费阅读

《冷酷总裁追萌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6章 我们会好好的

穆思修对着宋爷爷很有礼貌的鞠了个躬,宋爷爷是笑的嘴都合不拢。纪歌却感觉到穆思修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当抬头看时,却只看到穆思修的侧脸,原来是自己的错觉。

歌儿,你去玩吧,不用一直陪着我这个老头,去吧,去吧。祝寿完毕,自助餐开始了,宋爷爷慈爱的拍了拍纪歌的手,又拉过宋浩明的手,把两只手合在了一起。

嗯,爷爷,您放心,我们会好好的。宋浩明见纪歌没有说话,就把话接了过去,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还瞒着爷爷的。

嗯,你们好就好,纪歌可是个旺夫的好XF,谁娶了她谁就有福气,浩明,你好很好的珍惜,不要乱来呀。宋爷爷意味深长的说着,眼睛里却充满着担忧。

宋浩明搂着纪歌来到了自助餐的区域,他殷勤的给纪歌拿着吃食。

浩明,浩明,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软软糯糯的声音,听的让人心醉。

一头紫色的大波浪,精致的妆容,穿着紫色的旗袍,洛圆圆最喜欢的应该就是紫色,今天穿着旗袍看着很是妖娆妩媚。

你来做什么?宋浩明的脸有点儿挂不住,他偷偷的瞄了瞄纪歌。

纪歌捡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忽视了宋浩明和洛圆圆,自己端着盘子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纪歌,等等我,等等我。宋浩明端着盘子跟着纪歌,,洛圆圆也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跟在宋浩明的身后,来到了纪歌的面前,坐在了宋浩明的身边。

圆圆,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和纪歌的生活了,我们夫妻要重新开始,请你走开。宋浩明脸上有些儿不高兴了,这个洛圆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搅屎呢!

浩明,我没什么意思,我也不会打扰你们,我只是想静静的看着你们就好。洛圆圆又拿出了她的那柔弱的模样,宋浩明看了看又有点儿不忍心。

纪歌吃着美食,头都没有抬,耳朵也自动的关闭了,仿佛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哟,还挺热闹的,纪大夫,你上次给我看病,我还没有复诊,什么时候有空我预约一下?穆思修也端着食盘坐到了纪歌身边。

纪歌瞪了他一眼,这人是还嫌这里不够乱吗?还来搅!

纪大夫,你不是崴了脚吗?怎么还穿如此高的高跟鞋?来穿这双。穆思修变戏法似得拿出了一个鞋盒,打开里面是一双白色的羊皮软底平跟鞋,他弯下腰,不顾纪歌的反对脱下了高跟鞋,把平跟鞋给纪歌穿上了。

纪歌,你的脚崴了?宋浩明看到穆思修给纪歌穿鞋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可是想着还有很多项目要求着穆思修和周氏集团,也就忍了下来。

没,嗯,是的。纪歌想着什么时候崴了,那都是很久以前了,都好了,不过腰上传来了穆思修的手掌的温度,她只能点头承认了。

让我看看?宋浩明拨开洛圆圆丰满的身子,想过去看纪歌的脚,纪歌迅速把脚缩了进去。

没事,没事,只是小扭伤。纪歌尴尬的要死,这个穆思修,到底是几个意思?

嗯,大家吃吧,纪歌的脚没大事,来,你别老吃水果和素食,吃点儿烤肉。穆思修把自己盘子里的肉挑给了纪歌,把纪歌盘子里的水果沙拉挑到自己的盘子里,那模样好像他们才是夫妻。

纪歌想起身离开,可是无奈坐在里面,离开必须要经过穆思修,看样子他是不会让的,在这里坐着真是如坐针毡,对面的洛圆圆又把自己演的跟一个被抛弃的弱女子,宋浩明的表情都可以发一个表情包了。无奈加无奈,纪歌只能埋头苦吃。

慢点儿,喝口牛奶。穆思修又体贴的递上了一杯牛奶。

这下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一桌的四个人,已经有嘴快的在叽叽咕咕的议论了。

穆思修,我上辈子刨过你家祖坟?纪歌低头压低了声音问穆思修。

没有吧。穆思修也一本正经的回答。

那你处处让我出糗?

