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时予席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谢时予席卿)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谢时予席卿,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谢时予穿进了一本女主扮男装的小说中,成了恶毒男配。他原打算做个不作死的好男配,然而看到男装“女主”的

谢时予席卿小说简介

曲宁泽只当谢时予让他学习的话是在开玩笑。
毕竟谢时予什么都搞,就是不搞学习。
然而,等下节课上课,他看到谢时予没有像平时一样,趴下睡觉,或者打开手机玩游戏,而是拿出课本,而且不是做做样子,他真的有在认真听讲记笔记……
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了,他的内心受到了一吨的惊吓。
这他妈,不得了啊。

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全文阅读

谢时予并不知道曲宁泽此时的震惊,他高中时就是个学霸,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那种,本以为上了三年大学忘了不少,听了一节课感觉还好,挺容易的。
下课后,他放下笔,正准备去洗手间一趟,被曲宁泽拉住手臂。
“我说时予,是不是姗姗妹妹给了你考多少名,就跟你在一起的承诺啊?”曲宁泽一脸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的不忍直视。
“……”原主对那个肖姗姗是有多执着啊。
谢时予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你想太多了。”
“那你怎么搞起学习来了,你不是一听课就困么,***,你该不会是受了什么***吧?”
曲宁泽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伸手摸他头:“难道脑子坏了?我看你很不对劲。”
谢时予微微顿住,意识到他想改变不能急于一时,不然跟原主行为相差太大,惹得身边人怀疑,很麻烦。
想及此,谢时予避开曲宁泽的手,一脸愤愤:“还不是她说她喜欢席卿那种学习好的,我就想试试。”
说着,他学着原主的口气,恶声恶气地说:“但我压根听不懂老师讲的是什么***,跟他妈唐僧念经似的,念得我脑袋疼。”
曲宁泽闻言乐了,他拍了拍谢时予肩膀:“放弃吧***年,是睡觉不香吗,还是游戏不好玩。”
“不,我要证明我可以比席卿更优秀,让她知道今天的我她爱答不理,明天的我她高攀不起。”
“噗哈哈,比席卿更优秀,时予你他妈在讲什么***话哈哈哈。”
不但是曲宁泽,连前排的女生都趴在桌上笑,跟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
要知道,席卿转学过来后,第一名就没再换过人,而且每次都拉开第二名20多分甚至不止,是他们学校当之无愧的学神。
谢时予这是在想屁吃。
曲宁泽笑得捶桌,被谢时予瞪了眼才收敛了点。
他忍着笑:“我信,我信,那你加油哦,风里雨里,第一在等你!”
曲宁泽这话明显在逗他开心,不过谢时予给自己的改变找了个完美的借口,也就不管他信不信了。
不就是个第一么,跟谁没考过似的。
他溜达去了洗手间,正在嘘嘘时,旁边的小便池来了个人,谢时予尿尿时从来不会去看旁边人,这样不礼貌还显得猥琐。
今天他却鬼使神差地转过脸,然后看到了席卿完美的侧颜。
谢时予:“……………”
谢时予目光下移,看清后手一抖,鸟儿差点来个180°大转体直接尿席卿裤子上。
