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嫁高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不想嫁高门(宋璇季礼和)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宋璇季礼和小说————我不想嫁高门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满袖生香所著,讲述了宋璇对自己的男友十分满意。颜值高气质好,温和体贴从不沾花惹草,能理解包容她的人群恐惧症。当然,最最最

宋璇季礼和小说简介

今日是一个寻常的夜晚,月朗星疏,夜里的凉风将外面的树叶吹得沙沙作响。
隔壁熟悉的怒哄声响起,邻居见怪不怪地耸耸肩,调大了电视的声音。
唐橙简直要被这个讨债鬼给气死了。
“这道题我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怎么算了吗?!”唐橙抓了抓头发,有了打死这个讨债鬼的冲动。
讨债鬼是一个看上去八九岁的男孩,一脸生无可恋地趴在桌上看着被唐橙用铅笔画了许多个灰色叉叉的作业,陷入自闭。

宋璇季礼和全文阅读

“我就是按照你刚才和我说的算的呀!”男孩子无力地转了转笔,趴在桌上道。
“这一步我告诉你是这么算的吗?!”唐橙一根手指弯曲敲着桌上作业本某一个步骤,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男孩“哼哼”两声,瞥了眼唐橙难看的脸色,撇过头不敢说话。
但眼里明晃晃就是这个意思:就是你说的。
唐橙:……冷静,冷静,这是亲儿子。
再次把这道题讲了N遍,终于让这个讨债鬼弄懂了,唐橙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瘫在沙发上。
倒是小男孩脸色还不错,写出了这道题后还哼了段小曲。
“你这样子,还敢说要学你宋姐姐。”被讨债鬼折腾了一夜的唐橙此刻看着自己生下来的这个小鬼非常不爽。
“呀!妈妈你终于承认那是宋姐姐啦?”小男孩倏地抬头。
唐橙:……她可以打死这个小鬼吗?
“梁——仪!我和你说了多少次!那是宋阿姨,不是宋姐姐!那是你妈我的小学同学!”唐橙被这个小鬼***得很是暴躁。
叫***同学为姐姐?这是在讽刺他妈吗?
“那就是宋姐姐啊!”梁仪得意地昂起头,“而且刚才你也承认了。”
唐橙深吸几口气,忍住把这个小鬼给掐死的冲动。
“妈妈你看着可不像是宋姐姐的同学,我觉得……”梁仪看了眼唐橙的脸,“她叫你阿姨也是可以的。”
唐橙:……这是亲儿子吗?这是亲儿子吧?!
“就你这样你还想比得上宋璇?”唐橙被怼得捂住心口,冷笑一声开始戳梁仪痛处。
这个小家伙以前就梦想着超过宋璇,不过这两年上了小学好像就没怎么说过而已。
“妈妈你这是在为难我。”梁仪悠悠地叹了口气,“你小时候都没比得上宋姐姐呢,怎么可以要求我比得上她?”
唐橙:“……这是你自己说是你的梦想的。”
虽然说以前也有过这么引导。
“唉~妈妈,你们怎么能把你们的梦想强加给我呢!”梁仪夸张地捂着胸口,摇摇头,晃晃脑袋,“你们自己的梦想,得自己去完成啊!”
“这初始硬件版本就不一样,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台式电脑的能力比得上一个智能电脑呢~”梁仪人小鬼大,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
意思非常明显。
“……”这孩子谁要?她要不起了。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可没做得这么差。”唐橙看着梁仪把剩下的作业写得一塌糊涂,抽了抽嘴角。
“妈妈你撒谎!”梁仪鄙视地看着唐橙,“宋姐姐和我说了,你小时候比我还不如呢!”
“……”
“妈妈,你以前可说的,说谎小心天打雷劈哦~”梁仪撇撇嘴。
梁仪话音落下,外面传来几声巨响,即使在一众沙沙声里也格外明显。
唐橙缓缓低头,母子二人两双眼睛对上。
外面的声音响了几声就消了音。
“这不是打雷声。”唐橙皱了皱眉,摁住想要扒上窗往外看的梁仪,自己往外看去。
外面没有要下雨的前兆,而那声音不是打雷的轰鸣,倒像是……碾碎了什么东西的声音。
此时外面一片漆黑,唯有他们家屋子旁边的那条分岔路几道暗红色的警示灯光格外明显。
“大梁!你出去看看!”唐橙喊着没轮到辅导梁仪作业的丈夫。
梁永昌也听见了外面的动静,这大晚上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响声?
唐橙怕外面出了什么事,没让梁仪出去。
等梁永昌回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唐橙想着他再不回来自己就要出去找他了。
梁永昌是哆嗦着回来的,脸色惨白,还带着没有消失的惊惧。
“怎么了?”一看他这个样子,唐橙忙问。
“外……外面……死人了!”梁永昌用尽力气说出这句话,身体抖如筛糠。
……
急促的救护车的警示声呼啸而过,夹杂着警鸣声,打破了宁静的夜晚;白色的车灯灯光和红蓝交替的车顶灯光划破黑夜这块幕布。
这个小镇上没有交警,交警赶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距离这里最近的派出所的警察们赶来给车祸现场拉起了一大圈警戒线,一路上的居民们纷纷被惊动了。
赶来的警察们第一时间见到了现场就被眼前这***惨烈的场面给镇住。
最显眼的就是车底下那团不堪入目的血肉,完全看不出一个人形了。
后面是一长串的红色大货车相撞。
这些大货车都装着高过本身的树干树枝,明显是刚从这条路最深处的伐场开出来运送木头的。
趁着周围的人不多,警察联合赶来的救护车医生们把尸体放置到了救护车上。

