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殷明鸾殷衢)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殷明鸾殷衢小说————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北风信子所著,讲述了长乐公主绝色倾国,***动人。如果她不是陛下的妹妹,六宫佳丽一定会撕碎了她。因为陛下是个要命的妹控,长

殷明鸾殷衢小说简介

已经是初春时节,因着前几日***好,宫娥们换上罗衣,头上插戴杨枝,沉闷的宫廷深处也多了些敞亮的笑模样,可是一场寒雨,倏然间又仿佛回到了冬日。
小宫女快步从细雨中走到廊檐下,搓搓手,叹道:“哎,倒春寒。”
“哎——”一向沉稳的姑姑忽然间也叹了口气,小宫女正待问她有什么烦心事,却见她看着醴泉宫主殿外。
醴泉宫四季如春,暖融融甜丝丝的热气游丝一般地窜出来,从外头看过去,醴泉宫像是笼罩着一层柔色的光,但小宫女明白,这光也许只是她的无端想象。
只因为醴泉宫住着宫里最璀璨的明珠——长乐公主。

殷明鸾殷衢全文阅读

醴泉宫外站着面色沉凝的大宫女玉秋,还有个面熟的小太监多善站在丹墀下,他惯常在御前走动。
隐隐约约的,小宫女听见了长乐公主未婚夫的名字,裴元白。
兴许又有事儿了。
小宫女听到这个名字后,有些惴惴地想着。
玉秋踏着绒地衣往内殿走,踏在上面如同踏在云中,走路的声音也霎时间消弭无踪,殿中没有一丝声响,无人敢惊动长乐公主尊驾。
玉秋悄声问从里间出来的宫女檀冬:“公主可醒了?”
檀冬答:“尚未。”
檀冬悄悄问玉秋:“他们说裴公子被陛下罚跪,是真的?”
玉秋沉着脸点了点头。
檀冬叹息:“公主知道后又要和陛下闹了。”
玉秋便不再说话,一下子大殿中寂静无声。
长乐公主殷明鸾陷入一场混沌的梦中,午歇本当是惬意的,可外间阴凉的风刮出呜咽声,黑云压着天边,就算在殿中冻不到,看不到,那肃穆仿若从窗棂中,从厚重木门的缝隙中透了进来。
殷明鸾并不知道自己身在醴泉宫,她坠进梦中。
是那样真切的梦,梦中,她度过了一生。
殷明鸾的未婚夫是礼部尚书裴昭的长子,裴元白。
梦中的殷明鸾天真无邪,一心只贪慕少年郎,只把一颗芳心挂在裴元白身上,
但是,裴元白并不喜欢她。
甚至因为她公主的身份,对她百般避让。
裴元白对当年母亲和殷明鸾母亲李贵太妃约定的婚约不满,于是做出种种举动羞辱殷明鸾,想要让殷明鸾知难而退,但殷明鸾对这些羞辱视而不见。
黄河决堤,天子巡视。
那一年,山河风雨飘摇。
殷衢在离宫之前抽空来到了醴泉宫中,他背对着殷明鸾,殷明鸾看不清他的表情。
殷衢问她:“长乐,你依旧想要嫁裴元白吗?”
殷明鸾说:“是,皇兄成全长乐一回吧。”
殷衢说:“好。”
语气中有殷明鸾不懂的沉沉。
殷明鸾想,皇兄对她失望了。
她从此再也没有见到皇兄。
宫中朝中波谲云诡,殷明鸾还住在醴泉宫,只是,她忽然间不是公主了。流言纷纷,有说殷明鸾是李贵太妃私通所生;又有人说世宗去母留子,抱来低贱宫女所出的女儿给李贵太妃养。
殷明鸾想寻求真相,可是没人能告诉她。
接着,一道懿旨,将她和裴元白赐婚。殷明鸾想,也好,裴元白总是嫌弃她是公主,如今,她不再是公主,终于可以好好地嫁给他。
只是她没有想到,她和裴元白之间的隔阂,从来不止公主这一层身份。成婚当晚,裴元白找到了他多年寻觅的心上人。
几年前,裴元白偶遇一红衣女子,自此魂牵梦萦,红衣女子出现在殷明鸾的新婚之夜,抢走了她的丈夫。
殷明鸾本来还心存希望,但是年复一年,她心中的火渐渐熄灭。
裴家起高楼,楼塌了。
裴父只做了几年尚书,后来辞官回乡。裴家渐渐捉襟见肘,倚靠着殷明鸾的嫁妆度日,勉强维护了尊严。
殷明鸾却因为心灰意冷和南迁落下的病根,一日比一日消瘦,眼看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
她睡在偏僻屋子里,虚弱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玉秋和檀冬眼睛肿肿的,想来是哭了几天,她们唤道:“公主。”
殷明鸾说:“我并不是公主。”
门下久久站立着一个人,是裴元白。殷明鸾并没有看清来人是谁,裴元白触及她的目光,以为她认出了自己,提步走了进来。

