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青楼观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宫廷生存纪事(夏青楼观雪)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夏青楼观雪,宫廷生存纪事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夏青死后被强制穿书,成了一个暴君身边的阿飘,系统告诉他只要他夺舍暴君的身体、走完剧情就可以起死回生。

夏青楼观雪内容介绍

夏青:“……”
系统:“……”
夏青吓得手一抖松开了对系统的禁锢。
系统重新获得说话能力,却已经一句话说不出来了,抖得厉害,钻进了夏青的袖子里。
楼观雪抬眸,懒懒看着对面的少年,不出意料对上一双瞪大震惊的瞳孔。少年的瞳孔是浅褐色的像块玛瑙,清澈泛着光,眼尾稍圆,情绪都写在脸上。头发乱糟糟,穿着件宽大的灰袍。张嘴半天只结结巴巴说出来一句很低的“***”。

宫廷生存纪事全文阅读

楼观雪能听见?能看见?他刚刚和系统都聊得啥来的?
稍微回忆对话内容,夏青就尬得恨不得地面出现条缝让他钻***。
傻逼系统,你害我不浅,我活着的时候都没这么尴尬过。
不过他很快就心思电转,反应过来。他现在可是鬼,人间恶鬼,该害怕不知所措的不该是楼观雪吗?
冷静下来后,夏青把想要钻他袖子里的怂货系统一把揪出来,搁在头顶上,幽幽的蓝火照耀下,少年清俊干净的脸也带了分阴森。
“你看得到我?”
楼观雪轻笑一下,没说话。
夏青阴恻恻看着他,而后模仿小说里的“灰衣老者”桀桀怪笑两声,压低声音,佝偻着腰沙哑说:“小东西,你居然能看到我。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知道我是谁吗?”
“……”被迫待在他头顶的系统都懵了,你谁啊?
楼观雪好整以暇看着他,笑容清雅温润。
夏青沙哑着声音,眼神怨毒:“小东西,实话告诉你吧,你暴戾冷血杀人无数,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老夫就是被今日那冤死的舞女怨气吸引来的,也算是你的报应吧。”
楼观雪睫毛又密又长,眼型漂亮得很,安静看着他时就显得很单纯又无辜。
“?”
没反应?
夏青感觉自己的演技和身份遭受到了侮辱。
心一狠,干脆抓了两下头发,乱糟糟的长发一下子披在前面。
头顶蓝色幽火,他整个人就双手撑到了桌子上,模仿着贞子凑过去。
按道理来讲这一幕是很恐怖的,幽蓝鬼火照应下少年狰狞惨白的脸,披头撒发,俯身前探,真像是恶鬼索命。同时夏青不忘怪笑,拖着声音沙哑说:“你不是想知道你的结局吗?那老夫心肠好,告诉你——你的结局就是今日被我——呃。”
声音卡住,感觉被什么冰凉的东西抬起了下巴。
是一只白骨做成浑身血光的骨笛。骨笛挑起他的下巴,尖端碰着他的喉咙压着喉结,寒意刺骨,夏青整个人都僵了。
拿着骨笛的手很好看,修长如玉,动作轻佻又优雅。
楼观雪靠近,身上是一种深凉奢靡的味道。一手拿笛,一手撑着脸,和夏青面对面,黑发流写,脸贴的很近,他笑着:“被你如何?”
“……”夏青怨毒狰狞的眼神都差点没崩住——裂开。
楼观雪心中恶意更甚,噙着笑,轻轻地吹了口气,将夏青面前的头发吹开,露出了一张懵逼僵硬的脸。
这一口气吹得夏青头皮发麻,整个人“哐当”,从桌上摔了下去。
“宿主!”装死的系统终于找回了声音,惊恐地扑到他脸上,想去看他有没有事。
夏青以头抢地,眼冒金星。他咬紧牙关撑着起身,不过还没等他去找楼观雪算账,那变态已经慢悠悠站了起来,赤足走到了他面前。衣袍是鲛丝织就,外罩清寒白纱,楼观雪半蹲下身子来,忽然轻笑一声:“燕兰渝那个疯女人现在连邪祟都能请动了吗?”
夏青把头发扒开,冷冰冰和他四目相对。
楼观雪又恶劣道:“她知道招来的邪祟那么没用吗。”
夏青:靠。
系统看他要发飙,已经直接扑到了他的胸口:“宿主冷静、宿主冷静!”
楼观雪倒是没跟他废话,幽黑的眸浅若薄冰,笑了笑。
“我猜燕兰渝也没那个本事。你是谁?”
夏青胸腔一口恶气,想也不想:“我是你爹。”
但他这回反应特别快,知道楼观雪拿着的那根骨笛能对付他,说完话就“抱火鼠窜”。
一飘就直接飘坐到了屏风上方,朝下面翻白眼。
楼观雪神色冷淡,立在原地抬头。
夏青居高临下,得意道:“傻了吧。你是人我是鬼,虽然我碰不到你,但你也别想威胁我。”他想了想,又恶狠狠地说:“告诉你,我就是你作恶多端的报应。你杀了那么多人,活该恶鬼缠身,这半年你都别想摆脱我!”
楼观雪听完之后脸上缓缓浮现出一丝笑意来,没有愤怒、讽刺、兴味。
干净单纯,就是一个十五岁少年纯粹的清澈微笑。
他眼神无辜,轻声重复:“恶鬼缠身?”
“没错。”恶鬼夏青瞬间又找回反派的自我修养,阴恻恻一笑,为了不让自己的酒窝漏出来略显傻逼,他表情控制得非常扭曲:“从今日开始,我将日日夜夜呆在你身边,吸食你的阳气,让你活活病死。”
楼观雪没有说话。
夏青以为他怕了,天才如他高深莫测加上一句:“当然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你也可以救你自己。”
只要以后别杀人多做好事就行。
但话点到即止,他很有高人风范的停住了,眼巴巴等着楼观雪问“怎么救”。
然而这位少年帝王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楼观雪嗤笑一声,再没理他,忽然就开始……脱衣服。

