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高玥重越)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高玥重越小说————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萱草妖花所著,讲述了高玥穿成了修真文里的替嫁女配,被迫替妹妹出嫁,嫁给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道老祖,从而被魔道老祖吸血身亡

高玥重越小说简介

“前面就是弱水河,今晚暂在这里休息。花轿沉入弱水河,就算那个魔头接纳了玥玥。”
高瑜苒招呼送亲队伍停下。
她看了眼身后花轿,低声说:“苦了玥玥替我出嫁,该嫁给那个魔头的是我……”
女孩生得一副好皮囊,柳眉杏眼,明艳动人。她言语间充满自我苛责,使得在场男修们保护欲倍增。
大哥高桥安慰说:“三妹,你不必自责。你生来灵根出众,纯真善良。大妹不仅毫无修仙灵根,还差点害你性命,她这等恶毒狠辣的废柴,不配做我的妹妹,也死不足惜。”

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高玥重越全文阅读

有人附和:
“三小姐,你对那狠辣女人生什么怜悯?”
“高玥这等废柴,简直给高丞相丢人。依我说,这样的蛇蝎女人同那位十恶不赦的魔头,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翠竹林内一片静谧,花轿外人声嘈杂。
高玥脑袋昏沉,刚醒来,就听见外面高瑜苒的茶言茶语,以及指责她是“恶毒狠辣废柴”的言论。
她揉了揉太阳***,让胀痛的脑仁暂时放空。
没错。她穿书了。
她穿成了小说《我修无情道》里的同名炮灰替嫁女配高玥。
高玥在现代是名宠物医生,却穿成了古早女频修仙文里的炮灰替嫁女配。在这本小说里,原主只活了三章。
原主高玥是梁王朝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身份尊贵,却从未受到优待,出生起,就被判定为没有灵根,是“修仙废柴”。没有灵根,在这个世界相当于全残,她在成长过程中遭受了无数白眼和歧视。
而妹妹高瑜苒则不同,出生就被定义为“修仙天才”,13岁就达到了练气,在15岁通过修仙试炼,成为月阳宗掌门亲传弟子。
这是一本主事业线的修仙言情小说,男主和所有男配都会爱惨了这位女主,并且心甘情愿成为女主高瑜苒飞升的垫脚石。
这虽然是修仙世界,可修仙者们遭遇瓶颈,修士们化神境界后,无法破镜,也无法飞升。
原著里。
男一号萧岑,风光霁月,身份尊贵,是梁王朝太子,也是青峰宗最出色的弟子,将来的正道魁首。
他17岁才入拜入仙门,成为青峰宗掌门的嫡传弟子,天资出众,不到二十年,就已突破金丹。
他本是最有机会飞升的人,却因为爱惨了高瑜苒,用自己的灵根,助她破镜,让高瑜苒成了这个世界数千年来,唯一一个突破化神飞升的修士。
男二号,重越。
魔道至尊,无情的反派大魔头却因为爱上高瑜苒,化身史上最痴情反派。
在此次送亲中,高瑜苒会遭遇意外,不慎跌落山谷。
在她被困山谷期间,会救下一条威武雄壮的吞云兽。
而这只吞云兽并不是普通的异兽,是当年在人魔大战中,生吞三千人的最强凶兽,也是大魔头重越的坐骑。
重越在破镜时发生意外,导致自己会不定时和坐骑吞云兽灵魂互换。
高瑜苒在和吞云兽相处过程中,发现自己救下的那只可爱吞云兽,有两种性格——
它时而高冷,时而跳脱。时而凶悍,生人勿近。时而热情似火往她怀里钻。
后来高瑜苒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大魔头重越会不定时和吞云兽灵魂互换。
很多日夜,她抱着睡觉的不是吞云兽,而是大魔头重越本人。