说什么呢,我是在关心你。穆思修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对面可以听到。

穆总,纪歌是我的妻子,我可以照顾她。宋浩明也实在看不下去了。

浩明。洛圆圆也看不下去了。

你确定你可以照顾你的妻子?当着小三的面?看你对小三可比对妻子上心,别瞪,除非你把小三打出去我们就信。穆思修举着牛奶,纪歌坚持不过他,只好接过喝了一口。

听到穆思修这句话,纪歌噗噗就把牛奶又喷了出来,正好喷了宋浩明一脸。

浩明,我们走。洛圆圆也实在听不下去了,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的。

那不是洛氏的二千金吗?她不是宋总的妻子?我一直以为是呢!

是个屁,小三一个,那边坐着的才是宋太太。

可是每次聚会宋总不都是带的洛圆圆吗?

那宋太太也不丑啊,觉得比洛圆圆还漂亮,那气质,多好!

你们不懂,家花没有野花香。

周围的人好似轻声议论着,可是那声音全场的人都听的到。

见宋浩明犹豫,洛圆圆站起来就走了。

宋浩明则有点儿心神不定的。

去追吧,我没事的。纪歌看着宋浩明矛盾的样子,心里非常的鄙视,这就是典型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

去吧,去吧,我可以照顾纪歌的。穆思修又神补刀了一句。

宋浩明想了想,为了身体的性福,还是追了出去。

就你这老公,不要也罢。穆思修端起纪歌喝过的牛奶喝了一口。

那是我喝过的。纪歌好心的提醒着他,听说这穆总的怪癖特别的多,还有就是有洁癖。

我不嫌弃。穆思修干脆就一口喝干了。

自助酒会之后是舞会,纪歌觉得身体有点乏了,还好穆思修给自己换上了平底鞋,走起来舒服多了。

纪大夫,这里的空气太不好了,我们去花园走走?穆思修很绅士的邀请着。

我自己可以去,你忙吧,穆总,不用管我。纪歌可不想明天上头条,这和穆思修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我帮你那么多次,你还没有谢谢我,记得你还欠我一百块。穆思修的脸皮不知道是怎么炼出来的,超级的厚。

好,不说了,走吧。纪歌说不过他,气的一个人朝着花园走去。

穆思修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紧不慢的跟在纪歌的身后。

大厅里响起了美妙的音乐,男男女女们都开始跳起了舞,花园虽然离的远,可也依稀可以听到,宋家的花园里种着各种各样珍贵的花草,宋爷爷特别喜欢花草,所以这里有很多从国外引进的奇花异草。

走在石板小路上,两旁是草地,每隔一段路就有供人休息的椅子,人都聚集在了前厅,花园里就显得很安静,还可以听到蛐蛐的叫声。

走到花园深处,在一棵大树下,纪歌坐在了摇摇椅上,面前是泳池,微微的夜色里,风轻轻吹过,水波涟漪,把月光洒下的银辉分成了不等的亮片。

穆思修坐在了纪歌的身边,浑身都散发着尊贵的气息,让纪歌觉得很压抑。

沉默了一会儿,穆思修开口了:纪大夫,我想问一个问题可以吗?

可以。纪歌知道,只要是穆思修想做的事情,自己拒绝也是无效的。

我想请问你,三年前你在哪里?穆思修盯着纪歌,黑夜里他的眼睛闪着光。

三年前我应该是在法国,我在那里留学。纪歌没有隐瞒。

法国?你确定是在法国?