宫廷生存纪事夏青楼观雪免费阅读

脱、脱衣服?!
夏青:“???”老子一个恶鬼在你房里你他妈能不能尊重我一下。
少年修长如玉的手褪下外纱,解开腰带,将乌缎般的黑发随意撩至耳后。夏青坐在屏风上能看到楼观雪的锁骨,像一道玉色的弧,漂亮得惊人。
但他一个直男并不能欣赏这种美。
夏青忍气吞声:“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楼观雪漫不经心道:“嗯。”
夏青暴怒:“那你在干什么?”
楼观雪抬眸淡淡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脱衣服睡觉啊。”
夏青人都惊了:“你现在被恶鬼缠身马上会死你知道吗?”
楼观雪认真想了想,漂亮的桃花眼带着笑意看向他:“知道。所以我睡觉时你也要缠着我吗。”
夏青一口气憋在喉咙,怒吼:“我缠个屁!你做梦!”
楼观雪慢悠悠说:“我可从来不做这种梦。”
说完想到什么,他又暧昧勾唇,散漫说:“这样最好。毕竟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人床上有些特殊爱好。”
夏青:“……”傻逼系统你真的害我不浅!
感受到宿主的低气压,系统在他手里恨不得原地晕倒。
楼观雪穿着雪白的寝衣,黑发及腰,赤着脚往床边走。
夏青看着他就来气,转身就想跳窗离开,天地高远,任爷潇洒。
然而却被系统扯住了衣角,壮着胆小声提醒道:“这……宿主,现在你的魂魄是绑定楼观雪的,根本不能离开他百米之外。”
夏青冷冷看着他,想把这团干啥啥不行坑他第一名的火活生生掐死。
系统看出他的意图,一溜烟,跑了。
夏青没去追,从屏风上飘下来,坐到了案边。
屋内点着熏香,明火熹微。
实际上他对楼观雪也没啥恨或者讨厌,最多就是装神弄鬼失败有些恼羞成怒,但一想是自己和系统当着人家的面说坏话再先,又没啥理由气了,只能憋着。
夏青觉得自己得和他聊一聊,“喂,你站住。”
楼观雪理都没理他。
夏青烦躁地拽了下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说:“我不骗你了,我们好好聊聊。”
楼观雪冷漠说:“我不想跟你聊。”
夏青一愣:“你就不好奇我们刚刚说的那些话吗。”
楼观雪微笑,天真单纯:“说实话,不好奇。”
夏青人都惊了。
这这这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楼观雪似乎也懒得跟他解释,白皙的手指拨弄了下床头的灯,待室内一暗,便垂下鸦羽般的睫毛,似乎是真的困了,躺到床上闭眼而眠。
夏青:“……”
夏青坐在桌案边仔仔细细回忆了一遍他和楼观雪的对话。
终于摸出了一点逻辑,所以——在用骨笛试探出他的存在没有危险后,楼观雪就直接无视他了?哪怕前面系统神神叨叨说了一堆堪称天机的话,甚至牵扯到楼观雪自己本身的结局,他也没什么兴趣?
绝了。
夏青没忍住,飘过去,看着淼茫月色中睡容冷漠的人,小声问:“虽然我前面装神弄鬼,但是系统说的是真的,算得上是未来的玄机,你真的不想知道吗。”
这鬼倒是挺有趣的。
楼观雪缓缓睁开眼,幽黑的眸子略过一丝深沉的杀戮血色,藏在深处,他笑道:“我若好奇,你会说吗?”
夏青卡壳。
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他这是被欲擒故纵了?被下套了?
楼观雪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想法,意味不明笑了下。从枕边拿出了那只骨笛,轻轻地拍了拍夏青的脸,声音冷淡:“千机楼每年都会替我占卜一卦。火烧、溺亡、千刀万剐,死法每年都不相同。按照你们的意思,我是为情所困后死?”
他气息冰冷落在夏青耳边,笑:“那还挺好,死前还能尝尝七情六欲的味道。”
夏青被那只笛子打懵了,下意识开口:“话不是那么说,若是知道未来的事。你……”或许可以避开结局。
楼观雪要笑不笑,声音很轻,带着股勾人劲:“那你信不信,我明天把温皎杀了,你们预言的未来便没了。”
夏青:“……”

小编推荐理由

宫廷生存纪事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