大魔头重越没有心,可他的身体开始习惯性依赖女孩。
高瑜苒发现重越和吞云兽的秘密后,为了让重越爱上自己,去恶灵谷的死亡深渊,拿了上古青龙的心给了重越。
大魔头有了心,对高瑜苒果然情根深种,爱惨了她,并要为她放弃数百年的魔道修为。
可高瑜苒没有半点心软,亲手将这位美强惨魔头剔骨剥心,拿走了他的灵根,夺了他的修为,成就了自己的道。
……
当然,在小说里还有男配三号、四号……N号,碰上女主,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总之,在这本小说里,女主全程莫得感情,无论男主男配们为她付出再多,她都不动心,一心只修无情道,势必要成为这个世界第一个飞升的人。
在这部小说里,高瑜苒被读者们称为“史上最无情的女主”。高玥当时熬夜肝完这本小说,最同情的不是男一号萧岑,而是美强惨反派大魔头。
此时此刻,高玥想起自己即将面临的处境,骂了一声“操蛋”,再也无法同情大魔头了。
数月前,有人冒充书里的美强惨大魔头重越,往丞相府送去花轿。并放话,若娶不到高瑜苒,必血洗四大宗门。
高丞相自然舍不得把宝贝女儿送给大魔头,决定让高玥这个废柴替嫁。
高家人压根不把高玥当人看,在她体内植入了一种特制毒药。一旦大魔头接触她,必定中毒。
高玥不愿意替嫁送死,用药迷晕妹妹高瑜苒,将其送上花轿,自己准备逃婚。
可花轿还没出门,她就被发现了。
原主高玥被高丞相,以及三个哥哥一顿毒打,送上了花轿。不仅如此,还被冠以“恶毒狠辣”、“蛇蝎心肠”、“谋害妹妹”的恶名。
原著小说里,高玥替嫁去魔界后,会被那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拧断脖子,吸血而亡。
高玥作为一个三观正常的女青年,看完这些人对原主高玥的一系列***操作后,脑仁炸疼。
没修仙灵根就任由你们欺负?
一群脑子里不知道装了什么粪的狗玩意儿。
*
花轿里。
高玥一把扯掉头上的红盖头,修长的手指挑开轿帘,打量了一番外头围着篝火打坐的众人。
酆都山明月高悬,翠竹林幽深静谧,夜色浓如稠墨。
篝火烧得红旺,火苗子窜得“噼里啪啦”。
高瑜苒长得的确出众,一袭青衫,周身似凝着一层淡淡的玉辉。她无法静心凝神,看了眼花轿,手持玉箫起身,低声对高桥说:“大哥,我带人去四周探路。”
高桥点头,嘱咐说:“小心些。”
等高瑜苒离开,高桥也起身,朝花轿走去。
男人“砰”地踢了一脚花轿,冷声道:“滚出来。”
坐在花轿里的高玥身体跟着一颤:“?”
她走出花轿,看着高桥那张不露自威的脸,丝毫不惧。
高桥见这个废柴妹妹瞪着自己,心里不快,抬起一脚踹过去,毫不怜香惜玉,宛如对待一条狗。
高玥反应快,迅速闪避。
她没有灵根,身材又单薄羸弱,收身往后一撞,差点跌倒,还好手快抓住轿帘,才勉强把身体稳住。
眼看高桥又要抬脚,高玥抬眼直视他:“我没有灵根,你这一脚踹伤我,你猜大魔头会不会嫌弃我这个半残的新娘?”
高桥立刻把脚收回。
她说得在理,不能让魔头发现新娘不对劲儿。
他睥睨着女孩道:“你这废物,大抵也就做个替身的用处。去,捡些柴火回来。”
高玥皱眉,非常厌恶原主的这位“哥哥”。
她没有修仙灵根,从小被哥哥们欺负,连府内丫鬟都不如。她没有能力同这些人周旋,必须找机会逃跑。
高桥仿佛猜出她在想什么,冷笑说:“快休了逃婚的想法。你身负剧毒,若无解药,三日必死。”
高玥:“……”
开局即死局,出道即惨至巅峰,她怕是史上最惨穿书者。
高玥***丛林,看见山崖那端绿光大盛,被吸引过去。
悬崖边上,绿色结界笼着一个模样憨憨的胖男人和一条浑身血污的短腿狗。
男人约莫两百斤,圆润的小胖脸没有棱角,像个包子,毫无攻击力,一看就是路人甲。
短腿狗毛发被血染红,看不清原本颜色,体型像柯基,只是尾巴稍长一些。
“柯基”肚皮朝天躺在地上,四条短胖小腿僵硬伸着,肉垫是可爱的粉色,居然有点萌?