不确定,因为我的记忆里没有法国的风情,可是我父亲说我是在法国,那个时候他想吞并宋氏,让我回来和宋浩明结婚。纪歌努力的回忆着,还是什么都没有。

那就是不确定,你回来之后是不是出了车祸,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穆思修的脸凑的很近,吐出的气息让纪歌有点儿失神。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只有我的家人才知道,难道是段炼告诉你的?纪歌想着段炼也太不靠谱了,什么都往外说。

在意大利出差的段炼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吸了吸鼻子,还以为自己是鼻子过敏了。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整个花园都陷入了沉默,只有淡淡的花香萦绕在周围。

嗯,嗯,浩明,你轻点儿,轻点儿。不远处,传来了男女激烈的喘 息声。

纪歌才要回头看看,却被穆思修给搂住了,别看,那一对狗男女,哪里都可以发情,看样子宋浩明很喜欢戴绿帽子的。

纪歌就那样被穆思修抱着,也不敢出声儿,只听那呻 吟伴随着男子粗重的喘 息,想着自己前不久也被宋浩明给那啥了,纪歌就觉得恶心,一觉得恶心就 忍不住想吐。

呕,呕。纪歌一把推开了穆思修,趴在椅子上吐了个痛快。

没有防备的穆思修被推到一屁股坐地上,看着纪歌吐的辛苦,他也顾不上形象,马上爬起来给纪歌拍着背。

纪歌的呕吐声儿打断了那两个人的好事,那令人脸红的声音戈然停止了。

一阵儿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之后,宋浩明和洛圆圆衣衫不整的从花丛里钻了出来。

谁?是谁?宋浩明的声音充满了怒火,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你老婆!穆思修冷冷的甩了一句。

纪歌?纪歌你怎么了?宋浩明一听是纪歌,赶快甩开了洛圆圆缠着自己的手,跑上去蹲在纪歌身边。

她被你恶心到了,你别过来,过来她更恶心,我带她去医院看看。穆思修说完再也不看宋浩明,弯腰抱起了吐的浑身无力的纪歌,大步的朝外走去。

在经过大厅的时候,被严清华看到了,她又看到紧跟在后面的宋浩明和洛圆圆,她拦着穆思修。

穆总,你抱着我家EX妇要去哪里?也应该是我儿子抱她吧?严清华说着狠狠的瞪了洛圆圆一眼。

纪大夫就是被你儿子和小三恶心到了,你难到还想让他继续恶心纪大夫吗?夫人,有空好好教教你的儿子,不要随时发情,这样真的不好。穆思修说完抱着纪歌离开了。

洛圆圆,你是要害死浩明吗?那孩子先不说是不是浩明的,现在公司的股权有百分之三十在爷爷手里,爷爷只认可纪歌这个孙XF,本来今天是要把股权全交 给浩明的,你,你,你严清华眼睛一番,气晕了过去。

第17章 放我下来吧

放我下来吧。出了宋家老宅,纪歌觉得空气都要清新许多,那里太压抑了。

不行!穆思修根本就不理会纪歌,径直把她抱到了他的劳斯莱斯上。

司机老黄见到纪歌,觉得有点儿熟悉,不由得又看了几眼。

开车,回家。穆思修简单的说了句话。

我不去,我不回去。纪歌以为穆思修要送她回蓝心苑。

不是蓝心苑。穆思修按住激动的她。

那去哪里?纪歌茫然了,忽然想起自己是住段炼家的。

送我回段炼那吧。纪歌说完就开始翻手包,找钥匙。

穆思修在一旁陪着她,也不说话。

完了,我没有带钥匙,送我去酒店吧。纪歌已经疯狂的把手包翻了个底朝天。

没有 听到穆思修的声音,纪歌猛的转过头,想看看穆思修是不是睡着了,结果,结果她的唇正好就贴在了穆思修的嘴唇上,反应迅速的穆思修可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穆思修伸出大手托住了纪歌的头,加深了这个吻,她的香甜,她的芳香,让他魂牵梦绕。