席卿不不不、不是个女的吗,为什么也有这玩意儿?!
我勒个大槽,那个变性药也太黑科技了吧。
注意到他的目光,席卿的视线淡淡扫过来,谢时予立刻心虚地挪开目光,装出专心尿尿的样子。
席卿见他白皙的脖颈到耳根都蔓延上了一层红晕,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冷漠地收回目光。
谢时予这会儿的脑子已经被***占据了,啊啊啊啊席卿不会把他当成变态了吧。
可这也不能怪他啊,谁让席卿一个妹子,进男卫生间嘘嘘自然得跟她真是男的一样。
而且,谢时予想到刚刚的惊鸿一瞥,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他居然被一个妹子比下去了…….
谢时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尿完的,他比席卿先进来,却在他出去后才磨蹭到洗手台洗手。
洗手台有镜子,他这才注意到镜子里自己的脸已经红成猴子***了,这身体的皮肤白得几乎透明,红晕就显得十分明显。
不过意外的是,他作为一个炮灰,居然长得很帅。
跟席卿那种无暇美玉一般没有缺点的好看不同,他是那种阳光型的帅气,眉眼微微上挑,天生带笑,看起来很***,这颜值,绝对也是学校一草。
和席卿这个校花,是绝配啊!
就是席卿对他的印象,全部都被原主败光了,他去还个作业本,别人都以为他是去找他干架,就很气。
得好好扭转一下形象。
因不想被曲宁泽再次怀疑他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谢时予接下来的课没再认真听,要么趴下睡觉,要么跟曲宁泽他们打游戏,混了一天的日子。
谢时予即使到了容易放松的大学,也是认真听课做笔记的学霸,宿舍乃至隔壁宿舍期末考都靠他划重点押题那种,这绝对是他学习生涯最堕落的一天。
别说,体验还挺新奇。
下午放学,曲宁泽真拉着他要去堵席卿,把他揍一顿,谢时予好说歹说外加暴力强压,才止住他这个念头,二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谢家是暴发户,谢时予又是独子,家里对他特别好,上下学安排了司机和车专门接送。
司机吴叔是个老司机,开车特别稳,谢时予***地瘫在后座,觉得一天都没这么放松过。
车子开到一半,吴叔说:“时予,我前面水果店停一下啊,今天霜降,我老婆让我买点柿子回去,那家水果店实惠。”
原本葛优躺的谢时予身体猛地坐直了。
“吴叔,你看哪里能够调头,送我回学校一趟,我有点事情,非常急。”
吴叔被他十万火急的口气吓了一跳,一边观察路况看哪里可以调头一边紧张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有个同学出事了。”
吴叔一听也急了:“那我尽量开快点。”
说着,他脚下油门一踩,车子飞速窜出去。
要不是吴叔说买柿子,谢时予还不知道今天是霜降,差点错过了一个书中重要的剧情!
小说中,就是霜降这天,因席卿他们老家有吃柿子的习俗,就去学校旁边的水果店,买柿子给正在医院住院接受治疗的外婆吃。
谁知刚***果店没多远,就被一群小混混拦住了。
这群小混混,是他那同父异母的哥哥雇来对付他的,他那哥哥秦归就是个二世祖,十分看不惯这个眼高于顶的私生子弟弟,就叫来这么群混混给他点教训。
席卿本质是妹子,哪里是这么多人的对手。
就在他被围殴时,第一个男主校霸出现了。
校霸帮他揍趴了这群混混,不过席卿也受了伤,校霸买来药帮席卿上药,然后发现了他是妹子的事实,开始威胁她跟自己交往甚至***……
小说中也没写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谢时予以为是席卿身体特征,比如胸跟女子的一样,但今天他看他都有鸟,又否定了这个方法。