高玥是宠物医生,对狗不能见死不救,丢下手里干柴,***结界。
这个结界非筑基修为不能入,可高玥一个普通凡人,却轻松***。
胖子以为来人是正道修士,想趁机剿杀师尊重越,下意识凝气化剑。
今日,重越破镜,中途发生意外,导致与坐骑吞云兽灵魂互换。此刻重越被困吞云兽体内,吞云兽的修为无法容纳重越强大的魂体灵力,自焚重伤。
受伤的吞云兽回到幼体形态,浑身血污,多处骨碎,变得只有三个巴掌大小。

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高玥重越免费阅读

胖子刚才为了帮师尊重越固魂,又起结界,灵力消耗殆尽。
此刻,如高玥这般无灵根的普通凡人,也能将他轻易反杀。
高玥没有任何修为,却能***结界,实属诡异。
他气场压得极低,双眼血红望着高玥:“你是什么人?”
高玥开始替“柯基”做检查,无暇顾及男人。
她本着医者操守,粗略地替吞云兽检查伤势,低声说::“狗子外伤较多,必须尽快止血。我没透视眼,看不见它身体里的情况,我估计是在遭受剧烈撞击后,导致内脏出血,不排除腿骨折,骨盆碎的情况。如果条件允许,需要马上手术止血,否则,这狗子活不到明天。”
胖子面部表情有些扭曲:“狗子?”
高玥一脸疑惑看他:“嗯。你是狗主人?要不要做手术……要不要快点治疗?请尽快决定,宠物的命也是命,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
胖子抽搐着嘴角,看了眼被禁锢在吞云兽体内的师尊重越。
重越无法动弹,依旧保持四爪朝天的姿态,龇牙咧嘴,那双眼睛冰冷地瘆人。
胖子打量着眼前的高玥。
女人毫无修仙灵根,体内身负剧毒,若不解毒,活不过三天。
胖子通过灵力窥探了吞云兽的身体状况。
的确如这女人所说,内脏出血,左腿骨折,右边骨盆碎了。
他踌躇片刻后问高玥:“你是医修?治过什么异兽?”
高玥扭过脸看向他,回答道:“我给牛接过生,给马做过剖腹产,给宠物猪开过刀,对狗最了解,如果条件允许,治疗它不在话下。”
“这是——”胖子表情更古怪了,一脸便秘,几乎龇着牙说:“这是异兽里最凶悍的品种,吞云兽!它有名字,阿布。”
吞云兽高玥熟悉。
大魔头重越的坐骑也是吞云兽,不过,大魔头的吞云兽是筑基后期的坐骑,体重上千吨,身型***,曾在数百年前的人魔大战中,生吞了三千人,堪称这个世界最强凶兽。
而眼前这只叫阿布的短腿小狗,只有三个巴掌那么大,大概是主人养得好,肚子圆滚滚,身上有不少软肉。
高玥没忍住,伸手过去摸了摸重越的狗头,一双狗耳朵被撸得向后压褶,巴掌大的狗头立刻变成无耳小海豹一般,敦敦可爱。
重越:“……”
他寄居的兽体内伤严重,暂时无法动弹,只能任由高玥抚摸。
那双眼睛冰冷无温,龇着尖牙,喉咙里发出警告的低呜。
胖子被那双冷厉的眼睛吓得一身冷汗。
他对高玥道:“我身负重伤,无法重聚灵力。附近有个山洞,你带我们过去。只要你能帮我师……吞云兽稳住伤势,我想办法帮你解毒。”
高玥拥有原主的记忆。
原主从小阅遍医籍,也算“学富五车”。可她没有修仙灵根,读再多医术,也无法做医修。
原主的医学理论丰富,配置解药没有问题。可她同时也需要筑基以上修为的修士,把解药注入体内。
若她逃婚,必须去找筑基修士解毒,届时,定然惊动相府。
如果眼前这人有筑基以上修为,那就踏破铁鞋无觅处了。
高玥问他:“你是什么修为?”
