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白思段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养了八年的金丝雀飞走啦(叶白思段琛)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叶白思段琛,养了八年的金丝雀飞走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所有人都知道叶白思是段大公子娇养的雀儿。漂亮懂事,乖巧温顺,唯段公子是从。叶白思跟了段琛八年,知道他

叶白思段琛小说简介

叶白思并不认为段琛是在开玩笑,所以他温和的哄了段琛,让他不要因为外人生气,本来还想再劝劝,已经到了时间,只好暂时挂断。
叶白思跟了段琛八年,对方从未在物质上亏待过他,所以这次还跟以前一样,他坐的是头等舱。
晚上的飞机,躺在柔软的真皮椅上,非常好睡。
但飞的时间还是有点长了,醒来的时候,也才只有八点多。
叶白思懒懒地张开双目,望着窗外起伏的白云,忽然感觉身边来了人,一扭头,是一张干净而年轻的脸,有一对碧蓝色的眼睛。

养了八年的金丝雀飞走啦叶白思段琛全文阅读

对方笑吟吟地望着他:“姐姐,一起吃饭么?”
叶白思有一头及腰的长发,还有一张精致而温柔的瓜子脸,是一种一眼惊艳再看沉沦的长相。他花了八年的时间,完全把自己变成了段琛喜欢的样子。
唯一苦恼的就是,有人总是认错他的性别。
叶白思淡淡道:“是哥哥。”
他的声音也是淡而柔和的,但就算是这样,其中夹杂的磁性还是很轻易可以辨出他的性别,男生短暂地愣了一下,然后脸一红,蹭地缩回去了。
叶白思去洗漱了一下,回来吃了点东西,忽略了蓝眼睛弟弟的窥视,重新在皮椅上躺下去。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有人小声问:“你,怎么留那么长的头发啊?”
“有人喜欢。”叶白思诚实以对,对方闷了一会儿,又呐呐道:“是,女朋友,还是男朋友?”
叶白思戴上了眼罩,弯唇道:“女。”
耳边恢复了安静。
飞机准点到了地方,就像叶白思猜的那样,段琛并没有按时来接他。
平都正下着小雨,他拖着行李在接机口旁边的咖啡厅坐下来,抬腕看了看时间。
就像段琛说的那样,他早就习惯了段琛的言而无信与不守时。不过既然段琛答应会来接他,叶白思并不会随便否决他的决定,他点了杯咖啡,要了根吸管,安静地在在窗口坐下来。
他要保证段琛一来——如果他真会来的话,可以一眼看到自己。
他嘴巴含着吸管,双手向前玩着手机,不大的桌子瞬间这他修长的手臂揽去了大半。身边传来一声轻咳,“哎,真巧啊,你在等女朋友来接么?”
对面的椅子被拉动,蓝眼睛男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把自己的奶茶放在余下一丢丢没被叶白思霸占的桌面。
那一小块地方,可怜又逼仄。
叶白思没有理他,也没有收回自己占据桌子的手臂。
男生咬着吸管看他,因为无人理会有些尴尬,于是也拿出手机玩游戏,时不时偷偷看一眼叶白思。
如果长相分等级的话,叶白思绝对是顶级里拔尖的,他这样的人,只要出门,就一定会被搭讪。
不过叶白思平时遇到的多是情场老手,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腼腆派的,一边锲而不舍,一边又害羞的不行,简直是矛盾体。他终于收回了霸占桌面的手臂,抬眼看对方。
