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您的小祖宗又轰动全球了全文免费阅读-顾少您的小祖宗又轰动全球了(姜辘顾冥)

姜辘顾冥小说顾少您的小祖宗又轰动全球了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动作麻利点,上头给了50万,让我们把孩子扔了。朦胧里,黄毛男人粗糙的指夹着廉价香烟,坐在老旧木制椅上,吞云吐雾后,使唤着那个撑船的渔夫老二。

小说简介

凑近一瞧,她没睡着。
小孩子棕色的眼睛闪亮却泛起微微幽光,两鬓眉毛间点来一束鲜红,原本毫无表情的脸在对向黄毛时,她突然笑了,没有牙齿,也没有声音。
船只不前行了,任凭前头老二怎么***撑船,依旧静止在原地,像是被什么东西拖住了。
操!老二咋回事!

顾少您的小祖宗又轰动全球了全文阅读

90年,大雨瓢泼,江城。
动作麻利点,上头给了50万,让我们把孩子扔了。
朦胧里,黄毛男人粗糙的指夹着廉价香烟,坐在老旧木制椅上,吞云吐雾后,使唤着那个撑船的渔夫老二。
江城靠海,每值台风天,大雨连下几周,水位线渐长,兄弟俩赌博欠债缺钱,在暴雨天铤而走险。
想着想着,大哥烦躁地踩灭了烟星,抬眼望了褥子上的小孩一眼。
那帮豪门真特么有钱,给小孩穿的衣服都精贵好看的不行。
船只不大,梁子很矮,黄毛大哥坐着闲,伸长脖子去看那小孩。
鬼畜的是,这小孩从上船到现在都没有哭闹,平静到不行。
凑近一瞧,她没睡着。
小孩子棕色的眼睛闪亮却泛起微微幽光,两鬓眉毛间点来一束鲜红,原本毫无表情的脸在对向黄毛时,她突然笑了,没有牙齿,也没有声音。
船只不前行了,任凭前头老二怎么***撑船,依旧静止在原地,像是被什么东西拖住了。
操!老二咋回事!
他屈身朝船头爬去,刚到船头,只一眼,蓝色粘稠状物体袭向眼睛。
老大尖叫了一声,随后那蓝色液态状从口腔到肺部直到全身。
一时间惊雷伴着雨声,越来越大,船只也开始四处摆动,在护城河上迷失了方向,逐渐渺小。

2108年,唐山村,江城十八线开外的小山村。
是夏季,艳阳高照的季节,可清晨时,空气里弥散了阵阵阴冷。
女孩坐在小溪边,纤细洁白的指尖扣着跟竹竿,左手撑了下巴,半眯双眼,长而密的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落下了斑驳影子。
期间,姜辘连打来几个哈欠,一副百无聊赖,等着鱼儿上钩。
那是一根空竹竿,没线没钩也没诱饵。
十分钟后,十多条鲫鱼蹦跶跳进红色塑料桶。

小辘啊,今天又早起钓了这么多条鱼啊!曹姥姥早饭吃完后和身后众人在马路上散步唠嗑。
见是小姑娘来了,笑***凑近,背后跟着一众平时跳广场舞的老太太和老爷爷们。
嗯,是的,曹姥姥。姜辘颔首,语气含了点疏离却不失礼貌。
她右手提着水桶,竹竿也不在身上,黑色发白的长卫衣和黑裤子,伸手按了按帽檐,稍稍压低了帽子,把头发尽数塞进了帽子。
人有点多啊,不知道这几天鱼量够不够分了。
姜辘抬眼按了按眉心,明天又要出山去买鱼苗了,老爹这种烂好人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改。
他们又不是慈善家,没义务去赡养那群饭老鬼们。
姜辘还在思索,抬了抬眼皮,老爷爷和老奶奶们提前一步围住了红桶,绿幽幽的眼珠里闪了闪。
辘辘啊,能分给刘爷爷一条鱼吗?
辘啊,给张奶奶一条小鱼吧!
辘辘啊,李爷爷我好久没补充灵力了。

姜辘望着那群老妖们换成了原型,黑压压,红彤彤,黄澄澄的,她默默放下水桶:爷爷奶奶们,分着吃,曹姥姥,麻烦你把这些鱼变大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姜辘侧身,走向山底。

