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相声成圣[洪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说相声成圣[洪荒](谢圣)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谢圣小说————***说相声成圣[洪荒]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云从龙也所著,讲述了谢圣穿了。来到危险遍地的洪荒,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儿马褂,怎么办?青年相声演员谢圣:靠嘴吃饭!数会元后,

谢圣内容介绍

郁郁葱葱的梧桐林中,谢圣席地而坐。左手一串烤鱼,右手一把刚摘的竹米,费劲儿地支棱出两根手指,往石头搭出来的灶台里加柴。
别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谢圣自己也不清楚。他是被一道金光刷来此处的,两小时前,他还站在公益汇演的舞台下,准备登场,刚踩上台阶,就出现在这无边无际的梧桐林中。事发突然,他浑身上下连个手机都没有,在尝试走出森林无果后,他索性放弃挣扎,就地取材开始填五脏府。
“在哪里跌倒——就在哪啊里,躺啊下……”谢圣用戏腔哼着小调,随意拨弄了一下灶台间的柴火。
碗状的石头里,水已经烧得滚开,散发出酒一般甘冽的香气。里头沉着颗粒饱满、喷香糯软的竹米,被滚水卷得翻来覆去。谢圣周围围来五六只白兔,雪团子似的滚来滚去,耸嗅着粉鼻头,拿毛爪扒拉谢圣,甚是可爱。
谢圣神情一软,不禁挪动尊臀,让出被他坐倒的草丛,关切地询问,“我坐过了,您还吃吗?都温好了,不用谢。”

***说相声成圣[洪荒]全文阅读

白兔:“………………”
多好的***啊!谢圣温柔如水地抚摸了一下毛茸茸的兔头,吃的是草,未来宰了还能做红烧兔头……
勿怪他想那么远,在看到参天的梧桐树、散发着酒香的甘泉水,以及泉水里一首十身的怪鱼之后,他就已经确定了,自己多半是穿到了上古神话时期。甚至,再严谨一点,也可能是穿进了经由现代网友编纂,以《西游记》、《封神榜》、《山海经》等为基础,二次创作而成的洪荒神话体系。
谢圣低头看看自个儿手里的那一串鱼——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串,只是这鱼生得怪异,拢共只有一个头,头后面挤挤囔囔地缀着十个身子,不正是《山海经》中所描绘的何罗鱼?之前他还不死心地想过,这可能是什么转基因品种,直到何罗鱼冲着他汪地狗叫了一声……就是有些奇怪,按照记载,何罗鱼本该生于名为“谯水”的河里,为何却出现在这显然是凤凰喜爱的醴泉水中?
谢圣苦中作乐,举着鱼正想着,天际突然传来一阵如金石相击般,极富穿透性的争执声:
“锵——泥鳅休走!”
“呸!你这扁毛畜牲,好大的口气!”
火团自天而降,晴朗的天空也骤然砸下滂沱大雨。
水深火热间,谢圣只来得及把白兔们捞进怀里,匆匆找了个树洞藏***,大地便轰然一震。
体积近乎三层楼高的龙凤缠斗成团,狠砸向地面,压倒数十棵参天巨树,打着滚互相蹬挠、啄咬:
“今日我便要将你抽筋扒皮,谁准你在我的醴泉水中养鱼?!”
“放屁!天下皆知,我龙族乃水族之首,生来就统御四方水域,这醴泉合该是我的地盘!”
“笑话!这泉边可书了你的名字?”
“我在水里养何罗了!这么肥美的鱼养了多少代你知道吗!我百年前就来这儿了!”
“梧桐参天,万竹花开,我千年前便来此撒下树种了!”
二兽凶性残暴,争斗之间在彼此身上留下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和着雨水滂沱而下,染红了整片土地。
谢圣惊骇之余,不禁低头看向自个儿手里的烤鱼,又瞧瞧指缝间没拍干净的竹米:“……”
……哦豁。
这就尴尬了。
谢圣忍不住抬臂抹了一把脸,心说早知道就不馋嘴了!也不知道依这龙凤的暴脾气,爱不爱听相声?能不能允许他讲相声抵饭钱?要是不能……
谢圣缓缓抬起沾满罪证的手,往白兔的毛上蹭了几下,自我安慰:那我也不一定会死,指不定再等片刻,外头那俩就先死在地上了。做人呐,就是应该盲目乐观一点……
一边想着,谢圣一边撒开兔子,挪到树洞边,探头往外一看。
大约是在天上时,这一龙一凤就已经打上了,翻滚几周,两兽已斗得没什么力气。龙鳞、凤羽散落满地,黑土也浸润了一层血色。不过片刻,两兽就连护住自己要害的力气也没了,各自匍匐在地,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谢圣顿时乐了:“我说什么来着?”
这就叫做,龙凤相争,谢圣得利!
谢圣笑容满面地大步走出去,停在气息奄奄的龙凤身边,***一乐,对着满目愤恨的二兽搓搓手:“二位,勿怪!我手头上是真没钱。既然你们如今任人宰割,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金龙闻言心中一寒,只恨自己动弹不得:“卑劣之徒,要杀就——”
谢圣:“我这便给二位讲段相声,抵了我的饭钱。”
金龙:“……??”
啥啊。
·
“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时,天地分开,清者上浮,浊者下沉,天地间诞生了第一朵白云。”
梧桐林中,谢圣脱了马褂席地而坐,边说相声,边给观众包扎伤口,以免仅有的两名观众,听到一半就翘辫子。一龙一凤各自将***的脑袋搁在谢圣腿上,场面并不温馨,还有点淡淡的惊悚。就这样,两位观众还不大给面儿:
赤凤冷然嗤笑:“第一朵白云有何稀奇,我从未听闻过他的名号。”
金龙也是把眼一斜:“我只知道天地间第一朵红云,修炼出了道体,名为红云道人。”

