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昭聂渊重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段昭聂渊重生(段昭聂渊)

抖音火爆重生文段昭聂渊重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强势来袭,主角是段昭聂渊,他眼尾扫过走廊上的女学生们,好几人都羞红了脸,就连一向稳重端庄的段央也看得痴了,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聂渊,只是不敢看他的脸,只能瞧着他黑色的袍子,也是满足。

小说简介

他眼尾扫过走廊上的女学生们,好几人都羞红了脸,就连一向稳重端庄的段央也看得痴了,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聂渊,只是不敢看他的脸,只能瞧着他黑色的袍子,也是满足。

段昭聂渊重生全文阅读

徐先生也有些为难了。
夏姗姗好死不死的接上一句:五表妹多虑了,六表妹不是说天下各地皆可进学么?怎么一个校检都不敢参加?说不定人家强着呢!
这话要多激将有多激将。
徐明看向段昭,这是在征求她的意见了。
段昭微微一笑:学生参加。
话音刚落,还没见徐明点头,就见一个年轻先生进门来:荡王殿下去昌贤馆了,说要考考昌贤馆的书,大家若是课毕了,也去看看,多多学习!
段昭记得他,他是昌贤馆的先生,姓何,是个世家弟子,书读得不错,不过好像不怎么正经,私下里还教学生们写情诗。
他在昌贤馆很受学生喜爱,连段修信那种混子都对他都赞不绝口。
一听荡王殿下四个字,在场的女学生们眼睛都亮了,眼巴巴的看着徐明,虽说立德堂的女学生去昌贤馆这事很平常,不过好歹徐明在这里呢,也不可表现得太过愉悦。
几十双渴望的眼睛盯着徐明,徐明叹了一口气,扬手道:去吧,但…..
但是早些回来,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学生们就已经争先恐后的出了门,徐明无奈,都是些小姑娘,何况荡王殿下几乎不怎么露面,所以也可以理解理解。
很快,偌大的学堂里就只剩下一脸凝重的段昭,和睡眼模糊的陶婉仪,方才大家的响动太大,把睡得正香的陶婉仪也惊醒了。
她看了看空荡荡的学堂,揉了揉眼睛,嘀咕道:怎么没人?莫非已经下学了?
听到她的声音,段昭忍不住笑了,段昭之前就跟茯苓说过,立德堂的第一年年都换,不过这倒数第一,她身后这位大佬,稳坐多年,岿然不动!
也不知道书香世家的南伯爵府,怎么会生出陶婉仪这样的女儿。
她若是南伯爵,只怕早就将陶婉仪的腿打断,怎么还放她来学堂丢人?上一世段昭和陶婉仪成为好朋友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段昭撼动了陶婉仪的地位。
因为有了段昭,二人都是垫底的,基本上她考一次第一,陶婉仪考一次第一,虽然是倒数的,不过二人因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想起来,也算是她上一世哪种灰暗时光中,少有的欢乐了。
她回答了陶婉仪的问题:荡王殿下去昌贤馆了,大家都去看了。
本来还半睡半醒的陶婉仪一听,打鸡血一样的站了起来,拉着段昭的手就往外跑:你怎么不早说啊!这耽搁多久了啊!完了完了…….
她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拖着段昭往外面跑。
段昭:……..
怎么还忘了,陶婉仪是个花痴,想当年她们二人臭味….志同道合,还合力编写了一本《京都美男图鉴》,当时那本书还风靡一时呢。
要是被人知道那本书是两个世家贵女所写,只怕她们两个都会被家里人打断腿。
昌贤馆内此时已经坐满了人,男学生们听说荡王殿下来了,都正襟危坐的聚集在院中,走廊上站着从立德堂前来观看的女学生。
段昭被陶婉仪强拉着过来的,她可不想往前挤,陶婉仪顾不得其他,甩开段昭自己挤到前面去了,陶婉仪见过很多美男子,因为她母亲就是南伯爵夫人,最爱办宴席,宴请京都有才有貌的世家子女,所以观看美男,对于她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一回之所以如此激动,自然是因为,荡王殿下聂渊,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了。
坐在上堂的年轻男子一身黑衣华服,腰间一边白玉带,大梁男子很寻常的搭配,让他穿起来,却是格外的雍容华贵,日光下华服淡淡光辉,萦绕得座上人犹如深处朦胧,但是那一张脸又格外俊美逼人,他五官深邃明朗,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唇很薄。
修长的手指正捏着一只茶杯,缓缓的抿着茶,一副慵懒闲散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狭长的凤眼似笑非笑,像一片羽毛一般拂过人心,又痒又酥。
他眼尾扫过走廊上的女学生们,好几人都羞红了脸,就连一向稳重端庄的段央也看得痴了,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聂渊,只是不敢看他的脸,只能瞧着他黑色的袍子,也是满足。