胖子撒谎面不改色:“筑基。”
高玥对此没有怀疑,只点头说:“好,我帮你。事后我自配解药,你用灵力帮我输送解药。”
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却出奇冷静。
她体内之毒,是筑基以上修士种下,若要配置解药,也须得筑基以上医修才能配。
胖子不清楚这女孩是否在说大话,也并不在意,毕竟以他修为,解毒不是难事。
高玥心里算盘打得精明。
等解了毒,她就彻底不受高家人控制。
可以愉快逃婚,吸血大魔头爱谁嫁谁嫁!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她没有灵根不能修仙,那就找个地方咸鱼余生苟命就好!
她必须得远离吸血大魔头,保住狗命。
在胖子指引下,高玥率先把“柯基”抱回山洞,再折回背胖子。
男人大概两百斤,高玥把他背回山洞,双腿发软,差点累晕厥。
她去山洞外捡了木柴,生起篝火取暖。又去找了些止血阵痛消炎的药草。
她利用酆都山的清泉水替“柯基”清理毛发上的血污及伤口。
胖子死盯着她,生怕她对师尊有什么出格举动。
见她是真心诚意帮师尊清理身体,这才放心道:“丫头,你只需要帮它止血即可,待我明日恢复些灵力,自可帮它疗伤。”
高玥调了一些中草药,熬制成汤水,分别给胖子和狗子灌下。
药汤入腹,果然止疼。
胖子感觉到散失的灵力逐渐回拢。
被禁锢在吞云兽体内的重越,饮下汤药,也感觉到灵力逐渐回温,疼痛感开始减少。
等稳住了狗子的伤势,高玥发现这条狗从头至尾都对她龇牙咧嘴,指不定何时就张口咬她。
高玥去山洞外砍了几根细竹,编制成一个犬用嘴套,直接套在了狗子的嘴筒子上。
正在打坐回灵的胖子大怒:“你做什么!”
“柯基”的体力稍微恢复,眼神愈发凶悍冰冷,不停地拿狗爪刨嘴筒子上的嘴套。
他喉咙里发出低呜,终于忍不住,冲着高玥“汪汪”叫了一声,露出锋利的犬齿。
只可惜他的嘴筒子被嘴套禁锢,锋利的犬齿完全不能发挥用处。
高玥瞥了眼胖子,低声说:“狗子的性格折射主人的性格,看你老实憨厚,怎么教出的狗这般凶悍?这狗性烈,得好好压制,否则,指不定以后会怎样伤人。”
胖子看了眼高玥,转而看了眼被强行戴上嘴套的师尊。
“……”
高玥没注意到,在她捧着草药起身时,刚才蹲过的地面上结了一层细腻的寒冰,“蹭蹭”窜起几根冰刺,利如箭镞。
她的裙边一角触碰到冰刺,顷刻间缺失一块,布料凭空蒸发,化成一团黑气消散。
高玥起身后发现裙角缺了一块,也没多在意,以为是刚才砍细竹时不小心挂破。
她拍了拍裙上的尘土,对胖子说:“胖子,我去外面再找点草药和干柴,你看着狗子,别让它再扒拉嘴套了。它如果凶你,你就打它嘴筒子,狗子需要被驯服。”
胖子:“……”
高玥前脚离开山洞,胖子“扑通”跪在地上。
他冲着短腿狗叩首:
“师尊息怒,此女颇懂药理,我们需要她。您此刻不宜动用灵力,身体为重!”
重越拿短胖的爪子挠了下嘴套,不耐烦地搁下双爪,气势稍减,可那双眼眸依旧冷如冰刺。
山洞内寒气骤散,地面冰刺也立刻消失。
胖子松了口气,唯唯诺诺上前,准备替师尊摘嘴套。
可他的小胖手还没碰到嘴套,手背挨了细竹条一击。
他肉呼呼的细腻手背上,立刻印出几道竹条打过的红印。
胖子一抬眼,看见女孩那张圆润的脸蛋,对上那双又大又圆的杏仁眼。
女孩一手拿竹条,一手叉腰,气势颇足:“狗子这种生物不能惯,得驯!”
被叫“狗子”的大魔头重越:“……”
呵。女人此物,生食即可。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