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肃李寒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剑客心里,没有爱情(江肃李寒山)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江肃李寒山,剑客心里,没有爱情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1.江肃穿书了。穿成了某棠多人小说主角,江湖第一美人,因貌美引人窥伺,最终遭数人侮辱,身败名裂。为了

江肃李寒山内容介绍

第二天一早,祁渡顶着哭肿的眼睛爬起身,失魂落魄丧着脸打开了门,一眼便见着房门上挂着自己掉下落雪崖的那柄剑。
他怔了许久,猛然回神,以为是师父连夜下了落雪崖帮他将剑捡回来了,取了剑便要匆匆跑去找张问雪道谢。
张问雪正在厨房煲汤。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止水剑派掌门,如今系着一条刺绣碎花围裙,手提大锅勺,另一手中拎着一颗碗盖大的灵芝,缓缓放进鸡汤之中。
“捡剑?”张问雪蹙眉回答,“如今是冬日,落雪崖冰雪未融,为师也不敢轻易下去。”

江肃李寒山全文阅读

祁渡懵了。
若不是张问雪,这剑难不成还是自己飞回来的?
“为师本想等到开春后,再下落雪崖将你的剑捡回来的。”张问雪又往锅中撒了一把黄芪,问,“怎么?你问这个做什么?”
祁渡缓缓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剑。
“它已经回来了。”
祁渡说。
张问雪:“……”
张问雪终于把最后一支人参丢进锅里,道:“这时节还能下落雪崖的,大概也只有你师叔一人了吧。”
祁渡怔了片刻,一时心中欣喜若狂,恨不得从原处跳起来去寻江肃道谢,看吧!他就觉得师叔心中还是有他的!若非如此,师叔又怎么会冒着危险下山去替他捡剑呢!
他匆匆扭头要跑,张问雪却叫住了他,道:“你等一等,你若是要去道谢,就一道将这鸡汤给你师叔送过去吧。”
祁渡顿住脚步。
他回过头,看着锅内咕嘟咕嘟冒着泡药材远比鸡肉多的“鸡汤”,沉默许久,终于颤巍巍开口,问:“师父,你说这是什么?”
张问雪面带温和笑意:“你师叔闭关半年,这么辛苦,当然要好好补一补。”
祁渡:“……”
张问雪又说:“你也不必与他说这鸡汤是为师炖的,心意到了就行,我不在意其他。”
祁渡:“……”
这就不了吧师父!
万一师叔觉得我要下毒害他怎么办!
张问雪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主动盛好了鸡汤,放入食篮之中,想要交给祁渡,祁渡却不肯伸手去接,张问雪蹙眉不解,而他自认最为善解人意,思索片刻,终于明白了。
张问雪看着祁渡的目光亲切祥和,认真询问:“渡儿,你可是饿了?你先喝一碗再走吧?”
祁渡:“……”
祁渡飞速接过食篮,退后数步,惊恐道:“不必了师父!这是给师叔的鸡汤!我就不贪嘴了!”
张问雪:“可……”
不等张问雪再说出下半句话,祁渡已抱着食篮,飞奔离开。
师父的厨艺,祁渡还是知道的。
这玩意看上去吃一口就得升天,小师叔还没爱上他,他当然不能率先升天!
……
一刻钟后,祁渡提着张问雪炖好的鸡汤,内心沉重地站在了江肃所居的无尘居外。
他很忐忑。
他想,昨日师叔方拒绝了他的示好,将他的剑打下了落落雪崖,令他伤心欲绝,早早地放弃了这一段少年时期的恋慕。
可如今他又得知,昨夜师叔不顾风雪,下了落雪崖为他捡剑。
他那一颗年少浪漫的心,终于再一次燃起了爱情的火苗——
一名无尘居内的侍从匆匆捧着一盆水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门内郎中的小学徒。
祁渡往那儿一看,那一盆水中浸着纱布,尽是血污,而那小学徒更是干脆飞奔出门,口中还碎碎念叨着几味药材,显然是被师傅遣回药堂去取药了。
祁渡一怔,心下感动伴随着担忧升腾而起,他再顾不得其他,往前一蹿到门边,伸手敲门,喉中更是哽咽难言。
原来小师叔为了给他捡剑,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师叔心中一定是有他的!
他心绪澎湃,一时未曾控制好手上的力道,那手触到虚掩的房门,竟直接将房门推开了。
祁渡哽声:“小师叔!你怎么样——”
江肃坐在床沿,怀中揽着一名已半昏迷的清俊青年,茫然抬首看他。
话音猛然终止。
祁渡:“……”
祁渡:“对不起,打扰了。”
祁渡默默后退半步,关上了房门。
……
祁渡沉默站在门外,听见了两名路过弟子低声交谈。
“小师叔到底是从哪儿救回那人的?”一名弟子碎碎念叨,“伤得那样重,亏他还能撑到现在。”
“好像是从落雪崖下背回来的。”另一名女弟子面露敬佩,“江师叔不愧是无尘剑主,那可是落雪崖,往下看一眼我都眼晕。”
祁渡:“……”
那丫鬟原还想再说,一眼瞥见祁渡就站在门边,吓得立即噤声闭嘴,不敢多言。
祁渡只觉自己的心再一次凉透了。
师叔下落雪崖,不仅为他捡了剑,还捡回来一个野男人!
祁渡眼含泪花,满心哀戚,而就在此刻,房门开了。
江肃站在门后看他,问:“你有什么事——”
江肃话音一顿。
昨日祁渡本已将一双眼哭得红肿不堪了,如今满眼水雾迷朦,看上去格外可怜,好似有说不出的委屈。
江肃神色严肃,将方才那句话收了回去,关切询问:“你这是怎么了?”
祁渡抹了抹眼泪,强作镇定,硬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道:“我没事的,小师叔。”
江肃又问:“你眼睛怎么了?”
祁渡抽了抽鼻子:“我真的没——”

