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明鸾殷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殷明鸾殷衢)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殷明鸾殷衢,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长乐公主绝色倾国,***动人。如果她不是陛下的妹妹,六宫佳丽一定会撕碎了她。因为陛下是个要命的妹控,长

殷明鸾殷衢小说简介

珠翠垂帷微动,珠箔银屏如同群山一般连绵起伏,迤逦拉开。
一只极为白皙的手从帷幔里垂下来。
指甲上精细描绘着丹蔻,极细的腕上坠着一只嵌五色宝石金钑花镯,让人奇异地觉得这手腕脆弱纤细至极,若不留心的话,镯子都能折断细腕。
殷明鸾发髻微乱,腰肢松软,她慵懒地坐了起来,伶俐地宫人立刻走了上前,无需殷明鸾多做什么,服服帖帖地为殷明鸾洗漱。
玉秋扶着殷明鸾坐在镜台侧畔,玉秋打量着殷明鸾的神色,有些不安。长乐公主很少有这样思虑重重的样子。

殷明鸾殷衢全文阅读

玉秋踌躇了一下,说道:“公主,裴公子被陛下传唤进宫了。”
玉秋瞧着她的公主,即便日日看着殷明鸾,玉秋依旧时常被公主的容貌所摄,依她来看,后宫中的娘娘们自是各有风姿,却没有一个能比得过公主这般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殷明鸾的眉头微微皱了一皱,仿若春水吹过湖面,她的面容生动起来,一颦一笑皆是动人神采。
玉秋觉得今日的公主有些不同,往常公主一旦听到了裴公子的消息,哪一回不是喜怒明显,为何今日却是这样,只是微微皱皱眉头。
玉秋准备再问一次。
殷明鸾转过脸,问她:“皇兄为何召他进宫?”
玉秋仔细看了看殷明鸾的神色,说:“裴公子做了错事,惹陛下生气,现在被罚跪。”
殷明鸾手中握着玉梳,听到这话,不由得握得更紧,密密的梳齿将她的手扎得有些疼,她面色却依旧怔怔:“为何?”
玉秋说:“奴婢唤乾清宫当差的多善来和公主细说。”
殷明鸾轻轻颔首。
多善跟着玉秋慢慢走进长乐公主寝宫,一路走过,触目所及的玉盘宝瓶险些晃住了他的眼,脚上仿佛踏在云端,满室里沉水香的气息丝丝缕缕,他只以为错进了月殿蟾宫。
多善是个小人物,在乾清宫伺候,却从未见过陛下一面,乍入了醴泉宫这等富贵堂皇之地,只敢屏息凝神,不敢多看多说。
几个月前,多善冲撞了司礼监掌印太监徐胜,被他老人家拖去在御花园里打板子,他正在***肉血肉模糊之际,听见了长乐公主的声音。
“怪可怜的,放了他吧。”
长乐公主的声音清甜悦耳,听在多善耳中更是犹如天籁。徐胜自然不敢得罪这宫中最受宠的公主,立刻谄媚地将多善扶起来。
从此,多善便时常为醴泉宫的宫人们帮些小忙,虽然卑微如他无法面见长乐公主,无法向公主道谢,他也乐此不疲。
今日,他在会极门处当差的时候看见了裴元白,便留了心,又和城门的守卫聊了会天,再同御前端茶送水的宫女们一打听,一下子把这件事摸了清楚,忙往醴泉宫跑来。
多善小心地跟着玉秋,他低着头不敢正眼看贵人,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身穿繁花丝锦的美人倚靠在美人榻上。多善伶俐地跪了过去,磕了个头。
“奴婢多善,敬叩公主金安。”
殷明鸾盯着多善发了一会儿呆,多善却不知,只觉得背上都生出了汗,生怕做了什么错事引得公主不满。
玉秋在旁轻轻拍了一下殷明鸾手背,殷明鸾反应过来了,脸上带了笑,说道:“多善公公,请起来说话。”
多善听见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待他这样客气,心中倒有些惶恐,也更觉得长乐公主人美心善。
多善低着头,弓着腰站在那里,说起了自己今日打听到的消息。
侍卫大哥们放班之后,走街串巷之时听到了些新奇事。上京第一美人长乐公主自小定下的驸马裴元白去了青楼,与那妓子吟诗作对,把酒言欢,甚至醉后作了艳诗一首,暗暗将长乐公主和那妓子相提并论。
在御前的宫女那儿,多善没有打听到确切消息,只知道陛下大怒,找了个差事上的由头,罚了裴元白在会极门跪下。
明面上没让殷明鸾牵扯到这等污糟事中来。
两边消息一合,多善已然知晓了个大概。
在长乐公主面前,他不敢什么话都讲,怕污言秽语伤了公主的耳朵,只把事情和长乐公主说清楚,仔细斟酌着言语,尽量不让公主伤心或动怒。
殷明鸾听了多善的叙述,缓缓闭上了眼睛。
今日,她做了那样真切的一个梦,醒来后依旧恍恍惚惚,仿佛她已经不是十六岁的长乐公主,而是那卧在冰冷衾被上的,灯枯油尽的妇人。
她的心境好像也回不到从前,听到裴元白的名字之后,她的心中没有了往常的激动怀春之感,反而是疲倦和厌恶。
梦中,同样在这样一个午后,她见了多善,听了多善说着一模一样的话。
她隐约知道了,那并不是梦,而是她的一生,她的前世。
她不是皇兄的亲妹妹?
想到这里,殷明鸾感到心慌意乱。