顾少您的小祖宗又轰动全球了免费阅读

唐山村地处盆地,夏凉冬暖,四季温差小,适合众多老妖居住。
老爹喜静噬酒,姜辘在山底给他建了栋小别墅,种了三里桃花林,方便他酿酒。
山底,四层理石别墅,花香弥漫。
姜辘皱皱精致的柳叶眉,插兜进了厨房。
白色的瓦房,浓郁的玫瑰香肆虐,她倚在玻璃门,一双笔直的腿曲着。
眼皮没抬一下,指尖滑着屏幕,缓缓开口:老爹,玫瑰妖。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姜辘面无表情,帽檐下,她稍稍瞥了眼黏在老爹身上的正红色小妖。
神色吓人,玫瑰妖下意识贴紧了老爹的裤摆,只露出了绿色短小尾巴。
那模样,很楚楚可怜。
姜辘瞧着,一点点碍眼。
幺幺啊!老爹在槽里洗盘子,背对她站着。
精瘦的腰被丝绸制的围裙带子捆着,一脸和祥: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姜辘轻笑,撇撇嘴,没想继续这个话题。
姜家是祖传捉妖且只抓恶妖,这点,是祖师爷传训,她不好反驳。
屋外,桃林下了雨,挺大。
豆粒状的雨滴坠落,掀起了阵阵粉色花瓣。
姜辘手机一连震动好几下,她还是没接,静静靠那等老爹刷碗。
幺幺,手机响了怎么不接?姜轼东把最后的碗擦净,有条不紊摆放收纳柜中,还没见姜辘接电话,转身禁不住问了姜辘一句。
嗯女孩两手环臂,舌尖抵向上颏处,摇摇头,停了两秒说:推销广告。
是一串隐藏号码,来自M洲。
你号码不是前几年刚换了个系统吗,还有推销打进来?
姜轼东若有所思,他明明记得三年前贺老弟给幺儿安了个秘锁的,秘锁这玩意儿可被贺老弟宝贝死了。
嗯。姜辘收了左腿,以后背为支撑点,起身走到楼梯一侧:M洲移不动公司很坑,泄露了号码。
成功甩了锅,姜辘走向二楼。
别墅不高,胜在占地面积大,房间很多。
姜辘房间在二楼靠西侧最里间,需要走两分钟路程。
喂。女孩插上白耳机,接通了电话,声音传到对方,阴森森冷。
妈妈,我在热带,不是在寒带!姜莱龇牙咧嘴握着手机,洁白的指峰里缠着条细细的小蟒蛇。
小蛇灵活摆动身躯,缠了他手臂几厘米,直勾勾冲向俊美的脸。
像是袭击,又像是亲近。
却在吐出红信子那刻,被红机子狠狠拍晕,头部朝下。
妈妈,你什么时候接我回家,我在这里太招小蛇喜欢了。
姜莱个子小,一双大眼睛扑灵扑灵闪,眼眶里噙满剔透的泪珠。
早知道那晚吃的是断头饭,他姜莱就不吃了。
妈妈,你最好了,莱莱求你了。姜莱还在继续撒娇,他知道,他妈妈是吃软不吃硬的。
以前,姜莱做错事情被罚抄书后,经常亮着眼睛看着姜辘,委屈巴巴噘嘴,他只要不哭,眼眶里全是眼泪,没流出来就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这时,姜辘就会原谅他。
所以,求饶那几招,简直是屡试不爽。
姜莱。姜辘推门进了别间,半坐在座椅上,右手灵活转动着桌面上的派克笔,很快又准,那笔就没从手里掉下过。
你要知道,你虚岁已经五岁了,要好好听话。女孩音色平静,没有任何波澜。
妈妈,你也知道莱莱才五岁,您见过哪个五岁的小孩被送到热带雨林集训的。
全天下五岁小孩,哪有人会像他姜莱这么惨,要知道能从M洲雨林活着回来的成年人都是极少的。
闻言,姜辘停止转笔,好看的眉峰轻抬,否决了姜莱的想法:莱莱,你小看血脉间的灵力转运了。
姜莱是凭借姜辘活血生长出的地灵,三生七世不死不伤的那种。
姜莱,F洲那帮人要是调查起来,我不一定能保住你,所以你必须变强,知道吗?
莱莱身份特殊,F洲那帮老头又都是疯子,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也是姜辘希望姜莱变强的原因。
莱莱知道。
他点点头,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
这几个月,姜莱身边由原先美丽桃花变成了粗糙老爷们,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群人还老把他当自家的小孩儿,一点兴趣都没了。
妈妈,那莱莱做完这里的任务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姜莱也不撒娇了,既然妈妈软的不吃,那就只能正面刚了。
对的,我算了算,你完成的时间点是在下个月。
猛地唰的一声,派克笔径直插在可圆盘面上,正中靶心,不偏不倚。
姜辘随手抛去的,没用多大气力。
下个月我去M洲接你,不要乱跑。
她叮嘱完后,把手机掐灭了。
圆盘上,突如其来的黑色小虫被击落在地,画面的最后一刻,定格在房内的衣柜一脚。

江城,顾家老宅。
顾老太太昨夜在房间办公时忽然惊呼了一声,等到大少爷赶到二楼时,她已经昏迷不醒了。
顾家连夜找了江城几位出名的内科医生,都没查出个所以然来,他们都是江城有名的国家级别的泰斗,都说老太太症状奇特,从医半辈子都没碰见过。
大少,老太太的病只有我小师妹能治了。贺之届瞅了眼顾老太的相貌,跟小师妹从医这几年,他勉强可以断定老太是被邪祟附身了。
首都顶级豪门,水深事多,索性贺之届见多识广,也没多提,只说有人能治好顾老太太。
贺先生,路某多嘴,您小师妹的医术?
路远是顾家老一辈的管家,顾家现在树大招风,他必须确保老太太性命安全。
贺之届听明白了管家对他师妹的不信任,转而笑了:我小师妹医术在我之上,若是连她都救不了的病,那那人就是必死无疑了。
在医学界,这还是第二次听到贺之届称赞别人的医术,前一次是他师傅,后一次是他小师妹。
经他这么一说,坐在沙发上正翻着剧本的顾冥突然饶有兴趣抬眼看向贺之届:那就劳烦贺先生把小师妹请进顾家了。
顾冥先替了顾磊开口,说罢,把剧本盖在脸上,睡了下去。
他是被顾老爷子的人强制从酒吧里按回家的,一晚上没睡,很困。
顾老太生病,不论是旁系还是直系都前来慰问,人多的顾冥懒的去掺和。
回老宅起,就懒洋洋躺在坐在沙发上,一手耷着脑袋,似乎楼上的忙碌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顾磊不大满意地瞅了顾冥,起身和贺之届握手,干净的黑色西服,大家长的作风:那就有劳贺先生了。
客气了大少。
贺之届客套话讲了几句,就离开了顾家

小编点评

顾少您的小祖宗又轰动全球了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