对方下意识坐直了,那双清澈的眸子让叶白思想到自己的弟弟叶白玉,他神色温和了一些:“想要我的微信号?”
男生的脸又红了一下,但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大着胆子点了点头,道:“我就是好奇,你女朋友得多漂亮,跟你在一起才不会有压力。”
叶白思就权当他在夸自己了。
他取出手机,把二维码暴露给对方,道:“我有个弟弟跟你差不多大,说不定你们可以玩到一起。”
“你还有弟弟啊。”男生一边感慨,一边扫了他的微信。
叶白思点点头,收回手机的时候,目光忽然与外面一个举着伞的人对上,一愣神的功夫,对方已经沉下脸,转头回了车内。
叶白思皱眉,缩回手,窗外的车子扬长而去。
男生低头存微信,抬头瞄了他一眼。
叶白思的手机响起,段琛冷冰冰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自己打车回来。”
电话被挂断。
叶白思起身提起箱子,男生立刻道:“哎?你女朋友来了?”
“嗯。”叶白思挥手,道:“再见。”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焦山别墅。”
雨势开始大了,车窗很快被密集的雨点子覆盖,小溪一样淌过玻璃,叶白思皱着眉伸手触碰,隔着玻璃都能感觉到雨水冰凉。
雨势越来越大,雨刷不得不一刻不停地摇来摇去,才能勉强看清前路。
车子终于到了目的地,叶白思付钱准备下车,司机见他直接去拉车门,好心提醒道:“你先给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拿伞出来接一下吧,这么大的雨,一出去就会湿了。”
叶白思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给座机打了电话,他当然知道段琛在发脾气,但管家应该会接。
电话响了两声,被挂断。
吴叔肯定不会挂他电话,这是段琛做的。
叶白思只好收起手机,道:“麻烦开一下后备箱。”
果然如司机所说,他一出车门,就立刻成了落汤鸡,叶白思被冻得打了个激灵,冒雨把行李提出来。司机掉头离开,远远开出去快一百米,透过后视镜看去,却发现长发青年还是站在门外的雨中。
司机一脸纳闷儿:“家里没人么?”
暴雨滂沱,雨水顺着叶白思的下巴和头发,瀑布一样往下流,初冬的雨又冰又凉,叶白思浑身发冷,哆嗦着按下了门铃。
无人回应。
他抬头朝上看,透过朦胧的雨幕,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漠然地注视着他。
眼珠浸了雨水,涩涩地疼,他垂下头,没有再动弹。
段琛根本不是个东西,看着人模人样,骨子里却恶的不行。
他把叶白思当做是他的东西,就不允许他与任何人接触,否则就会给予惩罚,惩罚方式全凭他喜好做主。
叶白思咬住被冻到打颤的牙齿,克制地颤抖着,***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
约莫半个小时,段琛打开了电话,叶白思沉默地放在耳边,天实在太冷,捏着手机的手也麻木到微微泛白。
段琛没有说话,叶白思相当清楚,这是无声的审判,他在等自己主动认罪。
叶白思抬袖***抹了一下脸,嘴唇缓慢而坚定地抿起,他漆黑的眼珠一动不动地顶着面前的门铃,整个人像一把凌厉的、千锤百炼的剑。