殷明鸾殷衢免费阅读

她记得,梦中她听到多善的话后,对裴元白心疼不已,去会极门对着裴元白诉了一遍真情,又因为皇兄责罚裴元白,对皇兄心底存了埋怨。
之后她便去了乾清宫,哭着对皇兄说:“皇兄不要再插手,那是妹妹和裴郎自己的事儿。”
梦中的皇兄,听到这话表情有些骇人。
“公主知道了,公公这一趟辛苦。”
玉秋见殷明鸾又开始发呆,不想让多善看出来,出言提醒了殷明鸾,又从小桌上抓了一把金锞子塞进多善手中。多善想要推辞,看见了玉秋笑盈盈的模样,拒绝她是一件艰难的罪过事儿一般。
于是多善只能满怀感激地接了,然后退了下去。
殷明鸾看着多善的背影。多善后来皇兄身边最体面的太监之一,这个时候他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抓着机会往她这醴泉宫跑。
看多善出去后,殷明鸾重新对着铜镜施朱傅粉,一边吩咐玉秋檀冬。
“把裴夫人这几年来赠我的书画衣裳都找出来。”
玉秋和檀冬不解其意,依旧照做,打发宫人去库里寻。殷明鸾想了一想,又道:“取一个火盆来。”
宫中日月长,冬日里更是难挨,炉子火盆自然是少不了的,只是醴泉宫却是用不上这些的。醴泉宫大小屋子都装上了地炕,外面最冷的时候,里头也是暖熏熏的,没有丝毫炭火的烟火气味,这又是圣上对长乐公主的恩宠。
低位份的妃子们只能用红箩炭,就是嘉阳公主,泰宁公主的宫中也不是处处有地炕。圣上对公主的恩宠,实则惠及到了醴泉宫的卑微宫人,由是满宫中没有对公主存有二心之人。
于是现在公主开口要火盆,着实让玉秋感到为难了一下。但是玉秋脸上神色未变,立刻走出门,为殷明鸾找东西去。
玉秋带着东西回来,压抑不住好奇,问道:“公主可是冷了?奴婢吩咐人去烧地炕,然后您舒***服地靠着看裴夫人送的东西,不是很好?”
殷明鸾却没有搭茬,看火盆和书画衣裳都拿了过来,吩咐着:“外面冷,叫上耐冻的太监,咱们去会极门。”
玉秋以为自己明白过来:原来是怕裴公子冻着。
她心里叹了一口气,翻出一件火红狐狸毛斗篷,给殷明鸾系上。
殷明鸾看着太监抱着的两个匣子。
她一直以为裴夫人对她十分喜爱的,逢年过节,裴夫人总是往宫里递牌子,想要多见见她,时常给她带一些衣服首饰,听说她喜欢字画,又将自己儿子裴元白的画偷偷拿出来,带给她。
她记得裴夫人总是拉着她的手,说:“怕你一个人在宫中***,我来看看你,我也能放心。”
殷明鸾没有注意到,自从裴家发达,有一两年了,她没有再见过裴夫人,没有再收到裴夫人的礼物。
裴夫人总是推脱身体不适,家中有事,殷明鸾统统信了。
当年的裴昭不过是一个礼部员外郎,殷明鸾的母妃李贵太妃见了尚且八岁的裴元白十分喜爱,有意为殷明鸾定下一门亲事,便时时召裴夫人进宫觐见,朝中众人因李贵太妃的照拂,对裴昭也很是优待。
裴昭一路高升,拜相当朝,官至礼部尚书。而裴元白也长成了翩翩公子,更在学业上成绩斐然,年纪轻轻就是二甲进士,入翰林院做庶吉士。
如今,倒是裴家看不上公主了。
殷明鸾移开眼睛,不再看那两只匣子。
殷明鸾穿着火红的斗篷,风风火火出了醴泉宫。
后宫寂寥,皇帝殷衢甚少踏足后宫,就算是来,也是看望太后和妹妹。宫里女人用来打发时间的事儿不多,恰好长乐公主的婚事就是其中的一件。
听闻长乐公主带着火盆去会极门,各宫里的娘娘反应各异,但都认准了,娇滴滴的长乐公主是心疼未来夫婿,上赶着倒贴。
嘉阳公主殷宝华在慈宁宫逗着猫儿玩,听见廊下的小太监嚼舌根,把他们叫到面前一问,心中有些急躁。
想到她的妹妹殷明鸾要往裴元白跟前凑,让她不由得心焦。
她叫宫女:“把本宫的伞拿过来。”
现在正在下着细雨,若是在雨中给裴郎打伞,自然是情意绵绵,送伞还伞,一来二去,也能有两段交往。
殷宝华接过宫女拿来的金丝藤编八十四骨象牙柄伞,却被圣德太后许氏叫住了:“廊下同內侍窃窃私语,成何体统。”
许太后是宫中最有权势的女人,无人不怵,殷宝华却不怕她的亲生母亲,撒娇着说:“母后,儿臣有事,先行告退。”

小编推荐理由

皇兄太宠我了怎么办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