纪歌推搡着,渐渐的就融入到了那个缠绵的吻里,浑身瘫软,没有一丝力气。

许久,穆思修才松开了手,擦了擦纪歌的嘴角,看着红肿的嘴唇是自己的杰作,穆思修开心的笑了。

啪纪歌给了穆思修一个耳光。

你,你,我可是有夫之妇,你怎么可以?回过神的纪歌觉得很是羞愤。

挨了一巴掌的穆思修没有言语,默默的坐在一旁,眼睛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纪歌反而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刚才是个意外,也不能全怪他,她想道歉,可是看着穆思修冷冷的样子,又觉得不好开口。

车停了,纪歌推开车门下了车,她回头看了看穆思修,后者还在对着窗户外面发呆,纪歌走到前面对着司机老黄挥了挥手:谢谢你,拜拜。

老黄也对着纪歌挥了挥手,他实在是不明白,这都到别墅门口了,这姑娘要告别是几个意思。

纪歌转身一看,周围都是黑咕隆咚的,只有面前这房子里灯火通明,这房子很面熟,好像是来过的,一拍脑袋,这里是穆思修的别墅。

纪小姐,你们回来了?随着大门徐徐的打开,管家出来迎接他们了。

老黄开着车进了别墅,纪歌在后面追了几步,算了,也没什么用,今天只能在这里住了,还得罪了主人,这可怎么办,硬着头皮纪歌对着管家笑了笑,跟着管家进到了别墅。

还是到了上次住的那间粉粉的屋子,从进屋就没有再看到穆思修,纪歌也太累了,记得管家对她说屋里的东西可以随便用,想她纪歌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怎么好意思动人家的东西。

今天的肠胃可能是昨晚着了凉,推开浴室,纪歌简单是洗了个澡,说实话,纪歌挺喜欢这里的,屋里都是她喜欢用的牌子,喜欢的颜色,简直就和自己的家一样。

打住,打住。纪歌被这个可怕的念头给吓到了,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是不想活了吧。

把头发擦干了,吹了一下,纪歌就觉得困的不行了,太困了,她连睡衣都没换,钻进被子就睡着了。

睡梦里,有一个坚实的胸膛,拥抱着纪歌,她睡的特别的踏实,也特别的有安全感。

生物钟在清晨七点,准时把纪歌给叫醒了,纪歌揉了揉眼睛,下了床踩了拖鞋,朝着卫生间走去。

洗了脸刷了牙,在脸上拍了水,擦了乳液。走出卫生间,纪歌走到房间的前方,准备找上班穿的衣服,咦,这里的衣柜呢?纪歌一惊,再环视了一下房间,这是哪里?怎么和段炼家不一样?

天,这里是穆思修的别墅,昨天回到这里怎么忘了,纪歌想找自己昨天穿的衣服,却怎么也找不到,总不能光溜溜的出去吧。

没办法,纪歌又来到衣帽间,上次的那些衣服全都没了,现在挂的都是棉麻布料的衣服和裙子,高跟鞋也都没有了,全是清一色的平跟鞋。

怀着忐忑的心,纪歌找了一条白色的棉麻裙子,想着昨天穿平跟鞋很舒服,也就选了一双淡蓝色的软皮鞋,看了看吊牌,又是五位数,这欠的债是越来越多了,手上的戒指就是二百万,管他的,穆思修不提,就装作忘了。