剑客心里,没有爱情江肃李寒山免费阅读

江肃:“被人打了?还肿这么老大?”
祁渡:“——事。”
祁渡:“……”
……
祁渡一脸无情紧握大瓷勺,***搅拌着汤碗内的“鸡汤”,一面看江肃端坐在桌旁,对他不住絮叨。
“你这些年的武功,究竟都练到哪儿去了。”江肃微微皱眉,“人的眼睛可是要害,怎么能被人随便打伤。”
祁渡:“……”
他咬牙切齿,给江肃盛了一大碗黑乎乎全是药材的“鸡汤”。
“你入门也有十年了。”江肃恨铁不成钢,“怎么还如此懈怠。”
祁渡又给江肃多加了一勺药材,恨恨将鸡汤递到江肃手上。
“罢了。”江肃顺手接过,一面叹了口气,“你说吧,是谁将你打伤的。”
祁渡一怔。
“好歹也是我门中弟子,被人打成这样,未免也太丢人了一些。”江肃冷冷道,“谁打的,我让他还回来。”
祁渡心中一颤,竟有些许感触,正欲开口唤一句“师叔”,便已见江肃抬手,举起那碗黑乎乎的鸡汤,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祁渡:“……”
完了。
祁渡捂住自己的脸。
师叔一定要恨死他了。
江肃神色平静喝了几口“鸡汤”,一面蹙眉问祁渡,道:“怎么了?”
祁渡:“……没什么没什么,这汤大补,师叔多喝点。”
他看江肃面不改色,好像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喝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忽而便明白了师父对自己厨艺的自信究竟来自何处。
张问雪鲜少下厨,就算下厨,也多是为了给江肃洗手作羹汤,祁渡并没有尝过,反正那口味……看着就觉得很可怕。
正巧郎中收拾好了药箱,来同江肃解释木一川的伤情,一面说:“他人已经醒了,年轻人身体底子好的很,这些时日注意多补一补身子,应当很快就能恢复。”
江肃顿时就想起了自己在喝的鸡汤。
他端着那“鸡汤”,拿过去给郎中看了看,问这其中的药材如何,适不适合给木一川补一补身体。
那郎中果然认真看了看其中的药材,一面道:“这的确是大补,可以给那位少侠喝一些。”
江肃顿时来了兴趣,抬手便要再拿块碗给木一川盛汤。
祁渡懵了。
不,师叔,这鸡汤除了你之外,其他人绝对喝不得啊!
可江肃已迅速盛好了一大碗汤往里拿去,坐到了床沿,扶起颇为虚弱的木一川,恳切说道:“来,喝了。”
木一川:“……”
木一川看着碗里黑乎乎的古怪***,好像有些粘稠,边沿伸出一支炖烂了的蜷曲鸡爪子,垂死挣扎一般笔直抓向天空,他沉默许久,方才伸手接过江肃手中的汤勺,伸进碗里轻轻搅拌了一下,疑惑询问:“……是药?”
江肃认真摇头:“药膳。”
木一川:“……”
木一川接过汤碗,闷声不言喝了下去。
他显然觉得这东西很难喝,蹙紧双眉,那神色很不好看,可他却始终不曾提出半句异议,好似早已习惯了面对这些可怕药材的气味一般,缓缓将那碗鸡汤全都咽了下去。
祁渡愣住了。
等等,怎么回事?这屋里出了两位英雄?
还是说……师父炖的汤,只是看上去吓人,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他不由小心翼翼看向面前剩下的鸡汤。
汤里的药材大多已被他装到师叔碗里去了,如今他面前的大碗中只剩下些汤水与鸡肉,看起来总算比之前那可怖的模样要好多了,他咽了口唾沫,拿起另一把汤勺,舀了一小勺鸡汤,认真嗅了嗅那鸡汤的气味。
像极了熬了两天的古怪中药。
祁渡再抬头,看木一川已平静将鸡汤喝完了,正在慢吞吞颇为文雅地用巾帕擦嘴,没有半点不适,于是祁渡再也忍不住心中好奇,屏住呼吸,尝了一口。
恰好江肃接过木一川手中汤碗,认真询问:“难喝吧?”
木一川:“……”
祁渡:“……”
“我也觉得很难喝。”江肃说,“可我师兄就爱折腾这些玩意,这么多年,我都喝习惯了。”
木一川:“……”
祁渡:“……”
江肃:“你也别恨我,这是为你的身体好,你就当是良药苦口吧。”
木一川这时才缓缓开了口。
“无妨,我在家中时,贺副……家里人的厨艺也很不好。”木一川轻咳一声说,“我已经习惯了。”
他二人目光相对,好似一下便找到了什么共通之处一般,有些惺惺相惜,木一川也终于抿起唇,对江肃微微笑了笑。
江肃心满意足,缓缓回首。
祁渡捂着自己的嘴,面色煞白,瞪大了双眼满眼泪花,不住浑身打颤。
江肃一怔。
“师侄?你这是……”江肃觉得自己懂了,有些担心,“你被人打成内伤了??”
祁渡:“……”
祁渡:“QAQ”

小编推荐理由

剑客心里,没有爱情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