谢时予席卿免费阅读

算了,不管这没有逻辑的辣鸡小说是怎么发现的,他既然决定了做男主,自然不能让校霸发现他是妹子的事实。
女主是他的,这个秘密也只能是他知道!
因为到了下班高峰期,路上很堵,谢时予焦急地探头看前面排起的长龙,忽然瞥见路边有共享单车,干脆让吴叔靠路边停车,他直接扫了辆共享单车骑过去。
席卿下课后被老师叫去办公室,比其他同学迟了半个小时离校,他还要去医院照顾外婆。
想到老师随口提的今天是霜降,他在校外的水果店买了一袋柿子,准备带去医院,此刻夜幕已经降临,住宿生也在上晚自习,学校外面清冷一片。
他拎着一袋柿子,经过一条巷子时,从黑暗里一下走出来几个染着交通灯发色,流里流气的青年。
为首的大花臂抱臂堵住他去路:“你就是席卿?”
席卿目光冷冷地看着他们,白皙清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大花臂看清他的脸,吹了个口哨:“厚,长得还挺好看,这脸他******里出来卖的娘们还嫩,哈哈哈哈。”
其他几个混混也笑了起来,下流又猥琐。
席卿提着柿子的手紧了紧,夜色下,他脸上是令人心悸的阴沉和戾气。
大花臂笑够了,才道:“有人让兄弟几个来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要是肯跪下求我们,叫几声爷爷,我们或许会对你手下留情,不打脸。”
席卿把柿子放在一边,挽起校服袖子,冷冷道:“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大花臂一听这小子还挺狂,当即伸出手要去抓他领子,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口哨声,众人一惊,齐齐往后看去,就见身后飞快冲来一辆自行车。
几个混混见还有个大晚上不回家在这里飚自行车的,一边飚粗话一边躲开。
谢时予的自行车直接冲过人群,在席卿面前一个漂亮的漂移停下。
席卿看清来人是谁,眼睛危险地眯了眯,又来个找死的。
谢时予先回头看了眼席卿,昏黄的路灯下,少年大半张脸都隐没在黑暗里,只能看清尖削的下巴和紧抿的薄唇。
见他毫发无伤,谢时予松了口气。
席卿被这群人围着的样子弱小可怜又无助,幸好他来得及时。
谢时予抬脚下车,懒洋洋地笑道:“哟,这么热闹。”
大花臂见他身上穿着铭顶高中的校服,啐了一声,粗声粗气地说:“□□妈的哪里来的臭小子,老子劝你别他妈多管闲事。”
谢时予不紧不慢地停好车:“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会过来,不想进局子就趁早走。”
本来懒得再听废话,打算直接动手,全部一起揍的席卿动作顿住。
谢时予这架势,像是来帮他的?
大花臂哈哈大笑:“这一片的派出所的民警都跟老子称兄道弟,你他妈吓唬谁呢。”
“哦…….”谢时予脸上并没有常人听到警察跟我是一家的绝望,只见他慢里斯条脱下校服外套,系在腰间,“那只能我亲自动手收拾你们了。”
大花臂:“……?”
现在的高中生怎么回事,怎么一个比一个狂?!
谢时予转头,冲席卿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声音温和了八个度,嘱咐说:“别怕,站远点。”
少年眉眼俊雅,这一笑,如春风化雨,能暖进人心里。
席卿蜷着的手指微微收紧,他被人骂野种,被人随意欺负辱骂,印象里除了外婆,从没人用这么和善的语气,对他说过“别怕”二字。
他不明白谢时予忽然抽什么风,干脆退后两步,看他表演。
“我呸,今天你爷爷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大花臂说着,抬脚就是一记能把人踢出几米远的飞毛腿往谢时予腹部踹去。
谢时予利落避开,怕其他人会去对付席卿,开嘲讽说:“就这?你们一起上吧,我不想浪费时间。”
这个嘲讽开得太大,几个混混都被气乐了,当即决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一拥而上。
他们有五个人,而且都是出来混的,收拾个高中生,跟吃饭喝水似的。
可惜他们碰到了谢时予。
谢时予以前住的地方,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打的架比他吃的饭还多,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打要么挨打,久而久之,练就了一身野路子的打架功夫,下手又快又狠。
席卿那废物哥哥大概压根没把席卿放在眼里,找的这些人就是街头混混,不是那种硬茬练家子,也没带家伙,并不难对付。
不出五分钟,大花臂几个跟五条蠕虫似的捂着肚子在地上哎哟叫唤。
谢时予打过架也挨过不少打,知道打人哪里最痛。
他看着一地的人,微笑:“谁是我爷爷?”
大花臂知道碰上硬茬了。
他也挺能屈能伸,捂着脸求饶:“您是我爷爷您是,爷爷我们错了,饶了我们吧。”
“我可以绕了你们,但你们兄弟,就不好说了。”
大花臂想到谢时予说他已经报警了的话,当即脸色一变,什么兄弟,都是他编出来唬人的,要真进了局子,他们几个都有案底,都不敢再恋战,慌不择路地跑了。
谢时予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想着自己这一打五的气势,怎么也得给席卿留下一个英勇可靠的印象,说不定他现在正崇拜地看着自己。
他转过身,然后,对上席卿清冷的目光。
不,应该说是冷漠更合适,就是冷眼旁观狗咬狗那种……
什么崇拜艳羡,通通没有。
想到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就跟一条狗一样,谢时予内心叹了口气。
手臂上传来隐隐痛楚,那是刚刚没注意,被一个混混踢的。
他以前爱过不少打,其实对于疼痛的忍耐度很高,这点痛跟挠痒痒似的。
但现在……
席卿提起柿子,正欲直接转身走,却见刚刚还霸气侧漏的男生,龇牙咧嘴地捂住自己的手臂,皱着眉道:“嘶,这群人下手太狠了,我的手好疼啊。”
席卿:“……”
谢时予揉着手臂,努力做出我很疼的样子,见席卿果然停住了脚步,心里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想要追老婆,必须有点小心机!

小编推荐理由

校草不是女扮男装吗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