穿好了衣服,纪歌轻轻推开门,下到一楼发现穆思修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了。

这人还起的真早,纪歌走 过去想打个招呼,故意把脚步走的重重的,可是穆思修根本就不抬头。

早上好,穆总,今天的新闻很好看吗?纪歌厚着脸皮过去坐在穆思修的对面。

穆思修没有理会她。

穆总,这报纸从我这边看可能还要适合一些儿。纪歌发现穆思修的报纸拿倒了。

少爷,纪姑娘,吃饭了。管家合适的走了过来,请穆思修和纪歌去吃饭。

穆思修站了起来,一身灰色的家居服也穿的那么有品位,真是让人嫉妒。

纪歌狗腿的跟在他身后,想着刚才他的报纸拿倒了,好想笑,可是又不敢笑。

哇,今天的早餐太丰盛了吧,满满一桌子,看都看不过来。

纪小姐,这鸡汤是专门给你熬的,来趁热喝。管家给纪歌盛了一碗浓浓的鸡汤。

大清早就吃这么好?可是看着鸡汤纪歌有点儿吃不下,皱着眉头接过了鸡汤。

这鸡汤是养胃的,你的胃不好。一直没说话的穆思修开口了。

哦。纪歌心里有点儿小小的感动,昨天胃不好,穆思修就记住了,还给自己准备了养胃的鸡汤。

看在穆思修的好心的份上,纪歌一口气把那鸡汤喝了,别说,还挺香的,可能是昨天吐的太多了,肚子也饿了,纪歌看着餐桌上的吃的特别想吃,她拿起一个小笼包,看了看,又问管家:请问有醋吗?

管家连声应着有,让下人去拿来了。

纪歌把醋倒在碟子里,用包子沾着吃,一脸的满足。

然后面包,饺子,烧麦都被纪歌沾着醋吃,也就是牛奶没有和醋一起喝了,看的穆思修的嘴里直冒酸水。

好吃吗?穆思修忍不住了。

超好吃,你要不要来一口?纪歌把一个包子沾了醋正要往嘴里送,看穆思修看着自己,忍痛割爱的递给穆思修。

你自己吃吧。穆思修脸上冷冰冰的,心里可是乐开了花。

我吃饱了,谢谢你的早餐,我要去上班了。纪歌捧着肚子,今天的早餐太好吃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沾醋吃这么好吃。

不用了,我给你请假了,你的胃不好,一会儿在医院又不舒服怎么办,在我这里养几天,我不收你房租,反正你的好朋友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你也没有带钥匙,只能我吃点儿亏了。穆思修说的一脸的不情愿。

请假了?我昨天才没了全勤,现在再请假工资也要扣,昨天给你买裤子就花了我半年的工资,这我还活不活了?纪歌可不领穆思修的情,这一个月的工资都泡汤了,谁心情好?

你手上的戒指就值二百万,一个月工资算什么?算了我知道你一个月工资六千,我给你凑个整,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休养,别到时候病倒了又来怨我。穆思修说完还很鄙视的看了看纪歌,整个人都钻钱眼里了。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大家都听到了。纪歌太高兴了,不上班还有钱拿,谁不干谁是傻子。

看着纪歌脸上发光,穆思修冷着脸上了楼,进了卧室,穆思修就倒在了床上,把头捂在了被子里笑了个够,笑完了,从枕头下面摸出一串钥匙,还好自己早把纪歌的钥匙拿出来了,这丫头也真是糊涂,要是别人,她被卖了还会帮别人数钱吧。

纪歌听到不上班,坐在沙发上就看起了电视,最近她在追一部韩剧,烦心的事太多了,根本就没看多少,正好这几天把剧看完。

纪歌在穆思修的别墅里,吃了玩,玩了睡,睡醒了又吃,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

给段炼打电话,好像是被什么事给牵绊住了,还要一个月才回来,纪歌也就放下心在穆思修这里住。

穆思修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不让纪歌每天穿同样的衣服,说是脏,每天都必须穿新的,看着那一件一件的新衣服,一个一个剪下的吊牌,每件都不少于五位数,纪歌的心都痛了。

穆总,这些衣服不会要我付钱吧?一次吃了饭,纪歌小心翼翼的问着。

看我心情,如果你听话,我就送给你,如果你惹我生气,我就慢慢给你算账。穆思修插起一块水果喂到纪歌嘴里。

纪歌赶紧张嘴,真怕惹这位爷生气了。

好日子过起来特别的快,一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

当纪歌正在为韩剧哭是稀里哗啦的时候,很久没有用处的电话响了起来。

第18章 妈妈生病

纪歌用纸巾擦了擦眼泪,拿起手机看了看,是没良心的宋浩明,他打电话难道是要求离婚?纪歌接起了电话。

纪歌,你在哪里?为什么你不在段炼家?宋浩明在电话里质问着纪歌。

宋总,你不是应该关心洛圆圆的吗?本来看着韩剧心里就膈应,这时候宋浩明还来找没趣。

你,你是女人,还是我宋浩明的妻子, 我连你的行踪都不知道,你觉得这样正常吗?宋浩明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气,一定是洛圆圆给他气受了.

