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多深恨有多切全文免费阅读-爱有多深恨有多切(云笙秦瑾城)

抖音热推云笙秦瑾城小说《爱有多深恨有多切》火爆上线,爱有多深恨有多切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走出去没几步,身后传来林绾绾轻蔑的笑声,我就说呢,海城那么多医院,你们非赖在这家不走,就因为这家医院瑾城哥也有股份吧。母子齐上阵,来跟我抢瑾城哥,好不要脸!

小说简介

走出去没几步,身后传来林绾绾轻蔑的笑声,我就说呢,海城那么多医院,你们非赖在这家不走,就因为这家医院瑾城哥也有股份吧。母子齐上阵,来跟我抢瑾城哥,好不要脸!

爱有多深恨有多切全文阅读

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煞白的脸,白衣白裤,长发遮住大半张脸,活脱脱像个女鬼。
我一下子惊醒了,用尽全力去掰去推去掐那双手。
终于把女鬼的双手从我的脖子上挪开。
我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粗气。
顺过气来后,我马上摸到手机朝前照去,不是女鬼,而是林绾绾。
怕吵醒小逸,我急忙跳下床,趿拉上拖鞋,一把拽起她的手腕,把她拽到走廊里。
关上门,我冲她凶道:林绾绾,你疯了吗?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要干嘛?
林绾绾抬起双手把遮住脸的头发,缓缓撩到耳后,眉眼弯弯看向我,笑得一脸无辜,姐姐,你好不要脸哦。瑾城哥派人来赶你,你都不走,脸皮怎么这么厚呢?好像一只烦人的苍蝇哦。
我嗤笑,苍蝇爱围着屎转,所以你是屎吗?
林绾绾登时变了脸色,姓云的,别给脸不要脸!天亮后你马上收拾东西从这家医院滚出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盯着她微微***的小腹,林绾绾,你能跑能跳,还能半夜出来害人,不像有病的样子吧?没病住什么院?要走你走,我不会带小逸走的。
林绾绾马上捂住小腹,眼神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很快恢复镇定,说:你管我,反正你必须得带上你的野种,从瑾城哥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我懒得跟她废话,转身就走。
谁知她忽然从身后拉住我的手腕,***把我往病房对过的消防通道里拉。
推开消防通道的门,她把我抵到墙上,盯着我的小腹,眼神阴鸷的问:怀上了吗?
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了。
她忽然弯腰蹲下,一把抓住我的脚踝***往上提,我还没反应过来,拖鞋已经被她拿到手里。
她拿着我的拖鞋,往自己的小腹上拍打了几下。
她上身穿的是白色针织衫,拖鞋底在针织衫上留下了好几个黑黑的鞋印。
我一时没搞明白她想做什么。
林绾绾拍完,把拖鞋扔到我脚边,依旧笑得温温柔柔,姐姐,我警告过你的,马上带着你的野种走,否则
这话听得我耳朵都长茧了,懒得再听,扭头就走。
白天黑夜的照顾小逸,累都要累死了,觉都不够睡,哪有空陪她疯?
推开消防通道的门,看到小逸正站在门外,大眼睛委屈地瞅着我,妈妈,小逸不是野种。
心脏蛰疼,我弯腰把小逸抱在怀里,柔声哄他:小逸当然不是,小逸是妈妈的乖宝宝。
小逸大眼睛转动,那为什么爹地不来看我?我好想
我急忙打断他的话,宝宝乖,我们回去睡觉了。说完拉起他的手,就朝病房走。
走出去没几步,身后传来林绾绾轻蔑的笑声,我就说呢,海城那么多医院,你们非赖在这家不走,就因为这家医院瑾城哥也有股份吧。母子齐上阵,来跟我抢瑾城哥,好不要脸!
小逸伸出小手,指着林绾绾的鼻子,坏阿姨,不许欺负我妈咪!

