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茵陆靖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文茵陆靖远重生军婚(文茵陆靖远)

文茵陆靖远小说名叫《文茵陆靖远重生军婚》,这里提供《文茵陆靖远重生军婚》文茵陆靖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已经把汤喝光的陆靖远,见她进来,抬起头,又低头看着电脑:打完了?他要你干什么呢?文茵走过去拧开保温瓶的盖子。。

小说简介

邢蕾皱了皱眉,狐疑问道:你喝了多少?
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就听他笑了一声,一点点,没多
一点点的意思有很多层面,但是能给她打电话的情况下,基本上就是多了,骂了一声娘,她问:司机呢?你们在哪?

文茵陆靖远重生军婚全文阅读

夜深人静。
邢蕾洗完了澡,头发也没吹,就爬上了床抱着ipad啃韩剧,里边的韩语听得她直发懵,却丝毫不影响她对男主那张帅脸的垂涎。
屏幕里的男女主刚刚经历了生离死别,此时正抱在一起说着情话。
邢蕾托着腮帮子看的出神,丢到一旁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打断了这一副感人的画面。
她皱了皱眉,拿起手机低头扫了一眼,来电上的陆非白三个字刺得人眼疼,她撇撇嘴,并不打算接。
可对方似乎有意跟她过不去,她不接,就一直打,到底她心里还是有点别扭,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滑向了接听键。
有事?
陆非白具体开的什么公司,邢蕾这么多年都没弄明白,只知道好像规模还挺大的。
此时电话那头乱糟糟的,听起来像是有很多人,便大致猜到他是在应酬。
过了一会儿,陆非白沙哑低沉的声音才从手机里传了过来,夹着酒后的迷醉,蕾蕾,还没睡啊
邢蕾皱了皱眉,狐疑问道:你喝了多少?
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就听他笑了一声,一点点,没多
一点点的意思有很多层面,但是能给她打电话的情况下,基本上就是多了,骂了一声娘,她问:司机呢?你们在哪?
陆非白攥着手机,松了松自己的领口,哑声道:丫太烦,让他滚了。
邢蕾只感觉自己的太阳***跳了两跳,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人,她也是倒了大霉了。
咬了咬唇,压下自己的情绪,她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掏出纸和笔,具体地址自己还清楚吗?清楚就告诉我。不清楚就叫旁边的人听一下电话。
旁边没有人。电话那头的人笑了笑,又问,蕾蕾,你是在担心我回不了家吗?
邢蕾仿佛都能想象得到陆非白此时的模样,定是嘴角一抹邪笑,眼底是看不透的深邃,颀长的身姿深陷在沙发里,神态恣意悠闲。
深吸了口气,她尽量放轻自己的声音,道:我当然担心你了,所以,大半夜的别找不痛快,赶紧说地址!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杂音,邢蕾喂了几声,才听到他含着笑意道:蕾蕾,你真好。
再好也比不上苏沫荨!
当然这话她不会说出来,咬着唇角,她极其不悦:快说地址。
站在市中心最风花雪月的地方,邢蕾突然有些后悔。
因为出门太急,她身上就随便套了一件浅色的毛衣和一条黑色的牛仔裤,再加上头发半干不干的样子。
别说***了,就连站在这样的门口,都显得格格不入。
良久,她深吸了口气,大步流星的走了***。
进门后的第一感觉就是音乐声实在太大,震得人脑仁疼,舞池里各种俊男***肆意的扭动着身子。
邢蕾只淡淡的扫了一眼,就直奔了吧台,调酒的服务生看见她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等她说明来意,又反复确认了几遍,才带她去了楼上的VIP包厢。
路过走廊的时候,一个喝醉酒的客人正堵着路耍酒疯,邢蕾比较烦这种酒品不好的人,不免厌恶的皱了皱眉。
这种地方,实在是乌烟瘴气。

文茵陆靖远重生军婚免费阅读

擦身而过的时候对方看了她一眼,一双眼睛红的吓人,邢蕾有些害怕,不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服务生看着她,忍不住笑了笑,到了一间豪华包厢的门口才道:这里就是了,小姐请进。
邢蕾道了声谢,待那服务生远去,又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才伸手推开了眼前的门:陆非白,你大爷
后边的话没说完,她就愣住了,房间里男男女女的人太多,一眼扫过去,没一个她认识的,可能是她的突然造访打断了他们的狂欢,一个个都停下了,满是狐疑的盯着她看。
陆非白就坐在沙发上,衬衫的领口大敞,露着一点点锁骨。
两条修长的腿随意翘在桌子上,一脸的妖孽样儿,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正偎在他身边,白皙的手上还拿着一颗葡萄,似乎是准备喂他。
邢蕾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那个打扰了,我找陆非白。
陆非白抬眸看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推开怀中的女人,那一瞬,唇角笑意湮没,蕾蕾,你真的来了啊。
一旁有个男的先回过神,别有意味的看了看邢蕾,笑道:哟,还真的来了,行啊陆少,这顿我请了。
邢蕾有点没反应过来,看着陆非白,只见他脸色有些微变,没有理会刚刚说话的人,只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她走了过来,步伐四平八稳连个趔趄都打。
下一刻她便明白了,微微挑了挑眉,二话没说就转身朝外走去。
陆非白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留下包厢里一群人面面相觑。
邢蕾出了门口,刚走了两步就被陆非白给拽住了,她转过身,狠狠瞪了他一眼:松开。
陆非白没有松手,看着她气鼓鼓的腮帮子,有些莫名其妙:这就生气了?我说你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邢蕾看着陆非白,深吸了口气,压下那股子怒火,咬牙道:你不是喝酒了吗?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就为了把我当猴耍?
陆非白愣了一下,低头看着邢蕾,一双眼睛让人看不出情绪,最终他笑了,道:你就不能把人往好里想,就不能是我单纯的想见你?
想见我?
邢蕾挑了挑眉,抬眼回望他:也好,那咱们就趁着今天您陆少想见我,也把话说清楚。
我知道,那天喝多了发生的事情确实是你和我接受范围外的,我也知道,你把我当妹妹看,才会为了负责任,提出跟我结婚!
但这些日子,我反复想了想,结婚的事情是我们太冲动了,什么年代了,咱们就当玩了玩,过后忘了就行,何必非得搭上彼此的一辈子呢?
陆非白眯起眼眸,声音也沉了下去:蕾蕾,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邢蕾推开他的手,满是认真道:我很清楚,我说真的,咱们离婚吧,趁着现在没人知道,户籍上你我都还是单身,继续当兄妹,当好朋友!当亲人!要比现在好的多。
陆非白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脸上的神色意味不明,半响,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轻吐烟圈,淡淡道:那好,如你所愿。

小编点评

文茵陆靖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