哎,宋浩明,你现在知道我是女人,是你的妻子,结婚三年,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的行踪?你最近是吃错药了吧?不要来烦我,我在哪里跟你也没有毛钱的关系。纪歌气鼓鼓的说完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刚挂了电话又响了,还是宋浩明。

你到底要干嘛?纪歌近似于咆哮了。

你妈生病住院了,现在在你上班的医院,我已经在医院了,要不要我过来接你?再次接通电话,宋浩明的态度缓和多了。

她马上过来。纪歌听到妈妈住院了,一下子就蒙了,这时穆思修接过电话说了一句。

你是谁,喂,喂!宋浩明还在说着,电话已经被穆思修给挂了。

我妈妈生病了,我要去医院,我马上去医院。纪歌穿着家居服就要出门,被穆思修拉了回来。

上去洗把脸,收拾一下,换件衣服,妈妈的病不严重,只是被气到了,不要着急。穆思修安慰着纪歌。

听到穆思修的话,纪歌慌乱的心才平静下来,她上楼去洗了把脸,换了件衣服,就匆匆的下来。

走吧,我送你。穆思修把手搭在了纪歌的肩膀上,纪歌不但没有反感,还觉得有一种安全感。

纪歌的妈妈李秀贤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丈夫创业的时候她忙前忙后的,要管理公司还要带孩子,现在丈夫事业有成,却带了小三卷了家产跑了,她和爷爷还在苦撑着摇摇欲坠的纪氏集团。

病床上,李秀贤静静的躺着,过度的操劳让她的脸上有着浅浅的皱纹,,双眼紧紧的闭着,脸色苍白,嘴唇也干的起了壳。

看到纪歌一行人进来了,宋浩明看了一眼穆思修,眼里全是怒火,他忍着。

纪歌,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男人就是这样,自己的妻子放在家里多久了都不会去关注,一旦有人关注,他就受不了了。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纪夫人的病情吗?穆思修没有回答宋浩明的话。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纪歌看到病房里的医生,问起了妈妈的病情。

情况不是很好,气急攻心了,如果那口气顺不了,很有可能从此卧床不起。医生的脸色很是凝重。

是怎么回事?我妈妈怎么会气急攻心呢?纪歌问着伺候母亲的王妈。

王妈也是一脸的担忧:小姐,夫人本来最近血压就高,今天早上接到催债的通知,说是纪氏已经欠下了五个亿的欠款,而这些儿欠款都被老爷挪用到了国外,给他的儿子开公司,这事还没有给老老爷汇报,估计老老爷听了更受不了。

妈妈在公司里是财务总监,掌管着公司的财务,她连什么时候钱没了都不知道,这公司里一定有内鬼。

现在追债的人都堵在公司门口,幸亏这几天你爷爷去给你奶奶扫墓了,不过这要是他回来也会受不了的。宋浩明这次还说的人话。

妈妈,妈妈,这可怎么办?纪歌就慌了神,这么大的消息,爷爷一定会受不了,可是瞒是瞒不了的,那些追债的人,要怎么去打发?五个亿,对于现在摇摇欲坠的纪氏,那也是一笔巨款,可能现在纪氏集团都卖不了五个亿了。

怎么办?你一天到晚都在做些什么?家里的公司你不操心,亲人的身体你不关心,却和这个人在一起。宋浩明指着穆思修,怒气冲冲的。

你不要说了,你不要说了,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纪歌气的浑身发抖,宋浩明,他当她纪歌是愿意躲起来吗?她总不能回家去跟妈妈和爷爷说自己的婚姻不幸福,老公带着小三逼宫?

我,我是你的合法丈夫,我为什么不能说你?