***说相声成圣[洪荒]谢圣免费阅读

谢圣:“那白云住的高,和三足金乌是邻居。每日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晒着晒着,就被晒红了。”
二兽:“???”
是这么个“红”云吗??没听说过!
谢圣丝毫不受二兽的影响,淡定地给赤凤脑袋打了个小蝴蝶结:“虽说修炼出了道体,这红云道人的心,却和他的根脚一般柔软。但凡身边有人遇上事,他有能力的都会帮一帮,但凡看到哪里有灰尘,他都会显出柔软洁净的本体去扫一扫。所以,后来拜师学艺,他的师父也颇为欣赏他,夸他‘眼里有活儿’,讲道结束后,还赠给了他一个大宝贝。”
二兽:“……?”
这都从哪儿听来的,他们怎么没听说过。红云道人何时拜师了?还有那什么……“看到灰尘还要显出柔软洁净的本体去扫一扫”,真的假的,还有这习惯?赤凤倒还好,金龙这还伤着呢,一张长长的龙脸上就不禁流露出了好奇、八卦的神情,脖子都情不自禁地抻长了,跃跃欲试想知道更多。
——当然是假的,谢圣这属于正史歪说。严谨的来讲,都不能算正史。
在目睹龙凤相争后,谢圣已经确定,自己这是穿到了冷漠残酷、“圣人之下皆为蝼蚁”的洪荒神话体系,这段讲述红云道人的相声段子,便是他回忆后世诸多洪荒流小说,从中摘取出最让他叹惋的红云道人的故事,经过现场的一番改编,讲述出来。
按照主流剧情,这段本该讲的是红云意外得到道祖赐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被鲲鹏等诸多洪荒妖族杀人夺宝,又被收了魂魄,道消身殒,谢圣却不打算这么说。
“这可捅了大篓子了!”谢圣蓦地一拍手,便如醒木一声,好戏开锣,微一提气,“谁不想要宝贝?那宝贝是三千门徒皆向往,洪荒各族都垂涎:西边菩提接引二行僧,血海冥河老祖大神通,蛰居的八方妖族,方兴的十二祖巫,人面马身是英招,鼓舞降雨落商羊,日光计蒙拜雨师,楚祖风伯为飞廉,北狄凶水现九婴,兽死木枯过钦原……”
谢圣声稳而沉,语速由徐渐转直疾,中间毫不停顿,一气儿将洪荒数得上号的人物皆数了一遍,堆排直如花团锦簇,一名缀着一名,似踩胡旋鼓点,噔噔催人心弦,又如珠落玉盘,嘈切悦人耳目,将山南海北的都点过一遍,听得龙凤都精神一振,心潮澎湃,这才伸指一虚点:“——就连隔壁村儿的李鸟蛋,都惦记上了红云的这个大宝贝!”
二兽正听得心驰神往,猝不及防:“???”
李鸟蛋??
金龙愣了一下,一时没憋住,噗得一声笑出来,一边笑,还一边睨着眼睛去看赤凤,那意思:你家亲戚啊?
赤凤:“……”
谢圣嗟叹:“李鸟蛋早就不想只当一个区区鸟蛋了。红云得到的这个大宝贝可不得了,要是能参的透,那红云就能变圣云,李鸟蛋就能变成李圣蛋。李鸟蛋狠狠心,发下宏愿:终有一日,他要让全洪荒都知道他村东头李圣蛋的名号!”
谢圣在讲述的时候,并不是平铺直述,还带了些表演的。将村东头李鸟蛋雄心勃勃的模样,展现得淋漓尽致,颇为好笑。金龙大乐之余,不慎扯到伤口,吃痛一叫,就这样还忍不住嚷嚷:“那圣蛋也未见得就比鸟蛋好听啊?”
嗨,就别说其他的了,哪怕把“村东头”去掉呢?听着也没那么土气。
谢圣:“于是,某个月黑风高夜,李鸟蛋带齐了武器,将一切陷阱都安排好,趁着无人,将红云堵住:‘识相的,就把师父给你的宝贝交出来!我便饶你一条活路。’”