爱有多深恨有多切免费阅读

晚上九点,我悄悄潜进秦瑾城的卧室。
房间暖气很足,可我却不敢脱大衣,因为大衣下面是一件很多部位都遮不住的***吊带裙。
网上买的,很便宜,但是许多买家评价说这样的裙子最能勾起男人的欲望。
没错,我就是要勾引秦瑾城。
他是我死去丈夫的仇人,却也是我儿子的亲生父亲。
几个月前我和秦瑾城的孩子查出白血病,要移植骨髓,可医生说因为孩子血型特殊,很难找到捐赠者,让我再生一个孩子,用他的脐带血救他。
想到每天被病痛折磨的儿子,我一咬牙,脱掉大衣,露出那件让人面红耳赤的裙子。
楼下忽然传来沉重有力的脚步声,是秦瑾城回来了。
我顾不上太多,迅速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香熏点燃,房间很快弥漫着一股特殊的香气。
没多久,我的脸便开始发红,心跳加速,眼底露出陌生的妩媚。
我走到沙发上坐下,摆出网上学来的撩人***等待秦瑾城的到来。
房门打开,秦瑾城裹挟着外面的寒气进屋,高大身形挺拔凛冽,英俊锋锐面孔宛若冰雕玉凿。
久别重逢,看到男人熟悉的俊美面孔,我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
秦瑾城却神色一滞,待看清躺在沙发上近乎半裸的人是我后,眼底瞬间升腾起一股怒意,云笙,你来干什么?
我强忍冲动,故作轻松笑道:想你了。
滚出去!他薄唇抿紧冷冷说道。
他让我滚。
明知会这样,可心还是被狠狠挫了一下。
四年前,他肾衰竭因为血型特殊找不到合适的肾源,只能等死。
在他奄奄一息时,我抛弃他,嫁给了他的仇人。
如今我却穿成这副模样来勾引他,任谁都觉得可笑吧。
可我必须要勾引到他。
我站起来,缓缓朝他走过去,整个身子柔弱无骨地贴到他身上,手指轻抚他的脸颊,笑得妩媚,阿城,好不容易见一面,我们‘叙叙旧’,‘叙完’我就走,不会影响你和你未婚妻的婚礼的。
秦瑾城轻嗤一声,修长手指捏起我的下巴,满眼嘲讽,你那亡夫尸骨未寒,你就跑来找我这个初恋求欢,还真是水性杨花、狼心狗肺!
他眼底的嘲讽打破了我的自尊。
很想扭头就走,可我还是倔强地迎向他的目光,笑道:所以新郎官要不要在婚前和我这个初恋放纵一下呢?
男人眼底的鄙夷寸寸漾开,手指掐得我下巴生疼,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为了你这种下贱女人,背叛我的未婚妻?云笙,你连给绾绾提鞋都不配!
失落一瞬间充斥胸腔。
以前他捧我在掌心,视我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如今那个位置早就换了别人。
我苦笑一声说:凭,就凭我还爱你啊,阿城。
爱?男人眼底顿时升腾起滔天怒火,猛然把我往地上一推,你这种人也配说爱?四年前我患了重病,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不想嫁给一个要死的人,让我不要拖累你的大好人生!你又是怎么做的?你狠心打掉我的孩子,当着我的面上了萧凛的车,嫁给了我最讨厌的男人,让我成为全海城的笑话!云笙,这就是你所谓的爱?
我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咬着嘴唇说:我们的孩子还活着,我跟萧凛
够了!秦瑾城冷冷打断我的话,眼底露出从未有过的陌生和鄙夷,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睡一只被人睡过四年的破鞋?云笙,你让我恶心!
他转身就要离开。
脸上火辣辣的,可我还是急忙追上他,死死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到他的后背上,阿城,我不是破鞋,我跟萧凛没我这辈子就只爱过你一个男人,当年我那样做是
话还未说完,我的脖颈忽然被他狠狠掐住,冷笑从他的眼底蔓延至全脸,有苦衷是吧?你以为你说这些花言巧语,就能骗过我?云笙,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是啊,事到如今,别说他不信了,连我自己都不信。
秦瑾城掐在我脖子上的手指寸寸***,脖子很疼,呼吸不畅,大脑开始发蒙。
难受得想吐,可我依旧在笑。
如果能死在他手里,也是幸福的。
我缓缓闭上眼睛,眼角慢慢沁出一滴泪,小逸的脸猛然出现我的脑海中。
不行,我还不能死!
我像疯了似的掐住秦瑾城的手,指甲把他的手背抓出道道血痕,疼痛让他松开我的脖子。
也不知哪来的蛮力,我猛地把他推倒在地毯上,捧起他的脸对准他的唇狠狠亲下去
男人黑沉双眸死死盯着我的眼睛,像要吃了我。
空气里的熏香味渐渐浓郁,他眼底露出陌生的***和邪肆,还有疼痛。
那一闪而逝的疼痛告诉我,他还爱着我,但更恨我,以前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恨不得将我剥皮拆骨,挫骨扬灰

小编点评

爱有多深恨有多切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