再说了,你和他就是奸夫淫妇!宋浩明的脸皮真是厚到了极致。

你,你。纪歌也晕了过去。

纪歌,纪歌。穆思修一直没有说话,他见纪歌晕了过去,抢在宋浩明的前头抱着纪歌出去了。

宋浩明可不甘心,他也跟着穆思修,把纪歌送到了一间病房里,那里的医生迅速的来给纪歌诊治。

麻烦二位出去一下。女大夫抱歉的对两人说。

穆思修和宋浩明就一前一后的出了病房。

那天晚上是不是你?宋浩明狠狠的盯着穆思修。

什么意思?穆思修一脸的茫然。

那天晚上的身形不是你的,可是一定和你脱不了干系。宋浩明想到那天晚上,本来就要和纪歌成其美事,却不料在自己的别墅被人给打了,看着那人抗着纪歌离开,宋浩明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宋总,你口口声声说那晚,请问是哪晚?你又发生什么事了?穆思修看似无意的搓了搓手。

宋浩明无语了,那天晚上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怎么可能说出来。

不要让我找到证据,否则我不会让你好看的。想了想宋浩明发了句狠话。

随时奉陪,宋总,听说你最近跟新晋级的嫩模走的很近,很是风光啊。穆思修一脸的嘲讽。

最近新晋级的嫩模赵雪儿才十八岁,虽然长的还算漂亮,身材也够火辣,可是名声却是臭的不行了,不知道是跟多少人潜规则了,才出的名,宋浩明这个时候想包 养她,也不怕她身后的那些背景。

你怎么知道的?宋浩明警觉的看了看穆思修。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宋总,你难道真的不顾及赵雪儿身后的背景?别到时候惹的一身的骚。穆思修把脸转到一边,跟这样的男人说话,他都嫌弃,真是丢了男人的脸。

谁是病人的家属?女大夫给纪歌检查完了,拿着病历出来,看着两个出类拔萃的男人,她有点儿懵了。

我。两人一起回答。

我是她的丈夫。宋浩明抢着说。

可是穆思修已经走了进去,他的心里很是焦急,纪歌的身体不是很好,怀孕了,刚才宋浩明的口不择言可是把她给气到了。

宋浩明也跟着进了病房,女大夫也跟着两人进去了。

纪歌静静的躺着,还没有醒来,她的脸上有疲惫也有泪,好端端的一个花样女子,却被宋浩明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穆思修看了看宋浩明,拳头握紧了。

病人的身体比较虚弱,受不了刺激,请你们以后说话做事都要注意一点儿,作为丈夫的,应该爱护自己的妻子,而不是刺激她,知道吗?女大夫开启了训人模式,她是认识纪歌的,都是一个医院的医生,那两个男人一个听说是大老板,还有一个自己说是纪歌的丈夫,还从来都没有见过纪歌的丈夫来接过她。不过有人打了招呼,不能告诉纪歌已经怀孕的消息。

知道,知道,大夫,我以后一定注意。宋浩明连声的答应着,宣告着纪歌的主权。

听说病人的家人也住院了,作为丈夫应该为病人分忧解难,真是的,是怎么做人家丈夫的。女大夫骂的个痛快,穆思修的嘴角微微的上扬,萧敬业还真的敬业,对医生吩咐的很是详细。

一旁的宋浩明的脸上可就有点儿挂不住了,想他也是堂堂的宋氏集团的总裁,被一个大夫骂的狗血淋头的,他想要反驳,可是又觉得大夫说的很有道理,也就忍了。

说完了,大夫交代了一些儿注意事项,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对着穆思修点了点头,穆思修也点了点头,那意思就是母子平安。

你去照顾你的岳母吧,这里我可以帮你看着。穆思修给宋浩明提议。

纪歌还没有醒来,应该是被气的不轻。

凭什么我去?宋浩明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那难得是我去?那可是你取悦纪歌的唯一途径了,这里我只是勉为其难的帮你看一下,想我穆总还是很忙的,你觉得呢?穆思修淡淡的说着。

《冷酷总裁追萌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