段昭聂渊重生免费阅读

长乐宫那个皇后死了。
满宫都挂着白绸缎,但是没有人为此流下半滴真诚的泪水。
啧啧,好歹是一国之后,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我说你这小太监不知道吧,皇后哪里暴毙的,分明是畏罪自尽,上头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才这样说的。
皇宫里忙着非议那个死去的皇后,但是那毕竟是层层高墙的皇宫,不如市井中如此显眼,如今宫外人们议论纷纷的事情是,将军府段家二房满门抄斩,府中上上下下不管是男女老少,主子奴仆,甚至猫狗鸟雀,一命不留。
家主段瑾瑜被五马分尸与昭阳殿前,一代名将,落得一个如此下场。
令人唏嘘。
长乐宫门口还挂着白绸缎,只是大门紧闭,整座宫殿死一般的深沉冷寂。
寝殿塌旁,一个秀丽的宫女端着一碗汤药,脆生生道:娘娘,这是今日的安胎药。
端坐着的女子,一身朱紫色宫装,脸上扣着一个银色面具,望着那暗沉沉的汤药,面具下的眉微微皱起,腹中只觉苦水翻腾,叹了一口气,便伸手端过来,闭着眼睛一饮而尽,此女正是外面传言已死的皇后,段昭。
只要是为了孩子好,本宫便受些苦也值得。
宫女轻轻笑,望着已经见底的药碗:娘娘真是慈母心肠,只可惜这个孩子留不住的。
噗!的一声,一口血喷洒在砖地上,犹如点点红花。
她捂着小腹,惊诧回头,那碗安胎药?
有人从背后而来,膝盖猛的一痛,跪在地上,被好几人缚在地上,动弹不得。小腹中绞痛无比,好像有一只手在从她体内将什么东西拉扯出来。
段昭心中担忧和恐惧犹如潮水一般的涌来,大声道:你们反了么!若本宫孩儿有半点不妥,本宫砍了你们的脑袋!
首领太监拂尘一扫:皇后娘娘多虑了,您都活不了了,孩子哪里还会有呢?
吱呀一声,大殿的门微微的敞开了,抬脚进来一抹明黄色的华袍,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金龙,张牙舞爪,在往上,却是一张阴沉得可怕的面孔。
聂润抬眼垂眸看了看她,没有让人放开她的意思,往日温和儒雅的眉目间,有一丝阴戾和深沉,叫人看了头皮发麻。
天子面无表情,嘴角一丝讽刺:这个孩子留不得。
段昭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一瞬间,一阵凉意渗透她四肢百骸,段昭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脑海中浮现方才这些宫女太监的毫不畏惧的嘴脸,一个念头从她心里闪过,没有皇帝的授命,这些人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动她?
一道雷劈在她胸口,忍不住四肢瘫软,手指抖抬不起,她仰着脸,愤恨的问:为什么?
从你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有段瑾瑜那样的舅舅,背后是威勇将军府,只怕这个孩子一出生,容不得朕愿不愿意,都会被立为太子,那天下人眼里,还有朕这个天子么!聂润冷声道,语气中没有半点愧疚和伤怀仿佛除去的不过是一个草芥一般。
这种事情,难道皇后不清楚么?
段昭哑得说不出半句话,半晌才道:我哥哥不是那样的人,你知道的呀。
天子眉目舒展:知不知道不重要,反正段瑾瑜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
聂润负手而立,像是计谋得逞的兴奋,昂首道:段瑾瑜勾结皇后,意图谋反,昨日反贼已经五马分尸,服诛与昭阳殿前。
什么!段昭大声辩驳:不可能!我段家为大梁江山出了多少力?我爹爹为大梁戎马征战近三十年,我哥哥赤胆忠心,平西北,战反王,立下汗马功劳,他忠君爱国,绝不可能谋反!
呵呵!将军府重权在握,若非朕?只怕先皇早就下手除之,是朕多留了你段家几年荣华,你还不知谢恩?
段昭几乎想冲上去将他大卸八块,挣扎无果后,只能恶狠狠的大骂:聂润!你这个小人,你的皇位是我段家扶着你上去的,当初你无兵无卒,是我将军府给你兵权!你逼宫先皇,被反王困杀之时,是我哥哥带兵救你!若不是我段家,你早死了八百回了,我哥哥怎会谋反?分明是你利用完我哥哥,担心他功高盖主,所以卸磨杀驴!
聂润心中一阵骇然,最后一丝架子也被这一番话剥夺干净,他最讨厌的就是背后有人说,当今天子本无能,不过是娶了将军府的小姐,他的皇位,尊贵,都是靠这一个女人得来的。
他咬牙切齿的瞪着段昭,谁也不会相信这是素日里温和明朗的天子。
啪!
他猛的一耳光扇在段昭脸上,动作粗暴,恼羞成怒得像一个疯子一般!
朕是天子,朕说谁谋反谁就谋反!
啪!
金属落地的声音,段昭脸上的银色面具被掀飞。
本来一直沉默无言的宫女太监,都忍不住惊讶了。
皇后娘娘日夜带着一张面具,听说是因为长得奇丑无比,但是她们从未亲眼见过,直到此刻,才知道,传言不假,那不仅是丑陋。
还有狰狞,面上没有半寸好的皮肤,都是褶皱的疤痕,连五官都是扭曲的。听说皇后的母亲是曾经轰动天下的绝色美人,所以他们以为,在丑也丑不到哪里去。
直到面具被揭开。
就如传言那般,这张脸,只怕羞见天日,永远只能活在暗夜之中,如同鬼魅一般。
聂道泽第一次觉得这一张脸舒心,心上的郁闷的不堪仿佛得到了舒缓,瞧瞧,比起他的心思,这张脸更恶心,更肮脏,不是么?
他阴郁的脸色得到缓解,接踵而来的是小人得志的阴险狡诈:害死段家的,从来不是朕,是你啊!皇后!
得意的说完这句话,聂润拂袖而去。
段昭恍惚了晃了晃身子,再也无力挣扎,喃喃道:是我害死段家?是我?
她匍匐在地,双拳紧握,突然仰天长笑:哈哈哈!是我!是我害死了父兄,是我害死了我的孩子,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小编点评

段昭聂渊重生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