我不想嫁高门宋璇季礼和免费阅读

这动静太大了,很快这条路上绕着警察拉起的警戒线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不少人交谈着,但因为场面太过***加上还有警察同志在看着,他们也不敢大声喧哗,低声地互相询问。
“这是乍地了?”
“有人挨车撞啦!你看看那里!”这人是早早被惊动下来知道个大概的人,指着那路痕上的血泊。
有胆子比较大好奇心重的围观者们视线顺着他的手指指向之处看去。
红色的血痕浸染了土地变成了深红色,虽然被撞的人没让他们看见,但是地上的拖痕和四处洒落的血点和沿着路痕的血线诉说着这里发生了何其惨烈的灾祸。
胆小的人看了一眼马上缩了回去。
“是那些车吧?”围观的人都注意到了那条路上一串相接的红色的大货车,它们实在是太明显了,两两相撞还没分开呢。
虽是黑夜,但在警察们明亮的探照灯下,他们远远地看着还依稀可以看见车轮上那深色的,和轮胎颜色不符的血迹。
“这些车太讨厌了!”看到这些载着木头的大货车,人们厌恶地看了几眼。
这些大货车在他们心中名声并不好,经常超载,还开得快,常常让旁边行驶的人胆颤心惊。
这个路口有两条路,一条平坦,通往村庄,一条则是这些大货车所在的路,通往一个偏僻的伐木场。
这条路坑坑洼洼。
实在不是政府不愿意修,而是这些大货车太过分常常超载,修好的路不到三个月又重新需要翻修,而这个小镇没有交警管,政府也分不出太多心力去抓那些超载的车辆。
但这么三两月就修一次也不是个事,去找过伐木场的主人,他却认为这和他没关系不乐意出钱修路,于是政府也懒得管这条路了。
这场连环车祸的原因人们看这车辆摆位也看得出一些端倪。
地上有辆被碾得不成样子的小电驴,后面是一串的货车。
而从这条路路口开***,那里有个急转弯。
明显是那大货车在急转弯处开得快,来不及闪躲这边路口骑着小电驴的人,然后它刹车停下后后面的一串车也刹车但不及时,所以就撞了上去。
唐橙一家就住在这路口附近,也是发现这场车祸然后报警的人,被警察带去了解情况了。
唐橙还惊魂未定,苍白着脸抱着昏昏欲睡的梁仪。
她在不远处的警车上看着围满了的人,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打了个电话。
与此同时,这个路口往上四、五百米左右的政府大楼最后一盏灯熄灭。
里面快步走出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男人。
男人一身黑色的及膝风衣衬得他身材修长,微略有些清瘦但却不虚弱,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挺拔。
骨节分明的双手一只拎着个黑色的公文包,另一只拿着一个泛着黑色冰冷金属光泽的手机放在耳边通话。
他这一身装束完美地和暗夜融合,因此他右手上手机发出的幽幽蓝光格外醒目,远远看去好似鬼火飘荡。
季礼和听着唐橙说着事,又看了看不远处那白炽明亮的灯光和隐隐传来的声音脸色倏地一下变得极为难看。
挂了电话后,他急切地打开通话页面,手指慌乱地拨了个电话打过去。
“滴——滴——”等待电话接通的时间并不长,但季礼和这时心情焦虑,电话待接通的时候步履急促地快步往前走去,并且左顾右盼地仔仔细细把四周看了个遍。
十几秒的接通时间让季礼和感觉好似过了十几年。季礼和摩挲着指腹,眉头紧皱,打开了手机里的手电筒,四处搜寻。
电话那头还是没人接。季礼和正想挂断电话,却接通了。
电话一接通便传来了响亮的问声:“阿礼啊,怎么了?”
季礼和语气很快,带着明显的担忧:“弯弯她出来没有?什么时候出门的?”
“你没见到她吗?十几分钟前她就出门去接你了。”电话那边的女声带着明显的诧异。
“唐橙刚才告诉我霞山路口发生了车祸,现在那里围了一圈的人!”季礼和一听对面的回答脸色唰地一下变得黑沉沉的,额头皱出了一个川字,“弯弯怕是撞上他们了!”
“那怎么办!我们这就出来找!”对面的女声倏地一下拔高,语气也开始慌乱起来。
“您先别急,弯弯应该没走远,我去找找应该可以找得到。”季礼和虽然心焦忧虑,但很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语气带着沉稳笃定的意味。
那边的女人被他的沉稳冷静给感染了,也镇定下来。
“那你先去找找,我和老宋等会就出门,先挂了。”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看来是两人在那边收拾自己准备出门。
随后电话挂断,重新恢复沉静。
季礼和心里计算着脚程,十几分钟……按理说应该已经到了的,但是没到……
那应该是早早撞见了围观的人了。
为了不出意外附近他看了一遍,没有见到人。
季礼和快步走去那众人围观的地方,四处看了一圈。
没有看见人,他一点看热闹的心都没有,经过人群时候拨开众人,惹的众人侧目。
如鹰隼般的锐利的目光四处扫射,虽然看见了那四分五裂的小电驴和一大摊明显是血浸染痕迹,他也只是瞟了眼就不感兴趣地直径离开。
借着昏暗的路灯,季礼和四处扫视了一边,看那些那些被阴影笼罩住的暗处的眼神更是锐利,像是要把它们给看出个洞来。
终于,他在路边一颗植被树木背光处看见了一个坐在地上埋头抱膝,蜷缩着瑟瑟发抖的轮廓。
走进后,是他熟悉的心爱的姑娘。
女孩全身颤抖着,断断续续地呢喃着“别过来”“走开”之类的话语,看起来神智完全被恐惧给包围了,意识不太清醒。

小编推荐理由

我不想嫁高门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