殷明鸾殷衢免费阅读

“明鸾,你还好吗?”
殷明鸾偏过头去,不再看他,原来,多年的情谊她也终于可以舍去了,她心中已经没有他。
裴元白伸出手,准备掖一掖她的被褥,看见殷明鸾拒绝的姿态,一愣,僵硬着收回了手。
他吩咐:“玉秋,好好照顾夫人。”
玉秋看见裴元白走出门槛,又哽咽着对殷明鸾说:“公主终于看开了,”她又说,“若公主早些醒悟,还可以留在宫中,或者留在京中,陛下最宠爱公主的。”
殷明鸾叹息:“说这些做什么。”
自从她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公主后,想起皇兄,总是深感愧疚。她并不是他的妹妹,却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他的好。
假公主一事败露后,她害怕见到皇兄,她害怕会从皇兄的脸上看愤怒或失望。
院子里一阵喧闹声打断了殷明鸾的回忆,殷明鸾看了一眼玉秋,玉秋站了起来,往外走去。不一会儿,玉秋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似悲似喜的神色。
“公主,宫里的多善公公来了。”
殷明鸾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些,玉秋问:“公主,依旧是不见吗?”
从前多善悄悄来,殷明鸾总是避而不见,这次,她叹了口气,说:“请进来吧。”
玉秋含着泪点头。
多善进来,看见从前惊艳上京的第一美人长乐公主瘦成了如今这个样子,大惊失色,心中更是百般痛楚。
多善慌忙叫了太医进来,殷明鸾摇摇头说:“我这身子,只怕是不中用了,何必劳烦。”
多善哽咽道:“公主福泽深厚。”
殷明鸾的目光看向太医,宫中的太医,是从千里迢迢的上京赶到这里来的。
老太医将手搭在殷明鸾手腕上,脸上显出惊惧的神色,殷明鸾也不去问他。
殷明鸾看着多善,问道:“公公,皇兄是否怪罪我?”
这个问题盘亘心中许久,可是殷明鸾不敢去问。
若是怪罪,天子一怒,她一个不再是皇室公主的小小女子,该如何自处?
多善显然愣了一下,他道:“公主啊,陛下怎么会怪罪您呢?陛下最怜惜您了。”
殷明鸾笑了一下,道:“如此,就好了。”
裴夫人总是在她耳边抱怨,因为她假公主的身份,连累到裴家满门下放。久而久之,她自己都有些相信了。
还好……
她的手无力地垂下,太医口中吐不出的“灯枯油尽”四个字也不需再说。玉秋,多善和太医三人具跪在殷明鸾床边,悲怆哭泣声从破旧的屋子传到院子里。
裴元白站立的身影一晃,面色苍白地跌坐在地上。
多善在深夜中奔波不停,快马累死了几匹,终于在星夜赶到了皇城。
殷衢身披寒重露气,听到多善带来的噩耗,沉默良久,说道:“知道了。”
乾清宫只点了一盏纱灯,空旷的殿内有风吹过,跳动的烛火在殷勤脸上打下深深浅浅的影子。
多善不敢抬头看,慌忙退了下去。
才出来,他就听见殿内发出一阵哗啦的声响,像是金玉瓷器混着书卷打落的声音,这声音在寒夜中,像是惊雷一般,搅扰了六宫的平静。
第二天,皇帝出现的时候,满眼赤红,面色沉如水。当年裴尚书一案重新被翻了出来,抄家,流放,问斩,各有归处。
到了如今,众人才恍然明白,裴家不是被长乐公主拖累,恰恰相反,正是因为长乐公主的存在,才让裴家苟延残喘了许多年。
殷明鸾浑浑噩噩,一缕游魂飘到了乾清宫,她对着端坐万人之上的萧瑟身影说:“皇兄,长乐走了。”
皇兄却听不见她,看不见她。
“皇兄,长乐走了。”
九重云帐中响起长乐公主的呢喃。
玉秋和檀冬对望一眼,玉秋说:“等下别多嘴惹公主恼怒,裴公子的事,还需慢慢斟酌着说。”
檀冬点了点头,吩咐宫娥准备热水,盆巾,香胰,唤了宫人用金丝盘托着,脚步轻盈移至内间。
玉秋掀开帘子看了一眼,见殷明鸾眼睛已经睁开,海棠春睡,满室生香。她道:“妆奁备齐,请公主理妆。”

小编推荐理由

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