养了八年的金丝雀飞走啦免费阅读

嗓音却柔软而微小,轻轻地打着颤,“我错了。”
段琛挂断了电话。
铁门被打开,管家撑着伞朝他跑过来,叶白思接电话的手轻轻垂下来,对方主动提过他的箱子,一边带着他往里面走,一边轻声劝着:“少爷又任性了,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谁敢跟段琛‘一般见识’?叶白思不会跟段琛生气,因为他早就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他不过是众多打工人里面的一个而已,只是工种不同罢了。
段琛是他的老板,他要与老板计较争执,除非是不想干了。
叶白思是个敬业的人,他打算干到十一月底,还有最后两天。八年前的十二月份认识段琛,并在同月搞在一起,那个时候,叶白思没想过能跟他八年。
现在,他要给自己的工作划上圆满的记号。
叶白思跟着管家走进屋内,脑袋上便被盖了个大毛巾,段琛站在他面前,手隔着毛巾擦过他的脸颊而鬓角,他被冻到微微发青的脸像玉一样的冰凉,段琛抽手捏住他的下巴,叶白思被迫跟他对视,剔透的眼珠里满是迷茫与脆弱。
段琛眸色暗了暗,道:“下不为例。”
叶白思点头。
鼻尖一滴未擦净的水珠儿跌落地面。
长达八年的相处,如今的叶白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回应,都完美贴合着段琛的喜好。他花了八年的时间,把叶白思打造成了自己想要的完美***。
叶白思身上的每一毫每一寸,都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
与之相应的,叶白思对他也是十分了解,察觉到了段琛的意图,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腰间陡然一紧,他背部后倾,腰腹却被迫贴在段琛身上,叶白思将手隔在两人之间,道:“我想先洗个澡。”
他担心自己会感冒。
段琛霸道地抵上他的额头,鼻尖压上他的鼻尖,低声道:“一起。”
这个一起明显是别有目的的,叶白思皱了皱眉,有一瞬间,他想狠狠把段琛推开。但他忍了八年,就是为了让段琛觉得钱花的值,他和段琛的这段关系本身就带着十足的暧昧色彩,他不希望在段琛面前暴露过多的私人情绪。
他能想出的最好的分离场面,就是一方提出分开,另一人坦然接受,两个人都云淡风轻,干干脆脆。最后两天了,他要在两个人都情绪平静的情况下,理智地提出分离,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发火,到时候提‘辞职’的时候,段琛一定会觉得他是在闹脾气。
他不希望惹段琛误会,万一断的不干不净,两个人继续纠缠不清。
他收回抗拒的手,被段琛抱上了楼。
叶白思被冷雨淋了个透心凉,热水并不能马上让身体暖和起来,段琛算是歪打正着解决了这个问题。
但与之而来的疲惫感还是让叶白思难以负荷。
事后,段琛抽身离开,嗓音沙哑:“你自己收拾一下,我得先去书房。”
“嗯。”
男人离开浴池,经过花洒冲洗一番,然后取过浴巾擦身,又道:“微信的事处理干净,记住你的身份,别惹麻烦。”
言下之意,是让他把蓝眼睛删掉,至于记住身份,也很简单,毕竟他是段大少爷的东西。
叶白思趴在浴缸边缘的台子上,软软地又应了一声,听到门被打开再关上,又缓了一会儿,才转过来完全放松躺下去。
眼睛有些酸胀,叶白思怀疑自己可能还是逃不掉感冒,甚至是发烧。
为此,他多泡了一会儿。
段琛不喜欢规则和束缚,在任何时候都一样,所以他跟叶白思在一起,从来都不带涛。但他又是个工作狂,除了工作之外,其他事情都不愿意付出太多精力与时间,于是每次事后都是留叶白思自己做清理。
毕竟他的时间非常宝贵,而叶白思又相对的非常闲。
叶白思收拾妥当走出去。他头发长,又很密,吹风机要吹很久,之前每次叶白思都吹得手臂酸痛,某次段琛心血来潮帮他吹了一次,就再也不愿意帮忙了。
值得一提的是,段琛后来开发了一个壁挂式的智能吹风机,人只要坐在下面就可以解放双手——听上去是个智商税的东西,但后来居然还卖的挺不错。也算是帮了叶白思的大忙。
他坐在热风里被吹得昏昏欲睡,旁边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
叶白思不需要想,就知道是段琛:“喂?”
“帮我泡杯咖啡。”
“嗯。”
段琛使唤叶白思早就习惯,一切似乎都要经过叶白思的手才***,咖啡谁都能泡,但只有叶白思泡的是最合他口味的。
叶白思端着咖啡来都大少爷的书房,顺便提出申请:“我想睡一会儿。”
“嗯。”段琛头也不抬地道:“晚上做点好吃的,我两天没吃饭了。”
他这么说,当然不是指真的没有吃饭。段琛嘴挑,这些年叶白思什么都顺着他,就把他养的就更挑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有叶白思做的饭才叫饭。
叶白思绕过桌子,道:“想吃什么?”
“就上次跟你说的那些。”
‘上次’,指的是他在国外的前一个晚上,等他等到冷掉的那一顿。
叶白思心里忽然就没来由的起了火,面无表情地把咖啡放在段琛手边。
他是个体贴的人,每次泡咖啡都会放在不会影响段琛的地方,但那是正常情况下。
段琛完全没注意他的表情,目光牢牢盯着电脑屏幕。叶白思转身离开,段琛抬手去捉鼠标——
“哗砰——”
“嘶——”
咖啡陡然被碰倒,段琛措手不及,大半杯都浇在了手和鼠标上。

小编推荐理由

养了八年的金丝雀飞走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