“红云都懵了,心说我平时都是与人为善的,人缘儿多好!不该有人抢我啊?就挺纳闷地问:‘这位道兄,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再仔细看看我。’红云还挺理解的,大家根脚各不相同,眼神儿不好的多了去了!”
“李鸟蛋被这么一说,自己也不确定了。心想不能啊,我早就掐指算过了,今夜此时,红云必从这儿过。再一仔细打量,嚯!这云黑不溜秋的,还真不红。为什么啊?前头也说了,红云那原本根脚就是白的,他这个红啊,是白天被太阳照得红。晚上太阳落山了,没光!不就变黑了么?”
还没光——多新鲜!有这样的吗?!金龙的性情比不得赤凤收敛,一张长长的龙脸都要歪了,听得又想骂又想笑,心想得亏红云不在这儿,不然听着那是得变黑,气黑。
“这下李鸟蛋可尴尬了,辛辛苦苦准备一遭,抢错人了!他在心里一琢磨,不行啊,抢都抢了,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云灭口吧。李鸟蛋就把自己准备的那些家伙什都架起来,因为准备的齐全,没出什么意外,几番争斗后,就将红云给制服了。不光如此,抢完了还伸指对着红云虚点两下,谆谆教诲:‘你这小子不懂规矩,好叫你明白这洪荒的道理:不论是非论胜负,不分善恶分输赢。万事有因皆有果,天道无私好公平!’”
这四句打油诗是谢圣信口编来的,原本该作为定场诗放在最前头,只是考虑到洪荒并不奉行公平法制这一套,放在开头只怕会引得二兽嗤之以鼻,反倒是放在这里,结合李鸟蛋的一番作为,变成了极具反差,带着促狭、嘲讽意味的包袱。
“什么意思啊?鸟蛋这是觉得红云不懂规矩了,洪荒那就是胜者生败者死,他这抢劫做得正义着呢!就是天道也说不得什么。”谢圣嘘声道,“您听听这像话吗,抢劫的反倒教育起被抢的了。”
许是斗争方歇,天边阴云散开,露出些微金光,倒是给这洪荒第一出不那么正规的相声应了景。
谢圣:“因为不知道这是红云,李鸟蛋只简单捞了些显眼的宝贝,却不知红云就抓着最重要的那个,趁李鸟蛋不备,化云而逃。”
“红云死里逃生,心中颇为受挫。想他平时积善行德,竟然还会遇到这种事,思前想后,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听到这里,赤凤微亮的眸子不禁一暗,金龙也有些嗟叹。正如李鸟蛋所说,洪荒这片大陆,弱肉强食才是真理,与人为善哪里能修得善果?经过这番生死考验,想必红云深刻意识到了这个教训。
二兽思及此处,原本兴起的愉悦感顿时被洪荒的残酷当头泼灭。意兴阑珊之余,颇有些不得劲,沉默地对视一眼。
盘古开天辟地、身化洪荒后,龙、凤、麒麟三族为争夺天地间的气运,成就洪荒霸主之位,而互相敌对,乃是不死不休的死敌。此番势均力敌,他们如果就此陨落便罢,倘若还有生机,下次在战场上再见,只怕还是要拼个你死我活。
正有些茫茫然,却听谢圣掷地有声地笃定道:
“为什么李鸟蛋要打劫他?一定是他做的还不够好!”
“独善善不如众善善,红云当即霍然起身,以道心向着天道肃然起誓,定要叫李鸟蛋体会到世间冷暖,成为一个善良的、热心的、对洪荒有用的好鸟蛋!”

小编推荐理由

***说相声成圣[洪荒]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